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763 妹子乖乖回家吧

左京鞠躬,一招手,立刻有侍者端上兩個小一號的酒壇,一下子周圍的目光就有點羨慕。
  這第二檔的價格就是十倍多了,真不是一般人喝得起的,一般都是來幾挑嘗嘗鮮,這位一下就來兩壇,連周圍的酒客都擔心是騙子了。
  一開封,那香味立刻竄了出來,醉書生聽到了一連串的咕咚聲,里面也有他的。
  毫不客氣的開喝了,人生如夢啊,忽然之間,醉書生非常想嘗嘗那極品的一醉萬年。
  要多么大的口氣敢起這樣的名字?
  就在這時,酒檔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喧響,“是狂圣張揚。”
  “這幾天都沒見他了,運氣來了。”
  “不知道這次他會喝什么,我們也能跟著見識見識。”
  “這要看運氣啊。”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望著張揚,這貨每次來都會開一壇極品,最低也是五十年,一旦上了萬年酒鬼,味道又上了一個境界,喝不到聞聞也是好的。
  大堂當中,食客們一陣低聲的交談,不時敬仰的看向張揚。
  醉書生捋了捋下巴,看著張揚,確實是個不錯的年輕人,老酒鬼看到了小酒鬼,總是有點眼緣。
  張揚是來喝酒的,他也在為天下第一道場做準備,不過今天欠缺點靈感。
  左京和右京看到張揚立刻迎了上去,張揚也算是半個老板了。
  但其實張揚的某些個性也讓,左京和右京感覺很困擾……就算是狂圣,耍流氓,女客人也一樣會被嚇跑的啊,不會因為流氓是狂圣而嬌軀一震便投懷送抱了。
  不過今天張揚明顯志不在此,看到幾個美女客人都沒有一點動靜,也沒有像平時一樣調侃兩姐妹。
  “把我的那壇拿上來。”張揚說道。
  右京點點頭,那一壇是珍藏的極限系列的兄弟,王猛也很少出手釀這種,畢竟這是一種感覺。而感覺是不應該經常被消耗的。張揚也只會在最郁悶的時候才會喝。
  那可是張揚的至寶,倪庸等人想喝一口都沒份兒。
  兄弟,王猛總共兩壇,一壇在火皇那里,另一壇就在張揚這里。
  醉書生正悠哉悠哉的喝著自己的酒,看別人怎么都不能跟喝自己的相比,當右京抱著一個壇子出來的時候。周圍一下子安靜了。
  醉書生的鼻子抽動了一下,眼珠子露出不可思議的光芒。
  “這就是傳說中的酒鬼三大系列之一的兄弟?”
  酒鬼的三大系列就是酒的極限,輪回、兄弟、一醉萬年,對于一個酒鬼,若是這輩子喝不到這三種,就是一種至死的遺憾。
  但這種酒就算有錢有地位也喝不到啊。據說大周皇帝想嘗嘗一醉萬年都沒了下文,王家家主王宗正想試試兄弟,也被拒絕了,頗有點“六親不認”的霸氣。
  連自家人都這樣,其他的客人也沒法發飆了,你在大牌有大周皇帝大牌?你在親,能給王家家主相比?
  越是得不到,酒鬼們就越是渴望。
  望著那壇兄弟。眼珠子都快彈出來了。
  一個碧綠色的青石碗。這是塔六十九出產的冰徹青石打造的,跟兄弟是極致的搭配。張揚也是費盡心思才弄到的。
  噌,酒壇拍開,一瞬間火焰蒸騰,這是兄弟才特有的,獨一無二,冠絕古今。
  據說王猛也只有在狀態極好的情況下才能釀造出來。
  張揚的速度訊若閃電,一碗倒出,壇子立刻被封好,生怕跑掉酒氣,整個過程就是閃光一瞬間,很多酒客只是感覺到一道酒氣和紅光,然后什么都不見了。
  而兄弟熱血碰觸到冰徹青石碗,立刻產生了奇妙的反應,這是酒中客做夢才能夢到的極致。
  若不是萬不得已,張揚真不舍得喝,他需要一點感覺刺激一下,以突破眼前的瓶頸,天下第一道場級別空前,以他的性格寧死都不能錯過,沉寂百年的一些老怪物紛紛出世,光是想想都興奮,但是以目前的情況肯定不夠,這種刺激下,張揚每天都是突飛猛進,但還是不夠,要夠強,更兇猛!
