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774 獸戰

說話的老修士姓伍,鎬京人,雖然僅只有地輪境的修為,但是他運氣很好曾經僥幸喝到過回春水,可以多活幾百年,可惜資質太差,時間并不能帶來太多的力量,活得夠久又好打聽事兒,是以有點小的名氣,被人尊稱為伍老修士,真名反而不被人記得了。
  這時,聽到伍老修士開口,群修紛紛點頭,如今的天下第一道場,已然將整個修行界都攪動了起來,百年前的老古董級修士們紛紛現身,其中有些強者,搞不好就算是五皇,都可能要尊稱一聲“前輩”的。
  轟隆!
  天空突然一暗,一只飛舟陡然出現,抬頭看去,只見一艘巨大的飛行舟遮住了太陽,飛行都難了,別說使用法器了,更是難如登天。
  飛行舟上刻著三個大字——陷仙島。
  “這是……陷仙島的人?”
  “不是有禁空法陣嗎?怎么陷仙島的飛舟還能飛行?”
  這時,又是那名見多識廣的伍老修士一笑,捋著白須說道:“這都不懂?只要有五名化神境的強者聯手,讓飛舟破開禁空法陣的法禁毛毛雨而已,五個化神境高手還有什么做不到的。”
  就在這時,一陣朦朧的黑霧,從遠處似緩實快的向著內部拍賣會的入口移動過來。
  黑霧當中,卻是一群黑衣修士,正是與不老不小有過節的黑衣死人團,死人團倒是很少在人多的地方露面,看來這次拍賣會中有他們看中的東西。
  死人團就要走到內部拍賣會的殿門前時,天空中,陷空島的飛舟轟然一聲,噴出一道道五彩祥云,轟隆一聲降落下來。正好停在了那死人團的后面。
  咔嚓一聲,飛舟放下舷板,從中躍出數十名身著異裝的修士,短衫長褲,梳著統一樣式的髻綁,額間都點著一顆月痕的圖案,那是陷仙島的風俗標識。
  但其中五人,卻是身穿大周傳統的錦服,只是在袖角邊緣鑲嵌著星月的圖案。
  “這是陷仙島五祖一齊駕臨了。”
  伍老修士目光一亮。繼續賣弄著他的見識,“五祖可是我們大周人士,后發現寶島陷仙島就移居過去,這飛舟是一百年前,陷仙島五祖在大夏傲云山講法中。力壓群雄,從大夏皇族蕭家贏來的寶器。”
  “一百年前就能從大夏蕭家手中贏來飛舟寶器?這……那現在的陷仙島五祖到底有多強?”
  “大概比五皇要強那么一些些吧,五祖,是和三仙同一時代崛起的老牌強者了。”伍老修士捋了捋他的白胡子,眼中閃過一絲艷慕,他也是那一個時代的修士,只是……他依然只能說說。而同時代的那些強者,卻已經到了頂點仰望飛升的存在。
  “陷仙島五祖駕臨,閑雜人等速速閃避。”
  五祖的弟子異常囂張,排成兩隊。打起旗幡,向前驅散人群,這旗幡蘊有法術,輕輕一碰。就能令人劇痛難當。
  幾名實力低微來不及閃避的修士,被旗幡打中。一口真元提不上來,倒在地上慘叫不止,劇痛之下,什么顏面都顧不上連滾帶爬的讓開。
  很快,路面之上,便只剩下五個黑衣修士,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東西,仍然按照他們自己的步調,一步一步,不疾不緩的向著內部拍賣會的大殿走去。
  “速速閃避!”
  幾名陷仙島的弟子們頓時大怒,竟然還有人敢擋在陷仙島五祖前面,舉起旗幡,就朝著那五名黑衣修士沖了上去,現在可是在五祖面前表忠心的好機會。
  旗幡落下!
  眼見就在要擊中死人團,卻一個個無力的倒下,而黑衣修士依然沒有停止腳步。
  “好大膽子,竟然敢和我陷仙島動手。”
  陷仙島五祖中的一人豹目圓睜,一聲大喝,手上現出一把彎月龍杖,一躍而起,擋住了死人團的去路。
  “這位是陷仙島五祖中的禪祖,他是陷仙島五祖中最為護短的一個,脾氣也暴躁,不想隔了這多年還是沒變。”伍老修士目光一亮,低聲說道,脾氣何止是暴躁,當年五祖不得不離開大周也是有原因的,就是眼前這位惹是生非,眾怒難犯啊。
  禪祖目光兇狠地逼視著死人團,死人團的黑衣修士顯然沒有把禪祖的話聽進耳中,也沒有糾纏,仍然繼續向前一步步走著,就仿佛擋在前面的禪祖是不存在一般。
  “裝神弄鬼。”禪祖眼中泛起怒色,眾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被徹底無視了,這次五祖選擇這個時候回來,也是另有目的!
