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753 酒鬼

“只是涼?”馬甜兒眨了眨眼,有點意外王猛的感覺,加了一層真元罩抵御風雪,她都還有一點冰,這方世界的冰雪,明顯不一樣。
  “老大,神厲害嗎?”索明忽然問道。
  王猛微微一笑,“我們最厲害!”
  “我感覺到……那邊有比較濃郁的生命氣息。”馬甜兒不愧是譽為木皇的頂尖丹修,吸了幾口空氣,就將這方雪域的生命分布了如指掌。
  “走吧。”
  在雪地當中行走了約莫一個時辰,一座籠罩在冰雪靈力當中的大城出現在面前。
  靠近大城,就感覺到刺骨的冰雪變得不是那么寒冷,一些奇異的小動物,不時從雪地當中鉆出,然后又飛快的隱沒。
  馬甜兒小心的展開了木雷之龍的防御,說道:“有古怪,只有動物,沒有人類的跡象……”
  “這次再有敵人,讓我先上。”索明掏出戰錘,說道,論搶怪,力修一輩子都別想搶過丹修,目光如矩的掃視四周,盼望這時能跳出一個大家伙和他痛快一戰,哪怕讓他砸兩三下也好。
  王猛神識早就已經掃遍全城,搖了搖頭,“這不一定是人類的城市。”
  “不是人類……那會是什么?”
  索明一怔,難道除了人類以外,還有別的東西會筑城?
  “魔族?”馬甜兒說道,不過她又立刻搖了搖頭,“空氣中的生命氣息很純凈,不像是魔族。”
  走近古城,城樓之上掛滿了七彩旗幟,似乎是在舉行什么隆重的盛典,然而,四周卻是一片死寂。看不到一個人。
  馬甜兒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神情,說道:“奇怪,之前這里明明有濃郁的生機,怎么轉眼之間,就變得死氣沉沉了?”
  對生命的把握,對馬甜兒來說,已然是一種與口能言、眼能視、耳能聽所一樣的身體本能,哪怕是在九十層的古蜃樓蟲的蟲陣蜃界當中,馬甜兒也能憑借對生命氣機的感知而破開蜃界的種種幻象。
  她感應到這里之前有濃郁的生命氣機,那就一定存在過。絕對不會出錯。
  王猛的神念向著四周輔開,迅速捕捉到了一縷詭異的波動,不像是法術。但也不是自然生成,隱隱與這方世界的法則相合,絲絲道韻從中而生。
  王猛通過城門洞看向里面,一片霧氣朦朧,卻是連他的神念也被那絲絲的道韻所阻。“進去看看。”
  馬甜兒點了點頭,率先走到了前面。
  索明很興奮的緊跟了上去,瞪大了眼睛,就盼望著從天下掉下個怪物讓他狂錘一頓,嘴里不時的念叨著大錘饑渴難耐了的話,也不知道是大錘渴了還是他肚子真的餓了。
  王猛笑了笑。走了進去。
  剛剛邁入城門,天色驟然一變。
  轟隆……
  一道驚雷閃電。
  沉寂的世界,忽然之間。被無盡的生氣所充滿。
  “賣驢肉了,新鮮又好……”
  “糖,雪花糖,甜過初戀……”
  人來人往,各種各樣的叫賣聲。一派鬧市的街景。
  “這是?”索明大失所望,只能繼續饑渴難耐了。不過,眼前的景象……有些不正常,進入城門前的一剎那,還是一片死氣沉沉,一進入城門,眨眼就變成了鬧市。
  氣息上……這些都是真的人類,并不是什么詭術道法,或者是異類幻覺之類。
  馬甜兒確定了這一點,在王猛不動用神念的前提之下,她對生命的感應,無疑是最強的。
  “是真的人類。”
  這時,四周來來往往的人漸漸地發現了三人。
  “啊?外人?”
  “咦?這三個人……穿著好像是外面進來的?”
  “唉,又進來外人了?”
  不時傳來一陣陣詭異的討論聲。
  這時,就看到兩名腰配長劍,手拿長戟的衛士飛快的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王猛三人一番,便說道:“城主大人有請三位尊貴的客人。”
  “不知尊城主大人名諱?此處是何地?”
  馬甜兒淡淡一笑,一臉親切的問道。
  兩名衛士望著馬甜兒的眼睛,眼中泛一縷迷芒,嘴里便不由自主的交待起來,“鄙城主大人是謫荒仙人,此處是謫城……”
  謫?
  罰罪者曰謫。
  謫荒仙人,也就是一名被罰罪邊荒的仙人?
  謫城,其意就是罰罪之城?
