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713 姑姑

“方老頭,這一回你輸了,他這輪回,跟你的人生是差不多的境界。”火皇顯然是最知根知底的。
  酒神聳聳肩,好奇的打量著王猛,“二十多年,我才頓悟酒中人生,不管是你,還是誰,你若是還能拿出一種,就算我輸,若是拿不出,我們就打平。”
  酒神這么多年悟出的酒中神道,跟王猛的境界是一樣的,只不過他用的是調酒之法,卻沒想到王猛在第二輪已經拿了出來。
  所有人都望著多猛,這酒中人生,已經到了極致,無法超越了,每個人都能從這酒道之中得到屬于自己的夢,甚至輪回,還有什么?
  “我還有一種酒,也是我最喜歡的一種,請大家嘗嘗。”
  王猛又拿出一個壇子,六人面面相覷,難道還有?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仰著脖子,雖然沒喝到,可是聽眾人的話語,已經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
  到了極致,難道還有?
  從酒中極品,到酒魂的極品。
  壇子排開了,里面的酒竟然竄了出來,是沸騰的???
  這酒是紅色的,如同鮮血一樣跳動著,內斂和綻放矛盾的在一起,卻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這是第一次,王猛也露出了喜歡。
  六個碗,酒倒了出來,在碗中跳動。
  “輪回雖妙,卻也少了分生氣,酒之物,有它的根本,終歸是要回來的。”
  “好,讓我試試酒的根本到底是什么!”
  到了極致,酒神自認已經無法超越,此時他早就忘了什么斗酒的事兒,全副的注意力都在眼前的酒上。
  其他五人幾乎同時端起來,前面的那個已經讓人走入了極致,說實在的,他們還真不信,還有什么能超越?
  那沸騰入血的酒下肚,那是說不出的感覺,但是幾乎同時六個人的真元都無法控制的燃燒起來。
  王猛也給自己倒了一碗,這是他的最愛。
  你無法想象,火皇和水皇這樣的人竟然會握緊了拳頭,竟然……有淚。
  全場石化了。
  他們不知道這是什么?
  似乎有火焰在身上跳躍,轟……,閻洛奇身前的桌子炸開了。
  他的修為在眾人中是最差的,沒能控制得住。
  以為到了極致,去沒先到,人生之中還是有精髓。
  人生百態,是覆蓋性的,對每個人來說卻有一種最重要的。
  這最后一輪,就是對王猛最重要的。
  每次喝這種酒,王猛都能感到幸福,活著,才是最美好的。
  火皇和水皇睜開了眼睛,看到彼此的情況,禁不住仰天大笑,聲震長空。
  酒神睜開了眼睛,“小子,這酒叫什么名字?”
  王猛淡淡一笑,“兄弟!”
  酒神三聲大笑,三聲嘆息,“好一個兄弟,從今往后,不在釀酒,這天下。只有酒鬼,沒有酒神!”
  說著搖搖晃晃的離去,看不出喜怒哀樂,這是這背影顯得落寞。
  望著酒神的背影,五人也有些感嘆,極致中的極致,這是超越,何嘗不是幸福,巔峰寂寞,個中滋味只有當事人才明白。
  這凝練出來的人生,里面那種無限的生機和能量,夢想兄弟,關鍵是里面跳動的激情,這才是酒的本質。
  從沒想到,酒能把這一切帶出來。
  而對王猛來說,總有一天,他會和兄弟們一起。
  這酒不是為別人釀的,是自己。
  這一戰,酒鬼酒大獲全勝。
  這不是戰勝,是征服,這是讓酒神都要臣服的境界。
  這種情況,只有酒神自己的承認才會出現的效果。
  整個廣場都安靜了,有點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王猛,找你好久了,沒想到被這老家伙先一步,不過我看得出,你對這老家伙的功法沒興趣,跟我怎么樣?”
  宋一道忽然說道,這話題莫名其妙的誕生,卻如同晴天霹靂。
  本來火皇想收王猛為徒就已經鬧的滿城風雨,不過其中還參入了不少腹黑的陰謀,可是水皇這一開口,味道立刻變了。
  從未聽說五皇這個級別要搶人的,要知道五行差別,導致他們根本不需要為這種事兒爭,但現在就發生在了王猛身上。
  王猛笑了笑,“感謝前輩厚愛,不過我已經有師傅了。”
  “哦?他是誰?”
  能讓水皇追問,就足見誠意了。
  “我雖然不知道他是誰,卻知道,他出身圣堂。”
  水皇和火皇面面相覷,從沒聽說過這樣一個門派啊,竟然如此牛逼嗎?
