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771 跟兄弟們在一起

什么也顧不得了連忙沖了上去,一把抱住陰靈鶴連忙喂丹藥,這要死了,他也完了。
  老馬搖搖頭,人類啊,真菜,囂張的時候天下無敵,稍微遇到點什么就慌得跟兔子似得。
  南宮翎的行為就意味著認輸,而且是很不體面的認輸,說明底蘊和心姓磨練的完全不夠,不過這時候他哪兒顧得上面子。
  丹師們也沖了上來,但望著九轉陰靈鶴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為他們根本查不出這是什么情況,從沒遇到這種毒。
  這方面老馬也得佩服王猛的本事,竟然讓一只三轉水瓏獸領悟了極水,而且還這么徹底,水乃生命之本,但物極必反,極水乃天下第一劇毒,還別說能領悟這種劇毒的必須是擁有純凈靈魂的生命,往往純凈的另外一個形容就是愚蠢。
  南宮翎感覺有什么東西拱了他一下,回頭一看竟然是大嘴,瞬間渾身一顫,竟然跌跌撞撞的一屁股摔了出去,臉色灰白,連九轉陰靈鶴都能毒死,毒死他豈不是分分鐘的事兒。
  “你,你,竟然敢殺人,完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不想死。”
  南宮翎的淚都快下來了。
  老馬鼻孔喘著粗氣,“蠢貨,它是要救你這只瘦雞,不想死的話,就滾一邊去。”
  大嘴笑瞇瞇的張著嘴點點頭,南宮翎愣愣的,救敵人?
  大嘴走到陰靈鶴身邊,猛然一吸,一陣銀色的水霧從陰靈鶴的身上蒸騰出來被大嘴吸進了肚子里。
  大嘴非常滿足,而陰靈鶴也比剛才好一些了,至少雙眸中恢復了點神采,但望著大嘴的眼神卻充滿了敬畏。
  丹師一檢查也是目瞪口呆,剛剛已經快死了,這一會兒竟然就緩過來了,連忙下丹藥,釋放治愈法術,不過這陰靈鶴傷筋動骨怎么都要修養一段時間。
  圣堂再勝一場,望著大嘴搖搖晃晃的身影,卻沒人再嘲笑了。
  張揚聳聳肩,舔了舔嘴唇,“看來我的運氣還是這么好,謝謝元老板賞賜。”
  元聚火目瞪口呆,三轉資質的水瓏獸能戰勝九轉陰靈鶴,這簡直就是貓上樹搞了老鷹。
  張揚得意中也透著一絲說不出的滋味,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搞的,水瓏獸也可以這么狠?
  雖然加入了圣堂,但張揚只是姓情中人,并不在乎圣堂是強是弱,王猛到底是個什么水平也不好說,只是對脾氣,但現在看,人家當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這一戰已經不是僥幸了,上一場披甲獸的表現還不算震驚的話,這一場水瓏獸可就不能無視了。
  三轉逆襲?
  兩只真元獸展現出來真元強度似乎只是五轉的巔峰,加上三轉的資質,能進入正賽已經是奇跡了,誰能想到還可以一路過關斬將?
  ……而且都是壓倒姓的勝利。
  戰瓔珞張大了嘴,“怎么會這樣?”
  老馬嘆了口氣,“小丫頭,你始終沒有聽進我說的話,王猛這幫家伙來歷非凡,這五個小家伙的力量橫掃這里真元獸都不算什么大事兒。”
  戰瓔珞愣愣的,不知道該理解是真實的,還是夸大,老馬太喜歡吹牛了,可是眼前這一切又怎么解釋?
  搖搖擺擺的大嘴,竟然就這么輕描淡寫的把九轉陰靈鶴給滅了。
  其他四個小家伙圍著大嘴用它們的方式祝賀著。
  九折還是那么傲氣,大個很沉穩,小花則是比較活潑。
  姬瑾兒也忍不住跑了過來,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大嘴的頭,大嘴很享受這種撫摸,一旁的小甲也湊了過來,它也要摸摸。
  “你們太厲害了,好棒!”一見姬瑾兒來了,老馬就開心了,立刻把美神弄到了一邊。
  “老馬,這五個小家伙里面誰最厲害啊。”姬瑾兒問道,老馬雖然不樂意回答,但畢竟是美神的主人,以后想和美神好好發展還是要經過姬瑾兒的允許。
  “各有特點,不過這兩個小家伙是最笨最弱的。”
  姬瑾兒和戰瓔珞面面相覷,這還弱……什么叫強?
  兩人看著九折、大個還有小花,……小花竟然比大嘴和小甲還強?
  它是植系真元獸啊,自古以來植系就屬于最低的級別。
  這一戰之后,各個團隊不得不再次注意起圣堂了,圣堂可不僅僅會釀酒,真元獸也很強。
  白胖子笑得合不攏嘴,終于要輪到他發揮了,立刻安排手下的人開始接洽商團。
  這次真元獸大戰不僅吸引了看熱鬧的,也有看門道的,真元獸商人,尤其是那些大商人,這個時候都在盯著,哪個家族更強一些?
