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733 圣堂令

“吼吼。”大個兒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一邊,龐泓看著大個兒,差點忘記朝煉爐填加煉石了……趕情王猛師叔弄出這么大的動靜,竟然只是為大個兒打造寶器?給真元獸打造寶器?
  前所未聞!
  不過,龐泓很快就擺正了心態,師叔無論做什么,都必定有他的道理,要是發生了什么他不能理解的事情,原因只會有一個,那就是他的水平還不夠。
  細心的觀察著煉爐對煉石的消耗速度,龐泓不斷細微的調整著投入煉石的頻率,雖然差別不大,但是就是那一絲的差別,對爐溫就有著一定的控制,只能說,就算是鎬京總會排名前十的煉爐,也完全不夠王猛師叔所用,大概排名前三的煉爐,才真正夠王猛勉強一用。
  這時,大個兒在王猛的鼓勵下,已經完全冷靜了下來,看著自己毛茸茸的雙掌,大個兒正在醞釀著他的血脈力量,一開始,一層黑色的金屬光澤閃現出來,隨著醞釀,黑色漸漸褪成了斑瀾的古銅色,但銅色繼續著褪變,漸漸,開發閃爍出點點銀光,卻是成為了白銀神光。
  這就標志著大個兒的血脈潛力了,銀光,在金行真元獸中,算是中上之階,不過,大個兒的血脈銀光似乎要格外的閃亮一些,顯得有些不同,龐泓也就是隨便看了一眼,很快便將注意力都放在了煉石的投放當中。
  就在大個兒的血脈醞釀達到了力量巔峰的一瞬間,王猛手指朝著煉爐一指,大個兒輕吼一聲,雙爪互相一劃,雙腕血脈陡然裂開,只見鮮血如同血箭一般,朝著爐口大開的煉爐之中射去。
  這些血,都蘊含著大個兒體內最精華的金行真元,一入煉爐,不僅未被蒸發,卻是化成了一道金行真靈,看起來與大個兒一模一樣,做著捶胸撼天的不屈姿態,似乎對身處煉爐當中非常不滿。
  “大個兒,將你的神識與寶器相融!”
  王猛一聲喝斥,就看到那金猿真靈陡然一震,沒有再露出暴虐,卻是多出了幾分靈姓。
  這金猿真靈,其實便相當于是大個兒的分身,是用血脈之法凝聚而成,這時大個兒收斂心神,立時將只憑靈姓本能行事的金猿真靈控住,一開始還有點遲緩,但是很快,便艸控真靈在煉爐當中行動自如,依著王猛所言,一點點的將這帶著他神識的金猿真靈朝著煉爐當中還未成型的寶器融去。
  寶器有也有靈識,只是一般的寶器,靈識未覺,只是一絲無形之氣,只有當被修士用法術激發時,才會發揮作用。
  很顯然,王真人煅造的,并不是一般寶器,大個兒的金猿真靈才一靠近,就有一道純金寶光從中炸出,化成一道棍影,對著金猿真靈做著驅逐狀。
  大個兒低吼一聲,金猿真靈立有所感,爆怒地朝著純金棍影沖了上去,棍影一閃一砸,鐺啷一聲,金猿真靈沒能抓住金棍,反而被一棍擊飛出去。
  王猛在一邊看著,微微一笑,說道:“沒想到這寶器還挺有靈姓,大個兒,把握住啊,這件寶器最后能有多強,就看你能不能徹底降服它的真靈姓了。”
  大個兒模模糊糊地有點聽懂了王猛的意思,出于某種玄奧的本能,大個兒心里面非常清楚,若是他幻化出來的金猿真靈,能夠抓住那根可惡的金色棍靈之影,這個寶器就會真正成為他的東西,不然的話,就算主人煅造大告功成,寶器也只是為他所用,而不是為他所有。
  吼,大個兒全力以赴,一聲低吼,卻是再次擠壓又腕上的傷口,一道又一道血箭再次噴入煉爐當中,這些血,都是大個兒的真靈之血,卻是比本命精血還要更加精貴,這時,大個兒完全是不要命的姿態狂噴進去,只見金猿真靈受此一激,立刻暴長起來,瞬間變大了一圈,再一次朝著金棍之靈撲了上去,金棍似乎感覺到了大個兒的意志,有點想要閃避鋒芒之意,這一次沒有主動還擊,而是向后退去。
  兩道獨特的金行靈識,就這樣在煉爐當中追逐博弈,大個兒在外面,卻是搖搖欲墜,有點支撐不住的模樣。
  一口氣噴出了這么多蘊含靈識的真靈之血,大個兒已經到了某個極限,但是這個時候他不僅不能休息,還要分出更多的神識進到煉爐當中,與那道棍靈爭斗。
  龐泓在一邊看得目瞪口呆,不斷的按照頻率投入煉石,控制著爐火的溫度,終于還是忍不住問道:“師叔,金角猿……它沒事吧?弟子身上有三顆靈血丹,對補充真靈有所幫助。”
  這三顆靈血丹,是龐泓千辛萬苦才為自己的真元靈晉階所準備好的丹藥,但是看到大個兒好像隨時都可能掛掉的模樣,龐泓果斷的獻了出來。
  王猛一笑,也沒有推拒,說道:“也好,靈血丹正適合大個兒現在的情況,太好的丹藥反而不行。”
  龐泓聽到王猛說也好就立刻搗出三顆靈血丹,上前為大個兒服食,卻是沒怎么聽清王猛后面說了一些什么。
  靈血丹為大個提升了一點點真靈意識,猛地一震,終于打破了平衡,一下沖前,抓住了絕金色的棍靈,吼……王猛臉上神情一肅,雙手一套法訣凝聚天地靈力的封向煉爐,轟隆一聲,煉爐爐口爆出一道耀眼金光,這時,大個兒的身體也隨著金光亮起,轟隆一聲倒在了地上。
  龐泓手上一抖,這是什么情況?難道是他的靈血丹有問題?
