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782 天下第一唯有圣堂

這里面的東西是真的,因為它要對付的是即將飛升的存在,所以必須是能夠吸引他們的,而這個殺局幾乎是必死的。
  虛空之中是什么只有進去的人才知道,而外面,這種情況,卻又如何抵擋?
  “索明,這次可以戰個痛快了。”
  “能一起并肩作戰,就算到世界的盡頭又如何!”
  索明拿出了雙錘,他終于可以無所顧忌的一戰了,退守?
  不,戰!
  索明直接沖上了虛獸群,而馬甜兒又布下了一道防御結界,虛獸群想要過來,要過索明和她這兩關才行。
  守御之樹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王猛三人戰的如火如荼的時候,真元獸大賽第四輪開始了。
  圣堂面對的對手是蠻神教的九轉三首六臂孔雀王,只能說運氣還不是一般的好啊。
  三首六臂孔雀王,是七絕之一蠻神教的震教神獸,據說這是擁有神血脈的后裔。
  這是蠻荒異獸,擁有著匪夷所思的力量。
  戰斗還沒正式開始,戰臺前面,就已經聚集了無數修士。
  毫不意外的,圣堂仍然是那土到掉渣的老馬領隊。
  蠻神教這邊顯然很不高興,之前的對手也就算了,拓印不過是個真元獸商人,南宮家派出來的也是個軟蛋小子,王猛不出來還情有可原,面對他們蠻神教,竟然也派個畜牲出來!
  蠻神教主蒼煌是一個老者,顯然跟王家有著密切的關系,但正因為這樣也清楚王猛的特殊情況,算起來他也是長輩,但王猛竟然也不露面!
  王昂和王撼天兩兄弟陪同,這也是王家的一個態度,顯然這恭順的兩兄弟給王猛上了不少眼藥水了。
  冷笑一聲,看起來,王猛這小子仗著有木皇和雷神,還真不把他這七絕放在眼里面了,木皇和雷神算什么,不過是孤家寡人罷了,哪兒能和他相提并論,中州這幫人總是喜歡往自己臉上貼金。
  拍了拍三首六臂孔雀王,“給我好好教育教育它。”
  蠻荒修士其實比中州更重面子,像王昂和王撼天兩兄弟的態度讓他就很受用,來到鎬京,王家的接待也相當好,不枉他們多年的戰略聯盟。
  臺下也是議論紛紛,各種猜測,這次的對手是蠻神教,圣堂會如何派出什么樣的真元獸?那只慢得令人發指的披甲龜?還是毒得令人發白的水瓏獸?抑或是那只打破了植系真元獸常理超越極限的蛇尾花?
  從之前三場戰斗來看,那三只三轉真元獸都強得沒道理,不過,圣堂可是有五只真元獸的,這次上場的會是誰?
  無數目光落在老馬身上。
  老馬昂首挺胸,這些人類終于學會了什么叫做敬仰,而他就是那個需要被景仰的偉大存在,不過……看了眼蠻神教那邊,三頭六臂孔雀王……丫的,這家伙的鼻孔敢朝上,只有他的鼻孔可以朝上,不知天高地厚!
  “九折,輪到你了,把這家伙給我的打的低眉順眼的!”
  當著美神的面,只有老馬才可以威風囂張,美神看這孔雀王的眼神讓老馬很不爽。
  九折點了點頭,雙翅上的火焰一展,沖上了戰臺。
  觀戰臺前,閻洛奇一笑,“哦,竟然派出了赤融鳥,還以為會是那只蛇尾花,至少不會吃虧。”
  從小花和九轉魔金蝠的戰斗來看,打破了植系法則的小花,在各方面都適合與三頭六臂孔雀王一戰。
  張揚摸了摸下巴,說道:“我也搞不清,不過這五個小家伙里面……九折好像是老大。”
  “九折?是這只赤融鳥的名字?”閻洛奇覺得更有趣了,這個圣堂還真有意思。
  元聚火一笑,“啊,閻兄,今兒個王昂竟然沒伺候你。”
  閻洛奇微微一笑并不接話,元聚火這是在上眼藥水啊,王家露出了跟蠻神教的關系也是風光了一把,王昂這小子立刻去抱蠻神的大腿了。
  張揚瞥了眼元聚火,一笑,“哈哈,元兄,今天要不要再睹一把?我賭九折會贏。”
  元聚火一聳肩,“張兄給我翻本的機會,我怎么會不接,五十萬金,我就不信了,圣堂還能翻天不成!”
  這孔雀王當真不是鬧著玩的,滅殺九轉就跟吃飯一樣,圣堂已經出了三個了,沒道理再來了!
  “我……”閻洛奇一笑,正要開口。
  就聽到張揚和元聚火一起開口:“閻兄,我們這是小打小鬧,你就別參與了。”
  都知道閻洛奇富有,最近第一道場出來,才知道他有多富有,兩人都是知道內情的,富可敵國當真不是吹的,難怪連姬軒轅都要給他面子。
  閻洛奇淡然一笑,“好吧,本來我也想壓九折的,不知道有沒有叫八折,七折的。”
  元聚火窒了一下,這都是什么事兒啊,這可是三首六臂孔雀王啊,毫無疑問的十大真元獸。
  對手是什么,尼瑪,是赤融鳥啊!赤融鳥!
  豬都知道它肯定輸!
  但這世界真的就是見鬼了,最近見鬼的事兒一個接一個。
  難道這次還見鬼?自己的運氣沒那么差吧?
  人群當中,陡然一道波動,左輪出現了,在他身旁,還有另外三人,都是一般的血紅長袍,只是臉上的神情各異,一人愁眉苦臉,一人呆若木雞,一人怒色滿面。
  “左輪,赤融鳥,你不是在搞笑吧。”愁眉苦臉的人說著話,話語聽起來,就像是在哭墳一樣,四周聽到他說話聲音的修士,心中俱都莫名一悲,眼中的淚水嘩嘩的流落下來。
  滿臉怒色的修士哼聲說道:“嘿嘿,三轉資質的真元獸,就滅了你的魔金蝠?不會是你自己終于忍不住吃掉了,回來騙我們同情的吧?”
  四周正悲苦流淚的修士,瞬間只覺得心中又莫名的興起了一股怒火……愁眉苦臉的修士又跟著說道:“你一直說等你的寶貝成長到最強狀態,就可以吃了,我還想分一杯羹呢。”
  四周修士痛苦不堪,又悲又怒,兩股情緒在心里面沖突得令人想死。
  左輪早就習以為常,冷哼一聲:“商虛,火楚,少廢話,只有圣堂的頭兒一露面,我就弄死他!”
  “那只三首六臂孔雀王味道應該不錯。”這時,神情呆木的那名修士突然開口說道。
  噗嗤……四周的修士紛紛吐血,目露恐懼的飛退開來,讓出了老大一片區域。
  另一側,老男人笑了,“不死不活這種貨色也敢出來裝逼。”
  不老不小吃著糖,笑瞇瞇地說道:“別讓我遇到他們。”
  醉書生有點愁,“不老不小,她真的答應會來?她要是來,我可是一定會走的。”
  “那你走吧。”不老不小無所謂。
  老男人拍了拍醉書生,“你是不是男人啊,這么多年你還怕她,難不成她能吃了你?”
  “呵呵,老男人,吃不了他,我還吃不了你嗎!”
  頓時,老男人和醉書生石化了,而不老不小的糖囫圇個兒吞了進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