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762 大千界

醉書生走進酒鬼酒檔,就被這里的人氣嚇了一大跳,這是排隊飛升嗎?至于這么多人嗎!
  酒鬼酒的酒當已經開了幾家,依然是客流滿滿,而這家最不起眼的酒當,可是酒鬼酒的發源地,人氣也是最旺盛,也這里會有頂級酒鬼酒出現,再加上左京和右京這對名動鎬京的姐妹花,酒客更是趨之如騖。
  醉書生是有耐性的類型,只要值得,他愿意等。
  所以醉書生就站在了隊伍后面,但很快背后就感覺到了殺氣。
  “朋友,排隊!”一個很渾厚的聲音響起,一看就是力修,赤裸著上身,背后背著巨大的斧子,一雙銅鈴般的大眼睛像是要把醉書生吃了一樣。
  “這不是在排隊嗎?”醉書生笑了笑。
  力修指了指拐角,“后面還有兩條街,你站錯地兒了!”
  醉書生這才注意到,拐個彎竟然還有人在排隊,而且延綿不絕。
  ……這是喝酒,還是玩排隊啊?
  醉書生就更好奇了,只是這么拍下去,恐怕天黑也輪不到自己。
  “滾,不然我一斧子剁了你!”力修對于眼前這個落魄書生的遲疑相當不滿意。
  正準備離開的醉書生忽然笑了,輕輕一拍力修,登時力修渾身巨震,“朋友,我今天心情挺好,你把地方讓給我,我也就原諒你的出言不遜了,你說如何啊?”
  這個力修也是有天輪境巔峰的級別,可是被眼前的落魄書生隨意拍了一下差點把根基都拍散了,人家明顯是手下留情了。
  醉書生把力修拉了起來,力修二話不說背著斧子就連滾帶爬的跑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醉書生開始認真的排隊了,照這勢頭怎么都還要一個時辰啊。反正也是吃霸王餐,不能太挑剔。
  排隊的人形色各異,不乏高手,有大周的,也有從其他地方來的,但基本上都很遵守規矩。
  雖然不知道這家酒當的老板是個什么來路,對于圣堂也沒有太大的概念,但是木皇和雷神的名頭還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不光是因為實力。而且這兩人的名聲也是非常好的,所以這些天除了有不開眼的小嘍啰,大多數人都很自覺的遵守規矩。
  而醉書生一直覺得他是個有文化守規矩的好人。
  終于輪到了醉書生,一看到左京和右京就樂了,這酒檔的主人有點意思。換成別人,哪里會舍得讓這樣一對姐妹花出來招待客人,藏在金屋收為禁臠才是正經,再早個幾百年,他絕對就會這么干。
  一般酒樓酒當的女子多是風流場中人,但這對姐妹的氣質顯然完全不同,元陰純凈飽滿。拋卻容貌不說,都顯得這個酒當與眾不同。
  里面可是人滿為患,每個酒客都沉浸在一種滿足之中,來這里吃東西的不多。全是沖著酒來的,在這里就是一個品味。
  布置也非常有有味道,醉書生很喜歡那兩個字——酒鬼。
  寫這兩個字的人,可是有著相當的境界。
  無論是豪門貴族還是修士之間都流傳著一個說法。來鎬京沒去喝過酒鬼酒,就不算真來過。
  左京和右京秉承著自己的理念。來者是客,無論穿著什么樣子,都一視同仁。
  “這位客官,請問有什么需要?”左京露出天魅的笑容,還有那個可愛的小酒窩,一對小虎牙更增添了甜美。
  “酒,好酒,先來十壇,拿手的小菜隨意上一些。”
  聞著酒香,醉書生的口水又快下來了。
  “好的,請您稍等。”
  很快,醉書生的酒菜送了上來。
  醉書生毫不客氣的拍開一壇,直接下肚,周圍這種情況并不少見,海量更是多,但畢竟醉書生看起來還是有點文質彬彬的,喝酒卻是相當的豪氣,左京雖然驚訝卻并不動聲色。
  別的不說,光是這素質,就是酒神酒沒法比的,像醉書生這種級別,不喜歡過度的熱情,當然也不喜歡狗眼看人低。
  “不錯,不過跟我以前喝得不一樣啊。”醉書生說道,看了一眼左京。
  若是其他地方肯定會覺得這是挑釁,但是左京卻沒有意外。
  “您的意思是?”
  “這酒有問題。”
  雖然已經打定主意要白吃白喝,但是品質不能因為這點小事而降低要求,醉書生可是做好了挨揍的準備,這年頭能白打一頓修真界頂級高手的機會可不多。
  為最好的酒而被揍,那叫物有所值,但是,為了不是自己所期待的酒而被揍,那叫傷不起。
  “是嗎?還請客人指教有什么問題。”左京問道。
  “呃……”醉書生沒有想到這里的掌柜不僅長得漂亮,還這么好說話,搞得他心里面有點罪惡感了,“這酒,沒有我之前喝的酒鬼酒好。”
  右京眨了下眼睛,“請見諒,我能嘗一下嗎?”
