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789 煉兵

()他的秩序想要完善,就需要這樣的攻擊。
  毫無疑問,這是空間秩序的種。
  而從無邊無際的幽暗來看,這是空間的無盡法則。
  若是味的想要尋找,只是徒勞,最終是消耗完元神之力而泯滅。
  王猛閉上了眼睛。
  女神愣,這是法則,不是幻想,閉上眼睛想要抵擋嗎,有這種反應的不止個,但依然éiyu辦法。
  像王猛這種存在,是絕對不允許成長起來的,別說道法則了,連神都要嫉妒。
  王猛éiyu嘗試用神識去擴張,若是能驅動ziji的命格,王猛倒是想要用ziji的神紋去試試,可惜,ziji那倒灶的命格相當的頑固,只有在剛才建立了聯系,然后無論怎么呼應都跟塊老豆腐一樣,抖抖就沒了反應。
  王猛想要去體會這無盡空間,以尋找破綻,但很快就發現這是徒勞的,這是個死局,對方的秩序是完美的,級別也是完美的,恰恰卡在千界的巔峰之上。
  除非能產生相克的秩序,否則無法破解。
  秩序法則的戰斗更加殘酷復雜,需要了解,需要多樣話的同時,還要先攻。
  般的攻擊,先攻就會占據很的優勢,而這一點在秩序對戰更加的重要,更高的級別,很多shihu就在搶占秩序的出手權。
  這就是明悟,只不過王真人zhidà的有點晚。
  這是莫山的jingyàn都告知不了他的,畢竟千界也éiyu擺脫**的束縛,修行的美妙之處,萬個人就萬種不同的體驗。
  王猛掌握的空間秩序,移動、顛覆、逆轉,在這完美的無盡空間看來,確實顯得粗糙而幼稚了。
  這就是神的力量嗎?
  區區個投影都能用處這樣完美如同藝術般的力量,王猛的gǎnjià不是敬畏,而是渴望,和那種狂熱的求知欲。
  這種激情并éiyu隨著時間而消失。反而越來越強。zhidà的越多,王猛就越gǎnjià到世界的廣闊,他對占個小山頭稱王稱霸éiyu絲毫的興趣。
  這趟破碎虛空之行,給王猛的幫助實在太了,虛空鱷神讓他ingbái了正逆秩序和空間的存在,ingbái了這個才能處理問題,而剛剛女神的第曲讓他建立了最基本的秩序。雖然落到了ziji的第二命痕上稍微有點折騰,卻也有了成長的基本。
  只要能成長起來,當正逆神格合二為,將出現個史無前例的強者,個讓道法則都敬畏的存在。
  在這無盡的世界之,王猛懸浮空。心神反而落到了神格的那道逆之神紋之上。
  這是莫山逆天而行的精髓,女神讓王猛意識到了命格更深層的力量,神紋顯然對于確立秩序有著更重要的作用。
  而莫山的神紋蘊含著shie呢。
  可以確定的一點,只要能理解,以逆之力破解正之秩序法則,絕對是有很成功可能的。
  王猛沉靜了,而在外面,女神的琴音響起。是nàe悠揚。只是帶著一點悲傷,這是首送葬曲。
  此時索明和馬甜兒已經跟敵人展開了狂暴的戰斗。
  守御之樹目瞪口呆。它見過無數的強者,比眼前這兩個更強的也見過,但是卻從éiyu見過這種戰斗方式。
  或者說,明明就是場戰斗而已,卻戰的它熱血沸騰。
  索明,屹立天空,吸引了部分的攻擊,手持雙錘,如同雷神降世,死戰之,臉上卻始終帶著興奮的熱情。
  死戰,對圣堂眾是種享受。
  追求那死亡的榮耀!
  不可戰勝!
  那撕裂空間而來的是源源不斷的虛獸,毀滅是旋律。
  守御之樹很qingchu一點,這空間都是為毀滅生存的。
  “虛獸是源源不斷的,你們不要浪費時間了,召喚你的朋友,能走就走吧。”
  守御之樹說道,這個女修身上是罕見的純凈之體,充滿了生命的力量,凡是五行之木的存在很難產生惡感。
  馬甜兒的陣法也承受虛獸瘋狂的吞噬,它們可以吞噬切力量的存在。
  馬甜兒微微笑,“我們éiyu回頭路,也不想回頭。”
  “你們不怕死啊,我見過太多你比你們強的修士了,他們準備的更充分,還有恐怖的妖修,但是沒用的,誰也過不去,這是神的陷阱,為的就是滅殺你們。”
  守御之樹嘆息道。
  “即便是神,也無法阻擋!”馬甜兒的治愈陣法落到索明身上,她能敏銳的把握索明的狀態,這是只有最強的丹修才能做到,同時也只有最熟悉的戰友才能如此的契合。
  索明éiyu任何后顧之憂,巨的雷神之錘,狂暴兇悍,力修的攻擊對虛獸不太起作用,但是力量到了定級別就是另外回事,索明是直接震碎。
  “這個個子倒是挺耐打的,可是éiyu真正的不死之身,只有是生命體,哪怕是神,也會死亡,還有,你不要指望進去的那個人了,éiyu人能出來,里面是……”
  守御之樹嘆息道,它不能多說了。
  “有不死的存在!”馬甜兒笑道。
  守御之樹微微愣,“shie?”
  “意志不死!”
  馬甜兒那從容的笑容,讓守御之樹也有種說不出的gǎnjià,不怕死的不少見,可是這種超過死亡的,卻完全是另外回事,這種超脫,并不是說他們不想活著,而是更想活著。
  生命的更高階段?
  這是如何做到的?
  守御之樹想不通,但是卻感受到另外的事兒。
  “不zhidà是不是該恭喜你們,他闖過了第曲,但到目前為止還沒人度過第二曲。”
  “你zhidà嗎,我們圣堂眾的夢想,就是戰到盡頭,哪怕是有天起戰死,也是幸福!”
  說完馬甜兒不再言語,虛獸越來越多,光是防守是不夠的,她也要加入輪換的戰斗了。
  到了千界,符箓已經很少用了,但這時馬甜兒打出了數百道符箓。
  個個巨人從符箓幻化出來。
  木靈守衛!
  兩百多個靈木為魂的巨人沖上了虛獸,這是場消耗戰,時間就是最寶貴的。
  木靈守衛般情況是很強的,但在這種shihu幾乎對虛獸造成不了shie傷害,但卻可以幫馬甜兒和索明牽制部分虛獸。
  第次,守御之樹覺得,他們的戰斗是快樂的,這種gǎnjià很莫名,竟然有這么奇怪的人。
  忽然之間崩潰的木靈守衛,又重新組合了起來,與此同時,木靈巨人守衛竟然多了移動的光芒,像是被注入了生命。
  馬甜兒回頭,看著巨的守御之樹,“謝謝!”
  守御之樹也露出笑容,“我活的很久了,從éiyu想過存在的意義,也許,是做出改變的shihu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