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732 輪回仙尊

一名沖神境強者的怒火,嘿嘿,王猛,看看你怎么去應對
  洪問海品著茶,閉上眼睛,這時,可以聽見這間器道室中傳來的微弱動靜,叮叮咚咚,仿佛鐵匠在錘打。
  洪問海不由皺眉,煅造之術,雖然用了煅造二字,但是一旦達到煉器大師的境界,基本上就與錘錘打打絕緣了,除非煅造接近失敗,需要補救的時候,才會不得已的去敲錘,而且這還是比較低階的補救法,高階的煅造術中,有其他更高明的補救手段。
  顏道的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絲輕蔑,近朱者赤,跟隨洪問海幾十載,耳濡目染之下,顏道對煅造之術也是非常熟悉的,聽到這鐺鐺的錘鐵聲,當下就瞧不起了,什么貨色?煉器大師是何等尊崇的身份,竟然也跟鐵匠一樣掄起大錘來了?
  鎬京總會的大師、宗師們,臉色都不自然起來,這聲音,越聽越可以肯定,真的是在掄大錘……
  劉雨龍再看好龐泓,這時眼中也泛起了了絲怒色,這個龐泓,天師蒞臨提拔后輩的這種關鍵時候,他竟然是真的在陪王猛瞎胡鬧,原本他還有點期待,或許,王猛是真有點本事,現在聽到掄大錘的聲音,這點想法也幻滅了。
  邵良空和另外幾名鎬京總會的煉器宗師,也是又怒又尷尬,這龐泓是要教訓一番了,若是平常胡鬧,他鍆還可以當成笑談,天才嘛,沒有一點古怪你好意思稱天才?可是在師大人面前搞出事情,那就是丟鎬京總會的顏面,這是無法忍耐原諒的事情。
  邵良空這時就走到洪問海面前,“洪天師大人,您看,是不是開始煅造?至于助手,我推薦聶步炎和伍燁二人。”
  洪問天擺了擺手·“說了不急,這茶不錯,續水吧,就當是品茶時間了。”
  “是。”
  這邊續水品茶·器道室中,叮叮鐺鐺掄大錘的聲音卻是越來越激烈了。
  龐泓大汗淋漓,堂堂煉器大師,現在還真就是當著鐵匠,捶著一柄重達三百斤的巨錘,不停的錘打著一塊又一塊的凡鐵。
  不過,龐泓的臉色·不僅沒有一絲的不滿,相反,是一種沐浴在神光中的肅穆,每一次掄錘,都是傾盡全力。
  “師叔!第三十七塊……”
  “不錯,繼續吧。”王猛手指一彈,一道手訣打出,就看到龐泓剛剛錘打出來的精鐵一下飛起·又一道手訣,早已經融為汁液的金精秘銀便分出一道道細絲朝鐵塊飛去,眨眼之間·上面便銘刻出一道道奇異的靈陣紋路,這紋路,不僅只是銘在表面,更鉆入鐵塊內部,構筑著獨特陣紋。
  “師叔……第三十八塊……”
  龐泓有點喘氣了,累,太累了,不過……在這種錘打當中,他似乎有一點奇特的體悟,對龐泓來說這太正常了·只要跟在王猛身邊,無論他做的是什么事,好處就沒有斷過。
  龐泓也夠狠,一下也不休息,直接開始錘打第三十九塊凡鐵鐵精。
  時間一點點過去,龐泓干的完全就是鐵匠的活·錘錘錘錘錘……不停的錘。
  外面······
  洪問道已經換了六次茶葉了,續水都有二十幾回,不過,他卻沒有一點不耐,臉上始終保持著淡淡的笑意。
  顏道明顯更加怒了,他們等候的時間,早已經超出一名煉器大師煅造一件寶器所需要的正常時間了,對方竟然到現在還在錘錘敲敲,聽著那叮叮咚咚又鐺鐺的聲音,他耳朵都起繭了,對方竟然還沒敲膩,有本事你就敲出個神器來,不然一會非要讓對方了解一下血為什么是紅色的這一常識。
