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755 大事件

王猛一笑,對馬甜兒說道:“不是你的力量不夠,而是他所精通的‘道’,道法自然,自然之道……”
  王猛朝著城主府看了一眼,看來,謫荒仙人這位城主大人,也是想要離開這里的,或者說,謫荒仙人,是來到這座謫城后,所見到唯一的一個正常人,現在基可以確定,此地不是這個位面的,而是被封神塔串聯進來的,王猛真的很少對一個法器動心。
  這時,王猛伸出手,朝著天空一指,“天亮。”
  嗡!一聲異響,從空中響起。
  明呆了呆,老大這是在做什么呢?
  天亮?這才剛剛天黑吧?就算時間的流速很快,但是也不至于快成這樣吧?
  然而……
  只見天空陡然一陣模糊,星空點點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朵朵白云,一輪日,從天邊徐徐升到半空。
  明和馬甜兒目瞪口呆,雖然心里面早就已經把王猛當成神來待了,但是……像這樣指夜化晝的事情,也太離譜了吧?
  馬甜兒更是吃驚,她的靈覺是明的數倍,這時就能感覺到,一道道詭異的力量從王猛體內不斷逸出,融入到這方空間當中,仿佛是在用神力入侵這方世界的法則一般。
  王猛淡淡一笑,“借用了點封神塔的力量而已。”
  “難道你已經獲得了封神塔的一點權限?”
  馬甜兒一下子就醒悟了過來。
  王猛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說道,“一點點而已。”
  隨著對封神塔的了解,王猛對這個東西越來越感興趣了,弄不好這封神塔當真是天地神物,而不是什么修士鍛造的,任何一個到達一定參悟的修士都可以從封神塔借力,借多少,怎么借就是個人能力了。
  五個小家伙,都被王猛從容靈器當中放了出來,五個小家伙已經完成了蛻變。而五行真元獸對于環境的適應力要比人類強太多了。
  “嘶……”蛇尾花發出一陣陣好奇的叫聲,顯然對這個環境很敏感。
  大嘴搖晃著腦袋,有沒有什么好吃的。
  大個兒抱著他的雄霸乾坤棍,眼睛里面徹徹底底的都是迷戀,九折在一邊搖了搖頭,如果寶器也有性別的話,這根雄霸乾坤棍肯定是母的……大個兒近越來越不正常了,每天都要跟雄霸乾坤棍說好多古怪的話,有時候還會講笑話給乾坤棍聽……
  你相信嗎?金角猿會講笑話!
  這身就是冷笑話啊。可是……這樣的冷笑話,就是這樣真實的發生了。
  小甲懶了。不過,再懶他也不敢放棄修行,開玩笑,要是哪天懈怠了,第二天,地龍獸皇在他背甲上面刻下來的大陣,就會像座大山一樣壓得他一整天都動彈不得……如果只是不能動還沒有什么,關鍵是連吃東西的力氣也都被壓干了。
  幾個小家伙著四周,都有點不自然。
  “主人。這里的靈氣,有點怪。”九折第一時間發現了問題。
  小甲點了點頭,“這里的大地沒有‘靈’。”小甲所謂的靈,是存于大地當中的某種自然力量,小甲的鉆地,十有三四,要用到對靈的利用。否則鉆地的速度要大打折扣,慢上一半還不止。
  “我也覺得這里的水行真元像是有毒,不過……不是那種害人的毒,而是……上癮的那種。”
  大個兒抱著雄霸乾坤棍。“嗯?有架打?”
  明哭笑不得,他都還沒有找到機會出手呢,又跑來個大家伙和他搞競爭,不過對這個小家伙明還是很好奇的,因為那手中的棍子明顯出自老大的手臂,老大可是輕易不出手的。
  王猛一笑,說道:“好了,小花,扎根地下,能不能將根系延伸到城外去。”
  小花點了點頭,根系的足部發出一道道青光,嘩啦啦,一下便刺入地下,在小花的身體周圍,不斷飛出如同有如木行精靈一般的光點,靈動落在小花身上,與小花交換了一絲力量之后,又飛開,消失在空中。
  身為木皇,馬甜兒著小花的這個情況,吃了一驚,“這小東西……是蛇尾花?”
  “嗯,我的真元獸。”王猛笑著點了點頭。
  “木靈換靈,蛇尾花也可以做到這一步?”馬甜兒覺得她來到這個世界后所掌握的常識,有點兒崩塌的跡象,不過了眼王猛……這個男人的存在,似乎就是為了打破常識而存在的一樣,不由笑了笑,又覺得正常了,搖了搖頭說道:“我來助這孩子一臂之力吧,木靈律動。”
  馬甜兒神情一肅,身上的氣息剎那間變得無比渾厚,這一刻,她才真正的展露出了木皇的威嚴氣勢,“凝!”
