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695 鎬京

狂圣不在酒上狂那么一下,那還真對不起張揚這個名字了。
  姬瑾兒拉住寒初雪的手,“寒姐姐,你也來吧,大家一起才有意思。”
  “好吧,我也加入。”
  寒初雪點了點頭。
  張揚和王師風已經無語了,這種雞毛蒜皮的俗事竟然也能勞動寒仙子大駕……世界觀在崩潰中。
  幾人很快就議好了入股的方式,王猛獨占五成,五個人,每人入股一成的酒鋪股份,正正好。
  姬瑾兒一下子就熱情高漲了,開酒鋪,對她這個十公主來說,實在是件新鮮有趣的事情,“王猛,你這酒叫什么名字?”
  “暫時還沒有名字。”王猛過去只是自釀自飲,想兄弟們的時候才飲上那么一回,從來就沒想過要取名字。
  “那就叫十公主酒吧。”姬瑾兒把私房錢都供獻出來了,表示一定要在酒上烙印上她有一份的痕跡。
  “這……瑾兒公主,雖然你的想法很好,但是,我還是要說,這名字不行,一聽就像是女人喝的,哪個男人會喝,再說,你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和王猛的關系啊。”張揚大搖其頭。
  “那你說叫什么名字?”姬瑾兒吐了吐舌頭。
  “狂酒,怎么樣,多有氣勢的名字,相信是個男人都會來嘗上一口,一嘗就不能罷體。”
  好吧,張揚也是一路貨色,不過總算比十公主酒要靠譜。
  戰瓔珞搖了搖頭,“不行,總覺得差一點什么。”
  “這……好吧,美女說的話,總歸是有道理的,王兄,這酒是你的,你有什么好名字沒有?”
  王猛得承認,他腦子里面第一個冒出來的名字……猛酒,王猛釀的酒……,第二個是真酒真人釀的酒……等下,叫真酒的話,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啊,難道還有假酒不成?
  看來取酒名的大任,還是要交給別人。
  “大家現在都是股東,集思廣益吧。”
  寒初雪一笑,“何必這么復雜,聽說鎬京最有名的酒是酒仙酒,我們低調一點,不如就叫酒鬼酒好了。”
  酒鬼?
  張揚點頭,“這名字不錯,有點叫板酒仙的意思,我喜歡。”
  王猛也點了點頭酒鬼?
  嘖嘖,有點意境,味道也是十足。
  小瑾兒也覺得酒鬼很合她的胃口又是寒仙子提出來的,高舉雙手贊同。
  戰櫻珞一笑,“看來,鎬京要開始流行喝酒鬼酒了。”
  王師風更是沒有意見,用力的點頭,在寒仙子面前他已經幸福得說不出話來了,能和寒仙子入股同一家酒鋪,這是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看著王猛,誰現在敢再說王猛是廢柴,他就和誰急,鎬京有幾個菩英俊杰是能與寒仙子說得上話的?更不要說與寒仙子一起開酒鋪……尼瑪是酒鋪啊,要是馭靈會還有點靠譜,酒鋪……寒仙子入股酒鋪你要說是個人興趣,非打死你不可,顯然是沖著王猛人來的。
  只是,王師風腦漿都想得沸騰了,也想不出王猛能有什么是讓寒仙子感興趣的,就算是在論道大會上面表現了一把,但在王師風看來那天比王猛出彩的人也太多了一點,四皇子,倪庸,閻洛奇哪一個不是言之灼灼?
  鼓足了勇氣,王師風覺得他今天應該表現一把這個是在寒仙子面前,要能說上兩句話,這輩子就算是值了。
  “既然名字定下來了,各位也都是大忙人,剩下的事情,不如就交給我去做,找商輔,定契約,宣傳什么的,我還是有些辦法的。”王師風將事情攬了下來,雖然最近他也要忙拍賣會的事情,但總不能讓寒仙子來過問這些吧?皇帝會管今天馬廄的馬吃的是黃豆還是黑豆嗎?
  張揚也不適合,這家伙不是做生意的料,十公主和戰櫻珞就更不可能了,這兩人來主持,非招惹無數麻煩。
  至于王猛,王師風還是覺得,王猛應該好好療傷,雖說現在表面看起來已經沒問題了,可是筋骨脈絡之傷,天知道會不會還有隱患,多養養總是沒錯的。
  “也好。”王猛笑了笑,這件事情,他也就拿個主調,剩下的事情,他原本是打算讓右京左京去打理,但顯然王師風更合適,俗物上,對修士其實沒有多大意義,王猛只不過是一種經歷,這種境界是張揚所不能理解的,甚至寒初雪也不一定能明白,除非她覺醒記憶。
  這時十公主站了起來,拖住了寒初雪的手,“寒姐姐,我偷跑出來好久了,你陪我回去吧。”
  小瑾兒的確是很忙,今天這個時候,原本是她學習皇家插花藝術的時間,應王猛之邀偷跑出來,回去肯定要被七公主訓一頓,搞不好就是要給她加一倍插花課的時間。
  小丫頭天不怕,地不怕,連火皇都敢叫火老頭,卻獨獨怕了七姐……發怒的七公主,也算是一物降一物了。
  寒仙子顯然沒少被姬瑾兒這樣拜托過,淡然一笑,就點頭應下。
  寒初雪一走,房間里面的氣氛驟然一輕,張揚挺得筆直的腰都松弛了一些,不過看了眼戰櫻珞,又繃直了少許,帥氣的形象,是少女之友的基本功。
  可惜戰櫻珞徹底無視了張揚,要他正經一點,她或許還會和他多聊兩句,但是她很清楚,進入自詡少女之友狀態下的張揚,只要理他一下,就會讓他得意半天,在王猛面前,她可不想出現那種可能造成誤會的情況。
  “我在馭靈會也還有事情,先告辭了。”
  戰櫻珞也站起身來,告辭說道。
  “對了,櫻珞也是‘馭靈節’的女祭之一吧,最近應該要被傳喚訓練了。”張揚狂歸狂,消息還是很靈通的,尤其是對美女的消息,敏銳的程度不亞于他修行的天賦了。
  戰櫻珞一笑,和王猛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張揚石化了……過”……他好像是被戰櫻珞華麗的無視了?這怎么可能,應該是戰櫻珞的馭靈節的訓練太忙了。
  王師風看著張揚的背影走出門外,這才松下一口長氣,和這些高手共席,還真是件累人的事情……
  “王猛,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說真的,和我提前透個底,想起來真虧,剛剛見到寒仙子,竟然都沒有準備簽名的紙筆,太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