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772 孤男寡女對酒當歌

不死不活戰隊顯然不止一個人,但這次只來了一個人,因為眼前這位需要做點什么。
  真元獸大賽是什么?
  “對左輪來說,是想借機喂養一下他的那只讓人討厭的寵物吧。”
  “這點我也同意,見過討厭的,沒見過他那只那么討厭的。”
  說話的是十八蝠翼,飛天舞的人也到了。
  左輪轉動著右手上一個古老的戒指,看得出綠瑩瑩的銅銹,這個戒指有著古老的歲月,對于這些存在來說,美觀什么的都不在考慮范圍內。
  一道金光閃過,一只三米多高的巨型金色蝙蝠出現了,瞬間就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巨大的金色蝙蝠,頭確實血紅血紅的,那對眼睛更是給人血淋淋的感覺。
  周圍的修士都產生了不寒而栗的感覺,沒多久就有修士暈倒。
  而左輪蒼白的臉上才露出一點妖異的笑容。
  不死不活團血神對陣圣堂小花
  血神,就是傳說中的九轉魔金蝠,在九轉中也是罕見的,這是可以穩進十大真元獸的恐怖存在,要比九轉陰靈鶴還要狠,如同夢寐一樣,但是根本沒人知道它竟然會出現。
  而且看這九轉魔金蝠的年頭,恐怕不小了,真元獸的力量跟時間有著直接關系。
  不死不活團這個級別自然對這種真元獸大賽沒有興趣,但喂養寵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對左輪來說,這不過是難得的進食機會,可以壯大他的真元獸。
  九轉魔金蝠跟左輪的功法和體質無疑是罕見的絕配,雖然無情,卻對這只魔金蝠不同,所以才會參加這種近乎玩鬧的戰斗。
  前面的戰斗。九轉魔金蝠根本不用戰斗狀態,但這次不知怎么一出現就展現了戰斗狀態。
  對著……一個植系真元獸。
  小花飄了上去,周圍的修士都被九轉魔金蝠的氣場吸引了過去,也紛紛猜測起不死不活團的來歷,但凡能擁有這樣恐怖的真元獸都不會是什么擅長,但問題左輪?
  聽都沒聽說過的名字。
  看到這個,戰瓔珞和姬瑾兒都被血神的氣勢驚的后退一步,九轉天馬也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九轉天馬毫無疑問是屬于圣體質的真元獸,而九轉魔金蝠則是標準的魔體質的真元獸。
  天生相克。望著九轉魔金蝠,美神充滿了戰意和危機感。
  老馬打了個噴嚏,這個臭蝙蝠太不識相了,比賽就比賽,亂放什么屁。打擾它的情話綿綿。
  望著圣堂派出蛇尾花,修士們都是哭笑不得,圣堂是玩真的啊,用一只蛇尾花來對付九轉魔金蝠,這跟做夢一樣。
  “這叫避實就虛嗎?”十八蝠翼撇撇嘴,其實骨子里他也很喜歡這只九轉魔金蝠,若是調教好的話。確實會成為極大的幫手,但是很顯然這只魔金蝠已經入魔太深,只適合這些不死不活的怪物。
  其實植系真元獸在某些方面確實讓九轉魔金蝠無從發揮,比如說血。比如說在精神攻擊上,但……對于九轉魔金蝠來說,根本不需要啊。
  小花望著巨大的蝙蝠充滿了好奇,戰斗一開始。九轉魔金蝠還沒動,小花就已經率先發動攻擊了。
  如鋼鐵一般的藤蔓破土而出。號稱堅硬無比的比賽場地,在小花面前完全就是浮云。
  九轉魔金蝠翅膀一震,閃電般消失,但是又一條藤蔓飛了出來,這藤蔓透著星星點點的綠色。
  這種生機,對魔系的真元獸是一種相克,但多數情況下,是魔系真元獸克制生命系,但相生相克有的時候就看強弱,水克火,還是火克水,還是要級別和力量。
  轟……
  速度如同閃電一樣的九轉魔金蝠被抽中了,兩條鋼索一樣的藤蔓,竟然對著九轉魔金蝠一陣狂抽。
  每一次交錯都會發出金屬的劇烈碰撞聲,伴隨著九轉魔金蝠超低音的嘶吼和憤怒,所有人都張大了嘴。
  這是什么情況?
  緊緊是兩條藤蔓,九轉魔金蝠竟然都突破不了。
  那懸浮空中的蛇尾花?
  這真的是做夢啊,植系真元獸竟然不扎根地下,這簡直是致命的。
  蛇尾花靜靜懸浮著,只有枝葉會隨風輕微的擺動,輕松的操控著兩只藤蔓抽打著九轉魔金蝠,像是打陀螺一樣。
  左輪那不死不活的目光都發生了變化。
  麻木的目光中射出一道幽光,三轉資質的蛇尾花?
