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841 月末倒計時

“讓十五位宗主在風云堂候見,嗯,我就不去了,讓趙濱去處理一下,態度要有禮,我們要的不是盛氣凌人,而是讓圣堂之光照耀萬界,我始終相信,王猛會有回來的一天,我希望他能看到這一切,要讓萬千世界都在圣堂的光輝之下。”
  趙凌萱說到這里,卻是微微一笑,“走吧。”
  高丹丹等人一齊點頭,“是,宗主。”
  提到王猛,眾人都是眼中一片赤熱,安道等人堅信王猛會以神的姿態回歸小千界的心情,比起趙凌萱,只高不低,趙凌萱還存了一絲思念之情,安道等人,卻是真正的信力,王猛飛升之后,眾人是人正將王猛當成神來看待了。
  一行人,在空中劃過虹彩般的光線,從內門飛抵外門。
  這里,已然有數萬修士聚集一起,然而秩序卻是無比井然,仔細看去,這數萬修士,無一不是天姿橫溢之輩,沒有一個弱者,無一不是各個小千界最菁英最精華的年輕一代的弟子。
  最出色的弟子,都要送去圣堂,這已然是各個小千界的共識!
  趙濱,李譽,高峰……這些圣堂的新一代弟子,都齊齊而出,維持著現場的秩序,每一個圣堂弟子身上,都是光華外溢數丈之外,強大的力量仿佛無窮無盡,戰甲,功法,靈兵,都是萬界最強,展示著圣堂的底蘊與強大,而且那些佼佼者還有希望參悟圣殿,這是由王猛親自撰寫的萬能寶典,包羅萬象,乃至天下第一寶典。
  不過這時,萬千目光,都落在了從內門飛出來的虹霞劍光之上。圣堂的無敵強大,已經是誰都知道的事實了。
  然而圣堂當代宗主趙凌萱,還有新一代圣堂眾……這些站在萬千小千界頂點的強者,卻是難得一見。
  也只有每隔五年的圣堂開放日,才有機會見到他們。
  對年輕一輩的弟子們而言,這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激勵,他們能夠站在這里,能夠見到這幾位大人,就是對他們天賦才華的認可。
  “圣主問鼎。天道闔,圣堂堅信,圣主必將回歸……”
  趙凌萱輕輕開口,聲音并不大,但是其中各種威嚴力量。卻直接烙印在每個修士的心神當中。
  所謂圣主,便是王猛,王猛問鼎飛升,天道關閉飛升之路,圣主回歸,便是飛升之路重開之日,這就是圣堂的契機。
  趙凌萱只停留了片刻。便離開了圣堂外門,卻是來到一處連綿不絕的大殿,大殿之間,白云飄飄。這些云朵之間,可以看到有修士和靈禽靈獸行走其中,卻是一座座云橋。
  這里便是星盟新址,萬千世界。沒有比圣堂所在的小千界更合適的地方了,星盟自然也移址于此……當然。主要是為了方便星盟盟主——趙凌萱。
  由于圣堂對萬千小千界的影響力日益擴張,原本十分松散的星盟,也變得更加有凝聚力,只要趙凌萱是星盟盟主,這股凝聚力都不會松散。
  “見過盟主大人。”
  “盟主大人不是去參加圣堂開放日的大典了嗎?怎么這么早就過來了。”
  趙凌萱淡淡說道:“處理今天的事務吧。”
  “尊盟主法旨……目前,有青云小千界和雷霄小千界就一座天金秘礦所屬沖突不斷。”
  “各位對此有何建議?”
