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747 雙倍最后一天

孟凝紫深深地吸了口氣,認真的看著金狼,“我要去。”
  馬甜兒目光微微一動,“師兄,既然她這么有勇氣,不妨一起吧。”
  索明早就習慣了這種事情,在他看來就算天下女人都喜歡王猛也不是什么怪事,只可惜,對于追求極致逆天的王猛來說,這些情愫很難留下什么。
  王猛笑了笑,說道:“去長長見識也好,一起走吧。”
  王猛走到塔基前,神念一動,便打開了第九十層的空間,然后向著孟凝紫伸出手來,“抓緊了。”
  孟凝紫心中一暖,咬著貝齒,用力的抓緊了王猛的右手,一種安全的感覺涌了上來,女人確實比男人更不冷靜,她這個時候大概根本沒想到損失兩千命格的危害是多么的恐怖。
  “走!”
  王猛一聲說道,帶著三人一起沖入進去。
  黑暗當中,那道恐怖的引力再次出現,撕扯著四人的命格。
  只一接觸,除了王猛,眾人體內一震,兩千命格便在規則之下化成一道無形的力量逸散飛出。
  孟凝紫臉色一白,瞬間消散了兩千命格,對她而言實在是太兇險了,體內剩下的命格,甚至都有些結構不穩而隱隱有些失控散功的跡象。
  然而,就在這時,早就有所準備的王猛一笑,體內神格疾轉,嗡然一聲,一道神識從王猛體內爆出,在黑暗當中爆出一道神韻,眨眼之間,眼看要從眾人體內逸散飛出的六千命格,竟然又被硬生生的逆轉拉了回來,而強大的力量被神識引到了王猛的身上,登時王猛身上又損失了六千神格。
  孟凝紫駭然的看向金狼,她不知道金狼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把大家的命格損失引到了他一個人身上。
  一下子損失八千命格,這是要死人的!
  可是金狼卻像是絲毫沒受影響一樣。
  索明……沒啥感覺。這事用得著驚訝嗎?太正常了。到了中千界,對圣堂眾來說也是一切從頭,盡管馬甜兒和索明先行多年,也有了強大的積累,但是從沒有一刻他們會低估王猛。
  時間什么的,都不能阻擋王猛,哪怕是做出這種逆天的力量。
  王猛自己還是有點意外。這種暫時性的消耗很快就能彌補回來,但王猛本打算是想強行留下一些的,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應該有幾分把握,但這封神塔還是原封不動的帶走了八千,真是有趣啊,能對抗神格的力量。恐怕怎么都是半神的作品了。
  陡然間光明乍現,已然通過了黑暗區域,正式來到了封神塔的第九十層。
  原本那個無窮無盡的靈魂獻祭法陣已然不見,四周生機盎然,蟲鳴鳥啼,大地長滿了郁郁蔥蔥的青草,天空白云朵朵隨風而飄。
  王猛神念展開,也沒有發現任何陣法留下來的痕跡。不由一笑。對方的實力果然非同尋常,在那座無窮無盡的獻祭大陣發動之后。應該會給環境留下無法彌補的創傷,當時蠕動的大陣,汲取的應該是這個空間的“生命”,當時那座大陣所獻祭的目標不僅僅是五皇和王猛,還有這整個空間,但現在看到的一切,卻是充滿了生機,完全看不出在不久之前,這里發生過一場恐怖可怕的獻祭。
  馬甜兒和索明都看向王猛,他們兩人都不是第一次來九十層了,完全找不到陣眼的線索。
  “金狼,你……沒事吧?”第一次來到九十層,對任何一個修士恐怕都是激動萬分的,孟凝紫關注的還是金狼。
  馬甜兒微微一笑,“放心吧。”
  木皇的話總是有說服力的,金狼竟然是木皇的師兄……
  孟凝紫的心砰砰直跳,不知怎么竟然涌起一種興奮,她這次是來對了,若是當初膽怯了,恐怕真會后悔一輩子。
  王猛神念一陣波動,他倒是有一個線索,進入九十層時,那道抽取命格的力量的源頭,應該會找到關于陣眼的線索。
  對于別人來說,那道撕扯命格的力量,是從四面八方而來的,但是對于能夠追蹤命格流向的王猛而言,那道力量的走向,幾乎就沒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何況同樣的方式在經歷一次,怎么都沒法瞞過王猛了。
  “那邊是……東方,走吧。”
  孟凝紫有點詫異,好像金狼一句話后,無論是雷神,還是木皇,都沒有一絲猶豫的朝著東方前進。
  這時,王猛松開了孟凝紫的手,“小心一點,凝氣聚神,在這個環境之下凝聚的命格,品質會更高。”
  “嗯。”孟凝紫點了點頭,縮了縮手,臉卻是紅了一下。
  馬甜兒眨了眨眼,靠近了過去,“現在才臉紅,會不會慢了一些?”
  “木……木皇大人……”
  “姐姐,叫我姐姐。”馬甜兒笑了笑,拍了拍孟凝紫,說道。
  孟凝紫有些不知所措了。
  “大人大人的把我都叫老了。”馬甜兒可不想在王猛的面前被人叫成“大人”,啊啊,好像她老了一樣!木皇這樣的稱號,從來就不是她自己想要的,被人擅作主張的把她和一群老家伙們并排在一起了。
  就在這時,一道異香飄來,只見不遠處幾只沙鷗怪叫著飛起,然后又徐徐的落下。
  “咦?起霧了?”
