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800 流氓

王猛自信,他的空間法則基礎是很牛逼的,萬物基矗
  這是馬甜兒和索明都感覺不出的,老馬竟然能感覺到,而且還是在他完全沒有施展的情況下。
  “你怎么出來的?”
  老馬翻翻鼻孔,“這還用嗎,一你的神態就知道了,一股子主……咳咳,味兒,反正,你快點,將來走的時候帶上我,擦,你們五個,玩歸玩,訓練不能落下,老子要出去溜達溜達,奶奶的,總算從保姆的任務中解脫了。”
  老馬大大咧咧的走了,王猛知道它是故意岔開話題,微微一笑。
  戰瓔珞和張揚也到了,幾天不見,戰瓔珞度日如年,望著王猛的眼睛是水汪汪的,心跳都加速了。
  張揚苦笑,“我說你回來的還真是時候,我快被禁忌團的人折騰死了,丫的,這幫變態搞得我對修行都快失去興趣了。”
  嘴上這么說,心里明顯是興趣盎然,以前對手太多,現在對手太多,而且一點機會都沒有,這讓張揚有點痛苦。
  “有沒有興趣一探永恒之海?”王猛說道。
  張揚立刻蹦了起來,“難道真是你們破了破碎空間?”
  “呵呵,我說過,圣堂無所不能。”
  “擦,下次叫上我,若是能見識見識永恒之海,死也值得了,不行,偉大的我,怎么可以倒在永恒之海這種小地方呢,呸呸呸!”
  “白胖子,各地有沒有圣堂眾的消息?”
  “老大,目前還沒有,不過我們正在擴散,務必把消息擴散到每個角落。”
  白胖子當然要盡心盡力,目前只來了三個,一個木皇一個雷神,還有個神秘的金狼。就知道圣堂眾的級別了,哪天再來個禁忌團的,他都不會吃驚。
  “嗯,一些偏僻的地方也試試,有些家伙喜歡犄角旮旯。”
  王猛笑道。
  王猛想讓白胖子打聽一下不殺,但覺得也沒什么必要,這種級別,已經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近的。靠近了反而有危險,這不殺明顯沖著他來,但從他的行事手段上,此人屬于不擇手段的類型,要想辦法擊殺才行,有些人做事是有原則的。但這種人顯然沒有,要是對左京他們出手,就麻煩了。
  左右無事,王猛決定溜達溜達把這家伙干掉。
  按照正常推理,自己好歹也是圣堂的宗主,拿自己做要挾當籌碼怎么都是不錯的選擇。
  第十瞎子聾子跛子
  五小被老馬帶走了,老馬似乎不喜歡自己的存在感消失,對人類是沒辦法了,但是五小還是可以教育教育的。讓它們明白,物以類聚獸以群分。
  王猛則帶著張揚和戰瓔珞來到酒當,由于是大周的安息日,所有戰斗停止,各家也在休整,所以酒當的生意就更好。
  王猛一出場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左京和右京已經先抵達了,笑盈盈的迎接王猛的到來,這笑容無疑是甜美的。
  不得不說。左京和右京的笑容也是酒鬼酒當的一大招牌。沒有任何一家酒當能有這么甜美又純凈的笑容,哪怕是禁忌團的人也會有平和的感覺。
  當然也會引起一些覬覦。不過都被張揚教訓了,張揚教訓不了的,也不會這么低俗。
  圣堂打穿破碎虛空的消息已經擴散開來,滿城風雨,誰都知道,這是金狼帶領著木皇和雷神做到的,據說這金狼恐怖無比,敢一個人對抗數十禁忌團的修士,當真霸氣無雙。
  而此人就是圣堂大師兄,圣堂正在全面召喚圣堂眾的回歸。
  修士們不知道圣堂眾是個什么概念,但是至少是木皇和雷神這個級別的,這是一個多么恐怖的宗派。
  不僅如此,此宗派在釀酒,煉器、馭靈、丹術方面都有著卓絕的成就,而這些則體現在眼前這位年輕的宗主身上。
  感覺,宗主并不是戰斗型的。
  但是坦白說,這酒真的是不錯。
  酒鬼酒當從開門的時候就是排了長隊的,當然有一種不用排隊,禁忌團的。
  特權?
  沒辦法,這個世界從來就是不公平的,誰也不能阻擋禁忌團,左京和右京的一系列改變避免了不少麻煩。
  圣堂目前確實聲勢浩大,尤其是圣堂的大師兄金狼,破碎虛空秘境的好處自然是被他拿了去,雖然沒有飛升,卻也引起了無數修士的覬覦。
  金狼是天下無敵,甚至逼退了修真界五百年來第一刺客——不殺。
  可是,不代表每個人都是金狼,不殺刺殺化神境的修士就跟玩似得,而且就算他殺不了,也沒人能殺得了他,一擊不中遠揚千里。
  這種人是誰都不愿意招惹的。
  好在能讓不殺感興趣的對手和事物并不多,但現在就多了一樣,那就是金狼。
  而不太妙的是,不殺并不是有個原則的人,相反刺客的原則就是不擇手段。
  但是身為宗主的王猛,似乎并沒有這個覺悟,還敢這么大模大樣的招搖過市,尤其是金狼竟然不陪同,至少也要帶著木皇和雷神中的一個啊。
  “今天,所有酒水折!”
  開口第一句就引起了無數的歡呼,包括外面排隊的,就像白胖子的理念一樣,禁忌團畢竟是少數,大量消費的還是一般的修士和普通人。
  歡呼之后,又是一陣冷清,半死半活團的跛子來了,還帶著瞎子和聾子,三人到王猛的時候也只是淡淡的了一眼,然后就找了個位置。
  左京立刻過去招呼,跛子望著左京,果然如左京所說,是有點奇怪。
  “給我的朋友來點輪回,我帶錢了。”跛子說道。
  左京露出微笑,”您太客氣,上次的物件完全超額,第一道場期間,您在酒當的消費全部免單。“
  跛子望著左京,點點頭,”謝謝。“
  王猛一愣,差點摔一跤,這跛子絕對是有問題。
  太牛叉了,他竟然從半死半活團的首領眼中到了一絲溫柔。
  這不一定是什么男女之情,里面竟然有一絲溫柔和回憶,恐怕是左京觸動了跛子的某些回憶,才會成這樣。
  這是典型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有點浪費。
  但開店做生意,王真人還是非常敬業的。
  老規矩,其他的酒隨意,但是輪回,只能一人一挑。
  瞎子和聾子沒有喝其他的,只是喝了一挑輪回,然后兩人就安靜了。
  跛子在一旁陪著,過了一會兒,才喝了下去,然后三人就這么靜靜的坐著。
  酒當里很熱鬧,禁忌團見多了,大家也就見怪不怪,這三人的安靜確實有點另類,卻融洽的在一起。
  (堅持到底,圣堂眾威武雄霸,繼續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