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79 沖動

“小結巴,你是覺得王大哥是不是很有魅力?”馬甜兒問道。
  小結巴點點頭,“很帥!”
  柳眉翻了翻白眼,兩個沒品位的花癡!
  在她心中已經有了一個人的身影,他是那么的帥氣,那么的瀟灑,那么的有安全感。
  如果有讀心術,會發現,柳眉心中的身影有點胖……
  大家都在忙碌,王猛也不能坐視不管,現在還不足以煉五行丹,正好先用其他的練練手。
  邪修的一些丹不太好用,不過有一部分古方,尤其是一些上層修仙界的變種丹方倒是可以試試。
  忽然想起了小結巴結結巴巴的樣子,王猛會心一笑,其實這都是小問題。
  王猛還真被周楓勾起了煉丹的興趣,當萬事俱備的時候,王猛才發現……他沒有丹爐……
  此時的胡靜等人則忐忑地等待著結果,雷光閣正在接受弟子們的報名,……只是此時的雷光閣真是門可羅雀了。
  “真的假的,不用這么打擊人吧?”張小江有種欲哭無淚的沖動,他們準備了很多,無論成敗,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吧,不是為自己,是為整個雷光堂,可是……
  “不要急,還有不少時間。”馬甜兒還是保持著樂觀,她的樂觀似乎不受任何事情的打擊。
  周謙無奈地聳聳肩,“我早說過了,這活出力不討好,我覺得咱們最好分分家,然后自謀出路算了。”
  “周師兄!”胡靜叫道。
  周謙連忙舉手投降,“發發牢騷罷了。”
  他在雷光堂的時間夠長了,比這些“年輕人”更清楚雷光堂的境況。
  大概是怕被誤會,連到雷光閣買東西的人都沒有。
  “受不了了,我們也干脆散伙算了!”張小胖氣急了。
  “別急嘛,大家再等等。”馬甜兒連忙勸說,忽然眼睛一亮,“你們看,這不是有人來嗎!”
  是柳眉和幾個符修的姐妹,“我們是來報名的!”
  柳眉望著張小江的眼神有點……害羞。
  張小江立刻彈了起來,“歡迎歡迎,諸位師姐是在集美麗智慧勇敢于一身的仙子!”
  “我們也是雷光堂的一員,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柳眉說道,對面的張小胖立刻豎起大拇指。
  “這個,我能報名嗎,我不會煉丹也不會弄符,但是我喜歡做法術傀儡,不過我的法術傀儡很差,能行嗎?”
  一個符修的弟子探頭探腦地走了過來,拿出一個小木傀儡,看樣子很緊張。
  “當然可以,百寶堂會就是給每個人展示的機會,法術傀儡很罕見!”
  胡靜說道。
  “真的嗎,我真的可以???”符修弟子有點難以置信,自己竟然也可以參加百寶堂會。
  “真的,真金白銀的真!”
  “好耶!”然后這哥們就蹦蹦跳跳地抱著木傀儡彈走了。
  然后忽然之間人就多了起來,也不知道這些人都躲在哪里,其實每個修行者都有展現的心,只是來了之后,發現大家都躲在那里,都等人挑頭,當柳眉等人出現之后,有了出頭鳥,其他人的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我也要參加,我覺得我的符還是很有特點的!”
  “老峰,你那哪兒叫特點,就是畸形啊!”
  “畸形怎么了,畸形也是特點,不是說百寶堂會每個人都能參加嗎!”
  “這個師兄說的對,百寶堂會每個人都能參加,我們怕什么!”
  “對,胡師妹,你們比我們這些人勇敢多了,就算雷光堂解散了,你們也不愁沒有地方收留,慘的是我們這幫人,可是在這個關鍵時候,你們在努力保護雷光堂,而我們卻在這縮手縮腳,怕這怕那兒,我老峰也是雷光堂的老資歷了,話到這兒,別人看不起我是雷光堂的弟子,但我以雷光堂為榮!”
  “老峰說的對,想要讓別人看得起,把我們當人,我們自己要把自己當人,誰也不比誰多個腦袋!”
  “是啊,胡師妹,你們有什么想法,盡管說,只要我們能做到的,絕不推辭,就算跳脫衣舞,我也敢上!”
  “得了吧,就你這身板,我的身材好我來!”
  頓時哄堂大笑,笑掉那份尷尬和曾經的怯懦,誰也不是天生懦弱。
  王猛在人群后面,會心一笑,感同身受,這大概就是圣修的感覺吧,確實是在邪修中從不曾體會到的。
  有了這個場面,胡靜等人也變得有底氣多了,人多力量大,他們這次就是要搞一場與眾不同的雷光式的百寶堂會!
  雷光閣很熱鬧,王猛就不去湊熱鬧了,來到丹鼎閣,門口的師兄見到王猛很熱情。
  “王師兄,有什么能效勞的?”
  “這位師兄認識我?”
  “王師兄說笑呢,你們五人贏了橫山堂早就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這次百寶堂會我也要參加,雖然我的煉丹水平一般,可是我會努力拿出自己最高的水平,為雷光堂盡一份自己的力量!”
  陳海廣拍了拍胸脯,對王猛格外熱情,王猛等人喚醒了雷光堂弟子們的尊嚴和勇氣,他們決定堂堂正正地面對其他分堂,就算有一天雷光堂解散了,他們至少也努力過了。
  如果這個時候還做縮頭烏龜,那肯定會縮一輩子,哪怕是再弱的人都覺得是爆發的時候了。
  王猛也有點感嘆,有句話說的真好,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爆發的結果可能依然是滅亡,但至少轟轟烈烈過。
  “陳師兄,我想租用丹爐煉點東西。”
  “沒問題啊,丹爐的級別要匹配丹火,一品二品的,我就可以做主,而且免費,三品以上就要收費了。”
  陳海廣說道,顯然一品二品也是要收貢獻的,不過有關系好辦事兒。
  “多謝了,二品丹爐就行。”
  “好,跟我來。”
  陳海廣把王猛領到了一個丹爐室,“隨便用,不要客氣,只要不炸爐就行!”
  陳海廣還是相當識趣,把房門關好,丹修煉丹都是秘密,這是禮貌。
  大多數的丹修都是符修出身,主要是符修在掌握陣法和丹火上有先天優勢,但偶爾也有劍修弓修煉丹的,前期還行,到了后期,畢竟術業有專攻,樣樣通等于樣樣松。
  一般來說,就算租用丹爐,身為監管的師兄,他也是要考核一下對方的實力,但現在陳海廣哪兒管那一套,就像他說的,只要王猛不炸爐,他把里面搞翻天都不會管,他壓根認為王猛就是來玩的。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