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706 抓魚高手

張小江苦口婆心的說道,這女娃兒太難纏了,唉,都是胡靜的錯,常年累月的壓制,導致他對女孩子總是下不去狠手。
  胖子跟明人完全是兩回事,他可沒有自虐傾向,肯定是急澇澇的沖往神界,先享受一下神的感覺,有一座大大的宮殿,全是花花草草,然后養上一片漂亮的仙女妹妹,多么美妙啊。
  結果呢,眼見就要邁入光芒的一刻,卻跌了跟頭,結果就到了這個什么狗屁的大千界,丫的,這里的瘋子好多,不是要殺他的,就是非要逼他入伙的,而且來的人一個比一個難纏,眼前這個小丫頭是最可怕的一個。
  “看來還是要我動手了。”幽靈般的小女孩淡淡的說道。
  胖子連忙擺手,“別,別,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十五頭豬加十六頭羊等于多少頭騾子!”
  幽靈般的小女孩子一愣,伸出白嫩嫩的小手,開始一個一個扒拉的算。
  然后胖子直接消失在沙子當中,一溜煙的跑了,唉,可憐的娃,算數是歷史老師教的。
  幽靈般的小女孩認認真真的算了一會兒,緩緩抬起頭,“該是多少呢?”
  身形一晃也消失了,但虛影的方向卻是張小胖逃竄的方向。
  通神的最后一站,被妄天和莫山打破了最后的界限,變成了最殘酷的位面,散修除非強大到一定程度,否則很難生存,哪怕是那些半神都知道了,越強大,對飛升之后越有好處。
  相比之下,王真人的日子要悠閑的多,只是他要面對的是另外一種節奏和掌控。
  進入封神塔第二十一層,王猛直接將大嘴放了出來,一邊錘煉小家伙們,一邊釀酒再好不過。
  大嘴很興奮,嗅著空氣里面的水行元力。這里的環境,很適合它。
  海浪拍打在礁石上的聲音,節奏的傳來,王猛神識微微一掃,這是一片海洋世界。而他們此時置身于一座島嶼當中。
  而且。在這個島嶼當中,竟然有一個人類的原始部落。
  這個部落有著原始的崇拜,令王猛意外的是,部落所崇拜的圖騰。竟然與水瓏獸有著八成相似。
  這時,大嘴突然發出了一聲警示的吼聲,有人過來了。
  “吼!”一群身披樹葉遮羞的原始人沖了出來,手持涂著劇毒的長矛,弓著腰。做著戰斗姿態。
  這些人,雖然文明原始,但是每一個身體都蘊含著極強的力量,一身鋼筋鐵骨,并不會比異獸要弱小。
  大嘴大吼一聲,來得正好,它正愁沒有敵人可以大戰一場!
  然而,就在大嘴要撲出去的時候,這群原本戰意盎然的原始部落人卻突然發出了一聲驚恐的叫聲。齊唰唰地沖著大嘴跪拜了下去。
  “嗚啦呼啦嘎……”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部落人中間響起,似乎在向大嘴表達著敬畏。
  大嘴懵了,這是什么情況?詭計?還是在求饒?大嘴不知道是不是還要殺上去了……大嘴求助的朝王猛看了過去,請求一個行動的指示。
  對于小家伙們的歷練,王猛并不參與。
  大嘴呆了呆。迷惑地看著這群部落人……
  大嘴的迷惑,似乎是讓部落人誤解了什么意思,一聲歡呼從他們嘴里響起,嗚啦啦。一齊拋下了長矛,簇擁著大嘴朝著島中央的部落而去。
  被圍住了的大嘴有點想動手。不過,看了看王猛,仍然是沒有任何的指示,大嘴又按捺住了,它沒有在這些原始部落人的身上感覺到任何敵意,便隨著他們一起前進。
  部落人明顯越來越興奮,隨著蒼老的號子響起,一陣古樸的韻歌唱響起來,淡淡的水元力波動,形成了一種奇異的共鳴,這些共鳴的水元力,每從一個人的身上穿過,就增強一分,隨后又穿過另一個人,再變強一點,如此循環反復,漸漸,這種力量變得越來越強,就連大嘴,也情不自禁地融入了進去。
  王猛跟在后面,看著這股共鳴的力量,若有所悟,這并不是什么法術,而是一種原始崇拜,自然的一種共鳴,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力量。
  大嘴雖然被法術轉化成為了真元獸,但它的原身,其實也是一種原始的異獸,這時,受著這種原始水行力量的共鳴,對大嘴的成長,或許會是個不錯的影響,不過,其中也有著危機,只是,這一關,必須讓大嘴通過自己的意志去度過,扶,是扶不起來的。
  大嘴能感覺到力量在它體內的拔動,在這種奇異的共鳴下,它的力量正在不斷的變強。
  歌聲驟然一歇,卻是到了島中的部落當中。
  大嘴頓時若有所失,那種力量不斷增強的快感也隨著歌聲的停歇而消失了。
