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730 我要戰斗

龐泓搖了搖頭,說道:“在下要辜負宗師大人的好意了,對不起。”
  “你!讓我說你什么好?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失不再來啊1
  龐泓抓了抓后腦勺,“我也知道是個難得的機會,不過,能替我師叔打下手,我覺得比起當天師的助手,不,就算是當仙師大人的助手,也不如給師叔打下手。”
  說到這里,龐泓還特意用力的點了點頭,來加強他的意思。
  “你!胡鬧!”劉雨龍哭笑不得,他承認,這個王猛,近在鎬京的風頭很給勁,現在的王猛的確不再是過去的紈侉,無論做什么,都是各種風騷,就連開個酒檔,都能讓酒神從此不再釀酒!
  但是,再怎么樣,術有專攻,在煅造之上,怎么也不可能跟天師大人相比啊!
  要不是知道龐泓的性格和為人,可能念舊或者感恩,但他現在真想一巴掌拍扁了他,竟然拿仙師來跟王猛比較,這怎么能比?云泥之別啊!
  一旁,聽到龐泓說話的煉器大師們,目光都有點怪異了,龐泓平常是個挺聰明的人啊!神器閣上上下下,對這個晉大師都很服氣,怎么現在起來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總覺得他現在全身都是傻冒的味道。
  竟然放棄在天師大人面前露臉的機會,陪王猛這種玩票性質的煉器師客卿玩鬧也就罷了,還口出狂言,說什么就算是仙師也比不上王猛,這不是傻冒是什么?
  很顯然,鎬京神器閣中,沒有幾個人真的認同王猛客卿的身份,就算望城那邊傳來各種消息,也都當成謠言的笑談,至于龐泓口口聲聲叫著師叔,也以為這里面有著什么利益關系,望城是王猛的地盤而龐泓是從望城來的,王猛的客卿身份也是在望城認證的,甚至有可能那件東西就是龐泓煉制的,不過頂了王猛的名字罷了,這里面可以去想象的“內幕”實在太多了。但,今天的龐泓,有點分不清輕重主次了。
  不過已然熟悉龐泓的劉雨龍卻是微微一嘆,其實他還可以借口因為天師蒞臨,器道室暫時不對客卿開放來阻止此事,不過,龐泓這人豪放爽快,卻也有點死心眼,不必為了這點小事而與他壞了關系“也罷,你盡快就好,別浪費時間。”
  在劉雨龍來王猛也用不了多長時間。
  龐泓連忙謝道“多謝劉宗師。”
  語罷,就轉過身,恭恭敬敬的請王猛進入器道殿中。
  王猛淡淡一笑,并不理會其他人各種各樣的異樣眼神,和龐泓一起走了進去。
  龐泓直接帶著王猛來到一間高級器道室中,“師叔這間器道室中的煉爐在神器閣能排進前十,主體是由火紋鋼鑄成,也不知道夠不夠師叔用。”
  龐泓水平越高,對王猛的認識也就越深,但卻是認識得深刻,龐泓就越覺得王猛實在是深不可測酬尤其是那股能令其頓悟的氣場,之前以為是宗師氣場,現在龐泓接觸的宗師多了,卻發現根就不是那回事!
  天師、仙師什么的他不知道反正師叔就是深不可測。
  王猛拍了拍煉爐,微一點頭說道:“勉強吧,一會先補一下煉爐的靈陣,應該不成問題。”
  “師叔,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請盡管使喚。“
  “一會你的任務非常重,到時可別叫累就是……”王猛笑著拍了拍龐泓的肩膀。
  龐泓的神情立刻激動起來,任務非常重?他就怕沒事站在一邊干瞪眼能參與到王猛的煅造當中獻上一份力量,對龐泓來說,那就是極大的榮耀和滿足。
  “師叔請放心,就算是累死我也不會哼半個苦字。”
  與此同時,器道大殿之外。
  一眾人姍姍而至走在前列的兩人尤為引人矚目,其中一人仙風道骨,品貌俱都超凡絕俗,舉手投足,天地靈力都隱隱相隨而動,正是蒞臨鎬京神器閣總會的洪問海洪天師,另一人,卻是生得又矮又小皮膚黝黑如炭,一雙銅鈴大眼不時閃過一道道異樣神光。
  “恭迎洪天師!”劉雨龍連忙迎上,領頭叫道。
  “洪天師安。”
  一眾煉器大師也都紛紛低頭持禮。
  洪問海呵呵一笑,托了托手,示意說道:“不用多禮了,就像往常一樣就好。”
  跟在洪問海身后的一名宗師煉器師這時環顧一圈,卻是皺起眉來,問道:“劉宗師,龐泓何在?一會就要給天師大人當助手,怎么不見他來迎接?”
