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694 回歸

王猛起身笑道:“沒有,時間正好。”
  這聲音有點耳熟,屋子里其他四人都是一愣,很耳熟,到底是誰?
  按理說應該可以立刻想起來的,可是那個人是絕對不可能來這里的!
  姬瑾兒手上的瓜子掉到了地上,驚訝的捂著嘴,“是初雪姐姐。”
  寒初雪走了進來,有點驚訝,“瑾兒,沒想到你也在這里。”
  寒初雪也有點驚訝,這種情況下愿意來的肯定是王猛的朋友,但以王猛以前的名聲,真不知道誰會來。
  寒初雪驚訝這幾個人,眾人才是真正震驚的,大周的仙子,馭靈會的驕傲,竟然真的跟大周有名的流氓有關系,竟然愿意接受他的私人邀請,說出去,肯定沒人信。
  張揚張了張嘴,今兒發生的事兒在此有點毀三觀啊,猛然握住王猛的手,“哥,你太牛逼了,傳小弟幾招散手,你是怎么把寒仙子騙來的!”
  王猛哭笑不得,“是寒仙子給面子,普度眾生,我就是那個需要救濟的。”
  張揚哪兒肯信啊,“沒事兒,我們私下切磋,私下切磋。”
  “大家還是叫我初雪比較自然一些,仙子什么的太怪了。”
  有人這么說可能是做作,但寒初雪語出真誠,而天靈族身對世俗的東西就不在意。
  戰瓔珞請寒初雪在她的身旁坐下,“沒想到你還真有點事,能請動寒姐姐大駕,我對今天的事兒也有點好奇了。”
  寒初雪地位崇高,說實在的要比公主什么要高出太多了,未來馭靈會的會長,那才是大陸頂級的存在,仙子的稱呼其實不光是容貌,也是一種尊敬了。
  張揚、戰瓔珞、姬瑾兒是有點反應,而這個時候,王師風完全懵了。到寒初雪的瞬間,他有點覺得房間里面的空氣有點稀缺了,是寒初雪,寒仙子,真的是她!他竟然和寒仙子如此之近,而這一切竟然都是因為王猛。這些人湊在這里。竟然真的在這里,做夢都想不到,王師風不笨,忽然之間,他覺得王猛已經完全變了,他不知道浪子回頭會有多大能量,但顯然王猛已經徹底讓他改觀,這小子是真的變了。
  忽然之間,王師風又呆了呆。不是因為這事兒,……而是在這樣的場合,王猛竟然還記得叫上他。
  王師風出身大家族,但因為修行的停滯不前,已經沒人把他當回事了,這么多年來。誰在乎過他。
  他怎么都沒想到,真正把他當回事的,竟然是這個不靠譜的侄子。
  王師風沒有說什么,他知道,其他人其實并沒有把他當回事。
  “王猛,現在總可以說叫我們來這做什么了,我已經忍不住了。”張揚笑道。
  王猛點點頭。伸手在乾坤袋上一拍,一個大壇子出現在桌上,緊跟著行云流水般六個碗擺在眾人的面前。
  壇子很普通,街邊酒當就能買到的。碗……也沒什么特別的。
  “先請大家喝酒!”王猛笑道。
  “好啊,邊喝邊聊是好的。”張揚毫不客氣,直接排開封印的壇子,頓時一股子酒香布滿了房間。
  小公主眨眨眼,抽動了一下小鼻子,“好香,真香,似乎比酒神的還香。”
  顯然小公主是偷偷喝過酒的,也幫過不少人從酒神那里偷酒的。
  姬瑾兒只是一個感覺,但張揚可是此道行家,一下子連事兒都忘了,“這酒,……你哪兒來的?”
  張揚捧著壇子跟寶貝一樣,似乎怕別人跟他搶。
  “呵呵,先嘗嘗。”
  張揚掄起攤子,右手一擺,瞬間六個碗就滿了,琥珀色的,光是著就很美,張揚倒酒的動作當真也是瀟灑流暢,然后酒壇子就到了張揚的懷里。
  “咳咳,反正你們也不太喝酒,剩下的就交給我了。”張揚連忙把蓋子封上。
  張揚小家子氣的樣子頓時把大家逗樂了。
  王師風也是此道中人,雖然他境界沒法和張揚比,但好久還是分的出來的,嗅了嗅,才喝了一口。
  臉色也是一變,“好酒,入口甘冽,這難道是酒神的秘藏?”
  而張揚則是二話不說一碗就干了進去,別說這樣喝酒還真是一種享受。
  “好酒,不是酒神的風格,但好,非常好,絕對不差,恐怕也是六七十年的樣子,這是寶貝!”
