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704 多么不容易的咸魚啊

王昂要沉穩的多,在一眾人反對之后站了起來.“家族,二弟確實有很大改變,也許是以前隱藏的太深我們沒有發現,但有一點,作為王家的一員,他做事兒太不考慮整個家族的利益了,我們是一個整體,此事若是跟家族溝通一下,會是一個雙贏的局面,而現在酒神家族肯定是當成了我們王家的挑釁,需要慎重處理。”
  眾人紛紛點頭,不得不說,王昂很老成,一石多鳥,雖然承認了王猛的實力,卻也暗示這種人只會惹麻煩。
  王宗正卻沒有立刻表態,“你們最近的修行進度如何?”
  “我和三弟都躍進三層,不懼任何對手!”王昂說道,而王撼天則是一臉的傲氣,被王猛羞辱了一把,他也是憋著一肚子勁兒,把所有力氣都花在修行上,而不是像王猛那樣不務正業。
  “這次天下第一道場的事兒恐怕你們也知道了,這是你們兩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八圣中,竟然沒有我們王家的子弟,我死了都無法面對列祖列宗!”
  王宗正聲色俱厲的說道。
  王昂和王撼天都沒想到突然會變成這樣,話題怎么突然到了他們身上。
  卓猛則是面不改色。
  王宗正沒有看兩人,而是望向卓猛,“卓猛,你怎么樣,有沒有信心在煉器上拿下一籌。”
  “家主,煉器上,我不懼任何人。”
  “很好,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只是這次的對手可不僅僅是大周,而是整個修真界,要做好準備,你修行所需的一切盡管開口,必須要做到最好!”
  “是,家主!”卓猛平靜的說道,但眸子里確實燃燒著火焰。
  天下第一道場,卓猛的心在天下八圣這種稱號沒有任何意義,跟天下高手切磋,這才是修行。
  “家主,豐猛……”王撼天還想說點什么,但被王宗正犀利的眼神制止了。
  “你們只要專心做自己的事兒!”
  說完王宗正就走了,留下一堆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家主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低調的王師風也隱隱嗅到了什么。
  酒鬼酒開業那一天發生的事兒哪怕是對王宗正也是個沖擊。
  要知道就算是他也無法跟火皇說上話別的不說,火皇如此看重,就說明整個王家都看走眼了,王宗正的位置和級別要看的更遠,可不會在意下面的折騰。
  王猛在怎么叛逆都無法改變一點,他是王家的人。
  而王宗正還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兒這個世界上對于頂級的力量存在本就沒有什么秘密。
  酒鋪的參股者里面賓然有寒初雪。
  王宗正也是感嘆,這簡直是做夢都無法認可的事兒,偏偏就發生了。
  喜歡與不喜歡沒有意義對于一個家族的族長來說,考慮的是家族的未來。
  王猛已經展現了他的實力。
  此時的皇宮之中,軒轅帝正在宴請客人,而客人只有一位。
  八圣之一的閻洛奇。
  這規格可是有點超標,而閻洛奇卻一切如常。
  “自當回稟家師和父皇,我本人也非常期待這樣的威況。”
  閻洛奇的笑容永遠是那么云淡風輕讓人看不透他的真實想法。
  “這次若是能辦成,也將是通天大陸一次前所未有的威況。”
  姬軒轅說道,軒轅帝身上可沒什么帝王霸氣,此時非常的隨和,就像拉家常一樣。
  “陛下請放心,對于此事兒我自己也非常感興趣,愿意出資參與,當然最后依然需要三仙的認可。”
  閻洛奇說道,三仙不參與此事兒等于白搭,瞎折騰。
  姬軒轅點點頭,“這個是自然。”
  關鍵時候依然是要看三仙的影響力,這是整個大陸,整個位面的三座大山。
  談完正事,就開始談其他的了。
  “傳聞酒神要與酒鬼斗酒,陛下可聽說了?”
  姬軒轅最近忙于道場的事兒還真沒在意,聞言也是一愣,“哦,還有這等事兒?”
  “陛下若是有空應該去看看此事兒會相當有趣。”
  “酒鬼,有點意思誰弄的,能引起酒神的興趣。”
  “呵呵,王猛搞的,據說是火皇把那壇酒鬼一百和酒神分享了,然后酒神就有了斗酒之念,只不過被下面的人一穿就有點變味,不過意義倒是沒差別。
  聽聞王猛的名字,姬軒轅也是一愣,這小子還挺能折騰的。
  這次婚約完全是出于皇權的目的,王猛有沒有實力不重要,哪怕他是個廢物也行,只要別亂來就行。
  “大周人才輩出,寒初雪天之驕女,沒想到還出現了王猛這樣的鬼才,若是他肯參加這次的道場,想必會更有趣。”
  “哦,你對他很有了解?”
