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700 債主之七公主

說著扔出一個乾坤袋,右京也是愣愣的就賣出去了,轉眼間入賬八十萬金。
  這錢是不是來的也太快了?
  王師風完全屬于石化階段,原來這世界上比王猛傻的人還真不少,還真有人吃這一套,哪怕是再好的酒也不值這個價兒啊r酒仙的酒好歹還有名氣和身份象征,這酒鬼酒可是什么都沒有啊。
  閻洛奇是不是中招了?
  “小朋友,這第三壇是不是能讓給我啊?”
  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在尋找聲音的來源,閻洛奇聞聲確實恭敬的行禮,“若是前輩有興趣,自是沒問題。”
  要知道就算見了大周皇帝,閻洛奇也不是點頭行禮,而現在竟然鞠躬了,來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在鎬京只有一個人,火皇元罡!
  靠啊,瘋了,火皇竟然出現了,元家和王家是對頭啊,難道火皇是來砸場子的?
  不可能啊,王猛算什么等西,小螞蟻,哪兒還用火皇親自出手。
  姬瑾兒是偷偷跟老火頭說的,來也沒想到老火頭真的會來。
  火皇來了,王真人顯然不能繼續在里面擺譜了,拿著壇子親自出來了。
  “前輩大駕光臨,當真是蓬萃生輝,跟您一個折吧。”王猛笑道。
  所有人都帶了,王猛真牛逼帶角了,還真收火皇的錢,要知道無數人想要討好火皇都來不及。
  但是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火皇不但沒生氣,還真給錢了,從王猛手中接過這一壇子酒。
  火皇的水準自然不是閻洛奇和龐泓能比的,一接過壇子眼睛就瞇了一下,“難怪你小子不肯當我的徒弟。”
  時間法則的味道,這是瞞不過火皇這個級別的,火皇有點感嘆,王猛卻只是笑了笑,只有他們兩人才明白,火皇以為這酒是王猛那神秘的師傅釀的。
  但火皇這一句話,直接引爆了全場,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震撼。
  戰櫻珞呆了,她知道王猛很不一般,可是怎么也沒想到竟然到了拒絕火皇的地步。
  姬茹那有種世界崩塌的意思,完全搞不清這是夢還是現實,她是見過王猛在丹術方面的天賦,但是她下意識的選擇去遺忘去忽略,不肯承認王猛的強大。
  閻洛奇雙眸中閃爍著興致勃勃的光芒,這世界上竟然還存在著這樣有趣的人。
  毫無疑問,明天,王猛就成了整個鎬累炙手可熱的人物。
  而顯然,火皇這樣的存在是不會信口開河的。
  所有人都望著火皇手中的酒壇子,火皇既然中,這酒肯定不一般,只是不知道火皇會不會打開?
  全場靜悄悄的,都在望著火皇,但是火皇卻沒有打開好意思。
  “上次吃了你的魚,明天老地方,我請你喝酒。”火皇笑道。
  王猛也笑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火皇大笑,帶著酒壇子飄飄然離開,臨走的時候壇子還抱的緊緊的,顯然是真的在意這酒。
  而閻洛奇早就把酒裝了起來,“王兄這酒可還有,我想要一百壇。”
  人們持續石化中,當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一個比一個狠,這要多少錢啊?
  王猛笑了笑,“閻兄捧場,不過這酒哪兒有那么多,每三天賣一次,數量和級別也要酒師的心情。”
  “也是,外行了。”閻洛奇說道。
  “不過閻兄也是第一批客人,可以為閻兄訂制一壇比較特別的。”王猛笑道。
  “哦,這讓我更感興趣了,怎么個說么?”
  “到時候你來了就知道了。”
  買的人很著急,而賣的人則是一點都不著急。
  毫無疑問,酒鬼酒,一夜成名。
  王師風笑得跟朵荷花一樣,他的好日子來了。
  酒鬼酒當真是一夜成名,牛逼的是,人家根不急著賣,一時之間,鎬京所有有頭有臉的人都在打聽王猛,都在談論酒鬼酒,當然還有火皇。
  誰能想到,火皇一直要找的五行廢你……竟然會是王猛,而實際上確實有可能,王猛就是五行廢體,而且被趕出鎬京的時候去的望城途經太淵骨地。
  難道所有人都走眼了?
  若只是一件事兒也就罷了,問題是,當一切事兒聯系在一起,王猛就有點傳說味兒了。
  近神器閣風頭健的龐泓竟然要叫王猛師叔,而且要行跪拜大禮,顯然受了實質性的指點才會這樣,而現在龐泓就住在了王猛那里。
  這酒鬼酒能讓見多識廣,號稱無所不通的金圣閻洛奇另眼相,顯然很有門道,而火皇的叫好,還有請王猛喝酒,這就是天大的面子了。
  縱觀整個大陸,有幾個人有這個資格?
