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778 借神獸之力

讓神識找到方向的竟然是束光,在這虛空之中竟然有這種物質感的光,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兒。
  這是任何一個人生命體無法抵擋的誘惑,在無邊無際虛空和黑暗之中的光明。
  而光明,往往只是人類自身的錯覺,是一種桎梏。
  神念一轉只是一瞬間的事兒,可是當王猛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也來不及了,光芒的一點化成了巨大的虛無,直接把三人吞噬了。
  三人的四周變成了無邊無際的漆黑,而在虛空之外,黑暗在蠕動……
  漸漸的這蠕動的黑暗出現了形體,一直恐怖的身體似乎沒有邊際的怪物。
  吞天鱷神!
  它在虛空之中游蕩,吞噬一切可以吞噬的東西,無論是生命,還是非生命,虛獸也是它的口糧,據說這是一種壽命跟神一樣悠長的存在,它們是法則的巡視者,把一切吞掉的東西分解回歸虛無。
  傳說,這是界的重點,伴隨著吞噬,虛空鱷神會越來越強大,它們可以自由的穿越空間,遨游宇宙,當虛空鱷神死亡那一刻,它們就會形成一個永遠無法填補的黑洞,繼續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即便是王猛三人也沒有閃避的余地,神識能感受到已經是神奇了,下一刻已經到了虛空鱷神的肚子里。
  強大的力量襲來,這是對**和精神的雙重分解,這里并不黑暗,相反更像是另外一個虛空,只不過在這里一切都是逆轉的。
  馬甜兒和索明臉色蒼白,因為他們一點力量都使不出來,在這逆的世界里,一切掙扎都是徒勞的。
  嗡~~~
  一個防御陣把三人籠罩其中。那種肢解的力量才消失,馬甜兒和索明緩過一口氣,目瞪口呆。”我們的運氣是不是太差,似乎是虛空鱷神,破碎虛空的終端怪物,可以吞噬一切,神的走狗。”馬甜兒苦笑道。
  “這里是有點古怪,走的是逆行法則,一個相反的空間。這種力量反向而來,確實能肢解所有的存在,無論生命還是非生命的。”
  王猛的聲音則是充滿了好奇,終于碰到一點有意思的了。
  馬甜兒和索明這才意識到,在這逆反的時間里。王猛依然可以非常順暢的使用力量。
  其實……這種時候,王猛對于神格的力量運用的更自如強大。
  莫山的神格是真正的逆,在虛空鱷神的肚子里這種逆反而變成了順。
  在這里王猛能把神格的力量發揮到最強,這是完全不同的體驗。
  王猛一起運用神格,只是運用神格的境,力量依然是圣修的秩序,這是無法改變的。
  到了這里。王猛才第一次,真正意義的體會到了逆之意。
  雖然跟王猛融合,但神格的本質是無法改變的,這也是妄天那么渴望的原因。
  這一刻。力量的使用完全是本能的,如呼吸一般自如,而對于王猛,這種體悟是難以想象的。
  圣魔的秩序之力。和邪的逆秩序之力,是兩種看似相同。又完全不同的,王猛平時的使用,和這時的使用,既陌生又熟悉。
  王猛自己的命格毫無疑問是正秩序之力,而元神則是逆秩序之力,在中千界這種程度,正反秩序之力根本看不出差別,連使用者都很難體會,但到了大千界,正反秩序就有差別了。
  就像上次在太陰教的顛倒空間的領悟一樣,這次虛空鱷神的逆空間里,王猛得到了同樣的機會。
  半空中王猛緩緩盤旋坐下,額頭散發著強烈的光芒,神識不斷的像虛空鱷神擴張出去,無窮無盡,在這個最適合邪之路的空間里,神格已經不受阻礙了,因為這本應該滅殺所有存在的秩序,對王猛,卻成了最正的力量,是一種源源不斷的支持。
  馬甜兒和索明面面相覷,他們雖然一點力量都用不出來,卻能感受到這難以置信的變化,王猛展現出了近乎神一樣的恐怖力量,哪種威嚴和掌控,讓兩人都無法正視。
  王猛的神識依然在擴張,空間被照亮了,在虛空鱷神的身體里存在著各種各樣正在被逆轉的殘骸,稀奇古怪,有物質的,有生命的,正在一點點被分解,轉而為最原始的逆秩序力量。
  同樣是空間法則,正空間法則,逆空間法則有什么差別呢?
