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81 胸部窒息大法

面對王猛的調侃,索明也露出一絲久違的笑容。
  “來把劍給我。”
  索明把劍遞了過去,對別的,王猛不做評論,但若論起對劍的了解,就算是妄天也要靠邊站。
  “老大,我打算在這次百寶堂會展出林氏系列,劍、錘什么的。”
  “很好啊,讓我也來試試。”觸摸到劍,王猛也有點手癢。
  一通百通,雖然他不是體修,但也看過林鷹的鍛造,在對劍的理解上更是無人能及。
  索明愣了愣,把地方讓開,給王猛做起下手來,王猛開始叮叮咚咚起來,劍修對力量的運用不像體修那么方便,不過這種過程對王猛卻不是什么問題,望著手中的凡鐵一點點變成劍的形狀,那種奇妙的感覺又在成長,就像他煉丹的時候一樣。
  索明在一旁看著,不得不說,老大可能神秘莫測,但鍛造真不是他的特長,當然身為劍修也沒辦法,鍛造講究連貫,體修可以直接輸出力量,而劍修則要用元力帶動力量,完全是兩回事。
  索明看不出來,王猛卻完全進入無他的境界,專心享受著劍誕生的過程,越是這樣越懷念“不語”,前世唯一割舍不下的就只有不語劍,乃至到了現在寧可選擇一把斷劍。
  一把很樸素的劍在王猛手中誕生,怎么說呢有點不語劍的感覺,但又差了很多,可是確實讓王猛懷念。
  輕輕一談,長劍發出一聲清脆的鳴叫,微微搖搖頭,“這把劍……就留下吧。”
  這也算是對林鷹的一點懷念,在平福兵器鋪的日子雖然短暫,確實很開心。
  索明鄭重地點點頭,無論劍打造得怎么樣,都是一種尊敬。
  接下來的時間,雷光堂史無前例的熱鬧,幾乎每個人都在準備自己的堂會作品,為了讓自己暫時的東西達到最佳狀態也都是費盡心思。
  索明在準備他的林氏十八般武器系列,胡靜也在研究符箓陣,底蘊上無法跟其他堂比,就得從創新上,周謙嘴上不肯出力,也想把自己的爆裂火符加工一下,……馬甜兒則是天天給“小可愛”梳妝打扮,美其名曰,形象出眾。
  對此大家只能表示沉默,無論赤吼怎么清爽打扮,都無法改變別人的印象吧,也只有甜兒這種性格才如此天真吧。
  張小江則是活躍得到處跑來跑去,這也比較符合他的個性,基本上雷光堂已經被他摸得滾瓜爛熟,上上下下的關系都弄了個通。
  相比之下,王猛則是有時間就去丹鼎閣報道,把自己關起來煉丹,二品丹的難度就要大一點。
  當然王猛在丹鼎閣的重點已經不是煉丹,而是他發現丹火似乎能觸動天地鎖靈陣,雖然是很細微的波動,卻讓王猛看到一種可能。
  丹火是煉火,可外煉,可內煉,王猛知道煉到頂級的三昧真火,可破百邪,相當厲害,萬般道法其實都可以轉成攻擊之術。
  煉丹之余,王猛就在用自己的丹火試探天地鎖靈陣,天地鎖靈陣雖然是龐然大物,卻也不是牢不可破。
  丹火是典型的強攻,王猛也懶得換地方,就在丹房中修行“無中生火術”,這是修煉丹火的初級法術,陳海廣也不知道王猛在里面倒騰什么,有的時候想指點指點,可是看對方也沒有這個意思,也就忍了。
  一天結束,王猛出關,見到陳海廣在外面等著,“陳師兄有事兒?”
  陳海廣指了指外面的天色,“你是最后一個了,王師弟很努力啊,你是劍修吧,難道想改行?”
  王猛微微一笑,“哪兒能,只是有些需要,要煉一味丹藥。”
  “原來如此,雖然我煉丹本事一般,但也有三品丹火,如果有需要盡管開口,可不要客氣。”陳海廣說道,臉上露出自豪,這三品丹火在雷光堂也是不多見的。
  “多謝王師兄,我是不客氣的。”王猛拱拱手,這些天這位陳師兄還是相當幫忙,開了不少后門。
  “這次堂會,我們也要讓其他分堂見識見識我們雷光堂的底蘊和實力!”
  陳海廣握了握拳頭,現在他的信心直線飆升,恨不得百寶堂會立刻開搞。
  現在雷光堂整體處于一種非常活躍的狀態,但怎么說呢,有信心是好的,可實力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但愿能撐過這次打擊。
  王猛這段時間的任務是攻克命痕十三層,爆引訣和培元功搭配的越來越純熟。
  對于這次百寶堂會,重視的可不僅僅是雷光堂一個,其他分堂向來試百寶堂會為大比之前的一次較量,都不會示弱。
  道光堂作為圣堂第一大堂,人才濟濟,他們在哪個方面都不會認輸,無論劍、丹、符甚至是法器,他們都要展示,這也是硬道理,百寶堂會長老們是不會插手的,至少是不會明著插手,這是弟子們之間的較量。
  “這次的百寶堂會,幾位師祖有可能會來,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任何的意外,道光堂一定是最好的。”
  這是雷光堂的一次小范圍的決策會議,趙廣也忝坐末尾,能這么快殺入道光堂的核心,趙廣不光長的好看,實力也是有兩下子的。
  道光堂海納百川,無論是從哪兒來的,只要你有本事就給你機會。
  “大師兄,請放心,無論哪方面,我們道光堂都是一流,這次準備也很充分,既然師祖們要來看,那我們就不用留情,全面的讓其他堂長長見識。”
  公孫無情淡淡地說道,這是道光堂的二號人物。
  “這次有了趙師弟這生力軍,在煉器方面,我們一定可以戰勝火云堂。”
  說話的是一個年輕的女劍修,聽聲音,顯然對趙廣是有點意思。
  只可惜,在這樣一個圈子,她這樣做,可是會捧殺的。
  “嗯,有趙師弟在,火云堂可就榮光不在了。”
  公孫無情說道,一頂大帽子立刻扣上,你趙廣出身趙家,如果弄不到好的法器,就丟人了。
  趙廣則是溫和一笑,“自當全力以赴。”
  他又不傻,當然不會立軍令狀,而且哪里會不知道這幫家伙的心思,但凡趙家子弟都會寶器,但只有腦子燒了才會在百寶堂會上展現,就算贏了其他分堂也會給祖師們留下不好的印象,這是一個難題,但卻也困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