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734 公主來訪

手勢展開,一套套玄奧的法訣打出,煉爐轟然發出一聲異響,爐口陡然大開,一道金火從中轟然噴出,只見金猿真靈一個閃光,便回到了大個兒的體內。
  “凝。”
  這時,已然到了最后階段,王猛雙手抱圈,猛然一轉,煉爐當中仍未成型的寶器轟然一聲,在無窮無盡的神格之力的轟擊之下,陡然凝成一根金光燦爛的長棍!
  “龐泓,煉石!”
  坐在地上的龐泓身體驟然一震,從某種玄奧的狀態當中清楚過來,瞬間便滿臉大汗,“是!”
  一聲應道,便飛快的將一塊塊高階煉石猛地投出,只是龐泓偶爾看向王猛那邊的眼神,變得更加的虔誠了,跟以往不同,現在的龐泓多了一絲平靜。
  如同得道一般。
  這就是站在王猛身邊必然會出現的結果,龐泓天賦不錯,早一點罷了。
  這時,一道火云轟然展開,大量煉石所能提供的能量,仍然不能滿足寶器最后成型所需要的力量,王猛的天璇火云功發出爆裂般的燃燒之風,控制著神格之力不斷灌入其中,赤融鳥近乎的瘋狂借出自己的靈力,另外三個小家伙也瘋狂的運轉五行的小循環將真元靈力最終輸入大個兒體內,讓它可以與力量增長同步,不錯過任何一個機會。
  轟……
  在激烈的能量沖擊之下,煉爐的爐口猛地裂開幾道縫隙,一根巨大的金光長棍挾著有如無敵的威勢,一躍沖出,與此同時,大個兒一聲暴吼,借手朝著巨棍抓去。
  龐泓目瞪口呆地看著巨棍,大概有四丈多長,粗約一丈……若不是這間器道室夠大,這根棍子出爐的時間。搞不好要撞塌房子砸死人了。
  不過,這并不是讓龐泓發呆的原因,神器閣每年煉出奇奇怪怪的寶器數不勝數,讓龐泓兩眼瞪圓的是,如此巨大沉重的棍子,卻被大個兒輕輕松松的抓在手里……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只螞蟻舉重若輕的抬起了一只大象!
  第一次握住棍子的金角猿是張牙舞爪的興奮,一如真元獸。而這次捂住這金色棍子的大個,卻突然平靜,平靜之中涌現出一種霸氣。
  “主人。”
  生澀的兩個字,卻讓龐泓差點嚇一跟頭,金角猿……這低級的真元獸,開口說話了。
  這是神才能做到的啊!
  但是王猛卻沒有太驚訝。這種事兒就不算什么了,大個自身才是個奇跡。
  “試試你的靈魂寶器吧……等等,還是讓龐泓來吧。”王猛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以大個目前的實力配合上這寶器,神器閣都夷平了,他可賠不起。
  龐泓愣了愣還是認真的點點頭,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但想來是一件……
  而當龐泓碰觸的一瞬間,石化了。
  外面。洪問海皺了下眉頭,就聽見器道室中傳來一陣轟隆隆的動靜,但是,在他的感應當中,卻沒有感覺到與這動靜相匹配的煅造氣場。
  熟悉煉器的顏道冷笑一聲,“裝神弄鬼了,洪天師,讓我進去看看。”
  洪問海這時也不制止,點了點頭。就算是很感興趣。也有那么一點對靈感的期待,但是。他在這里浪費的時間的確有一點多了。
  見到洪問海點頭,顏道再也沒有一點顧忌,一聲冷笑,便朝著器道室的大門走去,用封閉陣法鎖住的大門,也就只能用來防御一下天輪境的力量,根本就擋不住沖神境強者的隨手一擊。
  劉雨龍搖了搖頭,這個時候,也不好說話了,只能說這是龐泓的命了。
  邵良空一張臉嚴肅得就像是一堵黑墻,越是在這種志得意滿的時候,他就越是能冷靜,墨誠空卻沒有這樣的城府,臉上禁不住的露出了喜色,搞到讓人去轟門的地步,王猛呀王猛,就算你真能拿出什么好東西,恐怕顏道也不會輕意善了。
  回想起在望城時,王猛也是用了同樣的招式,吸引了楊奇分會長的注意,不過望城都是群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王猛當時的招,可以說是奇招,但是,這里是什么地方?鎬京總會!
  知道總會這兩個字是什么概念嗎?竟然在這里玩這招,這就是人要尋死,神都不擋。
  然而,就在這時……
  哐啷一聲,器道室的大門自己打了開來。
  看著當先走出來的王猛,顏道微微一怔,全身即將爆發的力量稍稍一斂,“你就是王猛?”
