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804 寒初雪她

大半個戰臺都融化了,化成赤紅色的巖漿如同數百條靈蛇般漫延流動,將蔓藤燒剩下的灰燼也卷入巖漿當中。
  湛藍火鳳冰藍的雙目靈光吞吐不定,顯然是動用了本命真火。
  一陣抽氣聲響起,觀戰的修士都盡亮遠離戰臺,尤其是主修木行功法的,更是有多遠避多遠,看著化為巖漿的殘破戰臺,這下總該結束了吧?蛇尾花還真是頑強,不過,再頑強,也有極限,落入這樣的巖漿之火,除了火行真元獸外,任何其他五行的真元獸,都很難生存下來,更何況是面對火焰孱弱加位的植系真元獸,超越了極限的植系,也一樣不可能存活,這是絕對的五行克制。
  然而,戰斗,并沒有如預想的那樣結束!
  但是奇怪的是,火焰對藤蔓已經沒了效果,若是認真看就會發現,現在的藤蔓跟剛才的其實根本就不是一種,這些藤蔓甚至有點粗糙,在藍火的縈繞下,透著一點黑光。
  在增高的溫度當中,湛藍火鳳的外型有著明顯狂化的跡象,更大,更深沉,火焰更加暴虐。
  南宜家主南宜觀月有點驚訝,那只蛇尾花竟然讓一向高傲的湛藍火鳳進入了狂暴當中,在植系真元獸中,確實有逆生長的,不怕火焰,甚至伴隨火焰而生,不過,這種伴生也是有極限的,那就是火鳳狂暴起來,就連身為主人的南宜觀月都害怕!
  湛藍狂火!
  每一道火焰,都帶著湛藍火鳳的一絲意志,任何木行真元,都將被轉化為火焰的力量!
  雙方形成了慘烈的對峙,小花的召喚的藤蔓無疑擁有者親火性。但湛藍火鳳就是不信邪,一定要燒干凈,在這種爆裂火焰之下,氣勢洶洶的藤蔓也開始焚毀,蛇尾花和湛藍火鳳形成了僵持。
  這是誰也沒有預想到的戰斗。
  僵持中,湛藍火鳳開始暴躁了,鳳凰系也是喜歡一鼓作氣的存在,一個是弱小的敵人如此頑強已經打亂了它的節奏,尤其是最強火焰沒有效果的情況下。
  小花撐過了最艱難的時刻。比拼意志。沒有對手能比得過圣堂眾。
  其實在剛才那一會兒,它也快到極限了,同樣極限的情況下,誰堅持一步,誰就能取得那壓倒性的勝利。
  也許湛藍火鳳的力量還是要強一點,但它的憤怒和失衡露怯了,一瞬間的不穩定,就足以讓小花抓住這樣的機會。
  更多的蔓藤從地下不斷的噴出,火焰仍然在燃燒,然而。這些新鉆出來的蔓藤,卻更加堅韌粗大,上面流轉著一層層水氣的光澤,雖然仍然被藍色的火焰吞沒,但是很顯然,燃燒的速度變得慢了下一來,肉眼已經可以看清,從地下噴出來的不是火柱,而是一條條正在燃燒的蔓藤。
  這時。小花的蛇尾再次一晃,唰地一聲,只見蛇尾尖端的那朵尾花突然凋謝。露出一個紫黑藍色花骨朵,紫黑藍三色相間的花瓣,一片接一片,緩緩的張放開來。
  嗡……空間震顫!
  嘩啦啦啦啦……
  隨著紫黑藍三色相間的花朵的放開,無窮無盡的蔓藤,在可怕的生長聲中,陡然之間布滿了整個空間。
  湛藍火鳳被淹沒在藤蔓的牢籠之中,火焰最終一點點的熄滅。恢復平靜。
  戰場被小花和湛藍火鳳搞的跟煉獄一樣,湛藍火鳳已經被打的恢復了常態,失去了抵抗能力。
  老馬扁了扁嘴,這些小家伙,不罵不成器,見到火就怕,有毛好怕的。
  南宜觀月的臉色卻沒有想象中那么的失望,失落是難免的,但卻沒有沮喪,當戰斗進行到中段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場第一道場不屬于南宜世家!
  只見空中藍色的火,仍然在蔓藤上面燃燒,但感覺已經完全不同,地上的巖漿卻在慢慢的冷卻,重新變成巖石。
  不老不小一笑,“湛藍火鳳的火雖然不算真正的藍炎,但好歹形態也有點像了,這蛇尾花當真有兩下子,我發現圣堂似乎有點叛逆的情緒,非要對著干。”
  老男人聳聳肩,“叛逆嗎,哈哈,真新鮮,我很好奇,他們還能給出什么驚喜,你覺得那只猴子如何?”
  “以目前的節奏,恐怕圣堂不留弱者,但這猴子確實有點畏縮吧,在火焰出現的時候,其他幾個明顯前傾充滿了挑釁,但它的身體明顯有了閃避的反應,雖然很輕微。”醉書生說道。
  不老不小舔著一根香蕉糖,他身上的零食花樣有點多,都是用他這張幾百年的老嫩臉騙來的,人家就是長得可愛沒辦法。
  “或許,另有玄機吧,我倒要看看圣堂能走到什么地步。”
  就在這時,元家家主元昊從一旁走了過來,臉色略有些難看。
  “有話?”
