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741 一分錢難道英雄

維持一個大家族的運營,首先有足夠的資源,王猛手中掌握著酒鬼酒和望城的真元獸生意,憑這兩樣就足夠抗衡任何家族,更何況王猛自身在煉器、丹法上擁有著深不可測的造詣,也讓王猛自身充滿了神秘感。
  其次一個家族一定要有強大的高手,本來是差很多的,可是一個雷神就足夠了,以一當千,關鍵是憑借雷神的號召力,足以招攬更多的強者。
  加上王猛自身那些奇怪的關系,已經不是隨便可以撼動的了。
  跟火皇和水皇的奇怪關系,和寒初雪的不清不楚,在老一輩,年輕一輩的人緣都出奇的好。
  當然喜歡的就是喜歡,不喜歡的也是完全不喜歡。
  “家主,難道我們就任由王猛這樣胡來,自立門戶嗎!”王家的一個長老說道。
  王猛發出的什么圣堂令,顯然是開宗立派的意思,而這跟王家一點關系都沒有,家族內部顯然意見很大,最關鍵的是,王猛似乎跟家族所有人都疏遠,唯一有點關心的小姑還在馭靈會總會,其實這么多年除了關心一下王猛,對于家族的事兒也不過問了。
  至于王師風”……完全成了王猛一派的人,誰能想到這種廢物竟然也能混的風生水起,最近在貴族圈子里也是號兒人物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所有人都開始數落王猛,當然也有沉默不語的。
  王昂和王撼天兄弟大概是最無法接受的,他們完全搭不上話了,級別上升的太快。
  王宗正冷哼一聲,平息喧鬧,“你什么時候這么關心他了!”
  大殿之內鴉雀無聲,王宗正站的高度肯定不一樣,雖然他也有些惋惜,但至少王猛對王家還是非常的規矩,各方面都保持著尊重,依然是王家人,只是不服管罷了,至少不是對手,更不是敵人,而這些蠢貨,在這種關鍵的時候竟然想內訌。
  “目前對于我們王家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兒,那就是天下第一道場,這不是我們鎬京,也不是大周的,而是整個位面的,關系到了家族的榮辱,王猛怎么折騰是他的事兒,而他最近的折騰給我們王家帶來不少實際的好處,他說過自己不是王家的人了嗎?”
  王宗正冷冷的掃過眾人,下面竊竊私語,卻沒人敢反駁。
  王猛只不過不太與王家來往,想想以前也沒人把王仁才當人看啊,這個時候想撈好處了才想起別人。
  “王家所有子弟,不分嫡系旁系,各家也是一樣,都將以這次天下第一道場的貢獻重新劃定權限和利益分配,站著位置不辦事的,嚴懲不貸!”
  說完目光掃過眾人,這時王宗正的霸氣展現無疑,這次天下第一道場王家也是重點參與的。
  在這種時候,比的真正的家族實力和潛力,其他的都沒用。
  “卓猛,好好表現!”
  “是,家主!”
  在王家,年輕一代真正能扛旗的其實只有卓猛,王昂和王撼天都差了那么一點點,至少從期待感上是這樣。
  這也是王家的郁悶之處,八圣里面竟然沒有王家的人,而王猛……
  其實在場熟悉王宗正的王家人也不是沒有疑惑,王宗正對待王猛的態度有點奇怪,似乎自身也不太愿意親近一樣,認為保持這樣的關系才是最佳的。
  王猛在煉器閣那么一鬧騰,狠狠的扇了一下洪問海的臉,其實也是把神器閣總閣給扇了。
  劉雨龍勸過龐泓,龐泓也很光棍,對他來說,煉器閣已經越來越沒意思了,跟著王猛才是正途,在王猛身邊一天學到的比神器閣一年都多。
  所以龐泓毅然決然的離開了神器閣,他也成了圣堂在中千界的第一個正式弟子。
  這個儀式還是很正式的,除了他,一起的還有白胖子,當然白胖子只能算是外圍弟子,他的修行速度跟不上。
  術業有專攻。
  王猛并沒有打算在中干界廣收門徒,畢竟這只是一站,他和索明遲早都是要離開的,但圣堂降臨這個世界,總是要留下一些什么的。
  哪怕是一個傳說。
  這大概就是入世的激情吧,至少王真人自己想這么做,這個理由就足夠了。
  這樣在鎬京,就有了四個正式的圣堂弟子,王真人也不算光桿司令了。
  看似人很少,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索明是招牌,白胖子負責門派內部事務,管理門派跟管理家族是一樣的,白胖子是把好手,這跟張小胖完全不同,同樣是胖子,你讓張小胖去管這個幾天都倒閉了。
  至于弟子方面,其實這段時間都不斷有人上門,只是由龐泓先出面婉拒。
  他開圣堂令主要是借著天下第一道場的機會通知其他可能存在的圣堂眾。
  而更多是沖著索明名氣來的,人多混亂,王真人倒沒有這個性質,除非是特別好的苗子,但目前根本沒發現,全是些想渾水摸魚的烏合之眾。
  畢竟無論是酒鬼酒的名頭,還是索明的名頭都能吸引不少人。
  鎬京的人越來越多,各外活動,來自各地的,大夏的,蠻荒的,各種匪夷所思的地方,有些聽都沒聽過,看來這次大周皇帝的動作當真是引起了連鎖反應。
  這個規模已經不是姬軒轅當初預計的,或者可以控制的。
  有些事兒一旦點火,就再也停止不了了。
  這艘大船終究要駛向何方,無人知曉。
  只是過去不短的時間了,依然沒有圣堂眾的消息,按理說,在這種情況下,該聽到的就應該聽到了,以圣堂眾的能力,只要活著,就絕對不會平凡。
  但是對于王猛和王家都比較平靜的日子里,忽然扔下了一個重磅炸彈,說實在的,不光是王猛他們了,而是把整個鎬京都給驚了。
  寒初雪退出馭靈會,要加入圣堂。
  頓時這個消息如同龍卷風一樣席卷了鎬京,擴散到諸神空間,要知道寒初雪幾乎是馭靈會的招牌,這些年三大會核心成員中,為外人所知的只有寒初雪,她的美麗,她的優雅已經深入人心。
  是無數修士的偶像,再這樣純美的女神,要加入圣堂。
  這意味著什么?