  孟凝紫愣了一下,天空明明艷陽高照,突然之間,四周便白茫茫一片。
  “這霧……有古怪,索明?”馬甜兒的眼神微微一動,指手之間,一道御守乾坤氣便化成九道木雷之龍,分別御守眾人四面八方。
  索明點了點頭,“剛才命格還有消耗,現在卻沒有了,這霧有古怪。”
  王猛神念一動,就覺得一股精神威壓從四面八方壓來,古蜃樓蟲!而且不止一只,而是……數以萬計。
  嗡然一聲,一個巍然的畫卷在眾人面前展開,一個世界,眨眼之間,便將眾人一齊卷入進去。
  王猛眼前一花。下意識的伸手抓住了孟凝紫。一道神念將其緊緊護住。
  “小心。”四人當中,孟凝紫無疑是最需要保護的。
  孟凝紫俏臉微微一紅,點了點頭,也是用力的握緊了王猛。
  天空一道閃電,隆隆的悶雷聲連綿不絕的響起。
  這時,就連王猛的神念都遭到了剎那間的限制,瞬息之間。便失去了與馬甜兒和索明的位置。
  回頭看了眼孟凝紫,四周一片蜃氣亂流,王猛展開的神念沒有去搜尋馬甜兒和索明,而是緊緊地護在了孟凝紫身周。
  轟隆,伴隨著一道閃電,王猛和孟凝紫落在了一片田野當中。晚霞如血,不遠處,可以看到一座大城,城中飲煙筆直,夕陽中透露著寧靜。
  王猛眼神一動,有趣,看來,不僅僅是數萬古蜃樓蟲。而是布成了一座蜃蟲樓陣。
  蜃樓蟲。是一種幻蟲,幼生便可吐息十里。成年可吞吐百里之氣,其氣能生幻,制造萬千幻界,迷惑其獵物在幻界當中不知不覺的死去。
  而古蜃樓蟲,卻是蜃樓蟲之上的蟲祖,幼生即吐息百里,成年能吞吐千里,但這還不是其強大之處,蜃樓蟲一般獨居,一處僅只有一只,古蜃樓蟲卻是群居,聚族成部,達到一定數量,就能結成蜃蟲樓陣,這時吐氣幻化的就不是幻界了,而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在這世界當中,古蜃樓蟲便是相當于造物主神一般的存在,可以說是無敵。
  不過,讓王猛感到興趣的,卻是眼前這座大城,竟然是望城。
  “走吧。”
  王猛拉著孟凝紫便朝著大城走去,他也不確定,此時松開孟凝紫,她會不會被蜃氣卷向其他地方,馬甜兒和索明兩人,顯然不用替他們的安全擔心,王猛反而是擔心他們鬧得太大,把他剛才發現的一點東西給嚇跑了。
  孟凝紫臉紅通通的,任由王猛牽著,邁著乖巧的腳步跟在王猛身后。
  “木皇……姐姐和雷神大人呢?”
  孟凝紫心中柔腸百轉,有數萬句話想說,可說出口的,卻是這一句話。
  “這個局面他們應付的來。”王猛看了看天空。
  一般的蜃樓蟲,只能吞吐幻界,但是,數萬古蜃樓蟲結陣而成的,就是蜃界了,以幻為根基,生成的卻是實實在在的真實世界,如果以為一切還是幻覺,那真是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蜃界?”
  孟凝紫顯然不知道什么是蜃界。
  王猛笑了笑,略略解釋了一番,這是源自于神格當中的記憶,古蜃樓蟲一旦聚成蟲落部族,在大千世界當中,都是極為難纏的異蟲。
  孟凝紫臉色微微一變,蜃,她當然懂,是幻的一種,但是,在蜃的幻覺當中,一切都是虛假的幻象,一把劍斬過來,只要你不把劍當成真實,那就算是萬劍加身,只要脫離了幻界,也不會有半點事情,但是聽金狼所言,蜃界卻是不同……
  “也就是說,在這個蜃界當中受了傷,就是真的受傷?”
  王猛點了點頭,這時,兩人便來到了那座大城之前。
  城門樓上,書寫著兩個大字:望城。
  孟凝紫一怔,怎么會是望城?
  “走吧,別松開。”
  王猛感覺到孟凝紫似乎要松手,又用了點力氣握緊了她。
  “啊……哦。”孟凝紫低下頭,她只是不想被他發現她的手心因為緊張有點出汗,才不是想要松手。
  “松開手的話,也許你會被蜃陣卷進別的蜃界當中,那就危險了。”
  “嗯。”孟凝紫聽話的點了點頭。
  王猛一笑,“不用擔心,古蜃樓蟲雖然難纏,但是它們也是受規則約束的,只要小心一點,不會有事的,凝氣息神,闖過這里,以后普通幻術都能一眼看穿。”
  兩人走進蜃界望城,一切都是栩栩如生,就連城門收稅的小吏,也都與王猛記憶當中的一模一樣,道路,樹木,店鋪,往來的人群,衣著舉止,無疑是完美復制了望城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