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801 吹牛加更

半響三人睜開了眼睛,瞎子的淚,聾子的沉默,跛子的神采。
  “好酒1
  兩個字,沒有更多的贊美了,但對于這三人來說就是最高的評價了。
  當得起輪回二字。
  跛子靜靜的望著左京,看的左京確實毛毛的,但依然保持著笑容,反正有王猛在,就沒什么好怕的。
  可能是感受到左京的不自在,跛子低下頭,三人就這么安靜的坐著。
  王猛倒不介意認識認識禁忌團的人,無論是哪個陣營都無所謂,但對方沒這個意思,他也沒有去打擾,喜歡酒就可以了。
  張揚和戰瓔珞則是有點壓力,因為他們剛剛得知,金狼三人在諸神空間里跟不殺交手了,而從醉書生那里了解到了不少關于禁忌團的信息。
  不殺是絕對的修真界第一刺客,他的到來絕對是變數,這是連三大會會長都不放在眼里的主兒。
  也許一對一正面比拼,他不是最強的,但若論刺殺,這還真沒什么人比的上他。
  而跟有關的所有人都有危險,王猛這樣出來確實挺危險的。
  王猛這么大模大樣的出來,就是給不殺機會,他可不想他在永恒之海的時候還要惦記著外面的事兒,一不小心可就是破綻。
  不殺不至于蠢到這樣的機會都不抓吧。
  王猛優哉游哉的喝著酒,等待著號稱中千界第一刺客的出現,別的不說,應付他空間法則的手段就值得他出手了。
  只怕他不來,只要來了,這個世界上就不會再有不殺這號人了。
  王猛就是要讓天下都知道,沒有什么比眾的聚集更重要的事兒了。
  張揚表面輕松。但其實全神貫注,神態都有點都不自然,他隱約感覺到了王猛的意思,難道木皇和雷神躲在某處等待機會?
  但也一樣危險,不殺出手石破天驚,無論誰都來不及救啊。
  左京依然忙碌著,王猛的酒喝完,一招手,左京連忙走了過去。為少爺服務是她最開心的事兒。
  幾步到了王猛跟前,忽然之間左京的身體微微一晃,驀然壇子里的酒化成無數的碎片轟向王猛。
  與此同時,左京的影子從地面竄了起來,一把空洞的匕首朝著左京殺了過去。
  目標不是左京。而是不殺名動天下的——獻祭殺戮!
  殺左京,只是取其命來獻祭,以不殺的速度根本不會有任何耽誤,而加了一個靈魂獻祭之后的刺殺,就是以命換命!
  光芒一線天!
  張揚和戰瓔珞的意識可能感覺到了,但身體完全動不了,并不是不殺施加了什么。而是根本反應不過來。
  王猛幾乎是同時啟動,但卻沒有來得及出手。
  因為有人先出手了。
  瞎子的木頭拐杖在不殺出現的瞬間就往地上一頓。
  “黑暗!“
  聾子的耳朵一抖,“死寂!”
  不殺的眼前瞬間失去了目標,這可不是什么感官屏蔽。
  這是秩序!
  兩個超級負面秩序直接屏蔽了不殺。而跛子動了。
  走路一瘸一拐的跛子,此時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彈出,那一直麻木的眼神中竟然出現了怒火。
  半死半活團,到底有多強?
  不殺到底是這個位面頂尖的殺手。身上承受了兩大秩序的封鎖,竟然還能還擊。左手不知什么時候一把短了一截的匕首已經插入了胸口,而獲得了擺脫束縛的力量。
  不能找活人獻祭,就拿自己獻祭,這是不殺的力量,通過這種法術,可以破解任何力量對他的禁錮。
  而哪怕是對方再快,也沒有他快。
  跛子的寬大袖子中伸出一只烏黑的根本不像人類的手,或者說是巨大的爪子。
  不殺的匕首殺了出去,一串串的咒符瞬間閃爆,快到了不可思議。
  轟……
  天搖地動的巨震,但酒當里卻沒人感覺到,一切都在天瞎地聾的秩序之中沉默了,他們的攻擊只是阻擋了不殺刺殺左京。
  爆裂之中,跛子的臉陡然變得猙獰起來,不殺不知吞噬過多少化神境修士生命的匕首竟然沒有刺入,被那烏黑的爪子擋住了。
  跛子的手不見動作,瞬間就滑了過去來到不殺的面前,不殺想走,卻走不了了。
  黑色的爪子抓住了不殺的頭,硬生生把已經潛行一半的不殺給提了出來。
  不殺的潛行空間,也是空間術,卻不是空間移動,而是創造一個屬于自己的空間夾層,絕對安全。
  但這次就慢了那么一點點。
  波……
  不殺的腦袋被抓爆了。
  門口站著幾個人,是舒不起、爵不賭和兩個光頭。
  不殺就這么被干掉了。
  瞎子的盲眼睜開,黑暗在消退,同時也帶走了不殺的尸體,當一切恢復的時候,一切都成了空白。
  修士們知道發生了事兒,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留下驚恐萬分的左京。
  跛子看著左京,半響蹦出兩個字:“結賬。”
  左京呆呆的看看王猛,又看看跛子,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王猛望著跛子,微微一笑,“這一單免了,多謝。”
  雖然不是自己出手,但畢竟人家幫了忙,不說一聲,不是王真人的風格,他還是很有節操的。
  瞎子站了起來,那白色的眸子有點森森的望著王猛,笑了笑,露出讓人不寒而栗的白牙,”喝酒的地方只應該喝酒,兩百多年了,竟然還能有感覺到滋味的一天。“
  ”呵呵,歡迎常來。“
  聾子跟在瞎子后面,跛子扔下一個乾坤袋,是酒錢,“第一道場,我想領教領教戰勝女神的力量!”
