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714 姐妹花

()王猛這次把名頭弄的這么響,也帶了一點有意的成分,就是防止萬一,萬一有兄弟也到了中千界,聽到他的名字,肯定會來找他,雖然這個可能性極低,卻不能排除。
  論天賦,張胖子明人他們并不比自己差。
  姬軒轅這次要弄什么天下第一道場,王猛自是全力支持,有機會一睹中千界的精彩,何樂而不為。
  眾人顯然不太信,盡管王猛表現成這樣了。
  “以后你們會知道的。”
  大家也沒有在這個地方多問,關鍵是太開心了,王師風關心的還是酒鬼酒的貨源。
  “王猛啊,普通的酒鬼酒我已經讓人加緊生產了,只是那些比較神奇的,怎么辦?”
  平常的酒無所謂,只要保持水準就行了,王猛給的配方非營牛逼,王師風也請了一些好的釀酒師專門來調配,但是這種頂級酒就不是他們能接觸的了。
  “這些你就不用管了,什么時候釀好了,我投到酒鬼鋪里去賣,你若有需要也可以去找左京。”
  王猛說道,這些酒是自己喝的,王猛也沒打算在這方面做文章,偶爾放出個幾壇做擺設也就夠了。
  戰櫻珞和張揚都知道他們這次賺大發了,這已經不是幾倍的受益,是上百倍,甚至更大的收益。
  張揚一直做賠本買賣,難得這一票就賺了個滿盆滿缽。
  而戰淵閣在得知這酒鬼酒里面有戰櫻珞一成干股的時候,差點笑歪了嘴,運營大家族,保持修行的水準,需要大量的資金和資源,家族產業都有專人負責,但到了今天,其實都很不容易,忽然之間,櫻珞這丫頭就弄了這么一條大魚說實在的,戰淵閣有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
  競爭是殘酷的,酒神毫無疑問會受到比較沉重的打擊,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總的來說還不至于全盤完蛋,但第一酒的名頭已經轉移到了酒鬼酒上,在加上酒神封山,酒神酒的號召力也會下降。
  酒鬼酒的崛起已經成了板上釘釘的事兒這一成干股可不是什么錢能代替的。
  到了這一步,戰淵閣在傻也不會管戰櫻珞和王猛接觸了,王猛這是要逆天崛起啊。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哪么看好王猛。
  最頭痛王猛崛起的不是外人,而是王昂和王撼天兄弟,兩人直接感覺到了王猛的威脅,尤其是最近家主態度的變化更讓王昂憂心。
  以前是說王仁才不成器,現在反而有點“大器晚成”的意思了,或者說玉不磨不成器,正因為有以前的經歷,才有現在成熟的王猛。
  這個風向的轉變,有點讓兩人措手不及,家族內不少長堊老的態度也在變化,不像一開始那么排斥王猛了。
  “大哥要不要我去收拾了他!”王撼天依然在為上次的失手耿耿于懷。
  王昂沉默了一會兒,搖搖頭,淡淡的說道:“抬的越高,跌的越重,先去查查到底是誰在背后支持王猛。”
  王昂絕對不信這是王仁才自己的轉變,背后可能有個龐大的勢力在支持,目的肯定是針對王家,甚至是針對大周,只要他能找到證據他就會立下大功。
  王昂是個人才,腦袋也相當的花花,在鎬京的時候,王猛接觸過的大勢力……只有白骨教。
  在別人看來,王猛是戳穿了白骨教的陰謀,但什么是真實?
  萬一是白骨教為了抬高王猛而犧牲了一個棋子呢?
  想到這里,王昂感覺發現了新大陸心情一下子好轉,只要順著這條線,不信抓不到王猛的把柄,這一切的變化都不會是無緣無故的。
  在皇宮里,大家討論的對象也是王猛。
  姬霜天望著有點愁眉不展的姬茹鄰姬家血脈其實也很不容易,十個兄弟姐妹,到現在只剩下三個這就是皇龍變功法的殘酷性,一旦無法突破,輕則功力全廢,重則丟到性命,而一旦皇龍變無法練成也會剝奪皇子公主的資格,成為普通貴族,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姬霜天在皇位上沒有競爭者,對姬茹那和姬瑾兒也非常好。
  “這王猛看起來跟以前真不一樣了,七妹,你難道不考慮一下?”