  劉雨龍微微一笑,“邵良宗師,他在做準備,天師大人難得來一次,總要給我們一個請教的機會,他這晚,輩,福分在后面。”
  心中暗罵,不說話會死啊,龐泓也是,關鍵時候搞亂子。
  “我們請教也不妨礙他在一旁聆聽,他有什么好準備的,你們誰知道他在干什么?”邵良空皺了皺眉,不滿極了,身為宗師的他都想替洪天師打下手。
  一旁墨誠空眼中陡然一亮,機會!
  一步站了出來,說道:“稟邵宗師,龐泓大師他正在器道殿中為王猛打下手。”
  劉雨龍眼中泛過一絲怒色,不過很快又消褪下去,到了他這一層次,喜怒不輕易形于色,并且邵良宗師和墨家的關系也非常不錯,墨誠空這句話雖然誅心,完全是在天師大人面前針對龐泓下黑手,但卻也可以說他不過是在答長者問。
  邵良空心中一樂,這一刀真是又準又狠。
  洪天師身旁那名又矮又小的黑炭大漢聞言,銅鈴大眼更是一爆,如同虎目,“你說什么?難道他不知道洪天師大人已經選定他當助手了嗎?”
  墨誠空只覺得一道恐怖至極的威壓海嘴撲來,臉色一陣慘白,嘴里不由自主便叫了起來:“龐泓他知過六
  “既然知道還如此!無禮至極!”黑炭大漢暴怒,一頭黑發,如遭雷擊般的倒豎而起。
  “誒!顏道兄,少安毋躁。”洪天師淡淡的說道。
  “是。”黑炭大漢低下頭來,不過臉上的怒容卻藏不住。
  洪問海神態很淡然,沒有到絲毫的怒色,卻是有些好奇,龐泓此人他也是知道的,在鎬京總會,不僅以近十年來的第二好的成績晉升大師級煉器師,還煅造了幾件讓人驚喜的大師階寶器,成功率之高,就算是在諸神空間的圣地當中的天師圈子當中,龐泓這個名字,偶爾也會被提到一二。
  關鍵是年輕,年輕就意味著潛力。
  所以,劉雨龍只是稍稍在他面前提到了一下,洪問海便直接點了龐泓的名字,這一次他來鎬京總會,目標很明確,為大周培養可靠的人,龐泓是主要目標之一。
  只是洪問海沒有想到,這個龐泓,竟然不稀罕他的提拔,哈哈!有趣!
  成為煉器天師之后,洪問海還真沒遇到幾件不順心的事情,除了在追求仙師的煉器道業之上,做其他的事情,無論是什么,無不是心想事成,今天遇到波折,倒是讓洪問海覺得鮮了。
  “這個王猛是什么人?龐泓怎么會替他打下手?”
  洪問海笑問道。
  “這個王猛是王家的弟子,在望城時,似乎和龐泓的師傅楊奇關系莫逆,龐泓這人,有時候就是太講義氣,有點死腦筋了,現在成了大師,還在叫王猛師叔,唉,這是他的優點,有時候也是缺點,還講天師大人不要見怪。”劉雨龍連忙解釋說道,特別提到了王家,王家在神器閣中的面子,還是比較好使的。
  師叔?
  呵!更有意思了,王家的弟子王猛?
  說起來,王家在神器閣的確出了不少人才,但是可以被一名大師稱作“師叔”的,還真沒有幾個。
  邵良空這時說道:“天師大人,神器閣其他大師都在這了,大人是否要從中另選助手?”
  洪問道一笑,“不急,他們什么時候進去的?在煅造什么?”
  “這……進去有一會了,至于煅造何物,在下不知。”
  劉雨龍連忙說道。
  “嗯,鍛造一事不急,不如喝杯茶等上一等。”洪問道又玩笑般的問道:“你們的茶,不會難喝吧?”
  “稟天師大人,必定不讓您失望,還請大人移步休息室。”
  “不必去休息室了,他們在哪間器道室鍛造?我們就在那邊喝茶好了。”洪問道決定道。
  “是,大人請這邊走。”
  劉雨龍連忙查閱了一下器道室的法陣,現在整個鎬京總會,就只有王猛和龐泓在煅造,一找一個準。
  少頃,一行人便來到了王猛正在煅造的那間器道室外。
  顏道臉上一陣布滿了怒火,只是洪問海讓他少安毋躁,他只好按捺住肚子里面的火氣,不過,他也不會就這么算了,洪問海好說話,身為洪天師追隨者的他,絕沒那么好商良,這等削面子的事情,非讓對方付出代價才行,不然以后誰都要欺到洪天師頭上去了。
  這時,茶水點心小心翼翼的奉了上來,顏道臉上的怒色這才稍霽,其他人總算還用心,這茶香味,很地道。
  墨誠空在一旁暗中冷笑,顏道臉上的怒容,他是得一清二楚,這顏道,自幼就跟隨洪天師修行,就算是晉階沖神境后,也從來沒有過異心,忠心耿耿的跟隨在洪天師身邊,不得的事情,就是有人欺到洪天師頭上,一會王猛和龐泓就有好戲了。(未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