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77 勇氣票

為了讓王猛專心修煉,當然也是為了防止別人窺伺他的秘密武器,所以放出話去在閉關。
  重重地嘆了口氣,“唉,還不是盧韻那婆娘,她窺伺我的首席好久了,不得不承認,她有點本事,而且人家有個好弟子,處處壓我一頭,我這總堂過的苦悶,就出來透透氣。”
  “你別指望我。”
  “你這小子,真沒良心,我說了,咱們是朋友,但,萬一,我是說萬一,盧韻那婆娘挑事兒上門,你說咱們爺們兒能慫嗎。”
  “這倒不能。”王猛點點頭。
  “就是啊,盧韻,自然交給我了,不過她那弟子,我總不能以大欺小吧,到時候你將就著指點指點她,省得她們整天目中無人。”
  周楓說道。
  “我才學了幾天,去了還不是被指點的,不過真要有事兒,我能幫到的話絕對沒問題,萬一丟人了,你自己多擔待。”
  “什么是男人,輸贏另論,但咱不能逃避是不是?”
  王猛笑了笑,老周也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從剛開始只是為了自己煉丹,現在對煉丹的興趣越來越大,當然王猛并不是那種專注于煉丹的丹癡,他的專注在于,煉丹可以幫他突破五行瓶頸,另外一個重要的地方是,他發現一種可能,那就是丹可能幫他接觸天地鎖靈陣。
  天地鎖靈陣一旦落入體內就成了身體的一部分,可以看成一段堵塞的命痕,如果丹藥合適就能梳理好。
  目前是用不到神格,但他必須在進入中千世界之前把封印解除掉,否則飛升的時候天曉得會發生什么變故,身懷逆天神格,每一次闖天劫都是九死一生,如果神格還沒封住了,那就是十死無生了。
  “要對自己有信心,雖然你丹火只有兩級,可是重點在悟性和理解,那丫頭也不過是四級火罷了。”
  周楓也算是用心良苦,一方面要給王猛信心,另一方面又不能說太多,畢竟對方的四級丹火用了五年,而王猛……
  丫的,這幾天周楓睡覺都能笑醒了,不過要忍,這小子似乎天生就喜歡保護“弱小”。
  王猛微微一笑,“誰怕誰啊,來,老周干一杯,一會兒我教你下棋。”
  周楓這次的苦瓜臉可是貨真價實的了,一咬牙,“干!”
  不過周楓的痛苦棋藝生涯被胡靜等人的到來給打斷了。
  胡靜、張小江、馬甜兒、周謙、索明,索明經歷了一場大難,變得話很少,但更沉穩了,他在修行中的拼命努力讓人瞠目結舌。
  周楓也不打擾年輕人的聚會,閃得比誰都快,他現在是聞棋色變。
  “難得你們來這么齊,有什么活動嗎?”
  王猛笑道,小茅屋立刻坐滿了,平時來也是一個一個的來。
  “猛哥,圣堂的百寶堂會就要開始了,我們在琢磨著是不是也要參與參與。”
  張小江興奮地說道。
  “所謂百寶堂會,簡單說就是九堂弟子的一個交換大會,但由于各堂參與,總有一定的炫耀比較在里面。”胡靜解釋道。
  “雷光堂的劍冢省十年,靈隱堂的的符箓多一丈,仙源堂的靈丹功效強,火云堂的法器才是真,御獸堂的靈獸滿街跑,飛鳳堂的美女傾天下,百草堂的元氣如泉水,橫山堂的弟子像流氓,道光堂的門檻才叫高,想當年我們雷光堂確實風光過,但現在劍冢也沒了,我看這次就是重在參與了。”
  “周師兄,不能打退堂鼓!”馬甜兒說道,“我們要展現自己,哪怕不如別人也不要緊。”
  周謙苦笑,馬大小姐的樂觀是有底子的,別人可學不來。
  雖然不知道馬甜兒在馬家是什么身份,但跟馬家有關是肯定的,馬甜兒不說,誰也不好打聽別人的隱私。
  “猛哥,這些年來百寶堂會基本上是仙源堂、火云堂、百草堂、御獸堂的天下,你不是跟周長老學煉丹了嗎,要不煉幾爐,咱們也出去炫一炫?”
  張小江說道。
  砰……,小胖子的頭上立刻挨了一個爆栗。
  “你小子當我是百寶囊啊,我才學了幾天,整天被老周批斗。”
  王猛說道。
  “仙源堂的丹是最好的,火云堂的法器,御獸堂的靈獸,百草堂的奇珍異寶,靈隱堂的符,道光堂肯定是什么都要弄一點,而飛鳳堂,向來是人氣最高,現在百寶堂會的意義已經不在交換,而是展現各堂實力,我們雷光堂借著和橫山堂一戰有了點起色,如果能在這次百寶堂會上做出點成績,對我們也是一件很迫切的事兒。”
  說道胡靜,她現在算是雷光堂的大師姐了,到了這個位置才知道有多難,當年趙廣也算是有兩下子了。
  “王猛,事兒很簡單,他們是想參加,我則是建議干脆不要湊熱鬧,獻丑不如藏拙。”周謙說道。
  胡靜說話顯然不像張小江那么夸張,王猛自己不愿意管這些事兒,但關鍵時候還是要出力的,他是有個烏木精,只是這玩意有點扎手,而且僅僅這么一個東西也于事無補。
  “現在你們有什么打算?”王猛笑了笑說道,這幫家伙找上門來顯然是有了打算。
  胡靜點點頭,“我覺得在這種趁熱打鐵的時候不能退縮,如果要參加,雷光堂的展臺,有甜兒的小可愛來震場子,索明在鍛造上天賦不錯,我看了也覺得可以試試,我這邊出一些丹藥,周師兄那邊出一些符箓,可能我們不如人,但我們不怕丟臉,氣勢上不能輸人!”
  越慫就會越慫,有的時候,人們怕的不是對手,而是怕自己。
  這不叫破罐子破摔,而是破釜沉舟。
  王猛欣賞的就是胡靜的果斷和大氣,“小靜,我支持你,沒話說,不管我的丹練得怎么樣,都弄上點,這種熱鬧怎么能少了我們雷光堂!”
  “嘿嘿,猛哥,如果你能讓周長老偷偷的給我們弄上一爐,我們……”
  砰……
  話還沒說完,張小江就被胡靜扁了。
  “這種歪門邪道少來,你當別人都是瞎子啊!”
  張小江憋著可憐兮兮的小嘴,“我只不過想打個擦邊球嘛。”
  王猛就知道這小子沒安好心,原來是在打周楓的主意,和周楓想出來,王猛很清楚周楓的個性,這事兒說了完全就是找罵,最近煉丹也煉得興起,小試身手也無妨,反正他又不怕丟臉,何況,應該不至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