  不過,看著鬧市當中國泰民安的景象,怎么看也不像是一群罪民。
  來到城主府中,只見各種仙禽異獸,在四周悠哉行動,吞吐著天地靈氣,一派詳和。
  然而越詳和,就越是令人感覺到一股深沉的危機,不怕正面真刀真槍,最可怕的,是笑里藏刀,你永遠不知道致命的那一劍,會從哪里刺過來。
  “呵呵,三位遠道而來,吾已備好宴席,還請三位貴客入席。”
  一道笑聲從府邸深處傳出,就看到一隊侍女迎了上來,引領王猛三人朝著宴度之廳行去。
  這一切,仿佛十分正常,卻又處處都透露著詭異。
  王猛動用神念,可以肯定,這些侍女,侍衛,都是真正的人類,并不是異類,又或是法術幻象出來的傀儡。
  然而,無論是什么人,發自內心深處的表現出一種愉悅的神情,然而,更可怕的是,這樣的心境如同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一樣。
  “沒有感覺到法術的波動氣息。”馬甜兒悄聲說道。
  王猛點了點頭,他也沒有感覺到任何不妥,但正是因為感覺不到,所以才會覺得一股深深的壓抑感。
  從進入城中,所見到的每一個人,都是笑臉相迎,簡直就是完美的典范,但是,有一句古話。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哪怕是修士、仙人,也會有各種各樣的恩怨紛爭,但是在這里,卻好像個個都是圣人,別說紛爭,就連一個怪臉都沒有。
  “太過正常必有妖。”索明目光浮動,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情況……完全沒架打啊,而且越是正常,越意味著風暴。
  來到宴廳。仙樂靡靡,只見十二名身裝薄紗的妖冶舞女,正在大廳正中伴著仙樂舞動。兩側已然坐滿了各種人物,左文右武,左側坐著的都是文員打扮,右邊都是身穿鎧甲,少數幾人。身上還配有鑲有各種寶石的寶劍。
  上位,坐著一名留有羊角美須的中年男子,身著白衣,仙云飄渺,一派仙人姿態,一側。是三個空席,顯然是為王猛三人所留。
  “三位貴客,請上坐。”
  中年男子一捋美須。起身相迎。
  這時,樂聲舞者都停了下來。
  “恭敬不若從命。”
  王猛一笑,帶著馬甜兒和索明走了上去,賓主落座。
  這時,中年男子便一拍手。樂聲再起,舞者獻舞。這時,一群侍女魚貫而入,不斷送入各種美食酒水。
  “吾,乃是這座謫城的謫荒仙人,想必三位都已經知道了,不知三位尊名?”謫荒仙人望了眼王猛臉上戴著的金狼面具。
  “王猛,馬甜兒,索明。”
  王猛笑了笑,在這里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哦,三位因何來到謫城?”
  “因一些意外,可以說是迷路了吧。”王猛一邊說道,一邊觀察著座席上的其他賓客,一個個臉上洋溢著笑容,不論文武,神情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滿足模樣。
  “迷路?呵呵,三位還真是運氣不好,來,且進酒。”
  謫荒仙人一笑,舉杯敬酒。
  馬甜兒點了點頭,已然試過,這酒沒有問題。
  索明舉起杯子,一飲而盡,就徑直問道:“不知謫城附近,有沒有什么為惡的東西?”
  “為惡?”謫荒仙人一怔,隨后大笑起來,“哈哈哈,這位貴客,這里是謫城,向善之地,誰敢在這里為惡?哈哈哈,這是本仙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見諒我的失態。”
  王猛一笑,“不知謫城是什么地方?”
  “這個嘛,三位很快就會知道了,來,飲酒為樂。”
  謫荒仙人別有深意的一笑,卻是只管飲酒了。
  酒宴之后,謫荒仙人卻是拿出了一張謫城地圖,指著一處房屋說道:“三位,這處便是你們以后的居所了,請走好。”
  王猛三人覺得古怪,謝過之后,便離開了城主府。
  來到大街,天色已晚,一輪落日,晚霞如同血光一般,灑落在城中,仿佛預示著什么。
  “有古怪,進來時,太陽正值頭頂,是正午時分,現在怎么就已經傍晚了?”
  馬甜兒皺起眉頭。
  王猛一笑,“既來之,則安之,走吧,看看謫荒仙人給我們準備了什么樣的居所。”
  來到地圖上所指出來的住處,是一座大宅院,這時,門前已經聚了一群人,一個個笑意吟吟,手上提著一個竹籃,似乎在這里已經等候多時了。
  “三位,我是這邊街坊的坊主,徐烈平,這宅子里面已經打掃好了,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以后大家就是街坊鄰居,還望多多關照吶。”這時,為首之人便迎了上來。
  徐烈平說著話,一群人便將手中的竹籃放到了門前,又一個個上前與王猛三人做著非常標準的自我介紹。
  一番不正常的熱鬧之后,宅院門前才冷清下來,這時,天色已然一片漆黑,街道之上,不見人影,四周的房屋當中,不見一絲燈光。
  王猛淡淡一笑:“走吧,進屋說話。”
  走進宅院大廳,馬甜兒一聲清斥,卻是一連轟出三七二十一道木雷之龍,分別御守四處,這里處處都透著詭異,馬甜兒也十分謹慎。
  “你們有沒有發現,只要我們和這里的人進行接觸,時間的流速就會加快。”
  馬甜兒點了點頭,說道:“不僅僅是時間變快,似乎身體的各方面都有影響,體內的真元增長速度,比平時要快了五倍,生命也以五倍的速度在消耗。”
  索明摸了摸頭,算術沒學好,“也就是說……只要呆在這座城里,我們的壽命會減短……多少?”
  “十年壽命,在這里只能活兩年,八成的壽命都在這種詭異的加速當中被消耗掉了。”
  王猛搖了搖頭,“時間的流速不是固定的,我總覺得……會有一次小爆發,可能百年壽命,在這里都只能活一天,甚至一個時辰也不一定。”
  馬甜兒臉色一變,如果是這樣的話……哪怕壽元再悠長,也挺不住,“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九十層之前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詭異的空間,這層空間的陣眼,應該就在這座城中吧?”
  王猛微微地點了點頭,其實,他感覺到的不僅僅是時間的流速不同,還有空間的移動,這座城,恐怕不是固定在一個位置之上,而是伴隨著某種奇異的空間之力,在不斷的變幻位置。
  或許,一進入封神塔的第九十一層就能進入這座謫城,算是他們的運氣了。
  “我出去看看。”
  王猛沉思片刻,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