  閻洛奇笑了笑,“也談不上什么了解,我這人喜歡道聽途說,據我所知,此人至少是煉器大師、馭靈大師、丹術宗師,年輕一代最恐怖的人物。”
  若不是說話的人是閻洛奇,姬軒轅肯定要大笑幾聲,對于這小子,姬軒轅可是印象深刻,煉器大師?馭靈大師?丹術宗師?
  “這可能嗎,似乎沒聽人說過啊。”姬軒轅顯然不會輕信任何人,尤其是這種事兒。
  閻洛奇微微一笑,“一切皆有可能,但是不是真的,我也很想知道,這樣吧,讓此人參與算是一個條件如何,我在加上一個說服水皇。”
  姬軒轅目光閃過一道精光,“這有何不可。”
  閻洛奇站了起來,舉起酒杯,“那就預祝陛下天下第一道場名垂青史了!”
  斗酒也是有講究的,王真人也必須要拿出點真本事,關鍵是他是喝過酒神的酒的,別人推崇的那種,其實都是很簡單的。
  要下真本事,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王真人打久沒有這種找到對手的感覺了。
  所以左京和右京發規,主人最近很開心,還要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材料。
  兩姐妹肯定是全力配合,只是心中則是惴惴不安。
  而兩天之后,斗酒的裁判名單也出來了,一下震驚了整個鎬京。
  火皇、水皇、姬軒轅、寒初雪、閻洛奇。
  這陣容實在是太空前了,老一輩的年輕一代的,加上大周皇帝。
  這連酒神家族的人都呆了,準確的說,他們都沒鬧清楚是怎么回事。
  酒神本來的意思是一種酒道的切磋,能釀出這種酒的人,就是同道中人,但下面人則理解錯了,亂來了一把,最后就演變成了這樣。
  但是到了這個級別,早就超脫了俗世的那點名利,更需要一個對手。
  能釀出酒鬼一白的人,酒神很想斗一斗。
  他很期待,見到那個釀酒師。
  對于閻洛奇來說,他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把廢柴的王仁才變成了現在的王猛。
  來到大千世界也有一段時間了,新的規則,無數強者,他們對這個世界的法則和規矩更加的熟悉。
  小千成神、中千成神、大千成神,條條大路通天道,當然這里肯定有差別的。
  明人已經被一群大千界的修士追殺了兩個月了,已經被逼到了絕路。
  和王猛一戰,明人有機會選擇一步成神,但是在邁出那一步的時候,他卻感受了更多的選擇,天道并非唯一,但很顯然,在這種時候,無論是誰都會選擇天道,這是一條光明大道。
  但明人卻不是,他偏偏選擇了另外一條路,明人不知道這條隱藏在天道下的路是什么,但既然存在,說不定會更有趣。
  然后他來到了大千界。
  明人飛升的時候身上已經帶上了天道法則,從沒有修士會選擇推遲飛升,而另辟蹊徑,他來到大千界,身上去蘊藏了天道之力,瞬間成了修士們追殺的目標。
  殺了他,就能從他身上得到寶貴的飛升經驗。
  明人在大千界的日子只有剛開始那一段比較安靜,自從被發現之后,就再也沒有安寧過。
  那曾經如沐春風的微笑依然在,只是一道道傷痕讓笑容顯得更加的觸動。
  第一波的數十個修士已經圍了上來,這些修士都很忌憚,顯然他們在明人身上吃了不少虧。
  這個人簡直就是個奇葩,來大千界的時間也沒幾年,可是進步簡直是驚悚級的,追殺他的修士至少被他干掉數百人了,這對一個從地位面來的修士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
  最可怕的是,追殺他的人越來越強,但依然無可奈何。
  但這一次,他的行蹤泄露,終于還是落入了陷阱,當然眾多修士也被殺出了火,這次是聯合起來弄死他。
  明人像是沒有看到身后的人,只是望著遠方,面對天道每個人都有選擇,他做出了自己的選擇,王猛又如何呢?
  至今沒有他的消息,恐怕是需要更多的時間了。
  大千界更純粹了,在這里的修士都擁有命格,一些強大的存在已經可以感受到天道,所以在這里一切都是為了飛升,其他的事情都沒什么意義。
  圣、魔、邪,在這個世界顯得更加**裸,人的**暴露無遺,與其說是最高階的人類世界,卻不如說,人類在這里回到本源。
  “這是一個多么美妙的世界啊。”明人呼吸著略帶血腥的空氣,嘴角泛起一個迷人的弧線。
  他,很享受。
  毫無疑問,他對自己的選擇非常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