  張揚給出的更專業。
  “我嘗嘗。”
  小瑾兒抿了一口,“好辣……不過挺爽口的,有點意思。”
  舔了舔嘴唇,這時回味著,覺得有點味道了,便又豪飲一口,“后面喝著挺香的,就是一開始會覺得辣。”
  顯然小瑾兒還是外行。
  戰瓔珞微笑著,戰家就沒有不會喝酒的,她也不例外,只是從來都不在外面喝而已,了眼王猛,便也端起酒碗,一飲而盡,片刻,戰瓔珞眼中便是一亮,“極好的,這大概是我喝過好的酒了,年份很久。”
  這時,大家的眼神,都不由地向了寒初雪。
  寒初雪是天靈族人,體質敏感,從來都是滴酒不沾,王猛請寒仙子喝酒,這事兒還真是會產生無限的遐想。
  這時,張揚覺得他這個美女之友應該站出來了,說道:“寒仙子從不飲酒,不必勉強,要不……我替你喝了……”
  既能多喝一碗,又能在寒仙子面前賺得一分,這機會抓得張揚都覺得自己帥氣得有點太爆了。
  但就在他要伸手之時,寒仙子卻是一笑,剎時間,房間都仿佛更加明光,將酒碗端起說道:“我的體質確實不太適合,不過王兄邀請,那就試一試。”
  嘩啦,張揚帥氣的形象一下子就垮了下來,下巴都差點脫臼了,這也太容易了,明顯的寒仙子對王猛有興趣,而王猛似乎對寒仙子跟其他人一樣,不帶這么打擊人的啊!
  轉過頭,張揚以一種崇拜的眼神望著王猛,這才是真正的偶像。
  這時,寒初雪也輕抿一口,秀眉輕蹙,只一霎那,就到寒初雪白玉般的肌膚上,泛起了一抹云霞般的艷色,若說之前的寒初雪,通體透著圣潔,那喝酒之后的她,卻是在圣潔之中,多出了幾份更易親近的嬌柔。
  酒,果然是拉近感情的好東西,無論男女。
  寒初雪目光微動,片刻,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這酒……”
  大家都屏聲息氣,想聽聽寒仙子會有什么評價,就連張揚都放下了酒壇,只有王猛,淡然若定的微笑著。
  “這酒中有法則秩序之力。”寒初雪評道。
  王猛一笑,果然是九重天的體質,他的酒,是在諸神空間當中,經過時間法則釀造出來的,普通修士,多喝出一個年份,但是寒初雪不同,她品味的不是酒,而是王真人的釀酒法則,這其實就是九重天體質的一個特性。
  “法則秩序也能喝嗎?”小瑾兒眨巴著大眼睛,又試著品了一口,“除了夠香,沒有別的感覺了啊。”
  寒初雪面帶微笑,說道:“王兄每每都能給人驚喜,初雪受教了。”
  王師風已經燦爛了,這叫什么事兒,喝個酒就能讓寒初雪崇拜。
  姬瑾兒一臉期待的著王猛。
  談到正事,王猛也是正襟危坐,“其實今天找大家來,確實是有件事兒,那就是借錢!”
  登時氣氛一下子差點爆掉,搞了這么大的噱頭,后竟然是借錢……
  眾人有種吐血的沖動。
  到眾人的疑問,王真人連忙解釋:“咳咳,是這樣的,我打算開一間酒鋪,賣的就是大家剛剛喝的酒,不過囊中有點羞澀,沒啟動資金,所以想請大家一起入股,不知意下如何?”鎬京很大很繁華,一個合適的店鋪,可不是那么便宜就能找得到的。
  王猛話音剛落,張揚就一拍桌子,“靠,還有這種好事兒,我干了!”
  王猛一笑,釀酒已經變成了他的一個樂趣,酒中也有酒道,雖然終未能讓他飛升,卻也在那段時間給了他不少的解脫。
  見張揚入股,慢了一拍的王師風連忙搶道:“也算我一個,只是這種酒的貨源足嗎?”
  王師風畢竟做慣了家族生意,對這方面還是頗有了解的,名聲打響了,卻沒貨可以供應,在鎬京,是件非常傷的事情,王猛拿出來的這酒,少說也有超過五十年的年份,這種酒,怎么可能大批量供應?
  “呵呵,我保證貨源充足。”
  王猛說道。
  這個保證有點夸張,這可是幾十年的窖藏,不是三五年的貨色,就算是酒仙,都不敢宣稱五十年釀貨源充足,不過王師風卻百分之百的相信了,用力說道:“那好,我保證全力支持。”
  戰瓔珞微微一笑,“我也有一些私房錢,也算我一個。”
  其實對戰瓔珞來說只要王猛開口,她是不會在乎這些身外之物的,誰也沒想到王猛搞這么大陣仗只是為了借錢,確實不像是個修士。
  “我也要,我也要,聽起來挺好玩的,不過不要告訴皇姐,不然她非找你拼命。”
  姬瑾兒高興的叫了起來,她還從來沒當過商人。
  眾人立刻望向王猛,王真人尷尬的摸摸鼻子,唉,躺槍了。
  張揚又是一碗下肚,“這酒一定會大火的,我以酒圣的名譽擔保!”
  “咦?你不是叫狂圣么?什么時候還叫酒圣了?”十公主瞪大了眼睛。
  “就剛剛。”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