  這時,器道室中,龐泓的眼神已經有點瘋狂了,每一錘下去,他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愉悅的神情,這時的錘鐵,已經不是單純的錘打了,每一錘下去,龐泓都能感悟到一絲絲至理的味道。
  龐泓原本需要上百錘才能敲出一塊凡鐵鐵精,這時,卻是三四五錘,便有一塊鐵精成型。
  王猛看了眼龐泓,這小子的領悟力有點超乎他的想象,雖說有他刻意施加影響的因素,但龐泓領悟的速度的確很快。
  時間點滴過去,一塊塊被王猛用精金秘銀銘刻上了法陣的凡鐵被投入到煉爐當中,這煉爐內部如乾坤袋一般,蘊含著一個超巨大的空間法陣,哪怕再大量的煅材,也都可以輕松容納進去。
  這時,云紋鋼,月鋼石,織羅鐵,寒鈺鋼,一樣又一樣的金行煅材,按照一定比例,配合著一個又一個隱念玄理的法訣投入進煉爐當中,一塊塊不斷投入煉爐中的煉石在瞬間便化為灰燼,強大的能量,在一股玄奧力量之下,不斷的注入那一塊塊凡鐵之中。
  這時,龐泓朝著乾坤袋中一探,卻是愣了一下,空了!三十六乾坤袋的精鐵,全部被他錘成了精鋼,換成以往,他是絕對做不到的,而現在卻是渾身舒暢。
  王猛將最后一塊精鋼投入煉爐,手上的法訣一展,最后一道封向煉爐爐口,轟隆一聲,王猛身上爆出一道五行循環之力壓向煉爐當中,“煉石。”
  龐泓沒有二話,飛快的抓過一旁裝著大量煉石的乾坤袋,瘋狂的將煉石飛入煉爐之下。
  轟轟轟,幾乎是剛剛投入,煉石便被燃盡······
  龐泓眼中充滿了熱切的光彩,煉石的力量,最終是被煅造的寶器所汲取,煉石消耗越大,證明煅造的寶器品階越高,煅造成功后,威力越是不俗。
  這時,外面,劉雨龍站到了洪問海面前,說道:“天師大人,龐泓這小子,十有仈jiǔ在胡來,實在是辜負了您的器重,大人您的時間寶貴,不如大人您先休息一下,一會這小子出來了,我必定提著他的耳朵來向天師大人請罪。
  “請罪就免了,也罷,聽著里面叮叮鐺鐺敲得厲害,我也有了點的新想法,去給我準備大量精鐵,其他材料,按標準各來一份就行了。”
  洪問海心里面其實有點納悶了,其實他倒是聽出了一點不一樣的韻律,不過這時里面沒了聲音,也不見人出來,他又不能確定了。
  這時,負責煅材庫的宋平風臉上抽了一把,“這個······材料……”
  邵良空一眼瞪了過去,喝道:“天師大人面前,吞吞吐吐說什么呢?大聲點說!”
  “是······”宋平風苦著臉,說道:“別的材料都沒有問題,只是這個精鐵…···只剩下兩百石了,不過很快就能補充上。”
  精鐵這種煅材,在神器閣總會,用量一般都不多,平常一個月加在一塊的消耗也不過六七百石。
  兩百石,不算少,但也稱不上大量。
  邵良空大怒,斥責說道:“你是怎么搞的,天師大人蒞臨,煅材庫竟然還會缺材料!”
  洪問海也皺了一下眉頭,精鐵這種煅材,并不是很罕見,堂堂鎬京總會竟然會短缺,太意外了。
  宋平風嚇得連忙跪下,解釋說道:“原本是不缺的,只是···…九成九都被王猛王客卿買去了。”
  那些精鐵足足裝了三十六個乾坤袋啊!
  王猛?
  又是他!
  “他怎么能買這么多精鐵?這么大的量,你怎么敢賣給他?”