  王猛也受到了部落熱情的招待,不過,這些部落原始人,顯然是把王猛當成了大嘴的侍者一類的存在,很快,就無視了他的存在。
  而大嘴,卻被供奉進了部落最神圣最舒適的地方。
  整個部落都陷入了狂歡的節奏,將大嘴當成了他們部落的守護神獸。
  夜幕降臨,原始人圍繞著篝火跳起了部落之舞,唱著韻歌,梆梆的擊鼓聲,在夜空中顯得如此熱鬧。
  這時,大嘴又一次感覺到了那種力量不斷增漲的快感,這一次,大嘴很快就融入了進去。
  王猛皺了皺眉,這并沒有什么不好的,但是,這里是封神塔的空間,事情沒有這么簡單,一群以原始部落形態生存的人類在這里面,就夠詭異的了,又巧合他們的圖騰守護的形象就是大嘴,這與封神塔的規則有些格格不入。
  正這時,突然,遠處一道驚雷炸響,轟隆聲中,伴隨著一道恐怖的吼聲滲透過來。
  一瞬間,整個部落都安靜了下來,幾乎所有人在這道吼聲當中瑟瑟發抖。
  王猛眼中一亮,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強大的水元力,就力量的層次而言,足足是大嘴的十倍還要多,而且,這僅僅只是一道吼聲所蘊含的力量,有意思,王猛看著這個部落,又看著大嘴,就看大嘴怎么通過這個考驗了,這其中,有無數種可能。
  然而,讓王猛訝異的是,當晚,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
  大嘴也有點郁悶,它一整個晚上都在等著那個亂吼亂叫的家伙,沒有想到等了個空,大嘴找到王猛,它不知道要干些什么了,下意識的,想要從王猛這里得到一點提示。
  王猛笑了笑,拍了拍大嘴的腦袋,“這是對你的考驗,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才能度過。”
  這時,部落對大嘴供奉的早餐送了上來,他們把一大桶烤魚交到了王猛手上,喂守護神獸吃東西,是侍者干的活,也只有這個時候,部落中的人才會感覺到王猛的存在。
  大嘴很喜歡吃魚,一頓早餐之后,大嘴也做出了它的第一個決定,它要去找昨天晚上狂叫的那家伙,大嘴不傻,當然能看得出來,這個部落的人應該是非常懼怕那個家伙,九折教過它,吃了人的嘴短,大嘴的嘴大,但絕對不會白吃。
  不過,讓大嘴失望的是,整個島都找了一遍,它什么也沒有發現。
  回到部落,大嘴又想去找王猛……但是,走到一半,大嘴突然停住了腳步,不能什么都去依靠主人,這是主人對它的考驗。
  原始的茅屋當中,王猛笑了,相比力量的增漲,大嘴的這一個態度上的體悟,反而更讓王猛欣慰,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孩子終于懂事了一般。
  王猛也沒有閑著,在這個水行世界中,時間的流逝很有意思,有著那么一絲絲法則的波動,但卻又迥然不同,有那么一點法則的鏡花水月的味道,讓王猛覺得有意思的是,他的存在,對于這些原始部落人而言,似乎只有在給大嘴供奉食物時才會被注意到,別的時間里,王猛對他們而言,就像是透明人一般。
  傍晚,部落里面開始燃起了篝火,不過,這一次卻不是載歌載舞,部落人積聚在部落后面的小溪清洗身體,老邁的部落首領不時發出古怪的音韻,似歌非歌。
  這時,大嘴從心靈和王猛說道:“主人……我好像能聽懂他們說話了。”
  王猛淡淡一笑,可以感覺到,一股原始的力量將大嘴與這個部落連接到了一起,長此久往,大嘴就真的會成為這個部落的守護神,不過此“神”,與王猛所追求的神道有著本質的區別,不過在修士誕生之前,最初的神,應該就是從這樣的崇拜與信仰中誕生的,而這些“神”,在人類修士出現之后,在人類以力證道成神之后,這些神,又何在了呢?
  “主人,好像有個東西一直在欺負他們,今天晚上是要進行獻祭,才能保住一年的平安,不過這一次他們打算一戰。”大嘴有點不理解這種事情,“我是不是要幫他們?”
  大嘴還是忍不住詢問王猛的指示。
  “你不是已經有選擇了么?相信自己的直覺。”王猛笑道。
  大嘴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抬頭望向遠處,一股凝重的水元力,正從那個方向層層疊疊的壓迫過來。
  “吼……”
  一道憤怒的吼聲傳來,沒有按時收到祭品的水行怪獸卷起一道烏云,朝著部落直沖而來。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