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724 拋玉引磚

君無殤的眼神深處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外界都傳聞索明是有門派來歷的,據說是什么圣堂雷光堂,一些受過他幫助的修士自認是雷光堂的一員,而奉索明為雷光堂堂主,但索明自己卻是拒絕。
  圣堂······這是一個什么門派,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以索明的修為和未來,根本不是什么門派可以束縛的,完全可以開宗立派,可是都了這個地步,竟然覺得自己還不配······
  以前這事兒幾乎都忽略了,可是最近一個事情的發生喚醒了不少有心人的注意。
  那就是發生在大周的一件事兒,在整個修真界,能成為第一的并不多,其中酒神的酒道絕對是天下第一。
  可是卻在斗酒中慘敗給一個毛頭小子,這毛頭小子也提到了一個門派—圣堂。
  巧合嗎?
  顯然索明是絕對不會釀酒的。
  一個從來沒聽說過的派隨便出一個人就能把酒神逼的封山,這是何等的強橫。
  只是不知道這個圣堂跟索明的圣堂…···
  “君兄似乎有話說,請直言。”索明說道,他向來直爽,不喜歡吞吞吐吐。
  “咳咳,這本是些傳言,未經驗證,但索兄既然問起來了,我也不好隱瞞,傳言說索兄出身一個叫做圣堂的神秘門派,最近在大周皇朝,一個年輕人斗酒贏了酒神,他說他的酒也來自一個叫做圣堂的門派。”
  君無殤的話音剛落,索明的身上爆發出一種天地皆驚的恐怖氣勢,一把抓住了君無殤,君無殤身為七絕之一,無論是什么關系,哪怕是貿然出手都不可能沒有反應,但是索明這一出手,君無殤竟然沒有躲得過去。
  此時的索明如同一頭發狂的雄獅。
  “你說的是圣堂!”
  遮天蔽日的壓力,這已經是化神境巔峰了·君無殤怎么都沒想到,索明比想象的還要強大,五皇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而這人成名并沒有多少年。
  君無殤微微一用力·就從索明的束縛中擺脫出來,索明也驚醒。
  “君兄,抱歉,我太心急了,請告訴我關于圣堂的消息,大恩不言謝,我索明銘記在心!”
  對索明來說·這簡直就是茫茫黑暗之中的火光,他在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的歸屬感,當這兩個字出現,對索明就意味著一切,他既然來了,說不定也有人會來到這里。
  “真有……這么個門派,它很厲害嗎?”
  “天下第一,唯有圣堂!”索明決絕的說道·這點毫無疑問。
  君無殤有點啞然,竟然真的存在這樣一個神秘門派,強大如斯·號稱無所不知的絕情道君竟然一無所知,實在有點丟人。
  君無殤就把鎬京斗酒的事兒說了一下,具體情況他也不清楚,當時也是因為圣堂這兩個字才留意。
  但這一切對索明來說已經足夠了,“無殤兄,我要先行一步了,將來有任何事兒,記得大周找索明!”
  說完索明就消失了,已經沒有任何事兒能阻擋他去大周了。
  這一刻,索明覺得自己活了·會是誰呢?
  會是誰呢?
  君無殤傻眼了,······大哥,你走也看看時候,這里還有個人啊!
  君無殤其實也是有打算,借著索明的不死之身的威壓,可以在八十九層好不浪費力量·說不定可以得到更好的機會,現在索明走了,只能靠自己了。
  不過,能送索明一個人情,顯然還是蠻值得的。
  絕情道君最大的愛好是什么?
  飛升?天下第一?
  錯了,其實絕情道君最大的興趣是……八卦。
  他有一顆熊熊燃燒的八卦之心,六皇決戰塔九十,別人可以錯過,他怎么行呢,上一次因為特殊事件沒能趕上金狼和輪回仙尊一戰已經讓他很難過了,這次可不行啊!
  塔八十九,蠻荒古地,王猛和五皇正在前行,這里充滿了肅殺的魔氣,像是劫難之后的滅世,天空充斥著一股子血色,時不時的呼嘯聲,像是無數冤鬼的勾魂一樣,到了這里,心神已經變成最主要的了,稍微不穩,靈魂會被是這呼嘯聲帶走。
  六個人的命格都在不斷的波動當中。
  “這是厲鬼嘯,要小心一點。”火皇說道,眾人之中,火皇和金狼算是比較熟悉了一點了,這次也是火皇的邀請,自然要提醒一聲,很顯然,金狼是第一次抵達八十九層。
  雖然這種厲鬼嘯不至于傷及生命,但不小心還是要吃虧的。
  其實五皇表面上很淡然,但是當厲鬼嘯臨近的時候,其實都是做好了準備。
  不過這種程度對王猛卻毫無損傷,龐大的神格體系,如同堅實的壁壘,厲鬼冤魂還沒靠近都已經崩潰。
  在其他五看來,王猛是真正的從容不迫。
  這種情況讓五皇就更具備了信心。
  “看樣子我們這位新朋友比想象的還要有底氣,那就直接進入塔九十,讓我們看看這次會有什么驚喜!”
