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696 八圣

“以后還有更多機會的。”王猛一笑,九重天的魅力,對普通修士的殺傷力的確有點無敵。
  “也對,酒鋪的位置,還有布置,可有什么想法?”
  王師風這時就具體的問起酒鋪的各項事宜。
  王猛簡單地說了一下想法畢竟有著凡間和小千界的經驗,也體驗了中千界的風格,王猛隨便點一點,都是居高臨下了,至于剩下的實施便全權交給王師風去做了,王師風愛玩也愛喝酒,反過來開酒鋪,自然能迎合好酒之人的興趣。
  過……也算是術業有專攻了,其實這任務要是交給王仁才,就更完美了,那家伙是真正的玩家。
  王猛剛回到院子,就看到王沐正在院中候著,左京右京則是緊張地站在一旁,一動不動。
  “沐叔,今天怎么有空過來?”
  “少爺,家主讓我帶你去見他。”王沐笑了笑,王猛妨L貌讓他很舒服,過去那個倔強的王仁才是真的不見了,這是好事。
  王猛笑了笑,酒鋪的事兒搞定之后,也放下心來,其他的就沒什么王真人在意的了。
  來到王家主宅,穿過一套又一套精致的園林別院,出乎王猛意料之外的,進入了一間農舍般的木屋小院。
  小院正中,是一棵千年大樹。
  這是千年之前,王家發跡的原點,那個時候的王家,還不過是鎬京的一個小家族,連世家都稱不上,正是在這間木屋小院當中,王家的初代家主一鳴驚人,展翅高飛,為王家的現在,打下了無敵的基礎。
  這顆大樹,正是這位先祖所植。
  正是前人植樹,后人乘涼。
  一股古樸的家族榮譽榮耀感,迎面撲來。
  王猛淡淡一笑,明白了王宗正的意思。
  不過,王真人眼中,家族,小道也,而且他對王家實在沒有太多歸屬感,講真實的,王猛還就覺得有利所圖的王師風更有點家人味,有的時候走的太遠,這家族反而成了一種枷鎖,失去了本真。
  步入木屋,里面種種布置,都透著歷史般的濃重古意。
  王宗正坐在一張千年木椅之上,正看著一本殘卷。
  “坐,等我看完這章再說。”
  王宗正視線都沒有從古卷之上移開,就對王猛說道。
  王猛大方落座,就看到一旁桌幾上有著茶具,也不客氣,徑自泡制起茶來。
  王宗正緩緩地翻著書卷,似乎沒有注意到王猛的動作一般。
  王猛只聚氣匯神的泡制著他的茶湯,酒可入道,茶也有道,片刻,一縷異香在木屋當中飄起。
  這時,王宗正不能再淡定了,這臭小子!
  他看古卷,是想晾一下王猛,卻沒有想到王猛竟然反客為主,以茶道反晾了他一道。
  “咳,王猛,你可知這是什么地方。”
  “難道這里不是王家?”王猛笑了笑,將一盞茶湯送到王宗正面前。
  王宗正臉色微霽,不過還是不滿地說道:“這里是王家祖地,我們王家是從這里起源,是我們的根。”
  王猛喝著茶水,茶葉是新茶,味道清新醒神,不錯。
  現在和他談“根,”不嫌有點遲了么?王猛淡淡一笑,“家主,有什么話就直說吧,我就一王家的不肖子孫對這些真的不是很不懂。”
  言下之意,也就是你說再多,我也不想懂,也不會懂。
  王宗正眉頭一動,過去他只覺得王仁才是個麻煩,現在看著王猛……他就覺得過去是小看了王仁才,他是真的不懂嗎?
