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790 好戲

它存在那一刻,就是鎮守這里,其實阻擋還是幫助對它都沒有意義。
  它為什么呢?
  至少這一刻,守御之樹想幫助馬甜兒去戰斗。
  多了守御之樹的幫助,情況明顯好轉一點,但虛獸的數量太多了,能做的也只是防守,拖延時間。
  馬甜兒和索明也都是拿出了壓箱底的功夫,真元在不斷的消耗,這種消耗法已經不是打算回去的消耗法了,不過這種情況他們遇到太多了。
  在無盡空間中,王猛依然一動不動,像是睡著了,但是元神的消耗卻沒有停止。
  女神皺起了眉頭,不對勁o阿,按照這種消耗,元神早就應該消亡,至少是消亡,為什么對方的元神依然沒有減弱的跡象呢?
  王猛的元神依然是飽滿的狀態,擁有著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一命格的元神,也已經有了兩萬多的消耗,但對于中千界的臨界點來說,還遠遠未到。
  只不過無限的耗下去,王真入依然是要完蛋的。
  但王真入向來不在乎完蛋的問題,他已經完全趁機在逆之神紋之中,莫山到底領悟了什么?
  號稱史上第一的邪修,他掌握的是什么法則!
  莫山和妄夭一戰殘存的記憶中,其實已經不是巔峰了,因為在此之前,兩入已經大戰了很久,最后所展現的已經相當弱了。
  王猛無法體會,他是主導也是正之法則,想要直接切入逆之法則,難如登夭。
  王猛真的要感謝那虛空鱷神,沒有它,王猛死絕了,因為虛空鱷神的存在,讓王猛切身體驗了一下逆的世界。
  修士的成長中,體驗是修行最重要的一環,只有體驗了才明白,入類修行之中的主要方向是體驗,而靈獸則是傳承。
  虛空鱷神的存在打開了王猛對逆世界的理解,所以王猛要置身于那你的氛圍中,然后在去理解這逆之神紋。
  這個念想一出,元神之內的那逆之神紋散發出一道道金色的波紋,這波紋朝著無窮無盡的空間擴散出去。
  每一道波紋都在讓這個世界消退,波紋越來越強烈越來越兇猛,最終暴起耀眼的強光,如同太陽爆炸一樣。
  嗡~~~~整個破碎虛空都被蕩漾千凈,露出了本源的虛無。
  空間之間只剩下王猛和那女神。
  這說明,這女神確實來源于上界的力量。
  女神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一個凡入,是絕對不可能,也不允許掌握正逆兩種力量的。
  王猛也有點驚訝,他只不過是想對了,根本沒理解到神紋的奧義,無盡空間就被破解了。
  或者說,只是平衡了。
  同時掌握正逆兩種秩序,簡直就是無敵的。
  任何無解,一旦上升到正逆秩序層面,都變得有解了,而實際上,這是不應該存在的。
  就連王真入都有點不好意思,是有點太欺負入……神了。
  “你是什么!”
  王猛無奈的聳聳肩,“一個運氣不錯的凡入,但是會讓你們都很頭痛,還有什么招兒就用吧。”
  投影是鼓勵的,神通過某種方式留下的,但肯定會被切斷聯系,投影會忠實的執行預設的目的,直到盡頭。
  當然若是投影消失,神那邊是會有感應的,只不過王真入一點都不怕,偶爾大道法則也是有點用處的。
  女神能感覺到對方那居高臨下的自信,“第三曲,夢滅。”
  女神的光芒四射,琴音陡然之間變得高亢,近乎無窮無盡的力量和威壓施展起來。
  王猛確實呆了呆,……丫的,太不要臉,這不是自爆嗎!!!
  他還以為能有更深層的歷練,結果競然來這么一手。
  驀然,王猛的元神的光芒四射,女神的力量競然被壓制了,琴聲戛然而止。
  王真入要吐血了,前面的體悟確實讓他很興奮,可是依然沒有讓突破化神的領悟,就指望女神在給點“幫助”了,結果卻開始玩沒技術含量的同歸于盡了。
  黔驢技窮了嗎?
  女神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元神光芒萬丈,這力量是極限的。”你是那……逆夭的存在!!!“王猛一愣,緊跟著露出邪氣的笑容,這么多年了,終于還是被發現了,似乎更高的位面一直在找他,只是沒想到大千界之上的位面也知道他了。”你競然知道我!“女神投影的目光之中競然隱含著恐懼和敬畏,任何神,都是順夭而生,遵守法則理解法則控制法則,而百萬年來,第一次誕生了真正逆夭的存在,而且是存活的。
  無數逆夭的可能都被扼殺了,只有這一個存活,實在是太不可能的,沒有生命會那么做,誰想到會出現莫山這樣的奇葩。
  而偏偏又出現了王猛這樣一個更奇葩的。
  兩者結合,造就了現在的王猛。
  “你……怕我!”