  神器閣對煅材是有規定的,數量較少的話,也就罷了,權當是給客卿的福利,數量巨大的話,除非是現場就在神器閣煅造,不然是絕不出售的。
  “王猛客卿說他今天就要在神器閣里用這些精鐵來煅造寶器。”
  宋平風小聲的為自己辯解說道,心里面卻是一片慌亂,雖說他是按規矩來做的,可是耽誤了天師大人的煅造,其罪難辭。
  洪問海揚了下眉頭,這倒又有點意思了,一笑說道:“無妨,這個王猛,他還買了些什么材料?”
  “精金秘銀各五百石,云紋鋼,月鋼石…···”王猛購買的數量實在是有些夸張,想忘記都有點難。
  邵良空瞪著宋平風:“你再說一遍!”
  “精金五百石,秘銀五百石,另外還有云紋鋼······”
  “大聲一點說!”
  “是……精金五百石……”
  “你確定他是要煅造?不是帶出神器閣外?這不是一個小數目,他可付清了!”邵良空大怒。
  “是,當場付清,三千萬金……王猛客卿也沒有離開神器閣。”
  宋平風聲音越來越小,可是心中也是有點怒氣,丫的,人家錢都付過了,想干什么不行。
  邵良空卻沒話可說了,宋平風都是按神器閣的程序來做的。
  “好了,一點小東西,不用計較了,我倒是好奇了,這個王猛,到底想做什么?”
  洪問海呵呵一笑,說是小東西,但這么一大筆材料,洪問海也想知道這個王猛到底要做什么,三千萬金,放在哪里也不是個小數目了。
  邵良空皺了皺眉,看洪天師臉上的笑容,似乎沒有多少問罪的意思,他轉眼朝墨誠空看了一眼,便說道:“墨誠空,你與王猛是同輩中人,此人的煉器水平究竟如何?和天師大人介紹一下。”
  “是。”墨誠空眼中微動,應聲向著洪問海一禮,說道:“天師大人,這個王猛,原名王仁才,是鎬京有名的紈绔子弟,為人尤為好色,不過被王家流放望城之后,突然間浪子回頭,做出了許多令人詫異的事情,其中一件,便是用少量的精金秘銀煅造出了金魂銀魄····…”墨誠空一番話下來,卻是讓劉雨龍在一旁聽得直皺眉頭,原本以為墨誠空會扯一堆王猛的壞話,這并不難,還在叫王仁才時,王猛的作為,的確是有點天理難容的味道。
  沒有想到,墨誠空基本上都是在夸王猛如何從一個壞人貞潔的色狼,變成了一個天賦異稟的煉器大師。
  這顯然不是墨誠空的本意。
  邵良空笑了笑,說道:“這么說,這一次王猛弄了這么多精金秘銀,還有精鐵,應該會給大家一個很大的驚喜了?”
  “王猛性格高傲,天賦非凡,沒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想他也是趁這個機會展現一下自己的才能。”
  墨誠空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什么時候不好,偏偏在天師大人來的時候鬧事,這不是亂來嗎!”
  邵良空點了點頭,一頂大帽子便扣了下來。
  顏道看了邵良空一眼,典型借刀殺人,不過他暫時沒有意見,顏道也是非常痛恨這種沒事浪費時間的事情,洪天師為人太隨和了,以至于某些人老是有意無意的不把洪天師放在心上,身為洪問海天師的追隨者,顏道不知道收拾了多少個像王猛這樣的家伙。
  若是王猛一會沒煅造出什么足以讓洪天師叫好的寶器,顏道不介意順著邵良空的話,給王猛來一個重罪重懲,還有龐泓那小子,就算是洪天師護著,也要吃一點教訓。
  注意到顏道神情變化的的墨誠空心中暗暗偷笑,對于洪天師身邊這位沖神境追隨者,墨誠空當早就有過了解,王猛這一次是在劫難逃了。
  至于王猛的煅造水平,墨誠空從來就沒有信過,看望城白家與神器閣楊奇分會長之間的合作,十有仈jiǔ,根本就是楊奇從中搗鬼·而龐泓是居中配合的那一個。
  這一次,在里面煅造的人十有仈jiǔ就是龐泓,不然龐泓怎么可能放棄擔當天師大人的助手,而跑去跟王猛胡鬧?龐泓顯然不是傻冒·只是他不跟王猛過去,王猛肯定就要穿幫,就是不知道王猛許諾了不少好處給龐泓,而龐泓也是財迷心竅,正應了那句話,鳥為食亡,人為財死
  劉雨龍臉色一動·王猛會怎么樣,他一點也不關心,但是龐泓是他提拔的后輩,邵良空這是想連龐泓都針對上了,跟著胡鬧的人胡鬧,龐泓還有什么前途?