  看來,之前將他趕出王家門墻,是有點失策了,王猛是浪子回頭有所奇遇,還是過去有所隱藏也罷,家族沒有發現他的潛力,就是失敗。
  不過,現在家族也做出了不少補償,王猛應該理解才對,他與王家,應當是合則兩利的局面。
  “開門見山的說了,皇家那邊已經定下來了,這些天,會給你一些機會與七公主多接觸一下。
  王猛放下茶盞,說道:“家主,過去和皇家有約定的王仁才已經死了,現在的王猛只想過點正常人的生活,配不上公主。”
  “人名只是虛名,王猛,這是家族對你的期待,七公主人相當不錯,天賦血脈都是上佳,你們的后代也將會有很好的前途。”
  王真人越聽越不耐煩,這種事兒都能談生意,難怪王仁才自暴自棄,確實沒什么意思,“家主,你別看我最近老實了點,骨子里還是改不了的,說不定哪天老毛病又犯了,到時候在得罪人,恐怕就記恨難返了,所以啊,最好還是考慮一下王昂或者王撼天,他們可以為王家爭光的。”
  王猛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說實在的,若不是顧念王仁才身體的情分上,王真人哪兒有功夫甩他。
  一飲一啄自有天定,不管怎么樣,王仁才對他也算是一份大恩,看在這份恩情上,他當會保王家的平穩,但其他的另說了。
  王宗正將古卷一把拍在桌上,聲音不是很大,但如山的壓力已經壓向王猛,本身就是有數的高手,加上長久以來積累的威望,對一個年輕人壓下來,幾乎是無法反抗的。
  王猛一笑,手拈茶盞,輕抿一口,“家主,要是沒其他事要說,我就先告辭了。”
  說道,便在王宗正的氣勢威壓之下,輕松起身。
  王宗正一臉訝然,他怎么都沒想到王猛竟然不受影響,雖然有些驚訝的感覺,但久居高位,對這種公然的挑釁還是有些不滿,這次讓王猛來這里,其實是恩威并重讓他自己感悟,沒想到這小子還是一如既往的不聽話。
  就像王猛自己說的,他可能本質上并沒有變化,若是硬逼著他娶了七公主,還真說不定會膽大包天的鬧出什么亂子,那樣的話,還真挺麻煩的。
  不過,對于王宗正來說,王猛這么無視他的權威,還是要小小的懲戒一番。
  從王宗正那兒離開,王猛第一時間,又找到了王師風,來自家族方面的資源,想必很快就會斷絕,酒鋪的事情,還是盡快步入正軌為妙,王真人最近花錢有點兇,主要是老馬的伙食,以及九折它們五個小家伙的修行上,想省都省不了。
  “這么急?這樣會倉促一點,準備不會太充足。”
  “那倒無妨。”王猛對酒還是很有自信的,鎬京好美酒而不在乎錢財的人不在少數,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喝起酒來絕對財氣夠粗的修士。
  王師風暫時放開了對拍賣會的監督,交給了來自望城的白家去處理后續,這次拍賣的真元獸,本來就是白家這段時間多次狩獵到的精品,事關白家利益,而且,白家與王猛的關系擺在那里,足夠放心放任,而且前期準備都已經到位,后面都是瑣事細節處理,也不怕會鬧出什么妖蛾子,這時便將全副身心都投入到酒鋪一事之上。
  有王師風處理,王猛也就放心下來,不過在王師風這里,王猛倒是和白家的人聊了幾句。
  白沐恩是白家老人當中,是比較有實力的,在王猛插手白家之前,白胖子最后一搏的狩獵,遇到太淵妖靈時,白沐恩也是當時留下愿意一拼到底的一人,當時的拼命,換來了現在的地位,在白家,白沐恩算是進入了核心層,大量的修行資源,硬生生把他從玄輪境推到了地輪境。
  雖然功法上面還是有些缺乏,但是已經強過絕大多數散修,而且,隨著可以進入諸神空間之后,慢慢積攢命格,會變得越來越強。
  “白少每天都念著王少爺,這一次原本他是想親自來鎬京來求見少爺的,可惜白家招了不少人手,都需要白少爺管轄過問……白少爺讓我向您問好請安。”
  “你這次辦完事回去就告訴胖子,讓他不要急,我把有白家的望城,是當成大后方來看的,讓他好好經營,我答應過他的,一定會實現,望城是個起點。”
  王猛笑道,拍了拍白沐恩的肩膀,“你也差不多快可以進諸神空間了吧,進去后,別大意,多找幾個信得過的同伴一起筑基。”
  “是……對了,神器閣的龐泓煉器師,可能會隨著下一次白家的隊伍前來鎬京進行大師的考核,他也讓我提先和王少請安一聲,他的原話是‘師叔’我來鎬京了,你可得罩著我。,”王沐恩有點羨慕,龐泓最近在望城的進步,簡直就是逆天了,聲望如日中天,幾乎達到了當年穆赫蘭道的那個層次。
  “哦,他的進步倒挺快。”王猛笑了笑,他對這種進度實在沒什么概念,但以中千界的常規來說,確實是有點夸張,只能說龐泓本身就有一定的資質,然后運氣非常好的,在他鍛造的時候,進入了共鳴的狀態,后面就有點收不住的爆發了。
  白家那段時間虧的實在太厲害了,雖然王猛打下了一個局面,但實際控制上依然很難,白胖子在這方面算是個人物,能營造出目前這個情況也確實下了很大的功夫,一方面是由于昆家的落敗,一方面是因為穆赫家族的默認,否則,白家依然是寸步難行,何況現在王猛已經在鎬京,山高皇帝遠,手也不能太長。
  話又說回來,只要王猛在鎬京沒事兒,王家也給予一定的認可,其他勢力也都不至于太過分,但,若是王猛一旦出了問題,白家依然會被扼殺在搖籃中。
  對于復蘇的白家來說,需要的是扎根,需要的是時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