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794 猴子與棍子的姻緣

轟隆,心神引動了天地之間的靈力,化成一道實質的風暴向著美神卷殺過去。
  “美神小心。”
  小瑾兒擔心的叫道,這種程度的戰斗,一旦打出真火,就算是真元獸的主人,都無法控制了。
  不過,美神顯然沒在意這道風暴,仍然是之前那道光之防御,甚至都沒有加強一下……
  隆隆隆……
  連串的悶響,只見風暴被光明的力量完全凈化了,這時,美神發出了一聲聲有節奏的輕鳴,聽起來,像是某種獸語……
  轟隆!
  只見一道乳白色的光明柱從天而降,將美神籠罩其中,之前光明所形成的光明之矛,驟然合成一把巨大的光矛,一下落在了驚神天鴉的額前。
  嗡……
  那充滿潔凈之力的圣光矛,橫在拉眼前,那正大醇厚的力量,完全壓制了天鴉,天鴉不屬于被克制的魔系,而是邪系真元獸,但面對如此圣潔的力量,卻也產生了戰栗。
  而此時的美神,還是那樣的高傲,秉承著圣系的特點。
  “認輸。”
  孟凝紫很干凈利落的認輸了。
  四周觀戰的修士一片嘩然,九轉驚神天鴉無解的心神風暴竟然被破解了,這可不是圣系真元獸的特點啊。
  真元獸分五行,但在大類上也分為圣、魔、邪,圣魔相克,邪路的則沒有偏向性,率性直為。
  修士對于真元獸的使用首先要遵循三大分類,圣歸圣、魔歸魔,而邪路的則是無所謂,都可以使用。
  孟家的驚神天鴉實在有點無解,其他四只九轉真元獸,雖然強大,但也只是相對而言。欺負一下小真元獸家族,或者真元獸商人,當然是大殺四方,碰上有水皇坐鎮的宋家,恐怕就只有乏力兩個字了。
  至于姬家,宋家還真不慫,雖說一匹九轉天馬解決了驚神天鴉這個無解的東西,但真元獸相生相克的太厲害了。
  美神榮耀,接下來的戰斗就是摧枯拉朽了,姬家的實力確實強。但孟家第一場意外落敗也沒了抵抗之心,雙方點到為之。
  這時,天色已晚。一天下來,戰況相當兇殘,為了爭奪八強,各出奇招,一天時間。顯然分不出勝負,只能明日再戰。
  這時不少隊伍聽到孟家淘汰之后,都是松了口氣,驚神天鴉太兇殘了,有點無解的味道,同時也對美神感有點疑惑。那匹天馬真有這么強嗎?聽說是小公主的真元獸,怎么都覺得有點夸張,懷疑孟家放水的可能性很大。
  圣堂的五小也算是大出風頭。相比其他隊伍,五小有點特殊,都是些另類,大街小巷,到處都在談論圣堂五小。尤其是九折和小甲,一個赤融鳥轉為雷劫火鳳。一個是披甲龜轉變為披甲龍獸,所謂的奇跡也不過如此,這讓原本就很火的圣堂就更火了,無數人想要加入圣堂,哪怕是外圍的記名弟子也不在乎,其中還不乏散修中的成名高手。
  有人歡喜就有人愁,白骨教的駐地突然清空了,不過沒有人以為白骨教走人了,恐怕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隱于暗處的白骨教,才是令人畏懼的。
  不過,大家好奇的是圣堂沒有一點反應,該怎么過就怎么過,難道是不把白骨教放在眼中?感覺圣堂似乎真的有這樣的底蘊,不過大家還是覺得,白骨教真正發起狠來,圣堂要是大意了的話,肯定要吃虧。
  圣堂被談論得多,各個禁忌團之間的各種恩怨往事,也在修士中間不斷流傳。
  不死不活,半死不活,死人,這三大死活團,已經夠大家瘋狂了,飛天舞,不亂團,擲篩子的馬戲團,這些名字怪異的禁忌團的過往,也都慢慢地被人發掘出來,畢竟這種事兒很容易被傳播開,何況禁忌團的人也沒有掩飾的意思,他們不在乎這個。
  松散聯合在一起的飛天舞,十八翼蝠的過往,流傳出來時,瞬間令整個鎬京震動,竟然是三百年前大夏五大圣地之一的“風月寶樓”之主。
  當時的風月寶樓,可謂是盛極一時,大抵相當于現在的白骨教與幽冥教的結合體,不僅無人敢惹,就連刺殺大夏皇子這樣的任務,他們都敢在公然情況之下接下,然而,盛極必衰,一場詭異的天劫突然降臨,將風月寶樓化為灰燼,當年傳聞當中,是十八翼蝠度飛升天劫失敗。
  現在,十八翼蝠重出世間,顯然當年風月寶樓覆滅另有隱情,不只是天劫這么簡單,至于現在的十八翼蝠有多強?想象一下,不考虛天災人劫,三百年后的白骨教主會有多強,然后,十八翼蝠肯定還要比這更強那么一點。
