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754 爭取

走出屋外,王猛一躍飛起,這時,一道道凝滯的真元力從四面八方襲來,是禁飛法陣。
  不過,王真人體內神格輕輕一個波動,禁飛法陣便對王猛失去了感應,層層疊疊的禁飛真元力如退潮般消逝不見。
  王猛飛到高空,俯瞰全城,只見有燈光的地方,僅只有謫荒仙人的城主府,而且光亮也不明亮,籠罩在一層幽幽氣息當中,這個時候王猛也真沒法隱藏實力了,畢竟對手是一個級別的,好看的小說:。..
  神念感應之下,全城上下的生命氣息,這時都變得極其的微弱,無論男女老幼,這時仿佛全部都是行將就木的病者。
  王猛尋找著陣眼可能隱藏的位置,這一層空間,那些對封神塔第九十層做過手腳的人肯定還沒有來得及動手,必須趁對方徹底反應過來之前,將這一層打穿,尋找到對方能夠對封神塔做出陷阱和變化的原因出來。
  不過,王猛神念一層層布下,卻沒有在城中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沒有任何與陣眼相關的法陣波動,整座城,都處于一種遲暮的狀態當中,仿佛在瘟疫當中等死的感染者。
  白天時的那種欣欣向上的活力,此時夜幕之下,就像是墳墓當中漫延出來的死息。
  回到宅邸,將自己的感覺與馬甜兒交流了一下,馬甜兒也點了點頭,她的感應當中,城中生命的氣機,的確突然之間變得微弱下來,那種感覺,就像是之前來到城外,突然一切生機都消失了一樣,只是,現在生機仍然存在,只是變得極其不正常的微弱。..
  “是不是這座城,就是個陣法?”
  索明摸了摸腦袋,突然說道,“我在闖八十一層的時候。就遇到過一個以房屋布成的陣法。不過打亂了房屋里面的一些梁木之后,陣法就失效了。”
  王猛微微一笑,其實他也想到了這一點,不過,這座城的布置其實毫無章法可言,根本就不可能形成法陣的陣勢。
  反倒是那些人……給他的感覺,像是陣法當中的關鍵要素。
  “先不想那么多。試著出城看看吧。”
  馬甜兒點了點頭,這座城很詭異,此時,她心里面竟然有一種想要立刻將整座謫城轟碎的詭異念頭,然而,她又總覺得。這個念頭,并不是來自于自己,而是來自這座謫城的影響,十分的矛盾。
  索明反而沒有任何心思,不過他也很樂意離開這里,這里的人實在是太……好了,連個上來挑釁的小混混都沒有出現,實在太沒有趣味了。
  三人來到城門口。城門大開。四周見不到任何守城的衛兵。
  “走吧,試著看看能不能出城。”
  王猛說道。
  馬甜兒愣了一下。難道他們想出城,還會有困難?
  三人朝著門外走去,沒有任何的阻撓,便通過了城門,但是……
  入目的卻不是城外的景色,而仍然是站在謫城當中,就好像他們剛剛是從城外進城,而不是從城內出城。
  一轉身,城門還是那個城門,并不是被空間傳送了,剛才也沒有任何的空間傳送的力量波動。
  “奇怪,我再試一次。”索明抓了抓腦袋,就朝著城門外沖了出去。
  嗡,一聲異響,索明走出城門的一瞬間,一道水鏡般的波紋陡然一個蕩漾,就看到索明從城門外走了進來。
  “這是……”
  索明呆呆地看著站在城內的王猛和馬甜兒,他剛才運足了真元力量,雷勁轟天,以雷勁的屬性,任何法術都不可能對他產生影響,但是……例外發生了,這個城門的詭異法術,無視了他的雷勁。
  王猛也有點意外,這股力量,和空間法則相似,但卻似是而非。
  “呵呵,幾位,想離開謫城嗎?”
  就在這時,謫荒仙人陡然出現在城樓之上,端著夜光酒杯,淡淡笑道,其他書友正在看:。
  “這是怎么回事,是你在搗鬼?”索明舉起戰錘,指著謫荒仙人喝道。
  “我?呵呵,若是能出去,我又怎么會呆在這個鬼城?謫,罰罪也,謫城,就是獄城啊,三位……你們不該進來的。”謫荒仙人搖了搖頭,將夜光酒杯中的美酒一飲而盡,“原本……希望沒有罪紋的你們能夠出去,看來,也是不行了,這該死的逆轉法術,根本就不管罪紋的。”
  罪紋?
  王猛一笑,飛到城樓當中,大手一揮,一壇酒鬼酒便擺了上來,“城主,關于此城,還請詳細一敘。”
  很顯然,謫荒仙人來這是有目的的。
  “好酒!自從被流罪后,就再也沒機會……咦,這酒,竟然比天宮還要更有滋味,不錯!哈哈,恐怕那老兒也喝不上這樣好的酒吧!”
  謫荒仙人一陣快意,搶過酒鬼酒壇,狂飲幾口,一抹嘴唇,笑聲說道:“這謫城,乃是玉皇仙宮的五位神皇齊力所鑄,其中有著五大天則,這五大天則循環輪回,從而讓謫城成為了一座只能進不能出的罪罰之城。”
  “玉皇仙宮?那是什么地方?”
  王猛眼中一亮,聽這名字就像是個很厲害的地方,五位神皇?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強者,能夠鑄造出這座只能進不能出的謫城,想必實力非同尋常。
  “你們不知道仙宮?”
  “……我們是意外落入此間的修士。”王猛笑了笑。
  “意外……?呵呵,我管那么多做什么,既然你們進了謫城,遲早也要泯然其中,說出來也無妨了,仙宮乃是此界最大的仙門,統御九十九教,三十六洞,非常強大。”
  這時,馬甜兒和索明也都飛入了城樓,聽到這話,索明瞪大了眼睛,“不知道神皇是什么境界?”
  “境界?”謫荒仙人搖了搖頭,說道:“此方世界修行不論境界,只講道法,一人一道,道法天地,道法五行,道法自然……道至極,便度劫成神。”
  謫荒仙人一番修行總綱的話聽得馬甜兒和索明有點發呆,這是什么東西?好像有點道理,但是細細咀嚼,卻發現空無一物,而且有很多缺漏,以中千世界的修行法度來看,這些話根本就是瞎搞亂來。
  不過王猛卻不這樣看,一縷明悟潛入神格道心當中,只是十分粗淺,如同雞肋一般,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那神皇的稱呼?”
  “即將至極道者,便是神皇,這酒,可還有?”
  謫荒仙人飲著酒鬼酒,笑道。
  “呵呵,那你可是神皇?”王猛一笑,又取出一壇酒鬼酒,看向謫荒仙人。
  “我……當然不是,神皇怎么可能被流罪?哈哈哈……”
  謫荒仙人一聲狂笑,拿過酒鬼酒,剎時間,身影便如影子一般,忽然一黯,人便消失不見。
  馬甜兒臉色微變,她剛才在四周布下了木雷大陣,然而,謫荒仙人卻是如履平地的踏過她布下的層層大陣而去。
  這樣的手段……竟然還不是這方世界所謂的神皇?
  (還差十幾票,先更起,感謝給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