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697 閨蜜圈

王師風的效率很高,再加上有張揚,戰瓔珞,十公主和寒初雪三人的資金投入,立刻就把左京右京看中的店鋪搞定了,股東們都是爽快人,說白了也都是不在乎金錢的家伙,張揚還是比較苦惱的,在諸神空間輸了比確實讓他挺頭痛,就指望著這次在酒鬼上翻身。
  一分錢難倒英雄,就算是強大的修士,也不能總是白吃白喝,或者干什么偷雞摸狗的勾當,太丟面子不說,也有傷強者的尊嚴,不過強者想賺錢總是容易一些,背靠家族或者實力就更不用發愁了。
  商鋪原是賣醬料的,也做豆腐豆芽一類的小生意,干了二十多年的老字號,可惜,店主無后,加上年齒漸松,快要熬不過鎬京越來越激烈的競爭了,便打算賣了店鋪安度晚年。
  “別的不說,就這商鋪,哪怕什么都不做,過兩年,價格肯定還要漲,都是有利可圖的。”
  王師風很得意,原是想租的,但是在鎬京,只要有足夠的錢,能買到商鋪,就絕對比租要劃算,萬一生意虧,過兩年把商鋪轉賣,就能完全回。
  就他這種小算盤,就知道肯定修行無望。
  王猛對這些事兒根不在意。
  得到了王猛的認可,王師風算是松了口氣,當時他是得到消息便第一時間交割了商鋪的地契,也沒有通過王猛。
  王猛觀察了四周,地氣不錯,正好落在鎬京一條細小靈脈的尾翼,房屋的格局也很好,樓高三層,一樓可以做成大眾的酒檔食肆,二樓三樓是雅間,用來招待有品味的修士酒客,還有個可以當廚房和倉庫的大后院。
  后院當中,還擺放著許多制作醬料的大缸將這些清除出去之后,就可以直接擺上酒缸,非常方便。
  王猛隨手在后院布下了幾個陣法,但是陣眼封死只等裝修完成之后,開啟陣眼,就可以無視蕭小之徒了。
  “盡快開張吧。”
  位置還行,商鋪原的裝飾也符合酒鋪的布置稍加改造,差不多就可以直接開張了。
  “沒問題。”
  王師風點了點頭,資金也不夠給酒鋪大裝修了,暫時一切從商,開張前的每一個銀錢都是支出,開張之后才有收入。
  王師風相當認真,不僅是這酒鋪也有他的一成,更重要的是還有寒仙子的一成,能和寒仙子在這上面有那么一點點交集,王師風精神頭就十足得能撞死一頭牛。
  不過精神是好的,現實,卻有點殘酷。
  “王師風?你好好的拍賣會不搞,跑去搞什么酒檔這不是末倒置了,知不知道家族在望城是有戰略意圖的!”
  王家家族例會,王猛直接缺席了,王撼天卻當著眾人的面,朝王師風開炮了,這個王師風和王猛越來越近,王撼天也就越來越瞧王師風不順眼,長輩什么的,他完全不在乎在王家是以實力為尊。
  王師風笑著解釋:“這也是為了拍賣會的公關,這次是望城白家的主是……”
  白家以王猛為尊,替王猛辦事,就能讓白家更加收心于王家,這是王師風早就想好的套路。
  王昂笑了笑,王撼天是直接開口,想到什么說什么完全不能擊中要害,他卻說道:“我怎么聽說,王猛要開什么酒鋪,這種破事兒你跟著瞎參和什么賠錢的貨。”
  王宗正也是皺眉,如果是平常也就罷了王師風也就是一吃喝玩樂的紈侉,只要不惹事,不辱及王家家風,他愛怎么做都行,只是,他剛剛縮緊王猛的家族例錢,王師風竟然就暗中跟王猛開口子,這讓他有點惱火,不過他也知道,收緊王猛錢袋子的事情,王師風并不知情,暫時還不能怪到他的頭上。
  王師風裝作沒有見家主的臉色,他是真想說出來入股的人,可是有言在先,這事兒是不能外傳的,畢竟對寒初雪、戰櫻珞和小公主來說,不適合讓外人知道。
  讓他參與,那是對他莫大的信任,這些年來,王師風就沒被這么信任過,雖然憋的渾身難受,但他還是要憋著。
  見王師風不說話,王昂一笑,當著家主的面,他也就不開口相逼了,留一個寬大的印象。
  王宗正散會走后,王師風正要開溜,這兩天正是酒鋪開張前忙的時候。
  不過卻被王昂叫住了,“恐怕你還不知道吧,家主已經封鎖了王猛的月例,你這樣跟著他干,就是和家族相背離,你要想清楚了。”
  王師風一怔,近太忙,這個消息,他還真不知道。
  但是走到這一步,王師風已經不想回頭了,尤其是到王昂那種垃圾的眼神,心中卻是一刺,沒有人是生下來就犯賤,他當年也努力過,用過各種方法,但確實是不行,才換了一種生活態度,難道人活著就只能有一種生活態度嗎?
