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691 腰酸背痛

在諸神空間,金狼滅殺回輪仙尊的事兒已經是人盡皆知,但在外面,傳播度卻還沒那么光,只限定在那些大家族和一群強大的修士中間。
  王真人自己可是呼呼大睡,整整睡了三天,可把左京和右京嚇壞了,以為主人又出什么問題了,不過兩個小丫頭發現,主人只不過是睡著了,而且……鼾聲真的好大,睡的好香,還留口水。.
  對此時候王真人是堅決不承認的。
  凡人的一些習慣基上都沒了,誰想到來了中千界又全套回歸了,不過……真爽。
  夜晚,兩個小丫頭是輪流照顧,只不過當她們睡著的時候,老馬則在窗外了一眼,那灰色的身體竟然發著瑩瑩的光芒,光芒從王猛身上掃過,老馬的眼神才恢復正常,哼了幾聲,晃悠著尾巴就回去睡覺了。
  樣子這小子的命很硬,短時間是死不了了。
  而床上王猛則翻了個身,微微一笑,哈喇子又下來了。
  和輪回仙尊一戰結束,王猛依然是收獲豐厚的人,些許名聲對他來說沒什么意義,但自己的命格之種得到了極大的補充,讓王猛異常的欣喜。
  很顯然以前頑固不化的命種經過幾天的修養,確實發生了變化,此時已經有一種生機勃勃待爆發的感覺,輪回仙尊的命格也算是盡了作用,好歹也是這個世界很牛逼的級別,就算命種才貪吃,也應該有所表示了。
  不過體驗了一把七絕的水準,王猛還是決定暫時低調一點,等自己的真元再提升一個級別會保險一些,雖然這輪回仙尊號稱七絕之首,但腦殘度也是七絕之首,太坐井觀天了,而換成白骨教教主,戰斗肯定要艱難的多。別的不說,這人絕對不會和自己老老實實的單挑,而且王猛很懷疑,后偷襲的那個就是白骨教教主。
  雖然諸神空間這些天整個熱火朝天的尋找著金狼,打探著金狼,幾乎沒人口中都在談論金狼。凡是跟金狼有點關系的現在都成了大熱門。而這一切似乎都跟王真人無關。
  近,王猛很低調,很勤奮。
  跟戰瓔珞的關系確實更進了一點,每次在比較難的時候,這個女孩子總是能用她的溫柔讓王猛不那么孤單,對王猛來說,男女之情是很淡的,但朋友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王猛其實不是明白戰瓔珞的心意,但他很清楚自己的情況。而且跟以前不同的是,他清楚自己的心意。
  他的目標全在提升,跟兄弟們會師神界,旌旗十萬戰神界,他還要跟明人堂堂正正的戰一場。
  這才是王猛渴望的。
  只不過很多事情想規避是很難的。
  戰家和王家的關系確實很好,而且在鎬京目前的大局面下。元家越來越強勢,火皇雖然不太管世事,但問題是在怎么不理會,他也是元家的人,這方面是有傾向的,王家也需要戰家甚至要改善和孟家的關系。
  若是以前王家和孟家沒有太多交集,那現在就有了利益基礎。而實際上孟家家主也有這個傾向。
  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王猛想平靜,但他畢竟是王家的一員。有的時候該來的還是要來。
  王家、孟家、戰家、墨家聚集一堂,四家的家主,以及年輕一代的代表都到齊了,這其實是表示出一個信號。
  這種場合像王師風之流是根來不了的。
  顯然四個家族的長輩也希望,先從小一輩的關系開始,明面上畢竟也不適合太過明顯。
  王宗正、孟光儒、戰淵閣、墨子修,他們都是老熟人了,都是可以影響整個大周的存在,這也是這么多年,四個人第一次這樣私下聚在一起,顯然都是感受到了元家帶來的壓力。
  小一輩方面,王昂、王撼天、王猛、卓猛自然是王家的代表,這次也是王家牽頭的,主要是改善一下兩大勢力的關系。
  孟光儒只帶了孟凝紫來,孟凝紫在孟家的權限非常大,在年輕一代中,孟光儒也只是好孟凝紫,雖然是女兒身,但智慧和氣場在年輕一代,哪怕是圣之中都是佼佼者。
  戰淵閣帶的自然是戰瓔珞,這兩家倒是有共同語言,墨家帶的則是墨誠空,墨誠空實在是不想來,但是這由不得他,在這種大層面的決策上,他就是個小屁屁。
  王猛在皇家道場表現了一番,墨誠空一直以為王猛會借勢鬧騰一番,結果卻是很奇怪的悄無聲息。
  墨誠空來有點惴惴不安,忽然想起來,王猛現在就算回來,過的恐怕也不如意,在鎬京,他更要謹小慎微的過著,否則以前的那些事兒都會冒出來,要知道不少人可是積怨已久,再加上元家勢大,更是要謹慎了,想到這里墨誠空反而有信心了。
  到了王家,墨誠空倒是談笑風生,絲毫沒有了前一段時間的憋屈,而在這種場合,王猛總是格格不入。
  四位家主則是談笑風生,說著一些不著邊際的話,其實重點還是在年輕人身上。
  王昂等人都想盡可能的表現,畢竟是當著孟凝紫和戰瓔珞的面,在鎬京,無論是哪個男人能得到這兩位的垂青,那絕對不僅僅是抱得佳人歸,地位也將完全不同。
  女人,是男人另外一個戰場。
  這種私下場合都要盡力表現,爭取給佳人留個好印象。
  王猛則是一言不發,心中琢磨的是,這屁事兒能不能盡快結束。
  家,不是因為一個名字而形成的,在這里絲毫沒有這種感覺。
  “宗正兄,王猛這孩子也算是浪子回頭,在望城的表現讓我們著實驚嘆,而且他年紀也不小了,當年的約定是不是可以重試試?”
