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698 排排站

“公主,您還是要小心啊,若是七公主想辦法破壞了,可能就輪到您了。”侍女有點擔心,她們這些跟著公主一起長大的侍女,最后是要跟著公主一起陪嫁的,王猛在鎬京的名聲,實在是有些臭。
  “什么!”小瑾兒一下子就跳了起來,忽然又笑了,貌似挺好玩的啊。
  這種消息傳的快,但說實在的,大家還是很懷疑,不到后一刻進洞房,一切都有變數,畢竟這事兒身就不那么靠譜,而對王猛而言,他已經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了,已經決定拒絕,便不再是需要放在心上的事情。
  而且大多數人覺得,這不過是目前時局下的一個策略,一個信號而已,終達成的可能性不大。
  王師風的效率是非常高的,這些天他似乎煥發了第二春,曾經消失的激情,尤其是做事兒的情緒一下子上來了,也許在修行上他這輩子都沒戲了,可是能做一些其他的事兒證明自己也是一樣。
  雖然不知道王猛的酒是哪兒來的,但是那味道絕對可以跟酒神相比,現在需要的就是讓人知道。
  問題是貨源夠充足嗎?
  開門紅,王真人當然懂得,所以也是下足功夫了,第一波不求數量,重的是數量。
  外面噓頭搞的相當熱鬧,鞭炮轟鳴,王師風也請了一些朋友,畢竟混了這么多年,總能找到一些人撐場子。
  鋪開張,總是會吸引一定的注意力的,漸漸的人群聚攏過來。
  “再鬼?”
  “沒聽說過啊,這人是不是秀逗了,竟然開酒鋪?”
  很快就圍了不少熱鬧的人,在大周,尤其是在鎬京,開酒鋪這不是找關門嗎,誰不知道酒神的酒天下第一。
  酒鬼酒,名字似乎有點劍走偏鋒的感覺。
  這兩個大字倒是龍舞飛揚,相當有意境,王師風真熱情的跟朋友們聊著,來王師風是想搞個貴族圈的機會,但是被王猛否了,而是直接開鋪,但這種情況下會有什么結果,王師風也是提心吊膽,關鍵是,貨源究竟有多少,怎么定價等等,王猛沒告訴他。
  這鋪子都要開了,可是卻不知道酒在何方,而且王猛又不懂得定價,千萬別出什么意外啊。
  “師風,你怎么想做這個了,不是兄弟們不支持你,你跟酒神對著干這不是自己找別扭嗎!”
  “是啊,賺錢的路子那么多何必弄這個我們大家可以給你面子照顧一下你生意,但時間長了也不行啊。”
  王師風笑了笑,“這酒真的不錯,有搞頭,再說了我又不傻,賠生意是不會做的。”
  話是這么說,王師風還真怕王猛又犯混了,了酒鋪上兩個大字,“酒鬼,”寫的相當不錯,也不知道王猛在哪兒找人寫的。
  店鋪后面,左京和右京已經急的汗都下來了,因為在她們面前只擺了三壇酒。
  店鋪就要開張了,竟然只有三壇,這……
  王猛倒是老神自在,“怎么樣,我的字寫的不錯吧,去有沒有人欣賞?”
  “主人,都什么時候了,您還這么清閑,只有這三壇,怎么賣?”
  王猛笑了笑,“一會兒你們一人一壇子,左京你拿這個三十的,售價三十萬金,右京你拿五十的,售所五十萬金,若是有人還想要,在賣第三壇,這個要運氣。”
  左京和右京張大了嘴……”……這是賣酒嗎,這簡直就是搶劫啊!!!
  這比酒神同等年份的秘藏還要高,這不是等著剛閉嗎!
  左京和右京欲言又止,但是王猛的信心,也只能照辦,兩個丫頭前前后后忙活著,也是想要補貼一下家用,但這么一來,恐怕是要血無歸了。
  王真人躺在老爺椅子上顫悠著曬著太陽,今天天氣真不錯,是個好日子。
  人越聚越多,王師風來還想在等等,可是出了他請的一些狐朋狗友,有分量的一個都沒來,一開始就跌了很大的面子,完全沒人捧場。
  若是寒仙子能來就不一樣了,但顯然寒仙子小公主她們都不會來,這是開門悶頭棍,現在只能指望酒來挽回了。
  大幕拉開,期待的人群中倒是一陣熱鬧,出現了一對可愛的姐妹花,也算是飽了眼福。
  王師風盡量讓自己興奮起來,畢竟酒還是好的。
  這時左京開口了,“各位,今天是我們酒鬼酒的開張第一天,特推出三壇酒,只有三壇賣完為止。”
  頓時一陣議論聲,開了這么大的酒鋪,結果只賣三壇,這不是搞笑嗎?
  王師風連忙湊了過來,“左京,什么情況,怎么只有三壇,這鋪子可是花了一大堆錢啊!”
  左京點點頭,“主人就是這么吩咐的,下面就交給我們姐妹了。”
  王師風愣了愣,完蛋了,王猛的又犯渾了……自己是不是太信任他了。
  這酒鋪成了還好,萬一成了個笑話,他在王家的地位更是會跌落谷底,這不是紈侉的問題了,直接變成了蠢貨。
  左京和右京還是滿大方的,雖然心里也是一點底兒也沒有。
  “我手中的這一壇就是酒鬼三十,三十萬金。”
  登時全場鴉雀無聲,都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小妹妹,就算把你們兩個搭上也不值三十萬金幣,你們老板是腦子燒了,想錢想瘋了吧!”
  頓時漫天哄笑,王師風的臉也唰的一下黑了,瘋了,瘋了,這下徹底完了,他還以為王猛真的有渠道,可以上演望城的奇跡,原來就這么點存貨,三十萬金幣,只有傻子才會買啊。
  右京向前一步,“我這里是酒鬼五十,五十萬金一壇。”
  她的聲音很不大,可是卻讓眾人笑得更高亢了,議論聲一片,這種搞笑的事兒,加上得知幕后老板是王猛,也就是曾經大名鼎鼎的王仁才,很快就傳遍了鎬京。
  換了個馬甲,改不了質,王仁才就是王仁才,真是個人才啊!
  拿了兩壇子酒就想騙十萬金。
  “喂,你們這酒能嘗嗎?”人群中有人喊道,來還是有人不信邪,這么大的口氣,說不定還真有兩下子。
  左京盡可能的保持著笑容,“不好意思,我們老板說了,酒鬼酒物美價廉,您若是交了三十萬金就可以嘗試了。”
  左京這話說的一點底氣都沒,這是王猛交代的,必須這么說。
  登時所有人笑翻天了,三十萬金一壇還敢說物美價廉,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結束,謝謝觀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