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795

左京和右京早就習慣了,肯定又是有禁忌團的人過來了,真元獸戰中,五小陸續揚名之后,來酒檔的禁忌團每天都有那么一兩波,不過,這些人都似乎約定好了一樣,很少有同時出現的時候,基本都是一波勢力過去接著一波勢力。
  “是皮囊團,真倒霉,今天都是寫陰森森的角色。”
  “聽這名字……也是禁忌勢力組的團?”
  “聽說和飛天舞團的人在城外起過沖突,雙方有過短暫的交手,都有人受傷,差點就大打出手的時候,正好洛神團的人路過,沒打起來。”
  “皮囊團……這名字,總覺得有些令人發毛,有什么來歷?還有這個洛神團是什么來歷?”
  “都不是很清楚,不過,皮囊團,聽這名字……難道他們和死人團一樣?”
  “不太像,他們身上并沒有死人團那樣的死氣。”
  “噓,小聲點,病從口入,禍從口出!”
  “對對對,一會再說。”
  一下子,酒檔安靜得令人心悸。
  “幾位客人,樓上請。”左京親自迎了上去,皮囊團的人一個個都很詭異,一般人迎上去,說話都很難,左京心里面有點發毛,不過經歷多了,膽子也就肥了。
  “不必。”
  皮囊團的五人隨意的在大堂的一個桌子前隨意一戰,那桌的修士立刻閃人。
  “各位需要點什么?我比較推薦三十年份的酒鬼酒,搭配……”左京也不好說什么,感覺最近做生意像是在地獄門口一樣。
  “一醉萬年,輪回,還有兄弟……”
  “各來一壺。”
  “要快。”
  皮囊團的人說話聲音有點嗡嗡作響,聽起來不像是人發出的聲音。又像是聲帶破裂后,強行發出來的話音,聽起來異常辛苦和恐怖。
  左京嘆了口氣,果然是沖著這三種酒來的。
  不過,最近在鎬京風云變幻的各在禁忌團過來喝酒,而且都是些致命的主兒,講道理是沒用的,而且要是打起來,三大主力都不在。必死無疑。
  做生意必須要動腦子,兩姐妹一拍板,決定對禁忌團的人放寬。
  兄弟酒是沒有,但輪回和一醉萬年還各剩一壇壓箱底,現在開了。凡是到了禁忌團級別的,可以每人一挑,大概也就是半碗,左京和右京希望能撐到王猛回來。
  這個規矩這幾天也擴散出去了,顯然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左京只能平復心情跟皮囊團的人在解釋一遍,心中有一點忐忑。
  但是皮囊團的人對視一眼。臉上都露出玩味的表情,出奇的沒有鬧事兒,“上吧,讓我們見識見識!”
  木皇的名頭對這些人毫無壓力可言。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轟隆的腳步聲,這一下,酒檔里面的其他酒客都更加安靜了,進來的。是洛神團的人。
  洛神團是最近突然聲名大噪的,之前的真元獸戰中。不溫不火,根本就不像是禁忌團,派出一只明顯是剛晉升九轉的獨角虬,每一戰都是險勝,然而,最近因為僅僅只是路過,就令原本想要全面開戰的皮囊團和飛天舞團之間煙消云散,顯然是忌諱“鶴蚌相爭,漁翁在后”這種事情。
  而且,洛神團也是真元獸也快要晉級了,有點逼視圣堂五小的味道,而且更古怪,每次險勝得有點詭異和可怕。
  洛神團總共有五人,每一人都生得豐神俊朗,唇紅齒白,五人裝扮都是一致,烏黑的長發,梳著道髻,扎著銀白色的道冠,濃烈的自信神情流于顏表之上。
  皮囊團的人目光一凝,與洛神團直接撞上。
  轟隆一聲,雙方暗拼了一記氣勢,擋在他們中間的酒客,全都倒霉的震暈了過去,幸好這兩大禁忌團只是小小的試探,不然就要出人命了,畢竟不是死人團那樣的變態。
  “咳,幾位客人,樓上請。”右京清咳一聲,迎了上去。
  “呵呵,就這里吧。”
  洛神團一人淡淡一笑,便率先在皮囊團旁邊的酒桌邊,周圍的修士立馬失去的離開。
  完全沒有人人知道他們的來歷,只知道他們有一只看起來極其強大的黑色豹型真元獸,在真元獸戰中,每一戰,都是直接一招就將對方的真元獸吞噬得連骨頭都不剩下,除非一開始就直接棄權,不然連投降的機會都沒給對方,但是,沒有人認得出那只豹型真元獸是什么來歷,從外表上來看,似乎……也就只是單純的一只豹子而已。
  “小姑娘,別發愣,一醉萬年,輪回,聽說我們是可以喝的,菜的話,隨便來點,重點是要辣,越辣越好。”
  洛風向著右京說道,目光一轉,卻是一道柔光閃過,落在剛才暈死過去的酒客身上,只見這些酒客一下驚醒,眨了眨眼,一時間,還都不知道自己剛才暈了過去。
  皮囊團五人目光有點黑沉,似乎很防備洛神團,一邊陰森森的,一邊又很俊朗,確實有點詭異。
  片刻,雙方的酒菜同時送了上來,左京和右京親自上陣,時間上沒有一點差別。
  洛風看了眼兩姐妹,“真是的,讓我找不到借口發飆,你家主人呢?”