  墨子修忽然笑道,話題一下子拉到了默不作聲的王真人身上。
  在場的年輕人可是咯噔一下,什么約定?難道有什么婚約?
  王猛也是咯噔一下,其實要找借口的話,能找一堆,比如王昂比他大,應該先如何如何。只是王真人對他們都沒一點歸屬感,連用他做借口都覺得沒意思。
  孟光儒也笑了,“宗正,王猛這次可是大變樣,在望城表現的如此優秀,回到鎬京。聽說又讓寒初雪贊不絕口。我想當年的事兒也該說說了,我覺得這兩個孩子有緣分。”
  “呵呵,有點道理,大家都說冤家嗎,其實不吵不鬧怎么能成冤家啊。”戰淵閣也笑了。
  顯然這四位都是知道的,只有一幫年輕人蒙在鼓里,一個個心里都有點著急。
  戰瓔珞有點期待有點緊張,家族聯姻嗎,很顯然是涉及到王猛的。那會是誰呢?
  孟凝紫則有點愣,這事兒應該不會和自己有關系?
  若真和她有關系,一想到這里,孟凝紫禁不住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王昂和王撼天都沒有想太多,以王猛以前的程度,想來也不會有什么好人家。
  王宗正笑了笑。“這事兒皇帝陛下也跟我說了,年輕人嘛,頑皮點犯些錯誤不要緊,只要能改正就行,其實這次來,也是想跟大家說說這事兒。”
  王真人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王宗正笑瞇瞇的望著王猛,其實這也是跟家族傳統有關系。家族長子一般是不能跟皇室聯姻的,落下來,自然是到了王仁才的身上。
  “王猛,陛下現在對你比較滿意。所以準備執行以前你和七公主的婚約,你要好好表現,若是能成,化解你們以前的誤會。”
  王宗正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傻眼了。
  王昂和王撼天是各路的羨慕嫉妒恨,簡直就是活見鬼了,就這小子能娶到公主?
  公豬都能上樹下崽了。
  王昂和王撼天一肚子想說的話,但王昂不能說,王撼天卻憋不住了。
  “家主,王猛怎么能配得上七公主,這不是丟我們王家的臉嗎!”
  王昂根來不及阻攔,這種事兒關起門來說也就罷了,哪兒能當眾爆短。
  王宗正淡淡了一眼王撼天,這也是他不好王撼天的地方,太幼稚了。
  在場的三位家主都是老狐貍了,個個面不改色。
  “以前的事兒過去就過去了,公主自有皇家的氣量,陛下對你的轉變還是滿意的,這次是他主動提起的,王猛,你有什么想法?”
  王宗正問道,其實王宗正是借這件事兒傳達一個意思,那就是皇家也有點忌憚元家了,誰要是還跟元家靠的太近,顯然就是自己找麻煩了。
  王猛淡淡一笑,站了起來,“家主,我和七公主之間確實存在很多問題,承蒙陛下厚愛,七公主更是另選俊杰,其實在場就有很多選擇。”
  所有人都是一愣,想了各種回答,但都沒想到王猛竟然會拒絕。
  王宗正倒是笑了,“能說出這番話,正說明你成熟了,很好,這方面你不用擔心,陛下自會和公主談,你等消息就行了。”
  擺擺手示意王猛坐下,王真人無語了,這也行,自己似乎并沒有做什么事兒?
  但轉而一想,以七公主的脾氣,和對自己的憤怒,這事兒自然不用自己來煩惱。
  孟凝紫對王猛沒有太多的感覺,只不過他的變化確實蠻大的,而戰瓔珞則是有點著急,聽王猛的話,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些。
  “呵呵,這事兒若是能成,也是一段佳話,王猛,你要好好努力!”
  作為長輩,戰淵閣也是叮囑道,戰家和王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也希望王猛能做出點貢獻,另外也確實不想王猛和戰瓔珞有更多的交集。
  王真人其實依然是姥姥不親舅舅不愛的主兒。
  王猛也沒什么待下去的興趣,起身告罪,找了理由就是修行,畢竟笨鳥先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