  王猛并沒有深入,這個明悟為王猛打開了一扇新的門,但以他現在的修為,顯然不能掉進這個境界深淵,他自身的逆秩序已經很強了,現在需要匹配的是正秩序,以逆秩序為參照,加強正秩序力量。
  逆秩序力量,是不準出現在中千界的。
  也只有諸神空間,這幾乎是按照縮小版大千界法則的世界才能使用。
  虛空鱷神翻騰著,驚出了無數的虛獸,它們也不知道這鱷神是怎么了,沒有東西能給鱷神造成傷害,這個世界里,所有的存在都是繞道走的。
  虛空鱷神翻滾著,身體也不斷顯形,對潛行的它,這也是罕見的事兒,無數的虛空在它的四周炸裂,輕易的就把周圍的一切粉碎。
  它巨大的身體依然一眼望不到邊。
  以逆秩序為船,王猛那弱小的命格正在成長,這也是王真人很頭痛的地方,他的命格終于破繭而出了,但確實一個虛蒙蒙的球,跟一般的命格的璀璨金字塔體完全不同,命格是個整體,似乎沒有格局之分,這樣怎么控制力量?
  王猛在命格上發揮不出任何的力量,他也不是沒想過,是不是由于半神神格的擠壓造成命格的發育不良。
  可是這事兒沒法跟任何人請教,這是大道法則都要消滅的。
  但是在這里,王猛卻感覺到自己那灰蒙蒙的命格其實是很清晰的。
  只是自己不理解罷了,這命格雖然小,卻充滿了一種天下無雙的孤傲之氣,藐視。
  連一旁的神格都藐視,只不過力量不足以抗衡神格,否則絕對能把元神從神海的核心位置擠出去,相當的霸道。
  王猛能感受到它的不凡,卻無法從命格上得到任何力量,甚至不知道它能有什么用。
  只是王猛也無暇他顧,這是難得的機會讓它印證逆秩序之力。
  王猛對虛空鱷神的探索,讓鱷神一陣倒胃口,不斷的翻轉著,身體一動,劃破空間,出現,又消失,又出現,但是依然很不舒服。
  這是鱷神從來沒有的感覺。
  任憑鱷神怎么翻騰,肚子里的三人卻是風平浪靜,馬甜兒和索明的境界遠未到這個地步,但也能感覺到這里空間秩序的不同,但兩人并沒有意志到這是逆秩序。
  實在是位面太高太高了。
  虛空鱷神的肚子似乎是股了起來,緊跟著巨大的嘴張開,一道道沖擊波轟了出去,空間在虛與實之間不斷的轉換著,然后王猛三人就被吐了出來。
  吐出來的瞬間,虛空鱷神就閉上了嘴,然后馬甜兒和索明就看到了目瞪口呆的一幕。
  虛空鱷神幾乎是掉頭就跑,像是見鬼一樣,而王猛伸出手似乎是想深情的挽留對方。
  丫的,太不給面子,在多給點時間多好!
  對于虛空鱷神來說,它所掌握的力量是不允許任何干涉的,可是肚子里突然多了一個試圖控制的它的,這哪兒受得了。
  而實際上,虛空鱷神就吞吐一招,抵擋不住的,就是無敵的招兒,抵擋得住的,虛空鱷神就是……工具。
  “……我們竟然到了虛空風境的邊緣。”馬甜兒驚喜的望著四周,破碎虛空第二層危險重重,沒人知道有多悠遠,這個過程危機太多,也會消耗太多的真元,就算到了第三層恐怕只能打道回府了。
  王猛望著遠去虛空鱷神,“也許這家伙真的是交通工具。”
  交通工具?誰的?
  難道是神穿越虛空的工具嗎?
  誰知道呢。
  王猛也沒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他知道的很多,但不知道的更多。
  一路飛到虛空風境邊緣,可以感覺到,不遠處,是一片漆黑的結界,點點異光閃爍,只見四周布滿了各種骸骨。
  “大多數都是虛空異獸的骸骨……”馬甜兒目光一掃,說道,“不過,也有人類修士的,還有殘破的法器,飛行舟之類,但看起來時間都很久遠了。
  看來能人無數,有人穿越了茫茫虛空,躲過了虛獸的攻擊,或者擊殺了虛獸,也躲過了虛空鱷神的吞噬最終來到這里。
  但最后依然是命喪虛空,這就是第三重。
  手掌一動,只見從骸骨當中,一顆綠色的法珠飛了出來,落在了馬甜兒的手掌當中,綠色的光影微微閃動,散發出淡淡而精粹的木行之力。
  “噼啪”一聲脆響,法珠最后一點力量在馬甜兒的催動之下被消耗殆盡,一下炸裂開來,綠色飛快的消褪,變成了一顆枯黃的破裂木珠。
  “這是化神境巔峰強者的命珠,可惜,力量已經散盡了。”馬甜兒也是一陣惋惜,只有化神境巔峰的強者在死后才有可能留下命珠,這是力量與智慧的結晶,其實這是有可能作為復活資本的一種力量,但最終還是被虛空耗盡了力量。
  王猛神念一掃,搖頭說道:“看起來,沒有留下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馬甜兒點了點頭,她從剛才那顆法珠當中得知了一絲信息,這些都是上千年前遺留在這里的,除去神,這世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不朽不滅,再強大的寶器,也經歷不住千年歲月的磨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