  “自便。”
  右京從一旁取過一個新酒杯,倒了少許,微抿小口,品嘗片刻之后,就說道:“這酒沒有問題,是我們酒鬼酒的年份酒,客人之前喝的,不知是哪一級的酒鬼酒?”
  “不清楚,既然分了級,把你們最好的酒鬼酒來一壇。”
  左京的耐心非常好,聞言一笑:“我們酒鬼酒有三大類,第一類非年份,釀造時間在一年左右;第二類年份,十年到三十年;第三類萬年酒,年份在五十年以上,極限的如一醉萬年、輪回、兄弟,一般酒鬼酒當提供前兩種,我們這里是第一家店,三種都有,您剛剛喝的是非年份,這一批是一年多的水準,一般我們會建議客人從低的喝起。”
  醉書生聽得心癢癢,老火頭肯定藏私了,給他的頂多三十年,才第二檔,害得自己還沒舍得喝。哪兒想到這里更好的。
  “把最好的一樣給我來一壇!”醉書生急不可耐的說道。
  還沒等左京開口,周圍立刻傳來一陣轟笑。
  “一看就是鄉巴佬,連酒鬼酒的規矩都不知道。”
  “我很想知道,這家伙有沒有錢,左京太好說話了。”
  “若是這家伙是來白吃白喝的,一會兒哥兒幾個好給他點顏色!”
  “那是,我們可都是酒鬼酒的酒中客!”
  左京絲毫不生氣,甚至有點歉疚,“真不好意思。您可能不太了解我們的情況,第一檔我們是照常供應,第二檔我們也會提供給初來的客人,但極品如三十年的,只能提供給我們的資深客人。只有在酒鬼酒消費到一定級別,我們才能提供,至于第三檔,只能看運氣,最重要的是緣分,若是有緣,不花錢也可以。”
  這是左京和右京琢磨出來的方法。酒鬼酒的名聲太響亮了,再大的量,也不可能供應巨大的需求,第一檔還好。其實第二檔就已經供不應求了,三十年份以上的酒鬼酒在鎬京已經被炒成了天價,顧客仍然趨之若鶩,尤其是天下第一道場帶來了大量的豪客。再貴也無所謂,似乎錢完全就是個數字是個概念。而實際上對于一些強大的修士來說,確實只是數字而已,至于第三條是王猛加的,對他來說,懂酒比賣錢更重要。
  兩女施行這個方法的時候也有點忐忑,生怕會起到反效果,但出乎意料的是,客人的熱情反而更高了,能喝到的更得意,喝不到的絞盡腦汁要喝到,酒鬼酒的名氣更大了。
  畢竟萬年酒完全是要看王猛的心情,而王猛對于賺錢本身并不是很熱衷,……尤其內耗嚴重啊,圣堂里面都是酒鬼。
  酒鬼酒越是搞的不想賺錢,越是讓酒客們蜂擁而至。
  “那夠資格買你們第二檔極品,第三檔的都有誰?”醉書生好奇的問道,還真有這種奇怪的地方,賣酒賣給誰不是賣,有錢不賺?
  “朋友,外來的吧,在鎬京能買到三十年的不超過十個人,火皇、我們大周皇帝,三大家族的族長等,就算你化神境高手也不行,至于第三檔,我們知道的只有一個狂圣張揚,那是因為他在酒鬼酒里有份額,其他人要看運氣!”
  旁邊一桌的酒客說道,骨子里都透著一種傲氣,一股子鎬京腔兒。
  “戰長老,您再有一個月就可以購買二十年份的了。”
  說話的中年人是鎬京戰家的長老戰天玄。
  “左京啊,你可要給我留幾壇好的,別等我到了就被人搶光了。”
  “您放心,已經給您準備好了。”左京恭敬的說道。
  人的名樹的影,戰家在鎬京也是大名鼎鼎,由于戰瓔珞的關系,戰家在酒鬼酒當也是頗受優待。
  左京和右京都把戰瓔珞當半個女主人了。
  醉書生呆住了……不是吧,還有這么賣酒的?幾百年了,還第一次遇到這么奇葩的事兒!
  這……簡直不給他這種霸王客活路啊!
  “罷了……那就再來十壇十年份的吧!”
  左京這次真是遇到一點都不懂的人了。
  戰天玄笑了笑,“朋友,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每天的供應量有限,一般新客人,第二檔也只能提供一到兩壇,看到外面的隊伍了嗎,大家都在等,還有,你應該不是來白吃白喝的吧?”
  戰天玄確實在眼前這個落魄書生上看不出什么門道。
  被人道中心事,醉書生也有點不好意思,喝完了是一回事,這進行到一半,還沒爽到,就被揭穿可有點不對頭。
  左京卻連忙擺擺手,“客人,先給您上兩壇如何,戰長老,這位先生器宇不凡,肯定不會的。”
  戰天玄苦笑,小丫頭太好說話了,以他的經驗,一看眼前這貨就不對勁。
  醉書生哈哈一笑,“小姑娘好眼光,那就先來兩壇吧,說不定我今天的運氣好,能喝到第三檔也說不定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