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678 秒殺

塔七十六就是輪回仙尊擊穿的,目前更前面的一些層面是由三仙領銜,只不過三仙也到了盡頭,據說也在八十多層的極限,若想更進一步,絕不是一兩個人能做到的,可能需要聚集三仙、五皇甚至七絕才能做到,而目前并沒有人有這個號召力,尤其是這些強者之間的關系也是錯綜復雜。
  比如三仙,表面上看起來相安無事,其實也有紛爭,只不過三人都是家大業大,已經到了這個位面的巔峰,牽一發動全身,為了維持本身勢力的強大,更多的心思都花在后續弟子的培養上,目前馭靈會因為發現了天靈族的后裔,頗有點獨占鰲頭的意思。
  丹仙盟本身就擁有獨特的優勢,反而不疾不徐,倒是神器閣目前在三大勢力上有點勢弱的意思。
  王真人給小花喂了丹藥,明顯的感覺到小花身體正在恢復,果然還是要對癥下藥,只是這次的爆發,對于植系的它來說確實一次不可思議的經歷,也需要一些時間修養,雖然沒有進階,但王猛根本不在意,重要的是小花靈智的覺醒。
  也就是對那絲神性的吸收,小花和九折一樣,擁有了無限的可能。
  小花的日益康復,讓王猛的大院里完全成了歡樂的世界,王昂和王撼天亮兄弟不知道在謀劃什么竟然沒有打擾他,王家內部人因為族測的表現對王猛也是敬而遠之,正是王猛所要的效果,當然也有例外,那就是王師風。
  這家伙頂著長輩的稱呼,時不時的來找王猛串門,弄的王猛哭笑不得,好在他還是很識趣,王猛有事兒的時候會立刻消失。
  老馬其實有點更年期,找它玩完全要看它的心情。但是九折它們可不管那一套,跟老馬混熟了之后,特別喜歡纏著老馬,王猛也知道,老馬這家伙來頭可真不小,五個小家伙能隱隱感覺到,尤其是有了神性之后,卻能更清楚的感受到老馬的不凡。只是老馬現在混的跟他一樣。
  他是被大道法則搞成這樣,不知什么力量能把老馬壓迫到這么悲催的境地,只是老馬也沒有服輸。
  左京和右京已經融入了這個大家庭,姐妹兩個做夢都沒想到會有這么好的運氣,上天的眷顧,一個隨和又不好色的主人。還有一群可愛的真元獸,以及一批極有個性的老馬。
  這種奇妙的組合卻能想出的很融洽,左京和右京完全成了自由的女管家,不過姐妹兩個更是感恩,信心的把家里照料好,倒是省了王猛不少的麻煩。
  看得出,這兩姐妹應該是有點出身的,本身也有修行的底子,八成也是家里變故才有會這樣的遭遇。
  王猛則進入心神世界。他已經有了方向,所謂無五行,其實就是混沌狀態,這并不是說擁有了神的力量,其實恰恰相反,因為混沌是神才能用的,所以對于凡人修士來說完全是累贅。
  就算是擁有半神神格的莫山和妄天,也都是把五行力量發揮到極致。
  在王真人看來,大道法則簡直到了無恥的地步。他知道的越多就發現難度越大。混沌的力量要先破解成陰陽輪回的力量,然后才能成為五行力量。
  這個困難可就大了。若是明人的話,可能還好一點,而對王猛可就是巨大的挑戰。
  王猛目前相當的嘗試方式就是逆轉。
  五行力量如何逆成陰陽之力,陰陽之力逆成混沌之力,若是能找到這個方法,他的力量變成五行力量就有解法了,而且這樣的話,他也將突破一個瓶頸。
  誘惑是巨大的,困難也是擺在面前的。
  王真人沒別的方法,在諸神空間是一種嘗試,回來之后依然不能放松,他不能錯過任何一種體驗,去尋找契機。
  這種領悟,無跡可尋,需要的是頓悟,也就是靈光一現,最是虛無縹緲。
  好在這些年來王真人磨礪的耐性十足,同時也要好好研究一下神格力量發揮的過程,還有他自己的命格種子,這小家伙依然頑固的一動不動。
  解決命格問題也是王真人比較迫切的,雙命格肯定逆天,會制造出一定的契機,說不定他就有辦法了。
  王真人目前能做的就是用心神去養這顆命格種子,希望有一天它能發芽。
  盡管這命格種子相當的頑固,但只要純粹的王猛自己的心神對它還是有一定的養護作用的。
  這是一個需要耐心的過程。
  在王猛的門外,多了一位不速之客,最近鎬京的風云事兒不少,閻洛奇出現了,據說對寒仙子發動了猛攻,此人富可敵國,又英俊瀟灑,同時性格又好,實力又不弱,加上神秘,排名鎬京女子夢中情人的首位,是寒仙子的強有力追求者。
  除此之外,姬霜天可能是受了閻洛奇的刺激,也不在被動,而是主動出擊了,皇家血脈,也是最有可能成為未來的大周皇帝,這份尊貴毋庸置疑,但對于寒初雪來說,這種世俗的身份并不能加分太多,畢竟她隸屬于三仙會之一的馭靈會,屬于中立組織,身份尊貴,皇室的實力在這方面并沒有優勢。
  但姬霜天本人確實專注,也沒有什么緋聞,繼承了姬家的血脈特點,高大冷峻,很有殺傷力,而且從小繼承的皇族氣質也很是迷人。
  另外一個就是王真人了,當然他的風評依然沒有什么逆轉,在道場上的表現變成了嘩眾取寵之類之類的,空口白話誘騙寒仙子,至于寒初雪跟王猛的交談,在場的人都知道,但沒任何人愿意承認,貶低抹黑王猛好像成了一種潮流。
  王真人閉門不出,倒也避開了這個漩渦,很快閻洛奇和姬霜天的競爭就成了主流話題,兩人不斷的表現也是人們津津樂道的。
  不速之客在門口轉悠了幾圈,看四下無人這才走了進去。
  左京也是打量著眼前的一身古怪打扮的女孩子,這喬裝的也太差勁了。
  “這位小姐,請問你找誰?”
