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710 可掌日月

同獸不同命,這個是要認的,九折和小花、大個的遭遇可就慘多了,九折差點掛了才突破到了五轉,小花歷盡辛苦算是點燃神性,依然沒有突破五轉,大個就更慘一些,也可能是因為前面十層的難度不夠強悍,原來最強的金角猿現在反而成了最弱的。
  王猛一直覺得金角猿的靈性是最高的,可有的時候確實要看機緣。
  大嘴真是有點逆天了,王猛能感覺到它體內的神性竟然被成功的激發出來,搞得王猛都想把這些原始修士抓回來研究研究了。
  這是什么秘法,大嘴自己完全沒有感覺,毫無疑問,它的悟性是最差的一個,但似乎……修行這玩意,超過悟性的就是運氣。
  接下來的戰斗,王真人還以為大嘴會遭遇一些困難,但大嘴又讓它的兄弟們吃驚了一把,完全的暢通無阻,似乎五行之水的法術攻擊對它近乎無效,而它的極水屬性卻是致命殺傷,比它強悍很多的異獸連一擊都無法抵擋。
  打到后面導致大嘴都覺得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搞的王真人都有點哭笑不得。
  而且越是戰斗,大嘴的體內的神性越在膨脹,似乎突破五轉并不是什么大問題了,這幫原始修士在大嘴身體里種下了一種神奇的咒語。
  這封神塔還真有點意思,五行之水的十層,消耗了一些時間,卻不是在戰斗中,遭遇了一個迷宮,結果大嘴死活就轉不出去了,方向感差到了渣,比某人還差,到后面王猛實在看不下去了,直接帶著大嘴闖了過去,只能說,術業有專攻,大嘴雖然有傻福,卻也不能靠著傻福解決所有問題。
  五行之水的三十層還是花了一點時間,王真人都覺得要花一些時間,結果在二十九層迷迷糊糊的大嘴,又讓王真人吃驚了一把,它愣是碾壓著打的,一旦身體進入極水狀態,所有的攻擊都變得無效,一路壓了過去,異獸領主都沒給它造成任何困難。
  ……而且這小家伙似乎也在吸收對手的攻擊方式,有點奇怪,問了大嘴,大嘴也不知道,只是覺得有好的攻擊方式就立刻能學會。
  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小家伙們也是非常高興,王真人的圣堂中有五根柱子,一個柱子鐫刻了火紅的赤融鳥,栩栩如生,一根柱子上一朵盛開的小花,整個柱子都被枝葉纏繞,現在又一根柱子發生了變化,大嘴也鐫刻了上去,……嘴張的好大……
  圣堂法器養在心海之中,王猛把元神移入了圣堂之中,潤養著圣堂,雖然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但以元神的級別,能夠認可,顯然會有大用處,而且它能反應出五個小家伙的情況,本身就不簡單。
  到了王猛這個級別,一般的法器是無用的,越是這樣說不清楚的,反而可能有更大的用處。
  何況以王猛在煉器上的造詣,卻完全看不透,光憑這一點就值得好好的研究。
  大嘴奮斗的時候,王真人也沒閑著,斗酒臨近,他也要好好準備,沒打算再去諸神空間,反正有老馬調教這五個小家伙他很放心,只不過老馬對這五個小家伙依然沒什么興趣,哪怕是感受到小家伙們的進步,老馬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似乎根本沒什么能放在它眼里,包括王真人在內。
  當然它唯一另眼相看的只有美神,典型的有異性沒人性。
  在院子里不亦樂和的擺弄著自己的酒壇子,這些作品還真是王猛精心準備的。
  王猛這倒不算是耽于享樂,其實他現在的境界才是自己的大道,萬法相同,他的酒可是充滿了法則,甚至更多的東西,因為有這種境界反而能把他帶的更高。
  王師風來過一趟,他現在完全是王猛這條小船上的螞蚱,外界包括王家都這么看,王猛可是他的主心骨。
  尤其是這次的事兒鬧得這么大,王師風心里跟打鼓一樣,對他個人來說真不喜歡這么大張旗鼓,做人要低調,酒鬼酒能賺錢就行,可是現在酒神要來戰,還吸引了五個重量級的評委,這要是贏了自然好,要是輸了呢。
  丫的,為什么活著想輕松一點都不行,好在,王猛輕松的表情能讓他稍稍放心一點。
  除了王師風之外,張揚竟然也來了,狂圣一進門鼻子就開始抽抽。
  王猛笑了,“怎么了,擔心我輸啊。”
  張揚聳聳肩,“什么話,好歹我也是號人物,人窮志不窮,勝敗乃兵家常事,上次的酒我很節省的喝,但還是喝完了,這酒很強大!”