  “洪天師大人,這個王猛或許有點胡鬧,不過龐泓此人太重情義了·王猛對他有提攜之恩,這小子都已經是煉器大師了,還對王猛執弟子禮·唉,這樣有情有義的弟子,在神器閣是越來越少了。”
  劉雨龍這話,意思很明確,龐泓是個重情義的人,并非真要胡鬧。
  邵良空一笑,“劉宗師,你莫非是以對王猛沒有信心?王家子弟,家學淵博,王猛又是浪子回頭的大才·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除非……呵呵!他是不把神器閣放在眼里,有意胡鬧來的!。”
  顏道直接一擺手,“好了,都不用說了,這里是神器閣·榮不得胡鬮,該有罪的,就要懲處,若是他們能讓天師大人滿意,自然也會有所賞賜。”
  邵良空臉上一喜,“是。”
  想讓天師大人滿意?哪里是這么簡單的事情,就憑龐泓?這小子雖然領悟力很高,但是,洪天師可不是第一次蒞臨鎬京總會了,過去就連倪庸都做不到讓洪天師滿意,比倪庸還差了那么一籌的龐泓就更是絕無可能了。
  洪問海淡淡一笑,這其中兩名宗師煉器師的搏奕,他并非是看不懂,但是,對煉器煅造,他的確是很嚴格的,至于是不是要給小家伙們懲處…···呵呵,不經苦難,又如何成材?再好的天賦也是生出于憂患,而死于安樂之中,能給后輩們一點磨難也不是壞事,再說了,這也能讓顏道開心一點,又有何不可?
  就在這時,器道室的大門轟然一聲打了開來。
  “終于出來了······”墨誠空的眼神都放光了,這一回,這一次!王猛啊王猛,你是自取滅亡了!
  不過出來的人……卻是龐泓······
  “呃······大家好。”龐泓被面前的陣式嚇了一跳,這么多人聚在這里是想怎樣?
  “龐泓,快來見過天師大人。”劉雨龍冷哼一聲,喝道。
  “哦,問天師大人安····…”龐泓飛快的跑了過去,向著洪問海一躬到底。
  “嗯。”
  洪問海點了點頭,正要開口詢問煅造如何之時,龐泓卻又搶先說道:“天師大人,里面的煅造仍然正在繼續,還請天師大人見諒。”
  說著,龐泓便直起身來,朝著一旁的另一間器道室沖過去,正好墨誠空擋住了他的去路,“麻煩讓一讓。”
  墨誠空臉色都綠了,讓他讓開?
  不過,小不忍亂大謀,龐泓如此無禮的態度······一會必定會付出更加慘痛的代價。
  龐泓沒等墨誠空讓開,身子一擠,便沖了出去。
  龐泓沖進了另一間器道室中,不一會又沖了出來,手里拿著一個乾坤袋又沖進了遠處的另一間器道室。
  直到手上拿著三個乾坤袋后,龐泓這才又急急的跑了回來,“各位見諒,里面煉石不夠用了,緊急關頭,失禮了。
  龐泓并不傻,劉雨龍好幾個眼神他都看懂了,但這時他顧不上那么多了,隨意的一個鞠躬,便又沖回了器道室中,砰地一聲,鎖上了大門。
  “洪天師,這小子,太無禮了!”顏道用含著怒火的低聲對洪天師說道。
  這一回······洪問海的臉色都有點不好看了,呵呵!自從他晉升煉器天師之后,就再也沒有人敢在他面前跑來跑去的了,誰不是小心翼翼,禮遇倍加的?
