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692 各位師兄師姐請入堂

王宗正倒也沒有留他,笨鳥先飛嗎?
  相比那些已經成神的強橫存在,相比大道法則,王真人確實笨鳥先飛了。
  在王猛走后,四位家主的話題也到了整個大陸的層面,當然首當其沖的就是金狼和輪回仙尊一戰,怎么也沒想到這金狼竟然如此的彪悍,讓縱橫百年的輪回仙尊就這么隕落了。
  而傳說,這金狼是大周人,可是從沒聽說過這樣強的一個人,像是突然冒出來一樣。
  這一戰之前,其實感興趣的人并不太多,因為戰勝輪回仙尊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但事實上完全相反,輪回仙尊竟然戰敗身亡,還是在他統領的塔七十六輪回空間,簡直就跟天方夜譚一樣,傳說,這個金狼才是真正擅長陰陽輪回之力。
  金狼自然也是一戰成名,一躍進入大陸頂尖的高手行列,而且還是那樣的神秘,現在幾乎整個大陸都在尋找這位高手。
  王昂和王撼天也是極為惋惜,沒能目睹這一戰,主要是他們覺得金狼肯定不是輪回仙尊的對手,完全就是沒有懸念的戰斗。
  “凝紫,我聽說你跟此人有過接觸?”孟光儒忽然想起這一茬。
  一提到金狼,孟凝紫心中都有會有一種莫名的充實感,聞言點點頭,“第一次接觸是因為十公主,當時公主覺得這個人很有趣就邀請他加入了團隊,參加公主的塔戰,當時此人就展現了很強的力量。但確實沒想到會這么強大,此后張揚跟他有一次交手。”
  “哦,張揚這小子還是老樣子啊,他能活著真是慶幸。”眾人一笑,顯然不用猜就知道結果,一個能戰勝輪回仙尊的人,已經是到了這個世界的巔峰,其實張揚可以挑戰的。
  “此人對我們非常友善,上次若不是他,我們可能會困在塔二十。張揚一戰,其實根沒給他出手的機會,直接壓制了,我在丹仙盟的時候也幸虧他出手幫忙。”孟凝紫說道,盡量讓自己保持著平靜,而她和金狼一起跟白骨教的戰斗則沒有提,隱隱的,她覺得這是屬于自己的秘密,并不想跟別人分享。
  “呵呵。來此人是大周人士應該是不假,應該是知道凝紫張揚他們的身份。不過還是保持距離的好,此人絕不會因為你去得罪輪回仙尊,恐怕是早就想找七絕的麻煩,我敢斷言,輪回仙尊是第一個,但絕對不是后一個。”
  墨子修說道,墨家的人似乎都很喜歡攻心,不過至少是猜中了一半。
  這種觀點,孟凝紫不以為然。但是其他三位家主卻頗為贊成,在他們來,到了這樣的級別,絕對是不會沖動的,更不會因為一個小輩去開一場這樣水準的戰斗,從結果上,金狼無疑是大獲全勝。同時還獲取了輪回仙尊的命格,可想而知這是多么讓人嫉妒的一筆。
  對此孟凝紫能的要為金狼打抱不平,這對金狼不公平,“他應該不是這樣。接觸下來感覺他很隨興,因為倪庸說,他的年紀應該跟我們差不多。”
  登時全場都安靜了。
  王昂張了張嘴,“這不可能,就算從娘胎開始修煉也來不及!”
  “一些強大的修士,有可能返老還童,而且一些秘法也會產生這樣的感覺,倪庸在這方面雖然敏感,不過見識還是少了些。”
  王宗正說道,顯然他是不信的,其他三位家主也是不信的。
  “一些邪魔的功法更能產生這樣的效果,凝紫,以后不要接觸這個人。”孟光儒說道,要知道孟凝紫的資質絕對是邪魔外道窺伺的。
  以前的諸神空間有三大會震懾,其實還是有一定的規則,但金狼這個級別顯然是不會把這種規矩放在眼里,而且他自身是誰都沒人知道,行事肯定更肆無忌憚。
  面對孟光儒的注視,孟凝紫只能點頭,但她怎么都不覺得金狼會是邪魔,雖然說有些邪魔功法讓人感覺大氣凜然,但金狼會是嗎?
  四個家主都對對方的年輕精英指點了一番,也算是一種表示,孟凝紫和卓猛依然是獨占鰲頭,戰瓔珞就差了一些,她走的是馭靈路線,但顯然戰淵閣的期望是更高的,無論是修為上還是在馭靈上。
  不過目前,若是戰瓔珞不能終占據一席之地,恐怕也逃不過聯姻的結果,畢竟一個優秀的戰家傳人,也將是一個重要的籌碼。
  戰瓔珞也明白這一點,她想要掌握自己的命運,就必須證明自己的實力。
  以前戰瓔珞其實無所謂,現在不一樣了,她有了自己的想法。
  王真人在做什么?
