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73 用心良苦票


  王猛和索明也意識到不妙,連忙回道平復兵器鋪,結果看到的是一片狼藉。
  “林叔,小秀,林嬸……”
  索明吼道,瘋了一樣地沖了進去,迎面看到的就是林秀的尸體,衣衫破爛。
  索明瘋了一樣地抱起林秀,王猛則看到了墻角的林鷹,胸口完全凹了進去,對方實力顯然遠超過他,完全無視體修的防御。
  王猛的雙目射出一道幽光,元力遠遠輸入,林鷹的身體猛然一震。
  “林叔,是誰干的!”王猛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的怒火了。
  “狂劍派……這幫畜生……。”
  “林叔,林叔,這是怎么回事!”索明撲了過來。
  王猛攔住了索明,“這是回光返照,讓林叔把話說完。”
  林鷹臉上露出了一個凄涼的笑容,“秀兒是自盡的,她……為你守節,咳咳,……不要報……仇。”
  林鷹最后一口氣用完。
  索明的牙齒咬得咯嘣咯嘣響,“狂劍派,我與你勢不兩立!”
  千年烏木精出土的消息是狂劍派故意散播出去的,趁機洗劫了通明城。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他娘的太操蛋了。
  本以為索明會瘋狂,奇怪的是索明很快冷靜下來,露出一個凄涼的笑容,“老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死者為大,讓他們入土為安吧。”
  城外的荒野中多了三個孤墳,索明顯得格外的平靜,就蹲在那里直到天黑。
  “索明,你有什么打算?”
  “猛哥,明天我們就回圣堂吧,等我學成了本事,我會回來的。”
  荒野的夜晚一輪孤月,還有遠方的狼吼,一切都那么蒼涼,索明縮成一團就靠著樹,也許是太累太悲傷了,沒多久就昏睡過去。
  時間一點點過去,王猛的呼吸也漸漸變得平穩,已經進入熟睡,而這時,索明睜開了眼。
  “猛哥,我不是君子,我等不了十年,我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索明輕輕說道,緊緊地握著他的錘子,那是林鷹為他打造的。
  明空山,狂劍派的老巢,元氣相當充沛的一座仙山,此時依然燈火通明觥籌交錯,還伴隨著女人的尖叫。
  他們的計劃完全成功了,通明城除了幾個有大勢力保護的地方都被他們搶了,有萬魔教做后盾,還有什么可怕的。
  而這時索明已經來到了明空山的腳下,雙目赤紅,上面的歡笑每一聲都像是針在扎他的骨頭,秀兒的笑聲仿佛就在昨天,林叔那么好的人。
  “狂劍派的畜生,出來受死!”
  一聲狂吼,索明拎著錘子就往山上沖。
  路旁立刻沖出兩個狂劍派的弟子,怒喝道:“什么人,竟然敢來狂劍派撒野,找死啊!”
  “去死吧!”
  索明的錘子轟了過去,完全是不顧生死的打法,身上挨了兩劍,但也用錘子砸爛了兩人的腦袋。
  他今天來,就沒想活著回去。
  殺!殺!殺!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恭喜堂主,賀喜堂主,此次大功告成,想來萬魔教也會有賞賜,堂主功力肯定會更上一層樓!”
  “兄弟們,一起敬堂主!”
  兩百多狂劍派弟子紛紛舉杯,狂劍派現在成了萬魔教的一個分堂,有了靠山,樸霸也得瑟起來,最關鍵的是,有了萬魔教的功法和丹藥支持,他樸霸也是個人物了。
  什么圣堂之流的,奶奶的,燒,殺,搶!
  他和林鷹本就有過節,本想當著他的面玩他的女兒,結果這丫頭竟然自盡了,不過總算是揚眉吐氣,看看通明地界以后誰還敢跟他作對!
  “恭祝堂主神功大成,威震天下!”
  樸霸仰天大笑,剛要喝酒,一個弟子沖了進來。
  “堂主,有人殺上山來了!”
  樸霸放下碗,嘴角露出一絲殘酷的笑容,“哦,竟然有人送下酒菜了,兄弟們跟老子出去看看!”
  狂劍派除了讓幾個新弟子在外面看門,都在山上慶祝,索明轟殺了幾個人就一路沖了上來,但一到山門就被十多個狂劍派弟子困住了。
  眾人把索明困在中央,你一劍,我一劍,索明雙目赤紅左突右殺,奈何這些人的實力并不比他差。
  “堂主來了!”
  眾人讓開一條道,數百弟子把山門照得燈火通明。
  “哪里來的不知死活的小子。”
  “樸霸我操你姥姥,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一見到樸霸,索明發瘋了一樣地往前沖,但立刻被狂劍派弟子的劍陣困住。
  樸霸一拍額頭,“我當是誰,這不是林鷹撿回來的那個要飯的小子嘛,嘖嘖,聽說你去圣堂發展了,怎么,回來報仇啊,真可惜,你回來晚了,沒撈著看好戲啊,你知道嗎,林秀這妞的骨頭真脆啊,一捏就斷。”
  狂劍派弟子一陣大笑,索明瘋一樣沖了過來,身上挨了數劍,渾然不覺,依然發瘋一樣往前沖。
  “都讓開!”
  樸霸一聲大喝,右手一甩,一把長劍直接插入索明的胸口。
  “就憑你這兩下子,給老子提鞋都不配!”
  念動劍訣,一聲轟鳴,索明胸口被炸得血肉模糊飛了出去,昏死過去。
  樸霸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把他給我弄醒,今天多了個下酒菜千刀萬剮!”
  忽然一陣風吹過,火把一陣恍惚,山門口忽然多了一個人。
  王猛輕輕扶起了索明,“你就是廚子,實在不是演戲的料兒。”
  樸霸一愣,一伸手阻止了準備殺過去的弟子,“閣下何人,何必趟這渾水!”
  王猛微微搖搖頭,“這么多年了,很少動這殺機了,今天,你們都可以死在這里了。”
  拖著索明,索明手依然緊緊握著錘子,已經完全扣住了,“既然你叫我一聲老大,這仇我帶你報了。”
  “他說什么?”樸霸把手放在耳朵上。
  身旁一個弟子立刻躬身,“老大,這位高人說要把我們干掉!”
  頓時全場一陣爆笑。
  “上,把他拿下,要活的,老子要用他的心下酒!”
  頓時十多個弟子的劍砍向了兩人,但王猛和索明的身體卻像是變成了水一樣,劍抽出又恢復了原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