  水皇宋一道說道,來到這里,眾人的氣質都已經發生了變化,平時的溫和和放蕩不羈已經消失了。
  塔九十,等待他們的到底是什么?
  五皇顯然是熟知通路,已經不需要任何的戰斗就可以繞到通往塔九十的入口。
  那是一座漆黑的深邃大門,像是通往不歸路的入口,大門上沒有任何的花紋或者東西可以參照,看起來就是普普通通的。
  當眾人到了目前的時候,不用動手,黑色巨門緩緩打開,沉重的像是碾壓了無數的生命一樣。
  門后面沒有光,依然是漆黑一片。
  “金狼,進入塔九十,會永久消失兩千命格,每個時辰損耗一千命格,你是否確定要進入?”
  顯然在場的五人都是有心里準備的,或者說已經吃過虧了,但是這是通往封神的唯一通路,即便是代價巨大也不能停止。
  損耗的命格雖然精粹,但隨著時間,他們也會想辦法彌補回來,只是對他們這個級別,命格品質自是不一樣,這也是封神塔的可怕之處。
  這個情況的出現,讓王猛更加的懷疑封神塔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什么。
  普通的命格其實沒什么價值,但是通過修士自身的凝練出來的命格就完全不同了,越是高手越是如此,就像輪回仙尊的命格一樣,可以幫助王猛的命種有很大的提升,而一般修士的命格,對王猛完全沒有作用。
  在封神塔之上是什么?
  任何一件神器都是有主人的,在失去主人的情況下,它還能這樣運作嗎?
  眾人望著金狼,以為他猶豫了,哪怕是五皇也是很心痛,這是兩千本命命格,運氣好也需要數年的修補才能補全,對于金狼這樣新晉級的高手,恐怕是把命格視如生命一般。
  “金狼,你現在退出也可以,只是封神之路本就如此,你這次退出了,下次還是要面對,除非要永遠停滯不前。”火皇說道,在他看來,金狼的個性不會是畏懼的。
  王猛的金色面具露出一個笑容,“不好意思,我想別的事兒了,沒問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好,很爽快,走吧!”
  大地--道,一馬當先,五行之土最是穩重,防御最強橫,在應對突變上要最厲害。
  雖然去過塔九十,眾人依然不敢掉以輕心。
  踏入黑暗,腳下仿佛是虛空,一股巨大的引力傳來,沒有邊界,沒有根源,在撕扯著眾人的命格。
  五皇本能的還是要抵抗,試圖留下一些命格,能留下一百,哪怕是幾十個也是賺的。
  但很快就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的,火皇微微嘆了口氣,“這該死的力量還真特別,似乎完全抵擋。”
  火皇第一個放棄,其他人也都松了這個念頭,五皇各有千秋,但論見識,還是首推火皇。
  王猛也在對抗著這種吸引,這股力量確實試圖帶走他的命格,但實際上,卻只是帶走了命格里的力量,王猛的元神完全是一個整體,根本動搖不了。
  確實有兩千命格的精神力被抽干,但是王猛元神的彌補能力非常的快。
  水皇是第一個發現異樣的,任何人的命格損失是能感覺到的,但是敏銳的宋一道還是發現了王猛的命格損失跟他們不一樣。
  很快其他人也都發現了,目瞪口呆的望著王猛。
  “你是怎么做到的?”大地神皇可絲毫沒什么顧忌或者客氣,開門見山。
  王猛微微一笑,“我的命格是一個整體,要么全部帶走,否則,只是抽干一點力量而已。”
  五皇面面相覷,一體?
  他們當然明白一體的意思,可是只有完整的命格才成為一體,而他們要做的也是這個,可實際上是非常難達到的。
  王猛要看的并不是這個,而是追蹤命格消失的過程,只要追到源頭,就能知道更多關于封神塔的。
  只不過追了一會兒,王猛就放棄了,沒有神獸的幫助,追的過深是非常危險的。
  無論是誰在操縱這封神塔,都是主場作戰,對其他人是相當的不利。
  最終這些命格還是全部消失了。
  黑暗消散,展現在王猛和五皇面前的就是塔九十。
  一個巨大的祭壇,綿延無窮無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