  血神怒了,翅膀上的爪子終于抓住了兩根藤蔓,但是一瞬間藤蔓上立刻分叉,又是兩道藤蔓閃電竄出,直接把九轉魔金蝠捆了個結結實實,束縛在半空中,鋼索不斷的收緊。
  仔細看那藤蔓,綠瑩瑩的,卻散發著金屬的質感,如同是秘金打造一般。
  在場肯定是有煉器師的,而他們確實從藤蔓里面感受到了混合五行之土、五行之木、五行之金的混合感覺。
  小花的花開的是那么漂亮,沒錯,植系真元獸是天生的煉器師,融合五行方面,天下無雙,這是本能。
  但這一切只是基于理論上的,植系真元獸對于五行之土和五行之金的親和力非常高,可是卻沒有植系真元獸能做到。
  嗡嗡嗡~~~~~~~~~~~
  血神發怒了,九轉魔金蝠身上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一道原型陣法轟出,緊跟著無差別的震蕩波轟了出來。
  藤蔓粉碎,尖利刺耳的聲音,瞬間轟了出去,轟碎了防御陣,朝著整個道場擴散出去,其他正在比賽的真元獸毫無防備,除了九轉,其他的竟然直接被震斃。
  震碎藤蔓的九轉魔金蝠一對小眼睛已經變成了深邃的紅色,它能感覺到這只植系真元獸的強大,但是更強大的是它,它的威嚴不容挑戰。
  震蕩波雖然突破了局部防御。當撞在了第一道場的最外圍防御還是被停了下來,但劇烈的撞擊還是震的整個陣法都為之一顫。
  而直接面對震蕩波的蛇尾花,卻只是想吹了一陣風一樣。
  眼前只是一花,巨大的魔金蝠已經出現在小花的面前,巨大的爪子直接抓向蛇尾花。
  但攻擊只做到一半就不得不閃避,因為又是兩條藤蔓鉆了出來,朝著魔金蝠追了過去。
  閃開藤蔓的魔金蝠,再度發出超低音的瘋魔血紋。
  這是可以讓敵人直接昏厥甚至瘋狂的恐怖攻擊,一直九轉魔金蝠可以輕易的屠城。
  瘋魔血紋。完全無法閃避,必須擁有強大心神的修士才能抵擋,簡直是必殺。
  但它偏偏碰上了小花,植系真元獸的心神跟獸類完全不同,這種攻擊近乎無效。
  周圍的修士紛紛后退。因為陣法無法完全放住,這魔金蝠有點發狂了。
  很快,能留下的都是一些奇怪的人。
  “真有點意思,三轉的資質,七轉的力量,竟然可以玩弄九轉魔金蝠,圣堂王猛嗎。有點意思啊。”醉書生饒有興趣的說道。
  “三轉到七轉并不稀奇,不過能把資質提升到這種地步,恐怕只有馭靈仙師才能做到,在我們這一輩中也找不出幾個。”
  老男人笑瞇瞇的說道。
  “啊。老男人,你是這方面的行家,你能把植系真元獸調教到這一步嗎?”
  不老不小的笑容中明顯的帶著挑釁。
  老男人哼了一聲,“雖然有年頭不玩這個了。不過別說七轉,就算是九轉也是分分鐘的事兒。”
  “吹。吹,你就吹吧!”醉書生笑道。
  “你們兩個不用挑事兒,大不了馭靈大賽的時候我上去露一手,這魔金蝠已經成氣候,雖然植系有點克制,但還是阻擋不了它。”
  老男人淡淡的說道。
  空中的魔金蝠一直在閃避藤蔓,封魔波紋又沒有效果,還真有點黔驢技窮的感覺,而且對于一般的真元獸,魔金蝠都有一種對血的夢寐殺傷,但……這種能力對植系真元獸沒用啊。
  簡直就是天生的克星,但問題是,一般的植系真元獸永遠不可能這么強大。
  魔金蝠的物理攻擊并不是頂級,無法撕裂小花的藤蔓,也無法近身,連續的攻擊無效,魔金蝠也是血氣越來越旺盛。
  終于面對藤蔓無休止的糾纏,魔金蝠高速的閃避來開距離,遠處魔金蝠死死的盯著蛇尾花,身上的血氣開始翻騰。
  這是要使用本命的血真元了。
  左輪皺了皺眉頭,他是想讓自己的真元獸進補的,沒想到盡然要消耗,這可有點虧,本命血真元消耗了之后需要不少的生命補充。
  但看了看周圍的一群人,這個臉還真丟不起啊。
  他們不在乎虛名,卻不代表不在意他們自己這個層面的“名聲”,其實這里的名聲,更代表著一種氣場,判斷的失誤,都會在潛在敵人的內心中建立起強勢。
  越是強大的存在,越不能容許這種明顯的判斷失誤。
  “這魔金蝠不知道吸了多少修士的血才能有今天的力量。”
  不老不小眼神中露出一點殺機,不過轉瞬即逝,連他都感覺到身上的精力有外散的跡象。
  地上那些被震死的真元獸還沒來得及走的,竟然開始腐爛,生命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朝著九轉魔金蝠集中,變成了血霧中的一團,而地上只留下一堆枯骨,這些真元獸的主人現在連叫罵的力氣都沒有,因為他們自己的生命都在流逝。
  面對魔金蝠散發出來的力量,小花在半空中也舒展著身體,整個戰斗狀態,它都顯得很輕松。
  而這一刻,空中出現了更震驚的一幕。
  無數星星點點的光芒從空中從地面蒸騰出來,若是夜晚的話,會像是看到了漫天的繁星一樣。
  而這些東西源源不斷的涌入小花的身體里。
  看到這一步,老男人坐不住了,“這不可能,沒人能做到這一步,這違逆了植系真元獸法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