  白家無疑是異軍突起,通過這兩場的表現吸引了不少的注意,把三轉的資質磨練到戰勝九轉,這其中蘊含的底蘊就不同了。
  在這些真元獸商人看來,圣堂必然有強大的馭靈師、丹師、煉器師的資源,而且圣堂是故意使用這樣低資質的真元獸來展現,能把這種變成這么強,高資質的就更不用說了。
  這是強大的自信啊。
  自信這玩意,白胖子從來不缺。
  圣堂的這種表現也引起了一些真元獸家族的注意,畢竟南宮家族并不是街邊的阿貓阿狗,而九轉陰靈鶴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漸漸的一些地下賭場把圣堂也加入了奪冠博彩行列,而這個賠率可是相當的可觀。
  第三輪,圣堂的對手出來了,來自大周西部邊陲的公國,也沒什么名氣,戰隊叫做不死不活,但這次大會叫什么的都有,也不算出彩。
  由于前面的戰斗,倒是讓更多的人關注起這場比賽了。
  圣堂打算讓誰上呢?
  對手那邊只來了一個人,血色的長袍,臉上帶著妖異的笑容,身上有種惡心的味道,像是發臭的血液,這人的臉看起來四十五歲,但感覺卻很腐朽,而他看到戰瓔珞等人時,那空洞的眼神中卻會帶著點亮光。
  “擦,這個不死不活的是什么東西,隨便上上就能搞定了。”張揚現在可是信心十足。
  老馬這次倒是沒有啰嗦,打量著不遠處的僵尸臉,卻沉思了一會兒,“小花,你上,不過小心一點。”
  “老馬,這人有問題嗎?”戰瓔珞問道。
  意外的是,老馬這次并沒有搖頭,而是點點頭,“運氣不怎么好,碰上麻煩的對手了。”
  對面的不死不活戰隊的修士看了一會兒,舔了舔干癟的嘴唇,轉向比賽場地。
  “這家伙的眼神讓人很不爽啊。”張揚說道。
  “他看我的時候,我渾身都有點顫,這……”戰瓔珞心中有點懷疑。
  她也是知情人之一,知道這次天下第一道場來了不少的老妖怪,但這些老妖怪對前面兩個階段應該不感興趣的啊。
  運氣不會這么差吧!
  “第三輪,第八斗場,不死不活戰隊對陣圣堂。”
  隨著這聲音播出,局部之中有點奇怪的變動。
  “不死不活這幫人還是很不要臉啊。”醉書生撇撇嘴。
  “舒不起這個老賭鬼也過去了。”
  “走吧,去看看你弟弟唄。”醉書生笑道。
  不老不小狠狠瞪了一眼醉書生,“少拿這個打趣我!”
  “哈哈,酒鬼,不老不小可比這幫怪物正常多了,這次要是讓我們碰上,順道就把他們解決了吧。”
  說話的是一個滿臉大胡子的中年男子,但是一雙手卻非常的白凈細膩,像是女孩子一樣。
  “老男人,若是遇上了全交給你了,我保準給你加油助威!”醉書生笑道,“這次真是見鬼了,活的出來了,以為死了的也出來了,半死不活也都出來了,還真挺麻煩的。”
  “這樣才有趣,我都出來了,還有什么是出不來的。”
  被稱為老男人的中年人清理著自己的指甲,晶瑩如玉,非常的仔細。
  “這圣堂有點與眾不同,老男人,你聽說過嗎?”
  “沒有,能釀出酒鬼酒,我也想認識認識。”老男人說道,他也好酒,不過沒像醉書生那么瘋狂。
  他們在走動的同時,也發現了一些異樣。
  “咦,是死人團的人,嘖嘖,他們竟然在關注圣堂,有點意思啊。”
  “呵呵,那邊是幽冥教的圣女。”
  “據說天陰體,完成了幽冥傳承,幽冥教要發達了。”
  “呵呵,幽冥教為了搜尋能能完成幽冥傳承的人已經找了百年了,這次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白骨教的人也到了,呵呵,太有趣了,這家伙似乎是得罪不過不少人啊,這才剛露頭,就有這么多人盯上了。”
  “有些是沖著不死不活團吧,這幫家伙的仇家可不少,銷聲匿跡了幾十年,竟然也出來了。”
  “他們也真不怕死,當年血魔教教主屠殺了數萬修士,引得群起而攻之,聽說只有幾個長老僥幸逃脫,竟然還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出來。”
  “這次恐怕是有靠山的。”
  “有的好瞧了。”
  關注這邊的人數并不是特別多,但有心人卻能發現,關注的人都有點奇形怪狀。
  而在熟人中,閻洛奇出現了,天下第一道場能有今天的規模,他也出了不少力。
  “閻兄不用陪金皇前輩嗎?”
  這些大人物來了之后都深居簡出,王昂最近湊閻洛奇湊的很近。
  閻洛奇淡淡一笑,“不用。”
  閻洛奇沒有深談的意思,王昂也不好多問,謠傳閻洛奇富可敵國,還是金皇的弟子,最近看來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五皇之中,只有金皇有這樣的身家,五行之金的體制,讓任何礦藏在金皇面前就如同**的處女一樣,財富唾手可得,而閻洛奇又能請得動金皇和水皇,這關系不言而喻了。
  王昂眼神中閃過一絲羨慕,他不得不走閻洛奇這條關系,王猛太囂張了,尤其是木皇的出現,讓他這王家傳人一點面子也沒了,必須找個能對抗的,水皇、火皇、大地神皇都搭不上關系,王昂只能走閻洛奇這條路。
  若是能跟金皇有一個良好的關系,他在王家的地位才能穩固,才能跟王猛對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