  元罡看了眼元昊,剛剛這場逆轉很有意思,很顯然,王猛是有意讓蛇尾花置之死地而后生,這種提升方式一點都不新鮮,對修士來說很正常,但任何事情都是有節奏的,不到萬不得已,這種招式誰都不會用,可圣堂這邊似乎很擅長這個,難道他就沒想過失敗和崩潰嗎?
  要知道,人的意志是有極限的,真元獸在這方面更脆弱。
  “是,老祖……”
  元昊欲言又止。
  “有話就說。”
  “老祖,就在剛才,我們被洛神團擊敗了,洛神團的真元獸,有點怪異。”元昊相當慚愧,這次盛會能到達這個地步,最終還是因為火皇的影響力,元昊是希望在家門口打出元家的威風,成就元家名動中千界的不朽威名,不過第一階段就倒了。
  水皇在一邊笑了,“哈哈,火老頭,昨天誰和我夸口說,穩進八強的?”
  兩人是老朋友。也是老對頭,水皇當然不會在這上面放過元罡。
  元昊低著頭,說道:“我們失算了,對方是禁忌團。”
  不是元家實力不強,而是這次出現了一些不可預測的因素,讓整個第一道場都失控,本以為這些老不死的不會喜歡前兩個階段,顯然這種想法是錯誤的,有的偏偏就喜歡熱鬧。無論是喂養真元獸。還是隨便玩玩,給其他人帶來的沖擊就是不可承受之重了。
  五皇的威名并不是說就沒了,只不過在這些人眼中也只是一個對手罷了。
  “輸就輸了,元家什么時候輸不起了,何況,第一道場又沒有結束!”
  元罡瞪了一眼元昊,看了一眼身旁的王猛,也有點無奈。
  后繼無人啊!
  到了元罡這個高度,除了飛升,也就是為家族傳承培養出一個超絕的繼承人。可惜,以他的高要求,希望的是繼承人超越自己,而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元昊也是一陣無力感,家族勢力縱橫的年代,卻在禁忌團的影響下變得那么的渺小。
  這就是修士的絕對統治力,他們不出現的時候絕對感受不到。
  不過也正常,現在的鎬京越來越可怕,整個位面的高手都在這里露面了。元罡身為火皇,其實壓力很大,但這個時候。元昊不得不注意王猛,為什么這個年輕人就能這么坦然,似乎比火皇和水皇還淡然。
  元家淘汰,水皇明顯很開心,兩個老對手,什么方面都要爭,年輕的時候爭過女人,步入中年也斗過家族。名列五皇之后,反而斗成了朋友,但就算是朋友,也少不了斗字。
  元罡無所謂,輸人不輸陣,你要是認真就真輸了,更何況,到了他這個境界,只要不是生死存亡的劫難,對家族其他方面真的不是很在意了。
  不過,水皇的開心,僅僅只維持了片刻……
  大夏宋家被淘汰的消息接踵而至,元罡樂了,“怎么會輸?你們宋家的獨角墮天獸不是有很強的嗎?難道臨陣生病了?還是說叛變了?”
  獨角墮天獸,雖然沒有排進十大真元獸中,但那是因為宋家很低調的緣故,測試陣的時候,并沒有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宋家家主宋成翔尷尬的看了眼水皇,才說道,“火皇前輩,都不是,對手是皮囊團,獨角墮天獸還能活著,已經難能可貴了。”
  皮囊團?
  又是禁忌團,目前為止,參加真元獸戰的禁忌團,除了不死不活團被圣堂擊敗了,其他遇到禁忌團的隊伍,無一例外都慘遭淘汰。
  敗給禁忌團,仿佛是一件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
  戰斗還在循環繼續,沒有多少休息的時間,圣堂的新對手又排了出來,來自大周邊陲的一個大家族,實力算是不錯,不然也走不到這一輪,但是和圣堂顯然有很大差距,老馬派出的仍然是小花,這一次,小花打得非常漂亮,干凈利落的解決了對手。
  小花明顯有些勢不可擋了,就連絕對克制植系真元獸的湛藍火鳳都慘敗在小花手上,而且,小花的蔓藤進化出了自燃之火,火克木,也能最大程度催發出木行之力。
  相生相克的小花,有朝著無敵方向成長的趨勢。
  蛇尾火焰花,小花成為一個全新的真元獸。
  就在這時,梁家率先晉升八強的消息傳了過來。
  十大真元獸,梁家獨占其三,就足以證明梁家的強大,別的家族有隱藏實力,難道你以為梁家就真的盡了全力嗎?
  真元獸的底蘊之上,鮮少有能與大夏梁家相提并論的,或許真的只有馭靈會……
  馭靈會晉升八強的速度,只比梁家慢了一刻鐘,那是絕對的實力。
  圣堂所在的簽組明顯有些難纏,高手非常多,圣堂休息的時間里面,其他各隊廝殺得非常慘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