  至少在整個大周,似乎目前還真只有王猛一個人。
  這不是鳥槍換炮,這是翻天覆地了。
  所有人都有種滄海桑田的不真實感。
  王家更是炸開鍋了,誰能想到沒潛力的,竟然是有潛力的,而且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王宗正也覺得郁悶,他也沒想到王猛竟然折騰到這個地步,真是小他了,竟然能跟火皇搭上關系,似乎還關系匪淺,難怪根不在乎他的壓力。
  而現在酒鬼酒的鋪子也是打出來了,怎么都不愁銷路。
  王師風也沒想到有一天能被家主如此鄭重的單獨召見。
  “師風,王猛的酒哪兒來的?”王宗正雖然不喜歡現在的王猛,但更不喜歡以前的王仁才。
  “這個我也不知道,問了,但是他不說,家主,你也知道我就是一個打雜的,不過我確實是喝過這酒,覺得很有前途,不管怎么樣,這也等于擴大我們王家的影響力。”
  王師風底氣十足,到了這一步,他還真不怕家主怎么樣了。
  王猛已經給他交代了后續,這些極品酒鬼酒當然是很稀少的,但也可以確保貨源,以后會有普通的酒鬼酒,年份沒這么高,但水準也是在的,而這部分也將有白家負責,將在鎬京和望城建立兩個基地。
  白家那邊由白胖子負責,鎬京這邊自然是他負責,王師風覺得自己總算走上一條正路了。
  王宗正并沒有問太多,擺擺手就讓王師風出去了,顯然王師風是沒法干擾王猛的,顯然這小子折騰折騰到底能弄成什么樣子,目前鎬京有點亂,攪得更亂一些對王家有益無害。
  對于商人這一套,王猛也是很清楚的,酒鬼酒打開知名度,限量出產,以這個為依托才是酒當的真諦,當然釀造的秘方也是王真人研究出來的,這酒雖然沒了年份,卻也不比世面上任何一家差,價格上還有一定優惠。
  這才是后續,加上時不時出現的酒鬼酒,足夠王真人維持生計的。
  龐泓的到來也是王猛的一大助力,龐泓的進步也在王猛的意料之外,任何人爆發了潛力當真是都能創造屬于自己的奇跡。
  龐泓有了一個自己專屬的煉器室,沒有什么比在王猛身邊更好的修煉場所了。
  人都是會改變了,龐泓專屬于煉器之后,整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提升,一下子開竅之后,隨著對煉器的理解,龐泓也算是入道了。
  王師風主外,左京和右京姐妹主內,開店第一天確實提升了兩姐妹的信心,也讓她們可以自由發揮自己的才能和天賦。
  遭遇了家族的波折,人生也是大起大落,兩姐妹也擁有著一般女孩子不相符的成熟,做事兒方面也越來越大氣。
  萬事開頭難,第一步入局了,后面其實就好搞了。
  火皇的邀請,王猛當然要去,其實以他的心境,跟火皇這個級別溝通反而是更輕松的,不過當然少不了姬瑾兒的存在。
  火皇和王猛相處也是非常舒服,不像一般的年輕人,要么顫顫巍巍,要么就是總是想從他這里撈點什么,王猛這小子,雖然年輕,但做事兒非常到位,不卑不亢,有自信,卻不自負。
  一切步入正軌,王猛也開始專注于自己的事兒,當然再次拒絕了王宗正提出婚約的事兒。
  這事兒也鬧出了不小的風波,由于火皇的表態,讓姬軒轅更沒理由不促成這次的婚事了。
  姬茹鄰雖然反對,但這種事兒,容不得一個公主做主,可是沒想到的是,王猛竟然拒絕了。
  這事兒當真是可大可小雖然修真大陸,皇權并不是全威狀態,但皇家的實力畢竟還是大的。
  姬茹那要容貌有容貌,要家世有家世,要才能有才能,可謂是無可挑剔,而……王猛竟然還真的挑剔了。
  這事兒不知怎么就傳了出去,讓就不太簡單的事兒變得更熱鬧更復雜了。
  著實把姬茹鄰氣炸了,雖然結果上她是滿意的,王猛自己拒絕倒也省了她麻煩,可是這過程,怎么都讓她高興不起來。
  憑什么,王猛這種情況竟然還不起她!
  望著暴走狀態的七姐,小公主也是無可奈何,她也問過王猛了,但是王猛表示毫無興趣,而且這樣對大家都好,所以王猛就主動拒絕,理由是配不上公主。
  其實瑾兒覺得兩人其實挺般配的,只不過誤會太深罷了。
  皇家更是要顏面的,王猛這么說,尤其是消息流傳出去了,姬軒轅倒也無法進行下去了。
  但這事兒雖然中止,卻不能就這么算了,必須用別的事兒掩蓋這一風波,傳得越混亂,不但有損皇家威嚴,也有損七公主的清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