  王猛笑了,他知道這酒對張揚很有用,尤其是他的性格和功法。
  “感覺如何?”
  “給我無限酒鬼酒,我能戰無限的世界!”張揚說道,渾身都洋溢著興奮。
  “呵呵,我專門為你準備了幾種,不過目前還需要點時間完成,到時候你可以好好試試,對你的修行應該很有幫助。”
  王猛說道。
  張揚的功法跟酒有關,戰到狂時,必須要喝酒,所以酒神的酒是他的壓箱底殺器,可是喝了王猛的酒之后他想換換了。
  “為什么?”張揚突然問道。
  王猛微微一笑,“什么為什么?”
  “你應該知道,你的酒能讓我功力大進,酒越好,我的境界提升就越快,為什么要幫我?”
  張揚雖然綽號狂圣,卻不是傻子,他深悉修真界的規矩,哪兒有王猛這種人,竟然主動幫別人的,要知道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境界才是真的。
  “喝酒的人不少,懂酒的不多,你是同道中人,再說了,不就是喝點酒嗎,哪兒那么多事兒。”
  “哈哈,好,我就期待了,若是能有更進一步的酒,我可以在天下第一道場上,讓天下為我傾倒!”
  張揚狂放的說道,言語中總是帶著那么一種不討厭的霸氣。
  “傾倒天下的是女人,是男人,當雄霸天下!”
  “好一個雄霸天下,走著瞧吧!”
  送走了張揚,王真人依舊樂呵呵的準備著自己的酒,他好久沒這么認真了,毫無疑問酒神是個對手,家里擺了不少酒神的酒,王猛這幾天喝的也都是對手的酒,王師風還費盡心思弄來一小瓶好酒,年份不詳,但據說是酒神親自出手的。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認真起來的王真人也往往也有所突破,他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對手。
  還別說,由于酒神要斗酒鬼,最近酒鬼的業績可是飆升了一定程度,酒根本是供不應求的,王師風可是聰明人,立刻開了跟酒相關的產業,迅速盤下附近的店加以改造,還別說生意相當的好。
  當然這一切都是依托于酒鬼酒能勝出,若是輸了,直接關門大吉。
  不是他想這么搞,而是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酒鬼酒必須擴張,若不是帶起衍生產業,光靠酒本身肯定是不行的。
  對此王猛當然也是贊成,讓王師風放手去做。
  王猛關起門來準備,酒神那邊則沒什么太大的動靜,顯然以酒神的級別,他只需從那神秘的酒窖中選出幾壇直接蕩平酒鬼酒就夠了。
  但是罕有的幾個知道內情人卻知道并不是這么回事。
  酒神好久沒這么興奮了,竟然親自動手,不但解封了一些很多年不動秘藏,還要親自調酒。
  這是釀酒師的另外一個境界,除了幾個老友和極為特殊的場合已經沒人嘗試過這種境界了。
  也就火皇才知道這種事兒,所以火皇無論如何都要做評委,這種極致的享受可不多見。
  而水皇的到來顯然不僅僅是為了喝酒了,鎬京轟動了,哪怕是整個大周也都感覺到有大事兒要發生了。
  白胖子終于來鎬京了,他曾經想過有一天可以來到這大周的中心,但卻沒想到有一天會成為現實。
  說起來王猛還是要感謝一下王宗正,無論如何人家給的這個大宅子還是非常不錯的,收拾一下確實能住不少人,白胖子也精挑細選了一些人手來鎬京。
  要建立一條真元獸在鎬京的通過,鎬京是大周的中心,甚至對整個大陸算是有名的中心,王師風有身份有地位有關系,但論做真元獸生意,白胖子才是專家。
  祖宗數代都是做這個的,對白胖子來說經歷了這么巨大的家族起伏,也是蛻變重生,大有厚積薄發的意思。
  白胖子和穆赫小雨建立了聯盟關系,望城內的事兒由穆赫小雨做主,確保穆赫家族的利益,而對外的擴展和談判則由白胖子來執行。
  這樣一來,望城真元獸就凝成了一股繩,話語權也變得強大起來。
  白胖子和王師風其實是比較對胃口的,愛好都比較一致,而王師風現在對真元獸沒興趣,如果做好酒鬼酒才是關鍵。
  由于酒鬼酒開業那天的事兒太過震撼,戰淵閣對王猛的看法也發生了改變,至少不禁止戰瓔珞來找王猛了。
  只是斗酒臨近,大家都沒有打擾王猛,而是忙著做準備。
  時間一天一天的臨近,大家的心也一天一天的揪緊。
  每天都有消息傳出來,比如說水皇抵達鎬京,軒轅皇帝親自迎接宴請,宴請用的自然是酒神的酒。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