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75 甜兒的心思凌晨票

在修行界,一個接一個勁爆的消息炸開。
  離火派緊急號回所有弟子,宣稱全派閉關。
  邪靈堂則是派出了所有弟子去尋人,凌渡山被邪靈堂宗主罵了個狗血噴頭,罵得都快抬不起頭了。
  “你這個蠢貨,太上祖師就在你眼前,要是把他老人家請回來,你說,霸天堂還不得靠邊站,我……”
  譚應天恨不得一腳把凌渡山這個蠢貨踹飛,除了邪修的老祖宗誰能補全這套劍法,這個蠢貨平時自覺挺聰明的,關鍵時候掉鏈子。
  “宗主,弟子們都已經去找了。”
  “老祖宗神龍見首不見尾,既然已經現身,就是跟我們邪靈堂有緣,我想會再見面的。”
  邪靈堂上上下下都很興奮,譚應天更是無比興奮,如果能把老祖宗請回來坐鎮,三大宗算個屁!
  如果說這兩件事只是五大派的異動,在小千世界引起了的轟動,那在通明地界,出現了遠比這兩件事兒更勁爆的。
  狂劍派被血洗!
  狂劍派的老大樸霸是四十多層的劍修,劍法不凡,手下更有兩百多弟子,有其他門派棄徒也有修行界的敗類,但無一例外實力都不錯。
  加上有了萬魔教的撐腰,通明地界根本無人敢招惹,前不久還血洗了通明城,結果各方勢力均無反應,其實就是承認狂劍派在這個地區的勢力。
  結果,狂劍派竟然一晚上被人屠了干凈。
  就算是祖師級也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
  而狂劍樸霸也被人割去了腦袋,看那樣子似乎是還沒施展就被人干掉了,對手的實力恐怕超出想象。
  難道是劍神薛終南出手了?
  不可能。
  圣堂宗主在閉關之中,而且以薛終南的性格,頂多殺了樸霸,而狂劍派上上下下二百三十一人無一逃脫。
  武器還是類似于錘子一樣的東西,這么恐怖的體修?
  也有人說狂劍派是遭了天譴,多行不義必自斃,不管怎么說在通明地界都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兒。
  也有人說,是有前輩看不過去才出手的,不過看這位前輩嫉惡如仇的風格,怕不是圣修。
  一時之間通明城多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修行者,懷著各種目的而來。
  有的是想搶占通明城空出來的勢力范圍,有人是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拜師學藝,有的則是來找人的。
  這件事兒隨著邪靈堂的加入變得瘋狂起來,通明城不是邪靈堂的勢力范圍,而邪靈堂近似破壞規矩的肆無忌憚,引起了多方注意,紛紛猜測這出手的人究竟是誰?
  本來邪靈堂也就罷了,當圣堂的人加入了搜尋之后,頓時引起了整個修行界的關注,邪靈堂要找也就罷了,圣堂為什么?
  沒多久更勁爆的消息出來了,劍神薛終南出關!
  “雷師兄,你確定是真的?”作為圣堂之主,薛終南給人的感覺才是真正的高人風范,近乎完美。
  從輩分上,雷霆還算是薛終南的師兄。
  “宗主,我的感覺錯不了,一直以為他老人家已經得道飛升,沒想到尚在人間!”
  雷霆很激動,他和莫山之間有著很深的淵源。
  薛終南點點頭,“我感覺到明空山方向有天劫出現,但似乎并不完整,看來他老人家可能已經到了飛升的邊緣,如果有緣一見,定當請教。”
  有能力到達飛升之境的人一般都會選擇飛升,但總有例外選擇留在小千世界,不過那就要壓制力量,恐怕那個人已經到了可以愚弄天劫的地步,對于渴求飛升的薛終南來說,若能得到一些提點,抵得上閉關十年。
  修行之途,經驗無疑是最寶貴的。
  只可惜,這真的需要緣分,他是圣堂宗主,就算心中渴望也不好說什么,但雷霆就不同了,雖然是圣堂弟子,但和那人有些塵世淵源,只是稍微一點,雷霆就能突破困擾已久的瓶頸就可見一斑。
  羨慕之余,也只能感嘆機緣。
  而作為始作俑者的王猛和索明已經回到了雷光堂,對索明來說,世界很簡單,王猛就是他的信仰。
  王猛的歸來在雷光堂沒有引起什么波瀾,現在胡靜和張小江才是雷光堂的新偶像,但是對兩人來說,王猛安然無恙歸來則是最高興的事兒。
  索明在橫山堂體會到的是家一樣的感覺,在橫山堂,那就是酒肉朋友,但在這里,大家都會歡迎他,對胡靜他們來說,王猛認可的人,就是他們的朋友。
  這段時間胡靜和張小江在優勢資源和長老們的精心栽培下,也是做出了極限的突破,張小胖十四層,胡靜更是史無前例的到達十五層,創造了雷光堂的奇跡,周謙也到了十六層圓滿,索明則是另外一個驚喜。
  他的到來可把王薄當樂壞了,身為雷光堂的長老,他當然不能去挖人,太丟人了,可是有人自己轉投可就不關他的事兒了,十七層的體修,又勤懇努力,索明可成了王薄當的寶。
  雷光堂弟子也感覺到雷光堂的勃勃生機,也許實力還是那么不濟,但已經能看到希望,任何人也不是天生強,都是從弱變強,一點點開始。
  胡靜的聰慧果斷,配合張小江的煽動,還真把雷光堂調整起來,周謙雖然懶,但有時也被拖著幫忙,雷光堂的氛圍也很特殊。
  回來了之后,王猛還是會到茅屋和周楓作伴,他還是喜歡這里的安靜,現在雷光堂可是信心十足,準備在大比之中一鳴驚人,為了這個目標,都在準備著忙碌著。
  王猛則和周楓悠閑地下著棋,神格被封印,確實給王猛制造了不少的麻煩,比如這烏木精,有神格的情況下,王猛可以直接轉化,但現在還真要煉丹,跟周楓熟歸熟,但也沒到那個程度,而且解釋起來也麻煩。
  一盤下到中間,周楓又要撂挑子了,“我說你小子懂不懂尊老啊,給我留點面子會死啊!”
  王猛倒不生氣,笑了笑,“老周,我們打個商量,你教我煉丹,我教你下棋,如何?”
  周楓眉宇間露出笑意,但很快剎住,故作深沉地琢磨了一下,“嗯,我教你煉丹,你教我下棋,公平交換,挺好,挺好。”
  其實心中樂開花了,要不是為了拖你小子下水,老子何必在這里受苦,總算上鉤了!
  盧韻那婆娘不知從哪兒撿了個便宜弟子之后,動不動就氣他,這次讓她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