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76 備展


  周楓知道王猛志不在此,所以要循循善誘,等他慢慢知道了丹修的好,嘗到了甜頭不信不上鉤!
  “咳咳,小子,我知道你有點天賦,也得到過高人指點,但離丹修還差了十萬八千里,我這人對事不對人,教你的時候,我的脾氣可不好,你自己可要做好心理準備,打人還不至于,罵人可是家常便飯!”
  周楓說道,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愚蠢,總堂那些家伙總想把人往他這里塞,結果那些笨蛋能活活把他氣死。
  王猛笑了笑,“老周,我脾氣好,放心,你再笨我都不生氣的。”
  周楓一愣,哭笑不得,“你這小子,算你狠!”
  兩人就這么輕松愉快地達成了一個“平等交易”。
  早晨是修煉的最佳時間,所以兩人把時間定為下午,各一個時辰。
  先是王猛教周楓,然后王猛給周楓下了盤指導棋,著實把周長老給下得灰頭土臉,一直以為兩人棋力差不多,頂多王猛要高一點,哪兒想到會差這么多。
  所以周楓決定在后面的煉丹中找回場子,至少要挽回一點顏面。
  “咳咳,小子,丹修是一門深奧的學問,也是符修中最難的,無論修什么,基礎是最重要的,而丹修第一步并不是煉,而是在辨識!”
  顯然周楓是早有準備,直接搬出一堆法術竹簡。
  “這里面記載了丹修基礎的原料,首先要認,你先看看吧,什么時候全背下來我們再進行下一步!”
  周楓哼著小曲出去了,奶奶個腿,真的一點面子都不給老子留啊,數萬種藥材,看你個天昏地暗,等你對老子五體投地的時候,再教。
  這叫下馬威!
  周楓悠閑自在地曬著太陽,哼著五音不全的調子,心情舒爽。
  一個時辰還沒到,門就吱嘎一聲開了,王猛走了出來,伸了個懶腰。
  “老周我看完了,下一步我們做什么。”
  王猛說道,雖然有大部分能認出來,但要完全記住還真是耗精力。
  周楓站了起來,“你這小子,做丹修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嗎?”
  “什么?”
  “耐心!”周楓語重心長的說道,“丹修是所有修士中最需要耐性的,要沉得住起,基礎要扎實,萬一用錯一味原料就能前功盡棄,甚至害人害己!”
  王猛點點頭,“有道理,下一步呢?”
  ……這小子完全把自己的話當耳旁風了?
  “你不光要知道,還要背下來,分辨出來,包括藥性用法等等等等!”
  “嗯,我背下來了。”王猛說道。
  周楓心道,這小子跟自己玩邪的啊,立刻從乾坤袋掏出一株奇怪的仙草,“你可認得這是什么?”
  “……有點像畸脈草,不過這個有點奇怪,應該帶了五行屬性吧。”王猛接過來嗅了嗅,“嗯,五行含金。”
  周楓愣了愣,……這都行?
  “這奇脈草有什么作用?”
  “一般的也沒啥大用,主要是煉獸丹吧,這株含金,對五行主金的靈獸倒是不錯,總的來說,稀奇大于作用。”
  周楓淡淡地看了王猛一眼,“嗯,還算過關,看來你記性挺好,不過不用自得,這些都是簡單的記憶,后面的就稍微有點難度了。”
  光芒一閃,又是一排排的法術竹簡堆了起來。
  “這些是一些基礎藥理,還有一些初學者的手法,包括丹火的修煉方法,你自己看看,選一個適合你自己的。”
  周楓背搭著手晃悠悠地走到門外,然后把門帶好,離開的時候還順手拎了一瓶酒,走到一棵樹下,背對著屋子。
  周長老猛然彈了起來,狠狠握了握拳頭,“撿到寶了,撿到寶了,這天賦不當丹修,姥姥能忍舅舅也不能忍!”
  過目不忘的有,但是能靈活運用,又有真實辨別力的就絕無僅有了,當初那些東西,他是花了六天的時間才記下來,當時師傅可是驚為天人,直接收他為關門弟子,還加入了周家,想起來周楓都覺得恍若昨日。
  而現在,他竟然發現了一個一天的,得想辦法把他帶給師傅看看,以師傅的眼力想必能發現更多的潛力。
  不過……這小子一根筋,非要當什么劍修,劍修就是群二貨,弄把破鐵飛來飛去也不怕掉下來摔死,哪有丹修來的舒服。
  當初一時的沖動,沒想到真的發現一塊璞玉。
  王猛還真被周楓猛住了,怎么才算是一個好的丹修,王猛自己也沒有什么標準,也不在意,他現在有的就是時間和精力,慢慢來,還不信能被區區煉丹難倒自己。
  王猛認認真真地看竹簡,外面的周楓就差沒高歌一曲了,雖然對酒這玩意并不好,但心情大好的周楓也想慶祝一下。
  他哪兒知道王猛學煉丹只是為了煉一味木燃丹,應對十五層的五行瓶頸。
  這五行瓶頸,只有體含五行的人才會遇到,有一方面上天確實是公平的,他在給予好處的時候,也會增加困難。
  還別說看著看著,王猛還真來了興趣,很多人沉迷于丹道是有道理的,丹道不但是修行必備,還可以治病保命,延年益壽,永葆青春,當然做丹修很難飛升,這點倒是真的,傳說中煉出金丹,服之便可飛升,但誰也不知道真偽。
  前世那么多記憶中也僅僅是聽聞,并沒有真見過。
  隔行如隔山,但真定下心來想要了解煉丹,王猛也掉了進去,一連半個月都跟周楓廝混在一起,周楓那叫一個滿意啊。
  丹修一定要專注,一定要心無旁騖,這王猛簡直就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寶,怎么看怎么順眼,時不時的還會問些問題,問的那叫一個一針見血,做師傅的遇到這種弟子簡直是三生有幸。
  ……只是周楓也有痛苦的時候,每天教棋的時候,周長老就越來越氣餒了,以前到處嚷嚷著自己丹棋雙絕,雖然盧韻那婆娘總是打擊他,可是他還是覺得自己的棋藝相當不錯,但現在他的自信心在直線滑落,甚至都有點放棄下棋了,不過為了讓王猛掉入自己的“陷阱”,周長老忍受著自信心一次又一次的創傷。
  下棋也是讓王猛從煉丹中喘口氣,清理一下思路。
  王猛做事向來沒有半途而廢之說,何況還是事在必行。
  “老周,怎么最近沒人送禮了,難道你是在總堂混不下去才來了這里?”
  吃飯的時候王猛隨口問道。
  一句話就差點把周楓嗆死,這小兔崽子氣人的本事跟他的天賦一樣狠,不過周長老漸漸摸著王猛的脾氣了,這家伙表面上對什么都漠不關心,骨子里其實就是個好勝、義氣泛濫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