  原本他只想弄點小懲小罰的,給龐泓一點小磨難,以激勵龐泓的成長,天將降大任,必然會先磨礪一番,不能因為天賦過人,就任何事情都一帆風順。
  可是現在,是真要給點深刻的教訓了,怎么說,也事關天師的顏面,他要是放過了,別的天師會怎么看待此事?他還要不要在煉器天師的圈子里面混下去了?
  顏面這種東西,有時候什么都不是,但有的時候,卻是比性命還要重要。
  邵良空臉上很嚴肅,但心里面卻笑開了花,有句老話怎么說的?自作孽,不可活,龐泓啊龐泓,其實邵某也很欣賞你的天賦,可是,誰讓你跟錯了人呢,更和王家的王猛搞來搞去,那就對不起了。
  至于龐泓說什么煉石不夠用了……那簡直就是個拙劣的借口,這種高級的器道室中,都有一個裝滿了煉石的高階乾坤袋,每天都有弟子進行檢查,就算是天師大人煉器都足夠用的,龐泓不過是一名煉器大師而已,怎么可能不夠?
  大概是煉器失敗,不得不浪費大量高階煉石來做補救吧?之前錘打了這么久,想必是這個原因了,只是……一連從別的器道室中拿了三個乾坤袋的煉石,可想而知,這個失敗有多么的離譜!
  就連想護著龐泓一點的劉雨龍都尷尬了,龐泓這臭小子····…太不上道了,這個時候再怎么急著去彌補失敗,也要把礻L數做周全了啊,唉,就為了還王猛那一點點恩義,就跟著王猛瞎胡鬧!
  這時,劉雨龍看到顏道臉上的怒云,就更不好開口了,接下來,只能看龐泓的造化了。
  外面陰云密布,而器道室中,卻是火云騰空。
  王猛這時也是傾盡全力了,額角流下的汗水都沒時間去擦,就這么任由汗水滑到眼角,短暫的給眼睛帶來了一陣濕潤之后,便飛快的向下滑過,只是才滑到臉頰的一半,便被半空中的火云熱力給蒸騰一空。
  轟轟轟······輕微的火云燃燒聲音,灼燒著煉爐,在煉爐的表層,王猛早已經布上了一個臨時的煉器大陣,這個煉器大陣,正不斷的汲取著王猛通過天璇火云功的力量,充入煉爐當中正在煅造的寶器之上。
  龐泓沖了進來,不用言語,直接就敞開了手中的乾坤袋,雙手飛快的從中取出一塊又一塊的高階煉石,投進煉爐。
  轟隆隆,每一塊煉石都發出爆裂的聲音,幾乎是投進煉爐的一瞬間,便被完全化成一團力量,被煉爐的大陣汲取進煉爐內部,王猛的壓力微微一減,淡淡一笑,幸好九折最近實力晉升得很猛,不然還真提供不了這么大量的真元靈力借靈。
  這時,王猛才徐徐的收回火云勁,煉爐的陣法已經被臨時更改,形成了循環的力量,將會自然而然的分解煉石,然后將力量灌入煉爐之中,轉化成為寶器的能量。
  這一階段,王猛能做的事情已經結束了,但是,接下來,就需要看大個兒的了。
  咚隆一聲,金角猿從空中落下,被王猛從容靈器中放了出來。
  知道王猛這是在為他準備武器,金角猿在容靈器中早就等到有些不耐了,這時被放了出來,差一點就要狂吼,不過看著四周的環境,大個兒又按捺住了情緒。
  王猛一笑,點了點頭,說道:“別著急,接下來,這件寶器能不能徹底為你所用,就要看你的表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