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71 血債血償殺~~~爆

(周一到了,又到了麻煩大家的時候了,凌晨還沒睡的兄弟姐妹們先來第一波票票吧,瘋狂搶票的夜晚,骷髏是新書期啊,更需要照顧,多多支持,拜謝!)
  一股鋪天蓋地的壓力籠罩過來,硬生生的壓得章道儒又噴了一口血,臉色死灰,而程麗麗則跟充血了一樣,渾身通紅。
  “小輩,留下一臂,滾!”
  壓力越來越大,索明和趙凌萱連忙退回,而火鸞也撞開困獸陣守在三人前面。
  冥冥中一個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壓力也隨之增強,但三人卻毫無感受。
  “師叔,救命。”
  章道儒一咬牙,硬生生撕下左臂,“前輩留下個名號,他日萬魔教必當回報!”
  “你還不配,滾!”
  聲如轟雷,章道儒連滾帶爬沖了出去,臨時死倒還把半死不活的程麗麗給帶走了。
  壓力頓消。
  而在外面幾波窺伺的人知道里面開打了,有魔修的陣法,可是沒一會兒陣法散了,一男一女狼狽地爬了出來,看清來人后,可把他們嚇了一跳。
  萬魔教七魔之一的章道儒,這可是萬魔教排得上號的高手,竟然被砍了胳膊。
  趙凌萱渾身香汗淋淋,靠著王猛的身體直到兩人離開才放松下來,瞬間變得很蒼白。
  王猛扶住趙凌萱,輕聲說道,“寶兒,提神運氣,運轉功法!”
  這個聲音像是在趙凌萱的心底響起一樣,趙凌萱緩緩盤膝,剛剛和章道儒一戰是從來沒有過的經歷,在家里也有長輩指點,可是完全是兩回事,以十八層對抗四十多層,剛剛那一會兒的戰斗幾乎把她的元力消耗殆盡。
  索明死死地握著錘子,對周圍虎視眈眈,其實手也有點抖,那妖婦的火符也夠猛。
  “老大,怎么辦?”
  王猛笑了笑,拍了拍索明的肩膀,“沒事,把錘子放下,我們搭起帳篷,輕松一點。”
  陰霾陣已經消失,還有幾波人當然看到了這里的情況,可是卻沒人敢動。
  連淫魔章道儒都丟了一只胳膊,誰還敢嘗試。
  王猛把趙凌萱抱了進去,這小丫頭還真輕,應該多吃點東西啊。
  一進帳篷,索明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這個也太刺激了。
  如果僅僅是王猛和索明倒也不會遭遇這種事兒,但趙凌萱實在太扎眼了,渾身法寶帶著靈獸,自身又是很多魔修窺伺的極品爐鼎,竟然敢到處跑。
  毫無疑問,某女又是偷偷跑出來的。
  “猛哥,發生什么事兒了,這兩人是不是患失心瘋了,怎么把自己胳膊扯下來了?”
  “大概是迷途知返了吧。”
  王猛笑了笑,“好好運行功法,機會難得。”
  王猛的神識放了出去,確信周圍沒什么人敢靠近,當著他的面用媚術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寫。
  他現在用神識最擔心的就是引發天劫,而章道儒自作聰明的陰霾陣倒是替王猛省勁了。
  如果章道儒狠一點,拼著受傷,王猛也拿他沒辦法,神識只是嚇唬人,雖然邪修有些秘法,但都是很傷的。
  沒多久外面出來一陣喧鬧,無數的人影竄向霧靈山,千年烏木精出來了,一下子空中多少數十道劍光。
  但是索明可是一點興趣都提不起來,就他這兩下子還是乖乖的呆在這里好。
  “索明,你們在這兒守著小萱,我出去看看。”
  王猛也沒等索明回到閃了出去,神識鋪開,搜尋著千年烏木精的蹤跡。
  這烏木精當真是木之靈物,只要有樹木就可以瞬移,讓一群修行者也是東奔西跑,但這靈物總有累的時候,最后還是難逃修行者的追捕。
  王猛并沒有追過去,他目前的情況只能智取。
  也就半個時辰,烏木精就被陣法困住了,兩個四十多層的修行者是其中最強的。
  “老奎,給個面子,下次定當回報!”
  “老凌,這烏木精我勢在必得,你就別跟我搶了。”
  “我們連聯手把這些看熱鬧的趕走再分個高下!”
  “我同意!”
  其中兩個最強的劍修很快達成了協議,顯然寧可讓對方得到也不能讓別人渾水摸魚。
  “離火派奎剛在此,孩兒們可以滾了!”
  “邪靈堂的凌渡山再此,閑雜人等爬開!”
  兩人的元力同時爆開,周圍數十個修行者,面面相覷,望著近在咫尺被困住的烏木精,真是舍不得。
  “三息之內,再不滾的就別怪我們不留情面!”
  奎剛吼道。
  眾人面面相覷忙活了半天,結果還是為他人做嫁衣,可是面對兩個四十多層的老家伙,人數用處可就不大了。
  紛紛離開,沒一會兒霧靈山就走得干干凈凈,倒也都挺干脆的。
  “嘿嘿,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了。”
  王猛笑了笑,收回神識,讓他們先打一會兒吧,今兒運氣不錯。
  索明率先從運功中醒了過來,長舒一口氣,神清氣爽,對于年輕人,這種經歷是最能帶來進步的。
  “老大,真過癮,我感覺自己快要突破了!”索明真的有點驚喜萬分,誰能想到一場戰斗會帶來這么大提升,要知道現在開辟一條命痕少則數月,多則按年算。
  王猛笑笑,危險修行法雖然快,但如同走鋼絲,一旦崩斷可就前功盡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修行方式,時代變化太多,路要自己選,也應該是自己選。
  一旁的趙凌萱顯得更安靜,而霧靈山上兩個四十多層高手也斗得天昏地暗,法寶,靈獸起初,劍氣沖天,不光是烏木精,到了這個級別一旦開戰,就關系到了門派的面子,誰肯認輸。
  王猛當然希望兩人斗得越狠越好,他才好撿便宜,對付章道儒容易是因為這家伙用了媚術,這種類似迷魂性質的法術一旦被神識抓住,給予的沖擊是相當兇猛,但山上斗的兩個就不好糊弄了。
  本以為趙凌萱補足元力就好了,沒想到這小丫頭竟然要進階,這天賦……
  山上兩人的打斗也進入尾聲,無論成與不成,王猛都要詐上一詐。
  “奎剛你的烈火劍也沒什么進步!”
  凌渡山平復著翻騰的元力,心中猶豫是否要拼下去,再下去就真的是玩命了。
  “凌渡山,你們邪靈堂的破爛劍法只能殺兔子!”奎剛也好不到哪里。
  丫的,最怕的就是打到半斤八兩的情況,玩命一拼,肯定是兩敗俱傷,就算得了寶物能不能活著回去還是個問題,這千年烏木精好是好,但還沒好到這個程度,可是放棄,這面子也放不下,而且也太便宜對方了。
  “你們兩個娃娃就不要在這里爭了,這烏木精老夫有點用處。”
  天地之間響起一個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