  嗡,禪祖手中的彎月龍杖,陡然迸出一道月光精華,只見一輪彎彎的彎月,從彎月龍杖頂端徐徐升起。
  月禪之法,殞落萬物。
  禪祖直接就是一記殺招轟向死人團。
  化神境強者的絕對力量,展露無疑,一方天地的靈力都為之異變,幻化出層層異像,萬物黯淡,一輪彎月散發著無窮無盡的光彩,徐徐的逼向死人團。
  這時,死人團步調一致的停下了腳步,只見走在最前面的黑衣修士的面罩之下閃過一道幽光,卻是朝走在最后面的一人揮了下手。
  走在最后的黑衣修士默不作聲的迎上禪祖,左手輕輕舉起,對準了禪祖轟出來的那輪彎月。
  砰!
  一抹綠色幽光,陡然落在禪祖的彎月之上,一聲崩裂的聲響中,潔白的彎月瞬間變成一片慘綠,一眨眼間,便又膨脹開來,爆成了一片虛無。
  禪祖臉色微微一變,猛地向后退開兩步,彎月龍杖一揮,一道月光精華阻在身前,就看到一道綠色煙霧,在月光精華之下現形出來。
  “尸元氣……這種骯臟禁忌的法術也敢用!”
  五祖中的星祖冷笑一聲,一步邁出,只見繁星從他身后冉冉升起,其中流星飛舞,閃爍著濃重的殺機,修死氣的,要么用死人煉,要么把活人煉死,都是人人得而誅之的角色,但這種功法確實殺傷力極強,尤其是對方竟然也是化神境的高手。
  “星月合壁,萬法耀光。”
  禪祖龍杖再揮,一輪明月升入空中,與星祖的萬點繁星互相輝映。
  四周的修士已然震呆,這就是化神境巔峰強者的境界嗎?
  完全超出了大家對于法術的理解,真元力,竟然還能有如此變化?這根本就是將四周的真元力完全異變成了一個世界,轉化成為一個領域去殺敵,領域籠罩之下,自然是無往不利,無所不殺。
  伍老修士握緊了拳頭,這就是他們那一輩修士當中的強者,只可惜他空有歲月卻達不到!
  這些人都是不比五皇差的存在啊。
  四周修士都凝住了呼吸,看著天空中的繁星明月,就只是這樣看著,就好像能夠得到一絲領悟,但他們只能仰望,這力量一旦爆出,這里就算毀了,只是這龐大的氣場讓他們連動都動彈不了。
  至于死人團那些黑衣修士,剛才那一招尸氣的確是有那么一點點看頭,但是,面對二祖聯手的領域攻殺,那點尸氣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不打出領域對抗來對抗領域,那就是一個死字!
  然而死人團的一群黑衣修士仍然是直挺挺的站在那兒,面對殺招,巍然不動,之前出手的黑衣人,仍然直挺挺的舉著他的左手,仿佛還定格在剛才的出招當中,沒有清醒過來。
  繁星之光,月華普世。
  兩祖的殺招合二為一,轟然絞殺向死人團,四周修士發出一陣陣驚呼的叫聲,向四周散開,空出了老大一片空地,這樣的殺招,就算是座高山,都要被直接夷平。
  就在這時,老五的左手,終于有了動作,微微一顫,只見一抹綠光浮起,仍然只是尸氣,綠色的絲線驟然射向空中的絕殺領域,轟然一聲,綠色光環在空中炸開,竟然將兩祖繁星明月的殺招領域染成了一片綠色……
  嘩啦一聲,在綠色霧氣當中,一切都化為了虛無。
  什么!
  禪祖、星祖面露震驚,雖然他們并沒有用出全力,可是對方竟然如此輕松的就破掉他們的星月合壁,其他三祖立刻圍了上來,把死人團的人圍在中央。
  就在這時,死人團為首的一個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才兩百多年不出來走動,竟然都有人敢阻攔孤的路了。”
  聲音是慢慢的,很輕,但每個字都帶著魔力,心臟劇烈的跳動像是要彈出胸腔一樣。
  這種感覺,這種身體反應,……五祖之首天祖忽然記起了什么臉色大變,“不,不可能,你,你們不是死了嗎,你們怎么能躲過天劫!”
  一聲來自深淵一樣的輕嘆,“天劫算什么,孤欲滅天,也罷,既然你們來了,就去吧。”
  殺到極致是不殺,但撞上門的,也是要送走的,何況這個級別,也算值得出手了。
  “是滅世死人團,五祖合力,天地陷仙陣,殺!”天祖狂吼道,怎么也沒想到剛一露面就撞到了這鐵板,這幫人怎么會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大周,簡直活見鬼了。
  話音落下,五祖一齊而動,組成一個正反逆殺之陣,向著死人團轟殺過去,陷仙五祖是參悟了陷仙島的天地陷仙陣才得意洋洋的出山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