  飛天舞另外四人,望云,問天命,恨天高,九命蟲,雖然還不知道來歷,但是,從五人在一起時的態度來看,十八翼蝠是飛天舞團中不算最弱,也絕對不是最強的。
  只有兩個人的不亂組,將神和一點尤的來歷清楚了,一個來自北地極海,一個是來自南風冰原,將神不是人的名字,而是北地極海代代流傳的一個稱號,大意是北地第一修士,最有可能成神的人的意思,據說本代將神,已經四百年沒換人了,四百年來,因為想搶將神稱號而死在他手上的化神境巔峰挑戰者,超過百人……看來,北地極海修士化神境數量較少的原因,并不是北地不強,而是都被某個人給殺了。
  一點尤,很明顯不是純粹的人類修士,南風冰原關于他的各種傳說,最早能追溯到三百年前,各種事跡都將其等同于神了,而事實上,幾乎和他扯上關系的事情,都會變得撲朔迷離,據說,任何在紙面上對他的記載,都會莫名的消失。
  左京右京很忙,酒鬼酒酒檔的氣氛,每天都處于極其微妙的狀態當中,各個禁忌團都喜歡來酒檔喝酒,一方面酒鬼酒確實是好,另一方面這些人多是喜歡那個“鬼”字,很有味道。
  不過這些禁忌團的人,都沒什么錢……幾百年沒出來過了,錢這種俗物,早就當成腐物扔光了。
  “對不起……我們只收通用的金錢。”左京苦笑著對著半死不活團的跛子說道。
  跛子一言不發有點尷尬的望著左京,又看看那不知是哪個朝代的貨幣,大概十多秒之后,伸手將一顆散發著五行之氣的黑草拍在桌上就走了。
  黑色的草往桌子一上放倒是把左京嚇了一跳,王師風已經交代過了,基本上來的人物都很不好招惹,其中就包括了這個跛子,這跛子來了之后,看了她好久,看得左京心驚肉跳的,結果竟然沒錢付賬,拿出這么個東西。
  呆了呆,左京終究是沒有叫人追趕。
  但是在場的修士眼珠子卻直勾勾的定在了那顆普通的黑草上。
  仔細一看才發現,這黑草總共四片大葉子,上面都籠罩著一層淡淡的五彩霧氣。
  還魂草!
  修士們竊竊私語起來,好像是還魂草!
  傳說還魂草是在萬年尸體上長出來的,話說,充滿了死氣,但是卻具備了還魂的功效,算的上起死回生之物了,就算那么夸張也絕對是修士治愈的至寶。
  還魂草太有特點了,透著一股不寒而栗的死氣,賣相黑乎乎的,可是那五彩霧氣和一種靠近就有渴望的吸引力,卻只有這種天材地寶才存在。
  物極必反,死氣到了極限,就會還魂。
  此物乃至寶,在場的人卻并不是很換衣,若說這世界上有誰能拿的出這樣的寶物,屈指可數的幾個人之內,這跛子就是其中之一。
  半死半活團的老大。
  左京不傻,她是感覺到這東西可能是個寶物,就算不知道,周圍修士那近乎癡狂的眼神也告訴他了。
  左京連忙叫人裝了起來,最近的氣氛太敏感了,誰知道這里都是些什么人。
  左京嘆了口氣,收起還魂草,回到柜臺便在帳本上記下了霸王餐一頓,后面標注上了半死不活團的說明,類似的標記,在帳本上面已經足足有了十幾條之多……
  看來這年頭喜歡賒賬或者抵押的高手還真不少。
  修士們在討論,其中不乏膽大的,可是卻很清楚,光天化日在這里動手,簡直就是找死,畢竟這木皇和雷神坐鎮的地方,而且,半死半活團的東西,你拿了有沒有命用都是一個問題。
  這些人可是不講道理的,黑吃黑這種玩意,他們幾百年前就已經玩爛了。
  這時,酒檔漸漸熱鬧起來,畢竟跛子走了,這是連死人團都要讓三分的存在,而死人團又是可以滅五祖的存在,這尼瑪,不低調就絕對不行的。
  張揚只是喝酒,這些事兒并不插手,而且那些東西的價值都已經超過了酒錢。
  說實在的,對于禁忌團的人,無論是哪個陣營的,他們根本不在乎價值,只在乎是否愿意,天材地寶到了他們的境界其實作用也不大了,但對一般人來說確實是強烈渴望的。
  這時,酒檔當中的聲音突然一沉,安靜了下來。
  (今兒給老媽打電話,老媽忽然問我看沒看小時代,我愣了一會兒,問老媽有什么觀感,老媽說,電影沒看懂,但郭敬明這孩子長得真仔細……我忽然覺得我的碼字天賦是遺傳啊。)
  小說園www.booksrc.net提供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小說園www.booksrc.net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