  姬霜天說道,“人都是會改變的,王猛現在看來真的很不錯。”
  姬瑾兒也一旁幫腔,“要不再觀察一下,或者等天下第一道場上看看他的表現,表現不好,正好有借口不理他,會釀酒有什么用,但若是表現很好,也可以靠考慮一下。”
  姬茹鄰嘆了口氣,“讓我靜一靜。”
  姬霜天打了個手勢,跟姬瑾兒離開,對于這次天下第一道場,姬霜天也是野心勃勃,這可是真正揚名天下的機會。
  此時的王猛府邸,卻因為一個意外的訪客打斷了慶祝。
  寒初雪到訪。
  寒大美女無論到哪兒都是很輕松的打扮,她的到來,著實讓眾人有點無法接受。
  要知道以前的寒初雪是難得一見的,更不用說會拜訪別人,自從王猛回到鎬京,尤其是兩人在皇家到場見面之后,很多事兒都透著一種很怪異的味兒。
  王猛對于寒初雪的抵達卻沒有任何的意外,“你來了。”
  寒初雪點點頭,“有些疑問想和你說說。”
  王猛笑了笑,“也好,你不來找我我也要去找你,你們都不是客人,隨意了。”
  王猛對其他人說道,然后帶著寒初雪去往后院。
  左京和右京張大了嘴,寒初雪竟然對自己主人言聽計從,這簡直跟做夢一樣。
  張揚張了張嘴,禁不住苦笑,他已經想不懂了,這究竟什么跟什么,為什么會變化這么大?
  “櫻珞,你覺得我師還是王猛帥?”張揚問道。
  戰櫻珞白了張揚一眼,喝掉了杯中的酒,“你覺得有可比性嗎?”
  張揚哈哈一笑,“這倒也是,哥帥的驚天動地,王猛肯定要自慚形穢的。“
  眾人無語,這家伙的自我滿足**已經到了至高境界了。
  而房間中的王猛和寒初雪則是四目相對。
  “那是夢,還是真實的?”寒初雪輕輕的問道。
  “真實吧,但對現在的你,跟夢其實沒什么差別。”
  王猛說道。
  寒初雪卻陷入了沉思,“那酒還有嗎?”
  王猛拿出一個壇子,“有,很多,不過你的酒量……”
  寒初雪忽然一笑,如百花威開一般,“所以來你這里,就算喝醉了也不會有事兒。”
  王真人摸摸鼻子”……某人似乎太太高估他的定力了,現在的寒初雪已經沒了當初的影子,九重天隨著輪回的提高會越來越完美,等到了神界,就會直接成為最高一級別的存在。
  當然前提是,她能到那個地步。
  越是這樣的體質,遭遇的挑戰也會越多。
  “要不,你陪我喝?”寒初雪忽然問道。
  王猛苦笑,“你高估了我,低估了自己,我還是不喝的好,保持頭腦清醒。”
  寒初雪嫣然一笑,若百花威開,當真有迷醉的感覺,似乎在王猛跟前,寒初雪很放松,不像平時那樣繃著,但這對對方就是一種“折磨”了。
  寒初雪端著杯子,緩緩看了一眼清澈的酒液,一飲而盡。
  那清澈的眸子微微閉合,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白天只是一杯,只能讓寒初雪驚訝的看到一點,想要知道更多,就需要更深層的醉。
  王猛緩緩站了起來,走到門口,望著外面,而寒初雪又連續喝了兩杯,很放松的靠著椅子。
  這酒里有王猛的時間法則,實際上是要比酒神的人生百味要高出一個級別,因為人生百味頂多就是現在,而王猛的輪回,是可以把人帶到過去。
  在寒初雪的夢中,她仿佛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
  三杯的量,對寒初雪的體質來說,當真足夠了,一時半會是醒不了,王猛把寒初雪輕輕的抱起,當真是柔弱無骨,身體很輕,這大概就是天靈族的特點吧。
  肌膚勝雪,輕柔嬌美,當真極致。
  王猛輕輕的把寒初雪放在床上,靜靜的看著這精致的俏臉,微微一笑。
  當初小貞留給他的錦帛讓他飛升,現在是他換這個人情的時候了。
  九重天只能看到未來,卻看到不過去,明白和不明白,對命運的掌握是兩個層面。
  等于說,他幫助寒初雪的九重天體質得到了提升,已經超越了九重天自身的禁忌。
  王猛就如同一個逆天的種子,不斷散播開來,當年莫山的愿望已經實現了。
  不光王猛一個人,多少圣堂弟子本來可能一輩子球碌無為,甚至已經從世界上消失,但現在,他們都有一個輝煌的人生,并繼續輝煌下去。
  繼續戰天。
  而在不遠處的拐角,三個猥瑣的身影正靠著墻。
  “別推,別推啊!”王師風壓著聲音說道。
  “我聞到了酒味,完了,我的仙女啊,孤男寡女獨處一室,還喝上了,該不會是合歡酒吧。”
  張揚那一個傷痛欲絕啊。
  “唉,這寒初雪長的是真夠味道,不過身子板太嬌弱了,不太像是能生養的,找女人還是要胸大屁股大才有勁兒!”
  白胖子非要說出幾句煞風景的讓王師風和張揚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