  王猛淡淡一笑,“我就是。”
  這時神魂明顯有些凌亂的龐泓,才邁著姍姍的腳步從器道室中走了出來,一臉迷茫,看起來,就像是剛剛遭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擊一樣。
  龐泓聽到王猛說話,神情一肅,連忙上前介紹,“王猛師叔,這一位,是顏道先生,洪天師的追隨者,沖神境的高手。”
  劉雨龍這時眼中一動,上來就是一頓喝斥:“龐泓,膽敢讓天師大人等你這么長時間,你這個助手,當得可真是夠盡職的啊,立刻給我去面壁思過一個月!”
  劉雨龍這是明貶實保,面壁思過一個月算什么?權當是閉關休養了。
  王猛笑了笑,“各位,這么勞師動眾的興師問罪所為何事?”
  王真人哪兒會把這些人放在眼里,尤其還是排隊來找麻煩的,還是今兒心情高興,不然真收拾收拾他們。
  “王猛,你瞎折騰什么,浪費那么多材料,耽誤洪天師的煉器講道,這里沒你什么事兒,龐泓這小子擅離職守,一個月這種懲戒太小兒科了,至少要降回弟子一年,年輕驕狂,以為成了大師就能目中無人了!”邵良空一副大義凜然的說道。
  “所以弟子都應引以為戒,戒驕戒躁!”
  王猛笑了,真有這種不知好歹的東西,“一邊去一邊去,亂叫什么。”
  王猛哪兒會跟邵良空浪費口舌。
  “這位就是傳說中的洪天師吧,龐泓算是我的師侄,這次的煉器需要人手就讓他搭把手,不知道這破壞了神器閣哪兒條規矩?”
  王猛淡淡的說道。
  眾人見王猛竟然敢找洪問海的麻煩,也是一驚,洪問海沒發話簡直就是開恩了。
  洪問海早就享受慣了每次來這里的待遇,早就有點不爽了,沒想到王猛還敢挑釁他。
  云淡風輕的掃了一眼王猛,“神器閣的規矩,你一個客卿就不要多問了,這事兒你也不為難你,不過怎么處理龐泓,你也不用管了。”
  “哦,是嗎,若是我非要管一管呢。”王真人不溫不火的望著洪海天。
  今兒要不殺殺這些家伙的威風,龐泓的日子還真不用過了。
  劉雨龍是欲言又止,這簡直就是火上澆油啊。
  顏道悶哼一聲,“小兔崽子,你算什么東西,敢這么和天師大人說話,找死!”
  王猛看了一眼顏道,“什么時候看門狗也能神器閣的客卿這么說話了。”
  客卿沒有級別,名義上總是尊貴的,有身份的,而追隨者說穿了是保鏢仆人。
  顏道沒想到王猛會拿這話壓他,頓時真元就要爆發。
  洪問海站了起來,一伸手阻止了顏道,“這里是神器閣,不是街頭市場,在神器閣第一準則,那就是以煉器水平論高低,既然你大動干戈折騰了這么久,若是煉出來的東西入得了我的眼,今兒的事兒就作罷。”
  眾人暗笑,姜還是老的辣,什么叫入得了眼,一個天師要挑毛病還不是灑灑水的事兒。
  “呵呵,那還真要讓洪天師品鑒品鑒了。”王猛笑著一撫容靈器,驀然一道金光彈出。
  一個兩米的金色小圓柱豎在地上,看起來像棒子,可是又有點粗。
  龐泓的臉色,瞬間變得精彩起來,用一種奇異的眼神望著金色柱子,像是見到了神跡一樣。
  大家的臉色也都變得無比精彩,任他們再怎么擅長想象,也沒有想到,王猛拿出來的寶器,竟然會是一根金屬柱子!
  一時之間,竟然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洪問海呆了呆,這……這就是他剛才一直在期待的靈感?太浪費他的時間啊!
  顏道的臉色怒火勃發,“這是什么鬼東西!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嗎?”
  “這不就是一根破鐵棒,王兄,你是不是拿錯了啊,不要在天師大人面前開玩笑了,我知道,這不是你的真本事。”墨誠空樂不可支,沖著王猛臉上就是一通吹捧。
  王猛搖了搖頭,“這就是我剛才煅造出來的小東西,讓大家見笑了。”
  “你這也叫小東西?天啊,王兄,你用的材料都可以鍛造幾千個了,高!”墨誠空好久沒有這么爽快過了。
  邵良空冷笑一聲,說道:“王猛客卿,就這東西,你用了多少煅材?剩下的呢?你要知道客卿可以以很便宜的價格拿材料,但卻不能販賣,不會是在龐泓身上吧?”
  劉雨龍臉色一變,“邵宗師,話可不能亂講!龐泓絕不是那樣的人。”
  龐泓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這才從迷醉的狀態當中清醒了過來,呃,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原本也不想這樣懷疑的,但是,眼下這情況,你敢說就這金屬柱子要用上千石的精金秘銀?”邵良空冷笑一聲,一臉事實如此,不容分辯的神情,言下之意,卻是在隱射,王猛雖然不可能將用優惠客卿價格買來的煅材帶出去,但是,龐泓卻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