  說完。三人就走了。
  對大多數人來說,剛剛就像是打了一個哈氣,可是中千界第一刺客就這么消失了。
  擊殺他們的是,半死半活團!
  瞎子、聾子還有跛子,三人出手,簡直就是天羅地網,毫無活路。
  三人看到了門口的四人,兩個禁忌團眼神都沒有交流,像是彼此在不同的空間中一樣交錯而過。
  沒有契機。他們是不會戰斗的,而不殺顯然是無意中招惹了半死半活團。
  王猛摸摸鼻子,看來是露餡了,這瞎子恐怕是掌握著某種天眼的法則,那金狼面具也就是糊弄一下一般人。不過到了現在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也不在乎別人知道。
  地上只留下兩把匕首,一大一小,這就是不殺讓化神境修士都提心吊膽的勾魂和攝魄。
  左京看了看錢袋,撓撓頭,“少爺,這些人好兇好怪。明明說了不要錢,還愣是要錢!”
  發現自己沒什么事兒,剛剛肯定是錯覺,左京也是個大膽。竟然很快就想開了,倒是抱怨起半死半活團來了。
  忽然之間看到腳下的匕首,左京嚇了一跳,“少爺。這是什么?”
  王猛望著半死半活團的背影,搖搖頭。“長得可怕,不一定可怕,有些人也許并不可怕,卻真的可怕。”
  比如,地上匕首的主人,只可惜,他命真不好。
  舒不起走了進來,“唉,這叫什么事兒啊,可憐的不殺兄,你一輩子偷襲別人,結果竟然死在別人的偷襲上。”
  不殺做鬼都想不明白,半死半活團會對他出手,而且還是同時布局,不殺不隸屬于任何陣營,本身沒有任何沖突,也沒有出手的理由。
  但半死半活團就是出手了,還沒給他任何機會.
  “當真是死不瞑目啊,唉,出門肯定沒看黃歷!”爵不賭說道。
  王猛微微一笑,“生于黑暗,死于黑暗,便宜他了,這兩個玩意還值點錢,就當是損壞的賠償吧。“
  確實砸碎了一壇子酒。
  舒不起樂了,“你就是王猛?”
  “王猛,兇猛的猛,歡迎光臨。”王猛笑道。
  舒不起四人相識一笑,“你很眼熟啊。”
  “相逢何必曾相識,四位,要點什么?”
  “難得老板在,肯定要開懷暢飲了,我這輩子好兩樣東西,一個是賭,一個是酒,要不要玩一手?”舒不起說道。
  此時酒當里靜悄悄的,因為剛才那一幕并不是每個人都看不到。
  傳說中的不殺竟然就這么不聲不響的干掉了。
  干掉他的是,半死半活團。
  到目前為止,別人不說,死人團和半死半活團可是大發神威。
  當真是喜怒無常,什么人都敢滅。
  而現在又有禁忌團找上門了。
  王猛笑了笑,“怎么個賭法?”
  “舒不起,不要耍賴,破壞規矩是會惹眾怒的。”
  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轟天和舞火來了,一個高大威猛,一個勁裝美女還是相當惹眼的。
  舒不起聳聳肩,”一點、六點,這里的酒可是一絕,我請客,你們付錢,先來二十壇!”
  “舒施主,請叫我靜云!”
  “是你們說的,一切如浮云,名字也是浮云,快點一點!“
  靜云靜空無可奈何,只帶坐下,但并不喝酒,只是點了些素菜。
  本來王真人是要折騰一下的,結果半死半活團非常完美的出手倒是把他的活干了。
  不過這跛子似乎跟左京有點淵源。
  天亮之后,真元獸大戰再次開啟,今天將角逐出最后的八強。
  戰至現在,還能保有資格的隊伍,每一個都大有來歷,非同一般,最弱,也是和秦家一樣的真元獸世家,或者以真元獸為商的修士,論家族勢力,或許比不上各大世家,但是在真元獸上,的確有著各自強大的底蘊。
  王猛的出現,掀起了一個小小的**,所在的戰臺顯得格外熱鬧,不殺的死亡是悄無聲息,但在禁忌圈卻是一件大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