  這個時候,張揚竟然敢主動挑禁忌團的事……
  洛風俊朗一笑,“小姑娘,別緊張,我只是對你們圣堂的真元獸感興趣,不會拿你們主人怎么樣的,幫我問你們主人兩個問題,第一個,那只雷劫火鳳,是怎么從赤融鳥培養出來的,第二個,那只披甲龍獸能否借我們一天時間,他背上的陣法和我們似乎有點淵源。”
  這時,張揚的笑聲傳了過來,“幾位前輩若是來喝酒的,我推薦細細品味才好,若是讓別的事情擾了喝酒的心情,恐怕不美。”
  酒客中,一陣安靜,放在過去,大周八圣之一的狂圣張揚,那個名聲,是叫一個響亮,但是現在,對不起了,鎬京上下,奇人異士,各種化神境高手都是層出不窮,大家的眼界都高了起來,年輕一代的八圣,就是路邊阿三了。
  臉上笑語盈盈,洛風的目光,卻是輕輕朝著張揚一瞥……
  嗡……張揚臉色劇變,但是咬著牙,依然硬挺的望著洛風。
  “哈哈哈,洛風,對一個后輩,你也好意思?”
  這時,一聲大笑,從外面傳來,是老男人的笑聲。
  轟隆一聲,只見老男人和醉書生陡然坐在了張揚的桌前。
  醉書生臉上的神采明顯有點不同了,似乎有喜事,這時朝著張揚肩上一拍,只見張揚嘴角流出一絲黑血,卻是震醒過來。
  “呵呵,年輕真是好啊,不過不知天高地厚就不好了。”
  洛風仍然是淡淡笑著,與另外四人一起,品起酒鬼酒來。
  “喂,你們幾個,能不能換個地方啊,看著你們會影響我的胃口。”
  不老不小笑瞇瞇的盯著皮囊團。
  洛風也是盯著皮囊團,皮囊團的人很安靜,氣氛一下子凝重起來,這是要出事兒啊。
  張揚的那叫一個汗,千萬別在這里動手,這幫人彈彈手指這里就廢了。
  就在這時,嘩啦一下,皮囊團的人整齊的站了起來,在桌上放下了一個乾坤袋,便整齊的朝外面走去。
  左京連忙上前收起乾坤袋,朝里面一看,差點沒哭出來……
  右京連忙上來低聲問道:“怎么了?什么情況?”
  “是錢!終于收到錢了。”左京激動地說道。
  這么多禁忌團過來吃喝,這還是第一次收到錢的,而且還沒少給。
  老男人明顯有點尷尬,老臉丟盡了……醉書生臉皮早就比牛皮還厚了,又拍了拍張揚的肩膀,“上次的酒,還有沒有?”
  張揚抹了抹嘴角的血絲,“雖然你幫我解圍,但也不代表你可以白吃白喝!”
  醉書生一臉的尷尬,“咳咳,放心,這次一起結了。”
  一旁的凌鈴微微一笑,“小姑娘,一會兒我結賬。”
  洛風笑了笑,“小姑娘上酒吧,讓我們試試一醉萬年和輪回,這么多年了,好久沒聽到口氣如此大的酒了。”
  右京甜甜一笑,露出一個小酒窩,“請稍等,您喝了之后就明白什么叫做謙虛了。”
  相比陰森森的皮囊團,還是洛神圖和不老不小這幫熟客比較好一點。
  一輪一醉萬年,眾人望著碗里那點酒……
  “你確定沒搞錯?”洛風淡淡的望著左京,這有點太怠慢了,“就算是神仙酒也不用這么金貴吧!”
  “洛風,你還是喝了之后在說這話吧。”不老不完,就把自己的酒一干二凈,然后閉目不語。
  其他人也是如此,不老不小已經見識過了。
  洛神團的人這才半信半疑的喝了一口,很快所有人臉色大變,過了一會兒,又恢復了平靜。
  一時之間都沒了聲音。
  “這是王猛釀的?”洛風目瞪口呆。
  “正是我家主人。”左京驕傲的說道。
  “呵呵,他人在那里,這么奇怪的年輕人我倒想認識認識。”洛風說道。
  “上酒,人生得意須盡歡,給我連先來五十壇!”醉書生終于霸氣了一回。
  人窮志短啊,凌鈴來了,顯然他就不在落魄了。
  (還差十幾票湊整,哪位師兄師姐發發力吧,感謝感謝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