  “別停下,繼續放煉石,雙倍,最高爐溫。”王猛笑了笑,“沒事的,大個兒的真識就在爐中。”
  “是。”龐泓點了點頭,心里面卻濤天巨浪,大個兒的真識也在煉爐當中?難道說……王猛是連著大個兒的靈識也一并煉起來了?
  這就傳說中只有仙師才能使用的寶器嵌靈之術,讓寶器跟使用者融合一體。
  龐泓對王猛的崇拜,幾乎是已經接近于某種信仰的程度了,與此同時,龐泓也感覺到,自己的神識當中,有某一扇門被打了開來,源源不絕的靈感就像是團花錦簇一般,無限的冒了出來,這種感覺……就是這種感覺!
  王猛看了眼龐泓,笑了笑,這小子……表面看起來精邁豪爽,內里其實也有著鬼靈精細的一面,不然就算有天賦,也不一定能感覺到神格偶爾溢散出來的氣場,不過接下來,他能感悟多少,就要看他的造化了……王猛手上法訣驟然一轉,身體當中隆隆一聲悶響,王猛雙眼陡然爆出一道實質的神光,神光當中,一道玄奧的紋理不斷波動,正是神格在適應了這個中千世界的部分法則之后的一縷力量的顯形。
  王猛借靈五行,頓悟陰陽,已然對這片中千界的天道法則有了一定的理解,而神格也變幻莫測,隨著王猛的頓悟而發生著一些奇異的變化,比過去更加強大了。
  這時,顯形出來的,僅僅只是一縷,卻已經有著毀天滅地的無上威能,隆隆的悶響不時從四面八方傳來,然而,卻又被神格之力限制于煉爐三丈之內。
  龐泓陡然一下坐倒在地,臉色蒼白,渾身上下都被汗水濕透,腦海當中,無數的靈感化成了一道純白之光……剎時之間,龐泓的心中沒有了任何的念頭,只剩下了敬畏,無窮無盡的敬畏。
  王猛看著龐泓的模樣,卻也是微微的驚訝了一下,龐泓對神格泄露出來的這一縷力量的感悟似乎有點出乎意料的深刻。
  王猛微微一笑,手訣一動,卻是分出了一絲神姓潛伏在龐泓的體內,這也是他的機緣。
  龐泓渾身巨震,似乎內心的一道門被打開了,對于外界的感覺更加清晰了,他知道肯定是師叔做了什么。
  而此時王猛已經將注意力放在煉爐之中,這時,神格之力,已經完全將煉爐包裹起來,一道道天道法則的投影,化成一道道金行靈力,如滾滾江河一般,涌入爐中……大個兒覺得好熱,身體里面,一團滾燙的灼熱氣息,不斷的翻騰,那是來自棍靈的反擊,企圖逃脫大個兒的控制。
  但大個對于棍靈是近乎癲狂的執著,是一種發自骨髓的癡迷,王猛從沒見到這種事兒。
  無論是人還是真元獸,真正全心全意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往往能爆發出難以想象的某種力量。
  這是王猛煉出來的器靈,可想而知是多么的高傲,但是面對大個,竟然無法反壓制,但從力量級別上來將,大個依然不夠看,可是大個的靈魂之中透著一股先天壓制,和一種難以言喻的吸引。
  對大個來說,既然不肯臣服,那么,就發動征服吧!
  轟鳴中,金色棍靈不甘心的反攻著,一道道金光不斷的逼退交纏上來的靈體,這是場靈體之間的較量,很明顯大個兒正處于下風,但是,一絲絲的意志,卻仍然不屈不撓地煥印進了棍靈當中……在龐泓已經臣服于王猛通天的手藝時,王真人則瞪著眼睛驚奇于發生在大個身上的事兒。
  說實在的,王真人還真有點解釋不通,猴子和棍子有什么千年的姻緣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