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712 比試

王猛微微一笑,他倒是忽略了這一點,其實做到了極致,五十年跟百年確實是差不多的,但是在斗酒中,反而有了落差,當然也是因為這五個評委還是有點弱,無法品位出那細微的差別。
  第二輪開始。
  這次由酒神開始。
  雖然第一場勝了,但是酒神卻對王猛的酒更感興趣了,真元燃起,酒神的酒葫蘆懸浮空中不斷的旋轉著,酒葫蘆的顏色也在不斷的變化,人們都不清楚這是什么玄虛。
  但是比較懂得的火皇和水皇已經露出了期待的神色,真沒想到王猛這小子不知道從哪兒弄到的酒竟然能讓方老頭這么認真。
  這是酒神成名之作——梵祭。
  半響之后,酒葫蘆的顏色恢復了正常,酒神微微一笑,鼻頭更紅了,顯然他對這次的作品非常滿意。
  打開葫蓋,酒液芳醇,同樣是香氣,但這香氣完全不同了,光是聞著都有一種迷醉的感覺。
  酒未喝,人先醉。
  周圍一片咽口水的聲音,少數懂酒的就明白這是什么了,這是買都買不到的。
  火皇是急性子已經迫不及待了,“快點倒啊,別散了酒香。”
  酒神微微一笑,瞬間五個碗斟滿。
  火皇和水皇沒那么多客氣,雖然平時是決定高手,但對酒的酷愛卻跟高手沒什么關系。
  其他三人相對斯文一些,但是這酒一入口,五個人都瞇著眼睛,顯然是在回味,就連喜歡大開大闔的火皇都不是一碗干了。
  好酒用品味。
  良久水皇才嘆了口氣,“若是每月都有它,我愿意留在大周。”
  沒有掌聲,沒有歡呼,但毫無疑問,這已經是極致的評價了。
  誰不知道水皇在大夏的地位跟火皇在大周一樣,都是至高無上的。
  此時的寒初雪如同謫落凡間的仙子,雙頰緋紅,“此酒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前輩以酒入道,當得起酒神二字!”
  沒人覺得寒初雪拿大,她雖然年輕,但身份卻代表著馭靈會,更得三仙認可,而且能力擺在那里,絕對不是信口開河。
  酒神老頭鼻子抖了抖,露出笑容,點點頭,哪怕是到了這個年紀,依然會對某件事兒很在意,而對他,無疑就是酒。
  閻洛奇確實苦著臉,“喝了這酒之后,其他的都難以入口了,唇齒留香,這回味更足,真慘。”
  雖然王猛還比,但結果幾乎已經定了,酒神的梵祭,乃是酒中極品,是極致,隧入完美,也正因為釀出了梵祭,酒神才收山,這一酒足以奠定天下第一的身份。
  似乎人們都忘了還有王猛這一茬。
  王真人自認在釀酒上很有造詣,不得不說山外有山,酒神的酒確實達到了某個高度,但兩人的路并不同,在追求酒的極致上,王猛走的是另外一條路。
  “我這第二輪叫做輪回,人生無常幾時休,唯有醉夢方真實。”
  王猛拿出了第二壇,噱頭很大,但是人們的興趣顯然不是很高。
  王猛排開了封口,很奇怪……一點味道都沒有。
  任何好酒,怎么會連點酒香都沒有呢?
  王猛準備了酒具,卻不是大碗,而是小酒杯,一人一杯。
  酒是清澈的,跟水一樣,依然沒有任何味道。
  倒是酒神的臉色變了變。
  “小子,該不會是黔驢技窮了吧,讓我先嘗嘗。”火皇顯然是很欣賞王猛,相當的給面子。
  各大家族的人其實都在人群中,這一幕自然是清清楚楚,也真的確認了,火皇是真的喜歡王猛這小子,這叫什么福氣啊。
  這么一小杯,而且一點味兒也沒有,火皇一口下肚。
  火皇剛想開口,卻是臉色大變,恐怖的五皇氣場瞬間爆開,雙目爆睜瞪著王猛。
  “王猛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酒里下毒!”
  人群中也不知道誰喊了一句,登時群情激昂。
  但是火皇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閉上了眼睛,水皇站了起來,雙手虛空一按,所有的聲音戛然而止,也沒有言語,拿起了眼前的杯子。
  凝望著那清澈的液體,竟然也一口喝完,幾乎是同樣的反應,目瞪口呆的望著王猛,然后也微微閉合雙目,巋然不動。
  這是什么情況?
  火皇和水皇都喝了,姬軒轅也自然不會不喝,王猛忽然說道,“陛下,這酒要一口干才有感覺。”
  姬軒轅微微一笑,一飲而盡。
  姬軒轅的反應沒有火皇和水皇那么強烈,卻也是臉色一變,不在說話。
  輪到寒初雪了,“這酒可以解答你的疑問,全喝了吧。”
  寒初雪前面都是沾一點點,王猛卻讓寒初雪全喝了,而寒初雪竟然沒有反駁,也沒有猶豫,竟然很信王猛?
  一杯酒滑入了紅唇之中,奇怪的是,寒初雪的肌膚卻沒有更紅的反應,反而雙眸之中露出了驚喜。
  閻洛奇早就喝了下去。
  五個人都陷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之中。
  若是下毒的話,在場都是什么人,王猛早就被轟的連渣都不剩了,毒殺這幾個人,別說王家了,整個大周都保不住他。
  可是這里面究竟是什么?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閻洛奇第一個睜開眼睛,望著王猛,忽然走了出來,行了一禮,“王兄,這酒可有得賣?”
  王猛笑了笑,“機緣巧合的所得,要看狀態,有空你可以酒鋪那里碰碰運氣。”
  閻洛奇不再言語,面帶笑容的坐了回去。
  第二個醒來的是姬軒轅,睜開眼的姬軒轅直說了四個字,“難得糊涂。”
  火皇和水皇幾乎是同時睜開眼睛的,酒是什么?
  對于他們,真的是一種人生了,酒的極致就是把人生更純粹更簡單的展現出來。
  望著王猛,水皇禁不住感嘆,“方老頭,你應該嘗嘗。”
  “這酒里有人生,喝一回,等于多活一次。”火皇說道。
  光是看這表現,眾人就知道結果了,但……怎么可能,會有這種?
  最后醒來的是寒初雪,再度睜開眼睛的寒初雪,似乎整個人更亮了。
  “看來我們五個當中,初雪的悟性更好,竟然能提升境界,后生可畏。”
  水皇感慨道。
  寒初雪站了起來,“前輩過獎了,是酒好,王猛,謝謝你。”
  王猛笑了笑,“方前輩,對于第三輪有何想法?”
  這就下結論了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