  “啊,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女孩子有點不可思議的問道。
  右京忍俊不禁,“你的偽裝太差了,誰都看得出來。”
  “難怪一路上大家都那么奇怪的看著我,也罷,跟王猛說,我找他。”
  “你是?”左京總要問個清楚。
  “你就跟他說,我們一起釣過魚的!”小公主說道。
  她實在是忍不住了,本就是個好奇的人,出了這么大的事兒,晚上覺都睡不好。
  不一會,左京便走了出來,“小姐里面請。”
  姬瑾兒眨巴著眼睛,好一個王猛,知道她來了,竟然都不親自出來迎接,膽子不小啊。
  三步并作兩步,姬瑾兒便來到了內院。
  院子里面,幾只小家伙正在打打鬧鬧,姬瑾兒一眼就看中了大嘴,大嘴最近纏著老馬不知道學了什么東西,身體變得越來越晶瑩剔透了,看起來有像是翡翠,陽光之下,閃閃發亮……小公主顯然對閃亮的東西很有想法。
  “好可愛的水瓏獸,過來讓我抱抱。”
  大嘴瞅了眼小瑾兒,沒理她,嘀溜溜地繞到九折身后去了,別看它嘴大,其實性格有點害羞。
  “公主殿下怎么有時間來寒舍啊。”王猛笑道,心中也是泛著嘀咕,總感覺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小瑾兒抬起頭,就看到站在九折一旁的王猛,“王猛,你敢騙我,該當何罪!”
  “公主殿下,瞧你這話說的,我何時騙過你?”王猛笑了笑,心中也是矛盾,王仁才給他留下的就是進退兩難的局面,正好跟王真人的個性相反,可是真要把所有罪名都認下來了,那王真人真要下地獄了。
  姬瑾兒琢磨了一下,似乎自己確實沒問過他,他也沒說過謊,這有點難辦了,自己可是來興師問罪的。
  “你偷看我洗澡,該當何罪!”姬瑾兒扔出了殺手锏。
  王猛無奈的聳聳肩,對姬瑾兒的事兒其實還好解釋,“我說公主殿下,你想想,你那時才多大,有什么好看的?”
  姬瑾兒想了想,也是,怎么忽略了這么關鍵的事兒,那個時候她還是很小很小的小孩子,別人都說他偷看她也就認定了偷看。
  “當時是我喝多了,走錯了路,還沒進門就被人一頓暴打,別的事兒不說,此事兒我真是冤枉透了。”
  王真人訴苦道,王仁才是黑鍋專業戶,他可沒這么嗜好。
  “那你怎么不解釋?”姬瑾兒歪著頭問道,從道理上說,還是挺可信的。
  王猛笑了笑,“解釋有用嗎,你信那就信了,不信我也沒辦法,若說現在你的在洗澡,我說不定真會去偷看一下。”
  調笑一下姬瑾兒是讓她趕快走,沒想到姬瑾兒卻很自然的點點頭,“像我這么美麗,你若不想看就是你有問題了。”
  王猛一滴汗落了下來,這是什么思路?
  “好了,既然是誤會解開就好了,你其他的事情我不管,反正咱們是清帳了,好在本公主意志堅定,不然幼小的心靈會留下心理陰影的。”
  王猛感慨,“公主殿下天縱奇才,無人能及。”
  既然姬瑾兒這么大度,他也慷慨的拍馬屁。
  不遠處的老馬鼻孔朝天噴著起,顯然是在嘲笑某人拍馬屁。
  “不過……我們認識的事兒你一定要保密,若是讓七姐知道我肯定要被禁足,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兒,她跟你簡直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姬瑾兒的好奇心又犯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