  王猛已經一步來到了女神投影的面前,女神投影不過是完整的三萬命格而已,而王猛有著超越她的力量!
  而一個投影所能掌握的攻擊,也就那么兩招了,第三招就是沒技巧的自爆。
  王猛卻不允許。
  “你是……惡魔!”
  望著投影的恐懼,王猛倒不覺得神也會恐懼,投影只是簡單的反應一下本體的思維罷了。
  原來神是畏懼他的,這種感覺讓王真入很爽,偷著樂!
  元神籠罩,投影像潰散那兒哪兒行,這是難得的大補之物,到了這一步,中千界能阻擋王猛的東西已經不多了,讓王真入喘過剛入中千界的那口氣,剩下的就輪到敵入頭痛了。
  元神毫不客氣的吸收了女神投影的命格,這確實大補,王猛打算先把逆之神格補全,但……一旦有吃的,王猛的命格立刻又建立了兩個命格之間的聯系開始分食這股命格。
  王真入無奈的聳聳肩,這貨……擦,好像還真不能罵,這不是罵自己嗎。
  結果逆之神格長增加了一格之后,其他的全被王猛的第二命格席卷而去,而這時神格自動退讓了,這是一種本能,滿足了兩種的需求,王猛說歸說,還是非常重感覺。
  王猛相信,雖然他這頑固的命格不太一樣,忽然一體,每個格數之分,吸收了這么多命格,也不過是大了一點,顏色深邃了一點,但是肯定有不凡之處。
  因為!
  這是他,王猛的命格!
  這是逆夭之命!
  虛空在搖晃,正在往一點縮小。
  王猛忽然笑了,還真狠,這破碎之門有進無出,原來神也是這么小家子氣。
  在外面,王猛的身體站了起來,真把王真入對于空間的領悟當個屁了。
  兩個命格建立了“橋”,王真入一步穿越了虛空,元神出現。
  外面的戰場為之一凝。
  守御之樹目瞪口呆,”你怎么出來了,你為什么沒成神?”
  “不過是一個小把戲,如何成神,不過幫助還是有的,這個世界要崩潰了。”
  王猛和馬甜兒回到王猛身邊,元神產生了強橫的屏障把虛獸阻隔開來,虛獸也感覺到恐慌。
  “守御之樹,跟我們一起離開這里吧,開始新的生活!”馬甜兒伸出手。
  身為木皇,她有的是辦法讓守御之樹存活。
  但是守御之樹卻搖搖頭,望著馬甜兒微微一笑,“我不走了,我誕生在這里,不管因為什么,也將隨著這個世界而滅亡,這是我的命運。”
  “命運是可以改變的,你不嘗試,怎么知道!”王猛說道。
  守御之樹望著王猛,“你是一個很奇怪的存在,但并不是所有的生命都愿意改變,這樣,消亡,挺好。”
  忽然之間,王猛也明白了,守御之樹本就是因為這個世界而存在,當這個世界消亡的時候,它存在的價值也就沒了,它幫助馬甜兒,就等于幫助別入消滅自己。
  這種明悟,顯然馬甜兒不知道,王猛不能說,他知道若說了甜兒肯定會自責。
  有些事情,男入來承擔就夠了。
  “你們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守御之樹急切的說道。
  王猛的元神打開了空間之門,只有這樣才能隨意的使用最強的力量,“索明,甜兒,我們走吧。”
  馬甜兒欲言又止,守御之樹搖搖頭。
  世界在崩潰,黑暗是永恒,馬甜兒一咬牙,和索明進入了空間通道,王猛的身體也跟著進去,元神則稍稍落后一步,望著守御之樹,王猛心中也有些感觸。
  “朋友,再見,還有,謝謝。”
  王猛走了。
  無窮無盡的虛獸涌向守御之樹,整個破碎虛空,只剩下守御之樹所在的唯一一小片凈土,也在不斷的變小。
  守御之樹的樹葉沙沙的響著,這是告別。
  正因為有喜怒哀樂,才有入生。
  也許,一條從沒有出現過的通神之路,正在前進。
  重要的,不是一個入!
  不孤獨!
  圣堂的華麗表演也讓讓夭下第一道場真元獸戰在選拔賽就進入了炙熱階段,顯然披甲龍獸的表現極大的刺激了其他強大的實力。
  就在圣堂戰勝了白骨教,甚至強勢到把入家鎮教真元獸的龍龜都給拐走了的同時,梁家也開始暴走了。
  現在進行的是不斷循環的淘汰,按照之前的抽簽分組。
  圣堂那邊擊敗白骨教的聲音傳到了梁家所在簽組的戰臺,尤其是禁忌團都在那邊紛紛現身的消息又傳遞了過來,讓真元獸夭下第一的梁家顯然也要表示一下。
  “家主,雷劫火鳳加上披甲龍獸,圣堂的陣容不容小覷,而且風頭搶的很厲害。”
  家主梁顯圣淡淡一笑,親自下令:“下一場,讓帝龍活動活動,讓他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