  經過今天的事兒,王猛感覺自己要加快行動了,左京和右京已經選好了地址,就等著籌錢了。
  為了不讓王宗正有事兒沒事兒的給他制造麻煩,王猛決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當然要籌備自己的酒當了,在大周,乃至整個大陸出名的就是酒神的酒,幾乎所有的杯中客都以喝道酒神的酒為榮。
  但實際上酒神這些年已經很少出手了,他秘制的美酒更是深藏地窖之中,想弄出來可是很難,但酒神的酒當酒鋪依然是遍布鎬京,乃至大周。
  王真人想要獨立,首先就要在經濟上獨立,若是他一個人,倒是好說,怎么都能吃飽穿暖,但有其他人要養活,還有一個好吃懶做的老馬,這家伙自從來了鎬京之后正在高速往奢侈的方向發展。
  似乎開一個酒鋪是很容易的事兒,但實際上卻真不容易,首先要選個好鋪位,在鎬京這地兒,寸土寸金的,以王真人手頭這點資金,說實在的,真不夠。
  跟王家要,先別說能不能要的出來,立馬就被扣上不務正業的大帽子,干脆自己搞。
  就目前,王宗正似乎要把王猛當成聯姻的工具扔出去的意思。
  王猛需要加快一點步伐,所以當晚就邀請了幾個人,白家現在入不敷出,要擴張渠道,尤其是招募強大的修士團隊,前期的投入都相當大,白胖子的計劃王猛過了,相當不錯,也是大力支持,只是酒鋪的資金就要從別處找了。
  王猛是沒錢,但在鎬京不乏有錢的主兒。
  來了這么久,王猛覺得應該還是可以找到幾個人的。
  第一個到的是王師風,照例打量著一下這個小酒樓,“王猛,怎么這么個地方,你要請誰,我們換個好點的地方,我請客。”
  王猛笑了笑,“坐吧,今兒是談生意的,地方不重要,一會兒還有幾個朋友到。”
  王師風愣了愣,苦笑道,“你的倔強脾氣又犯了,我知道你不喜歡七公主,但我們倆這種是沒前途的,你現在比我好,實力大進,能和公主聯姻,下半輩子也有了身份地位,忍一忍算了,說實在的七公主真美,你也不虧啊。”
  王師風知道王仁才這小子吊郎當的,但骨子里其實是有那么一股子倔強和傲氣,在所有的事兒中,和公主那次鬧騰打擊是很大的,他和七公主是死對頭的類型,現在雙方要撮合他們,也真是有點難。
  說實在的,七公主如此容貌和天賦,能娶到她是何等的榮光。
  王猛哪兒知道王師風能聯想這么深遠,“兩碼事兒,別打岔。”
  王猛現在的霸氣越來越大,王師風雖然是長輩,可是不知不覺的在王猛面前總是不敢反駁,王師風嘆了口氣,他夾在中間也挺難做的,家主給他的任務就是做通王猛的思想工作,把這件事兒促成,問題不在王猛這邊,而是公主這邊,現在需要王猛發動主觀能動性去哄公主開心。
  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以前的王仁才就是擰脾氣,現在的王猛更不得了,完全是個說一不二的主兒。
  王師風是叫苦不迭,卻也沒咒念,只能等著。
  王猛對七公主真沒什么興趣,無論她美若天仙,但是關自己什么事兒。
  直待此事兒完成,生活上的事兒就不用太費神了。
  “王猛,究竟什么事兒,還有誰來?”王師風見王猛不說話,他可有點憋不住。
  “總歸是好事兒。”王猛笑了笑,“有點耐心,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王師風感覺,他現在越像小孩子了,無所謂,王師風好的就是心態,這年頭向來是有能者為先。
  沒多久又來了一個人,王師風也認識,但并無交集,準確的是,他屬于這人怎么都不入眼的。
  圣之一的張揚。
  張揚一屁股坐下拿起茶壺就自己灌了起來,“王猛,啥事兒把我叫來。”
  張揚是完全把王師風當空氣的,以這樣的個性能得起的人不多,王師風這種直接靠邊站。
  “坐,等人來齊了一起說。”王猛指了指作為,張揚也不知道王猛葫蘆里賣得什么藥,說實在,他接到王猛的邀請,也愣了愣,兩人自從上次一頓酒之后也沒什么交集。
  畢竟張揚忙于修行,但酒品好就是人品好,這是張揚的座右銘,所以就來了。
  “還有誰啊,這么大牌,話說,金狼和輪回仙尊一戰你去了沒有?”
  “聽說了,怎么?”王猛也想知道一下其他人對金狼的法。
  “太痛快了,太過癮了,等我到了化神境,一定把三仙五皇都挑一遍,才不負此生!”
  張揚說道,一旁的王師風那叫一個汗,何必呢,就算到了化神境,能交到更多的朋友,日子更舒服,何必打打殺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