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711 永遠的圣堂

酒神似乎對這一次的斗酒非常重視,開啟了自己的秘藏。
  王猛這邊已經很多天沒出門了,戰瓔珞等人都不敢打擾,知道王猛在做準備,但這么閉門造車來得及嗎?
  “胖子,王猛,這幾天都沒出門?”王師風是最焦急的,不知不覺中,他發現自己在這件事兒上投入太多了,已經無法回頭,萬一失敗,可就真的完蛋了。
  “老大,應該在準備吧。”經歷了很多事兒白胖子倒是很淡定,大不了老大會望城,依然是一城之主。
  “唉,王猛的貨源到底從哪兒來的,這供貨的人也不來,拿什么去比啊。”
  王師風在意的是這個。
  小公主隨意的蕩著雙腿,她是溜出來的,水皇抵達對大周是大事兒,整個皇宮都很熱鬧,反倒沒人注意她了,姬瑾兒自然是溜到有趣的地方。
  姬霜天可是五行之水的屬性,此時此刻自是在伴隨水皇身邊,無論如何,水皇都不可能不指點一二的。
  足夠他受用的。
  “小猛子到底有沒有勝算啊,我可是股東哦。”姬瑾兒吃著水果說道,沒有束縛的心情就是好,而且小公主顯然在等著看熱鬧。
  小猛子,是姬瑾兒有點無聊給王猛起的外號,當然王真人自己還沒聽到。
  “咳咳,公主殿下,這個,我想王猛一定是有所準備的。”
  王師風說道。
  “我相信王猛,酒神要戰便戰,怕他什么!”戰瓔珞說道,她顯得比較有信心。
  姬瑾兒眨眨眼,“瓔珞姐姐很有信心啊,酒神老頭還是有兩下子的,對了,我得到的消息是,世面上喝得酒。哪怕是所謂的百年秘藏,其實都是糊弄人的,真正的好酒不是這樣的。”
  王師風苦笑,“公主殿下,您能不能不要在打擊我了,這幾天我感覺老了十歲一樣。”
  姬瑾兒聳聳肩,“王師風,想成大事就要承擔壓力。你要好好磨礪一下啊。”
  看到姬瑾兒如此老氣橫秋,王師風也是哭笑不得的點頭,這丫頭片子懂什么叫壓力。
  大家聊一些瑣事兒,但沒見到王猛姬瑾兒顯然沒興趣,玩了一會兒就站了起來,“跟小猛子說。我來過了,別丟人啊,一定打敗酒神老頭!”
  說完十公主悠哉悠哉的走了,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
  “十公主看起來不大啊,老大下手是不是狠了點?”白胖子忽然說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以為王猛跟你一樣啊!”戰瓔珞說道。
  登時白胖子如同被侮辱了一樣,“戰大小姐,不帶這么冤枉人的,我跟老大一比。完全就是純情小處男好不好!”
  眾人帶下,這胖子搞笑的能力真是一個頂倆,左京和右京兩姐妹也是笑得花枝亂顫。
  其實這幾個人的性格都不一樣,甚至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現在卻能成為朋友。
  酒神之戰,王猛將如何面對呢?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跟酒神約戰的日子終于來了,本來是一場私下的斗酒,但陰差陽錯的已經是眾人皆知了。只能移到通天廣場。此時的通天廣場早就人山人海。
  別的不說,能親眼目睹火皇、水皇、寒初雪。就已經足夠吸引人的了。
  王真人最先到了,幾乎沒引起任何動靜,人山人海中大家直接把某人給忽略了,雖然他是酒鬼酒的幕后老板,但真沒什么人在意他,就算他現在這你的覺悟了,可是還是上不了臺面啊。
  對于這種無視,王真人倒無所謂,靜靜的等著對手的到來,思緒不覺的回到了當年在圣堂的時候,無論在哪兒,其實他都不會孤單,不得不說,王真人對自己最新的作品實在太滿意了,一方面是酒神的刺激,一方面是人生的經歷。
  因為他還是第一次跟兄弟們分開這么久。
  王猛沒有等多久,人群中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跟王真人到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這聲音直沖云霄,當真把云彩都吹沒了。
  火皇、水皇,還有大周皇帝姬軒轅來了。
  雖然姬軒轅是大周皇帝,世俗權力的巔峰,但對這種絕世高手依然是相當的禮讓。
  火皇和水皇也是談笑風生,人頭攢動,都想一睹絕世高手的真面目,火皇還好一點,畢竟是元家人,但是水皇可是難得一見,錯過這個機會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在三人之后,則是寒初雪和閻洛奇,八圣中的佼佼者,毫無疑問鎬京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寒初雪身份尊貴,絕對是比公主還要高貴的,閻洛奇來歷神秘,恐怕不僅僅是富可敵國,身份也相當的最貴,人又俊朗,多財好客。
  兩人在一起,當真有一種神仙眷侶的感覺。
  五人的位置早已準備好,眾人當然都看到了王猛,但作為裁判,顯然不好說什么,但眼神都有交流了。
  閻洛奇微微頷首,這次斗酒能弄成這樣,也有他的原因。
  寒初雪微微露出一絲笑容,登時全場竟然都似乎安靜了一下,迷醉這種美麗之中。
  姬軒轅看了一眼王猛,這個小子還是這么能“惹事”,但性質跟以前確實有所不同,若是他真的不錯,就算婚事成真又如何。
  火皇和王猛算是熟悉了,水皇看到王猛的時候倒是瞪大了眼睛,看了火皇一眼,倒也沒多說什么。
  五人到場之后一會兒,人群分開一條路,一個扎著小辮子的老頭出現了,身上背著一個巨大酒葫蘆,鼻子頭紅紅的,瞇著眼睛像是宿醉未醒的樣子。
  這老頭就是傳說中的酒神,反倒是俗家的名字已經被遺忘了,千萬別以為這老頭只會釀酒,他雖然沒有位列三仙、五皇、七絕之列,卻也是化神境的高手,只不過并不是每個修士都喜歡爭奪那些虛名罷了。
  酒神對于在場的五個人并不在意,其實都很熟悉了,術業有專攻,在酒的領域里他是獨一無二的王者。
  酒神看了看王猛,揉了揉鼻子,“我的對手在哪兒?”