  一聲落下,只見漫天飛起一道道青綠色的光點,每一道都是木靈,而且,與小花召喚過來的那些木靈相比,這些木靈的等階極高,其中不乏木靈中的王族之精。
  無數木靈,點點的落在小花身上,又點點的飛起,遁入肉眼所不能見的五行世界當中。
  王猛淡淡一笑,可以到,小花在與高階木靈交換某種玄奧力量的同時,身體也在逐步的進化改變著……如果能一直這樣繼續下去,甚至有可能轉化成為傳說中的木靈之體,木靈蛇尾花,不知道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境界。
  不過,馬甜兒再強,也不可能長時間維持這樣大規模的木靈召喚,維持了片刻,天空中的木靈青綠之光便黯淡了下去。
  “這里的五行真元果然有問題。”馬甜兒搖了搖頭,如果是在外面,她能堅持整整一個時辰,但是現在持續了一刻鐘,便感覺到力有不逮。
  “不僅僅是真元,還有其他的‘東西’。”王猛說道。
  這時,蛇尾花給王猛發出了一道信息,“遇到了一個無法根系穿過的壁壘。”
  王猛點了點頭,來,在地下,也布有謫城的特殊“城墻”。
  “走吧,去城主府。”
  天雖然亮了,但是,街道上,仍然不見人影。
  來到城主府外,那位謫荒仙人已經站在門外,臉色古怪的著天空。
  “這是你做到的?如何做到的?”謫荒仙人著王猛,他的手里還提著酒鬼酒,顯然是喝過了。
  “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或許,我們可以一起離開這里。”王猛淡淡一笑。
  “你是怎么做到的?”謫荒仙人卻只是追問這一個問題。
  “對這里的法則的理解吧。”
  “果然……果然,不然,你也釀不出這樣的酒來。”謫荒仙人一嘆,“好吧,吾乃落氏一族的……族長,名為落中夏,這座謫城,其實并不是真正的城……而是為了封印我而造出來的一件神器。”
  “那這些城民?”明瞪大了眼睛,這城是件神器?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的神器?
  “可以說是人,也可以說是神器的器靈。”謫荒仙人一笑,“我剛被封印時,曾經在這城里面轟殺了一天一夜,所有的一切都被我移為了平地,然而,第二天,日月交替,一切又恢復了我剛被封印時的狀態,我又開始殺……但是,無論我如何殺,一切都會在第二天復原成我剛被封印時的狀態,一模一樣,包括那些人叫賣的話,一刻不差……”
  打開了話匣子,謫荒仙人顯然也需要人聽他傾訴,這時,就繼續說道:“有一天,我沒有再殺人,第二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沒有恢復到初的狀態,而是過去了……但是,有一天,我終于沒忍住,殺了一個冒犯我的家伙,第二天,一切又恢復到了初的那一天……哈哈,你們說,如果我現在殺了你們當中的誰,會是什么結果?”
  說到這里,謫荒仙人的眼中閃出一道兇芒,但是,很快他就又搖了搖頭,“不行……我已經五百年沒殺過人了,五百年來,我已經修到了……如果回到初,我是否還能有現在的實力?”
  自言自語了一陣,謫荒仙人向了王猛,“你真的有辦法出去?帶我一起!”
  王猛一笑,“知道那些家伙是器靈性質的人,我倒是有個辦法,不過,現在還不能說。”
  謫荒仙人眼中泛過疑問,“什么辦法?無論如何,不能殺人。”
  萬一殺了人,一切都回歸到五百年前的初始日,他現在這五百年的修為,是否也會隨風而逝?謫荒仙人不想冒這個險,總有一天,他能修出足以打破謫城神器的絕對實力。
  “神器為何是神器?”
  “當然是力量。”
  “錯,放心吧,只要你離開城主府三天……不,只要兩天一夜即可,我就能有辦法帶你離開這里。”王猛說道。
  “好。”落中夏眼中泛過掙扎之色,以他的性,自然是一個殺字,但是,自從他僥幸沖破了道之天闕,擁有了現在的實力之后,他就再也不敢殺生,連路邊的一只螞蟻都不敢去踩……他不確定,自己的實力是否會隨著第二天而消失,修行上,絕對不可能第二次的僥幸。
  落中夏話音落下時,再一次如影子一般消失不見。
  “師兄,這人身上……不對勁。”
  剛才有幾個瞬間,馬甜兒在落中夏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洪荒怪物一般的危險氣息。
  需要用到這種神器來封印的存在,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存在?
  “恐怕……他就是陣眼。”王猛一嘆,說道。
  (一天,繼續激情昂揚的求票,是票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