  “這酒也是來自圣堂?”姬軒轅忽然問道。
  王猛微微一笑,“正是。”
  看來這些人是不相信他能釀出這些酒了,王真人也不在乎。
  他就是圣堂,天下一切出圣堂。
  “哦,看起來這圣堂還真挺特別的,這釀酒的本事確實很強大。”閻洛著很感興趣。
  王猛看了一眼閻洛奇.“那位前輩只留下一句話,天下極致出圣堂。”
  “哈哈,以前以后就你老頭口氣大,看來現在有你比口氣更大了,有機會一定要見識見識,不過就算做不成師徒,做朋友還是可以的,最近一段時間我都在鎬京,可要記得來找我。”
  宋一道溫和的笑道。
  “自當拜訪前輩。”王猛說道。
  姬軒轅站了起來,做出了最后的總結,“天下第一——鬼酒!”
  王師風已經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沖了上去,奶奶個熊,這都行嗎,做夢都做不出這樣的美夢啊。
  一個人影竄了出來,目標是王猛的酒壇子,“老子是股東,這剩下的就給我吧。”
  張揚老早就憋不住了,口水都快把肚子填飽了。
  左京和右京抱在了一起,歡快的跳著舞蹈,姐妹二人從來沒這么開心過。
  在人群中,姬瑾兒也忍不住揮舞起小拳頭,這個小流氓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是別人不知道的,不行,要好好挖掘一下!
  姬茹爾愣了愣,看著王猛有種既熟悉又模糊的感覺,人怎么能變化這么大。
  但是,不管怎么樣,她和他都不會有交集。
  “瑾兒,我們走。”
  “七姐,多熱鬧啊,在玩會兒吧。”
  小公主顯然意猶未盡,她也想嘗嘗那絕世美酒,不過看皇姐的眼神,只能慫慫的跟著走了。
  這就叫做一物降一物。
  王昂、王撼天兩兄弟則是面面相覷,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這還是那個以前人見人踩的王仁才嗎?
  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牛逼,這么霸氣,連水皇收徒這種別人都要跪求的事兒,輕易就放棄了。
  有那么一刻,他們兩個都想沖上去跟水皇說,王猛不愿意,他們愿意,他們也是王家人,也是一樣的血脈,他們的天賦更好,更牛逼。
  戰櫻珞則在人群中高興的拍著手,她為王猛高興,為他驕傲。
  小羽則有點目瞪口呆,上次道場是這樣,這次又是這樣,“王猛找了什么靠山,這么厲害?”
  靠山嗎?
  戰櫻珞沒有解釋,她覺得這一切都是王猛,只是別人不理解不相信罷了,而讓她覺得王猛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他并沒有去解釋,卻是用一種最自信的微笑來面對這一切。
  這是一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斗酒,酒鬼酒的名氣一下子聞名天下,由于酒鬼酒的產量有限,短時間內無法擴充產能,導致一酒難求,整個鎬京的宴會上都以有酒鬼酒為面子。
  當然這是后話,而且王真人已經不操心這些了。
  斗酒一事兒結束,王猛的地位立刻變得不同了,無論是其他家族還是王家自身,都要對王猛另眼相看,以前的那些事情反而隨著現在的印象漸漸淡了。
  至少墨誠空之流,已經不敢隨便找王猛的麻煩了。
  而實際上,王真人現在早忘記墨誠空是誰了,斗酒的本質只是解決了后顧之憂,既然入世,就要有個入世的樣子。
  當天晚上,王猛的府邸少不得要慶祝一下,不過都是自己人,倒也沒有大肆活動,同時也算是為白胖子接風。
  白胖子、王師風、戰櫻珞、張揚、左京和右京負責招待大家,當然老馬那一份也不少了,只要吃大餐的時候,他只能吃的好,還不能吃的少,相當的有范兒。
  酒過三巡,張揚的話匣子就開了,“王猛,以前我還真沒佩服過人,今兒還是真是要佩服一下你了。”
  王猛笑了,“有什么值得你佩服間?”
  “天下第一傻,就沒見過比你更傻的了!”
  王猛哭笑不得,“我可以把這當成贊美嗎?”
  “火皇和水皇啊,任何一個只要抓住了,成就不世輝煌指日可待,你竟然就這么輕描淡寫的拒絕了,說實在,現在鎬京都在討論圣堂是個什么地方,到底有沒有這么牛逼!”
  張揚哪兒有一點醉意,他不是對水皇和火皇感興趣,別人可能會覺得惋惜,但張揚這種個性,卻不會,反而,他對這神秘的圣堂很是感興趣。
  “圣堂,是這天下最牛逼的地方,圣堂無所不在,無所不能。”
  王猛笑道,說得眾人一愣一愣的。
  “有沒有這么厲害,以前從沒有聽過,難道圣堂能比神還強大嗎?”戰櫻珞有點好奇的問道。
  王猛點點頭,兄弟們飛升了那么多,總有幾個進入神界了,哪怕是半途到了中千或者大千,王猛也有信心,沒有什么能阻擋圣堂弟子的。
  他們就像是無數的種子,無論散落到哪里,都最終會開花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