  王猛笑了笑,“王猛,兇猛的猛。”
  酒神打量著王猛,“這酒是你釀的?”
  “是我,能跟前輩切磋酒道是我的榮幸。”王猛笑道。
  場外倒是一片嘩然,這是在搞笑,王仁才是什么貨色誰人不知誰人不曉,現在他竟然要跟酒神斗酒,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這家伙不知道從哪里買的酒在這里冒充,嘩眾取寵,真是不知死活。
  火皇等人也是有些誘惑,顯然他們都以為王猛背后是有個釀酒師的。
  “無所謂,誰都一樣,我斗的是酒,怎么個比法?”酒神倒是很無所謂,難得碰上對手,對方出不出現無所謂,但酒肯定是要出現的。
  “三碗,如何?”王猛說道。
  酒神倒是微微一愣,“好,就三碗。”
  “那我就拋磚引玉了,第一碗,陳年酒,來個基礎的。”
  說著王猛的手中多了一個壇子,大大的兩個字——酒鬼。
  五人的面前多了五個碗,開封的瞬間,香氣四溢,醇香的酒液在光芒下更是透著晶瑩和璀璨。
  在場的不少是老手,一開封就能判斷個大概了。
  王猛給五人倒上,然后笑著站在一旁,此時全場都出現了咽口水的聲音,而戰瓔珞等人在是緊張的看著,信心歸信心,但面對酒神,這點信心完全就是壯膽的。
  墨誠空等人也在人群中,就等著看王猛的笑話,準確的說,王猛這次一定要丟大臉。
  火皇和水皇都是海量,他們自是一干而進,姬軒轅、寒初雪、閻洛奇則是細細品味。
  不同喝酒方式,不同的體驗感覺。
  所有人都望著五人,幾乎沒多久,五人臉上都露出一種滿足的表情,寒初雪雖然是淺嘗輒止,卻也是體會到了這酒的感覺。
  五個人雖然露出了表情,卻也沒有更多的表示,單論酒,毫無疑問是好酒,但也要跟酒神對比了才能說。
  酒神的鼻子抽動了幾下,“有百年,有點意思,小朋友,你這酒雖不錯,卻有點趕啊。”
  碗換過,酒神的葫蘆拿了下來,一開口,也是一股香氣沸騰,但是似乎更加的猛烈,酒液是清澈的,看起來并沒有王猛的那么醇厚。
  但是當五人喝完之后,卻有另外的表情,同樣也是驚喜的贊美。
  姬軒轅站了起來,世俗地位畢竟他最尊貴,由他先開始,“酒鬼的酒,年份在百年,味道醇美,無可挑剔,酒神的酒,味道醇正,也是一樣,但是這一票我給酒神酒,因為他的酒頂多五十年,卻有返璞歸真的效果。”
  姬軒轅話音一落,立刻響起一片歡呼聲。
  輪到火皇了,火皇看了一眼王猛,“酒神酒,味道一樣的無可挑剔,但年份上卻有差別。”
  水皇也是一樣,寒初雪和閻洛奇也是一樣投給了酒神酒。
  純粹的年份,到了一定程度已經無法突破了,酒神確實夠老道,五十年的陳釀竟然可以跟王猛百年的媲美。
  第一戰,酒神完勝,在場的酒神家族的人立刻掀起漫天歡呼,應者無數。
  相比酒神,王真人在名聲方面完全就是渣了一百條街。
  王師風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了,五十年的就能戰勝一百年的,這還比什么?
  這差距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