  不知怎么,跟王猛接觸的這段時間,他竟然漸漸找回了一樣消失很久的東西一尊嚴。
  面對王昂的恐嚇,王師風只是笑了笑,“賢侄,你只要好好修行就好了,你現在還不是家主!”
  說完,王師風飄飄然的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王昂……”……這是什么情況,這王師風竟然不給他面子?
  有些消息是捂不住的,尤其是王真人又是如此的“風云人物”鎬京貴族圈都傳開了,王猛那貨竟然要開酒鋪賣酒!
  “撲哧,王猛開酒鋪?你這是說笑話吧?”
  墨誠空樂了,王猛?酒鋪?不好好修煉,竟然把精力花在這方面,這家伙絕對是腦筋出問題了。
  “這倒是個機會,那貨以前不是愛砸別人的店么?這次他自己開店,嘿嘿。”
  “不錯,也讓他嘗嘗被砸的滋味。”
  墨誠空狠狠地說道,自從王猛回鎬京,他還是一次次的吃癟,這壓抑的可——個深閨怨婦一般。
  像墨誠空這樣仇恨王猛的人,在鎬京,不是少數。
  七公主也聽說了這件事情,不過她倒是沒有什么要去搗亂的想法,只是淡淡的鄙視而已。
  “就他?血無歸是肯定的,別連累別人就好。”姬茹鄰頭痛是婚事,但愿父皇到這么不務正業的人會回心轉意,其實姬茹鄰自己也知道,父皇哪兒是中這個人,只不過是為了加強皇權。
  一旁,姬瑾兒聽到這話,也是有滿肚子的話,那酒真的不錯,可是也是能自己悶葫蘆發財,這要說出去肯定出大亂子的。
  “七姐姐,為什么王猛會血無歸?我覺得鎬京開酒鋪應該很賺才對啊。”小瑾兒還是用非常無辜的大眼睛好奇的問道,不然太不符合她的性格了。
  “人的名,酒的品,他能賣什么好酒?打著王家子弟的名頭騙錢而已,不過他也把別人想得太簡單了。”
  做生意哪兒有那么容易,酒產業是酒神家族壟斷的,就算不提這茬,酒的品質,酒的認可,各種原因酬
  姬瑾兒聽了這話,偏著小腦袋,說道:“要是他賣的酒真的不錯呢?”
  “那也一樣。”姬鄰茹對自己的判斷很有信心。
  “為什么?”
  為了配合七姐,姬瑾兒還是十足十的問了一句,其實對她來說很簡單,那酒真的很不錯,而且她相信初雪姐姐的眼光,同時,王猛這個人真的很有趣。
  “這還不簡單,有酒仙在,就沒有其他人的份兒!”
  “他的酒要是比酒仙酒更好呢?”
  “呵呵,這個笑話很好笑。”姬茹鄰以為十公主是在說笑,配合的笑了笑就作罷了。
  姬瑾兒吐了吐舌頭,她真的覺得比酒仙酒要好喝啊,香味更濃,而且是種異香,一整天嘴巴里都是香噴噴的,更關鍵的是,別人還聞不出她有喝過酒,平常偷喝父皇的酒仙酒,總是被抓,就是因為有酒味。
  姬茹鄰沒有發現姬瑾兒的異樣,父皇剛剛宣召她了,宣旨的侍官偷偷漏了一點消息給她,這次宣召,是為了她的婚事。
  婚事?姬茹鄰嗤之以鼻。
  但結果卻大出姬茹鄰所料,這事兒竟然就這么定了,完全不給姬茹鄰辯駁的機會。
  平時姬軒轅對子女還是非常寵愛的,但是若涉及到皇權,那絕對是有帝王的威嚴,不容置疑。
  姬茹鄰退出大殿的時候還有些迷迷糊糊的,事兒基已經定下來,只是需要選個合適的時間。
  自己和那個恨的人?
  怎么會這樣?
  但是很快姬茹鄰就冷靜下來,命運是自己爭取的,若是任由擺布,她的人生算是毀了,已定會有辦法的,自己這邊不行,那就換個角度,只要讓父皇到王猛的質,打破他的“偽裝”想來父皇是一定會清醒的。
  另一處宮殿,到處都是稀奇古怪的物什,鬼怪形狀的假山,竹子做成的傀儡怪物……大多是嚇人的玩意兒,這里,正是十公主姬瑾兒的宮殿。
  十公主正在把玩她的寶貝們,這些東西,都是她用來嚇唬人的好玩意,清理了一遍,便將這些東西藏在宮殿的各個角落,只要她觸發機關,這些嚇人的東西就會突然冒出來。
  這時,一名侍女走了上來。
  姬瑾兒一見到,就拋下了手中的玩意,問道:“父皇叫七姐是不是有好玩的事?”
  侍女將七公主將要與王猛聯姻之事說了一遍。
  “神啊,這下子要出大事兒了!”姬瑾兒眼睛發亮,她發現,圍繞在王猛身上的事情,真是越來越有趣了。(結束,謝謝觀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