  張揚正想把酒干掉,卻憑空出現了一只手阻止了他。
  “小兄弟,打個商量如何?”醉書生笑瞇瞇的說道。
  張揚感覺對方的手如磐石一樣,卻感覺不到一絲氣息。
  遇到頂級高手了。
  “怎么個商量”張揚沉聲道。
  “呵呵,你的問題我幫你解決,這酒,還有剩下的都是我的。”
  醉書生說道。
  張揚猶豫了一下,眼前這個落魄書生肯定是化神境的級別,但他的問題并不是一般化神境能解決的,由于天下第一道場,鎬京的化神境高手數量也到達一個空前的高度。
  坦白說,張揚進入化神境只是時間問題,不是什么人都能給他指引的。
  “桀桀桀……醉書生,你是越混越回去了,還要從小孩子那里搶酒喝。”
  這時,一道怪笑聲在大堂當中響起,只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醉書生眼睛一瞇,“這天下能笑得這么猥瑣的,……十八翼蝠,你怎么還沒死?”
  “青蚊蟲都沒死,我又怎么敢先死……等下,醉書生,你干嘛咒我死?”
  “一百多年沒音信了,當然以為你死了。”
  “我就不能飛升嗎?”
  “我都沒飛,憑什么你能飛升?”醉書生翻翻白眼。
  “我仙緣比你強。”
  “你自己信嗎!”
  啪啦!
  酒檔大堂的氣氛驟然一緊,無形的兩道氣勢在大堂當中交鋒。
  普通的酒客沒有任何感覺,但是張揚的臉色驟然大變……
  醉書生與十八翼蝠的氣勢交鋒,像是兩只洪荒巨獸的碰撞,這個級別,弱的人感覺不到,而他敲好能感覺到,又首當其沖。
  噗嗤……
  一時間氣血翻騰,張揚立刻把眼前的那一碗兄弟喝了下去,雙眸光芒四射,氣勢洶洶燃燒,與張揚的大動干戈不同,醉書生卻還是那么平靜。
  醉書生一怔,“咦,這小子悟性不錯,長翅膀的,要算舊賬,我們兩個似乎還在很后面吧。”
  “桀桀桀,那是,雖然我看你不怎么順眼,但還沒功夫搭理你,聽說那群死人也來了,醉書生,你的運氣一如既往的差啊。”
  “呸,這次讓他們變成死灰。”醉書生又是一掌拍向張揚。
  “桀桀桀,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放心吧,就沖咱們往日交情,我會替你收尸的,不會讓那群死人把你變成怪物。”
  “呸呸,還不知道誰給誰收尸!”
  “桀桀桀……我去也。”
  一道狂風驟然從大堂當中卷起。
  眾多酒客們面面相覷,雖然不是很懂,但此時已經噤若寒蟬了,眼前這個落魄書生顯然是高手,高到什么程度不知道,但已經不是他們能招惹的。
  “你這家伙,竟然偷偷喝了一碗,真是浪費啊,剩下的歸我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醉書生,記得來找我吧。”
  醉書生根本沒給張揚“商量”的機會慢騰騰的把剩下的兄弟酒拿走了,整個過程張揚都沒有反對。
  ……其實狂圣咬死對方的心都有了,丫的簡直就是強盜加流氓,明搶啊!
  醉書生擺了擺手,“眼睛不用瞪這么大,我知道你很感動。”
  醉書生說著,呼啦一道風聲,便消失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臨走時,順便把張揚桌子上面的酒菜席卷一空。
  左京和右京呆呆的,其他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張揚似乎在思考什么。
  半響,張揚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嚎,“你個不要臉的,哪個答應你了,我的酒!”
  說著身形一閃如狂風般的沖了出去。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戰天玄則是默不作聲,他自身就是沖神境的修士,只不過修為已經停滯了五十多年了,在他還是個意氣風發的年輕修士的時候,他就聽說過這兩個名字了。
  醉渺天下的醉書生,血魔王十八蝠翼,當時兩人就已經是化神境巔峰的高手了……
  張揚跑沒影了,左京和右京感覺是出事兒了,連忙回去通報。
  左京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馬甜兒和索明都對視一眼,顯然不甚了解,兩人進入中千界的時間也不是太漫長,對于幾百年的老怪物肯定是不了解的。
  不過戰瓔珞倒是陪著戰天玄來了,戰家和王家本是世交,戰瓔珞和王猛的關系又非同尋常,在目前局面下,戰家想撇清自己也是不可能了。
  戰天玄雖然修為不如二人,但見識方面確實不一樣,戰家自是時時刻刻關注著鎬京各個層面的一舉一動。
  “十八蝠翼來自一個叫做飛天舞的隊伍,總共有五人,十八翼蝠是其中一員,是臨時組合,但毫無疑問是禁忌組合。
  戰天玄解釋道,這次由于某種原因出現了好多個這樣超級強者組成的隊伍,他們似乎已經不在意第一道場本身了,而讓第一道場成了一個契機,一個解決他們百年恩怨的契機,出來一波帶來一波,緊跟著起了連鎖反應,一波接一波的隱世高手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都涌了出來。
  這樣的組合都被稱為禁忌組合,這些人足夠有力量反客為主。
  (求月票,求推薦票,各位師兄師姐,每日一投,神清氣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