  無論王猛再怎么出名,他的前身可是王仁才,稱之為**,都是好聽的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頂多現在口味更高了,但是誰也沒想到他竟然對寒初雪動手了,而且似乎是得逞了。
  王真人瞬間成了全民公敵。
  無論以前王猛怎么鬧騰,其實都還好,大家都是看熱鬧,但寒初雪若是加入圣堂,尤其是還是退出馭靈會的情況下,等于完全成了王猛的人。
  閻洛奇會放過?姬霜天會善罷甘休?
  這還在其次了,頂多就是男女之間那點事兒,各憑本事,問題是,這等于直接把馭靈會得罪了,這個位面最強大的勢力!
  而就在不久前,王猛還把神器閣給得罪了,其實聽說王猛跟丹仙盟的關系也不太好。
  就算有雷神相助,也有點力有不逮啊。
  也許馭靈會不會面上做動作,但肯定會讓王猛和他周圍的力量寸步難行。
  這挖墻腳也挖的太絕了,人們都在猜測王猛是不是用了卑鄙的手段。
  不管怎么樣,自從天下第一道場要開始,各種話題就是不斷,各種奇葩的事兒也越來越多。
  白骨教、幽冥教都已經入住鎬京,而是還是大模大樣的,看來他們也是想借此機會由地下轉為地上,正式成為一個公開的勢力。
  也是陰暗久了也都想見見陽光,尤其是在自認為力量已經足夠的情況下。
  但就算是他們,也被寒初雪的消息給驚了一下,此時鎬京的大勢力都有上百個所有人都在說這件事兒,尤其是見過寒初雪的,更是沒來由的就心生嫉妒。
  此時王猛的府邸附近到處都是人,有數百人直接在家門口抗議,若不是有雷神鎮場子,早就有人殺進去拯救他們的女神了。
  而本來想要考慮加入圣堂的人,全跑光了。
  用屁股想都知道,得罪了馭靈會和神器閣,王猛將寸步難行,別看現在風光,很快就會江河日下,甚至……
  這就叫做懷璧其罪。
  寒初雪是這個位面最美麗的至寶,怎么可以讓個人擁有呢。
  此時的王猛府邸內。
  王真人笑瞇瞇的望著悠然自得的寒初雪,白胖子一臉的憂愁,戰櫻珞則有點疑惑,左京和右京已經完全沉浸在寒初雪的美再當中。
  至于王師風,他的腦子已經空白了,只是這樣看著就是幸福人生了,大腦已經不需要其他的作用。
  白胖子是管運營的,而實際上他是最不為美色所動的,很清楚這事兒的厲害關系,這點確實要比張小胖強百倍,對美人心軟,張真人絕對是比王真人厲害的。
  索明知道了寒初雪的身份,倒沒有什么感覺,而且也不在乎什么麻煩,這點壓力對圣堂眾來說完全就是個屁了。
  寒初雪毫無疑問是沒有遮掩的意思,消息就這么放出去了,其實可以跟馭靈會委婉一些,但實際上怎么弄也解釋不清楚,所以干凈利索一點反而還好。
  但寒初雪這么做肯定是有目的的。
  兩人就是這么看著,王猛一點也不生氣,也沒有什么驚喜,寒初雪也沒有解釋的意思。
  “這是你想到的方法?”王猛笑了笑說道。
  寒初雪莞爾一笑,“你不覺得這樣很有意思嗎,宗主大人,小女子的資質應該還入您法眼吧。”
  王猛哈哈一笑,、‘看來仙子最近的狀態很不錯’越來越幽默了。”
  “那你是敢不敢收呢,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可就無家可歸了。”寒初雪竟然狡黠的眨眨眼,這種小女兒態的情況,簡直讓周圍人驚呆了,以前的寒初雪完全是不食人間煙火,這是怎么了。
  簡單說,她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