  “上中下三策,上者,兩界可合力開采天金秘礦,中策,兩界以擂臺斗法,勝者可得秘礦,下策,暫時收為星盟所有,永封秘礦不采。”
  “下策太過,上策雙方必定還會再起紛爭,這樣吧,每隔三年,進行一次擂臺斗法,勝者可享三年開采權限,同時限定一年開采總量不得超過前一年總量的三成。”
  趙凌萱一聲輕語,便決定了此事,青云、雷霄兩大小千界,原本就是死敵,這時能夠讓星盟裁決紛爭也全是看在圣堂的份上。
  各項事宜,趙凌萱都是有條不紊地處置,半日過去,這才飄然起身,灑然離去。
  飛入云端,趙凌萱靜靜望著這方世界,默然當中,一把長劍從她身后飛出,正是王猛為她煅造之劍,睹物更思人……
  小千界大勢已成,趙凌萱堅信。
  迷失神殿,據說是諸神空間最神秘的地方,也是人氣最低的地方,這里是化神境修士都不太愿意來的地方,只有一些妖孽強者才會偶爾試探,但多是鎩羽而歸。
  此時王猛、馬甜兒、索明、寒初雪、張揚、孟凝紫已經抵達。
  張揚和孟凝紫是碰運氣,能行就行,不能行就離開,機會難得。
  此時的王猛和寒初雪正在冥思,這是王猛想到的辦法,先接觸這里的秩序。
  當然這種程度的理解也只有王猛和寒初雪才懂,對寒初雪來說,憑借著九重天獨一無二對時間和輪回的理解,也有一探的能力。
  半響寒初雪站了起來,微微搖搖頭,坦白說,這里確實太危險了。
  也許只有王猛才可以探究。
  就算是以馬甜兒和索明的能力,恐怕也要望塵莫及。
  一旦迷失在時間之海,將永世不得超生,也不能進入輪回。
  很多時候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
  在迷失之海,存在著太多不可控的因素。
  王猛整個人像是睡著了,一道道金光從王猛的身上散發出來,緊跟著一個金色的身影從王猛的頭頂浮現。
  不一樣的形象,卻足以讓馬甜兒和索明激動不已。
  王猛的元神。
  元神出竅的王猛微微一笑,“身體進入有點麻煩,我先進去,等我消息。”
  同樣的聲音,但眼前這個元神一言一行都充滿了不容置疑的氣場。
  馬甜兒和索明點點頭。
  張揚和孟凝紫確實目瞪口呆,元神境嗎?
  這一切的差距都顯得太過鴻溝,其實這種情況一點也不用在意,很多人都經歷過。
  在馬甜兒和索明的記憶中。唯一能抵擋王猛這種進步速度,甚至還能壓制一會兒的只有一個人。
  明人。
  在沒有明人的世界里,誰能阻擋王猛?
  時間神殿一陣轟鳴聲,梵音響起,遍布整個神殿的各式咒符產生,神殿在晃動中漸漸的平靜下來。
  馬甜兒和索明習以為常,為王猛的身體護法。
  雖然不至于有什么問題,但以防萬一,畢竟這里是諸神空間。
  時間。
  破碎空間之中。王猛為自己的秩序打下了空間軸,從單純的空間能力上升到構建的高度。
  而時間里,會有什么?
  這也是王猛所期待的的。
  光芒閃過,王猛身處星空之中,仿佛是宇宙的中心。腳下就是銀河。
  美麗如夢一樣的世界,在銀河之中蘊藏著天地之間的奧義,腳踏銀河如神一般偉大,一切盡在掌握。
  銀河開始流轉,光芒不斷的閃爍著,王猛的元神開始變小。
  王猛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但是在這里卻無法施展任何力量。
  時間在變化。他陷入了迷失之海的秩序之中,無法對抗。
  在不斷變小的過程中,王猛回到了凡間。
  那個誕生他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他見到了久違的父母。
  “這孩子好可愛。我們收養他好不好?“女人傾國傾城,一把仙劍橫行天下無敵手,她是萬眾仰慕的仙子,真正的仙子。
  “你想?”男人很英俊。很魁梧,他的目光中盡是溫柔。這是一個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他的男人。
  “當生命變得漫長而無休止,活著跟死了有什么兩樣,我想重新過人的生活,這孩子是上天的恩賜。”
  男人苦笑,什么時候她也會相信命運了,對于修士來說,命運也不過是一種力量。
  “你看這孩子多可愛,小拳頭握的緊緊的,眼神也這么厲害,將來一定會成為了不起的人的!”
  男人搖搖頭,“這里是成神的最后一站,怎么可能會有生命,這是天道唯一可以阻止我們的最后一步,我們已經可以成神了!”
  女人嫣然一笑,“成神嗎,意味著一切成空,你不在是你,我不在是我,那又有什么意義?我不想證明什么,就算是命運,也是我的選擇。”
  女人望著那個孩子,心底涌出了無窮無盡的愛意,一步之遙便可成神。
  但是就在這里出現的這個孩子,卻打破了她成神的想法。
  絕情方可成神,但是兩人卻以至情到達半神的頂點,找到了成神之路。
  然后在這里,等待兩人的不是法則的最后一擊,不是天劫,而是一個嬰兒。
  嬰兒看到兩人,一點沒有害怕,反而笑瞇瞇的搖動著胖乎乎的小手,那靈動的大眼睛讓女人無法自拔。
  男人嘆了口氣,“你可知道,我們要放棄什么?”
  女人抱起了孩子,再也不肯放手,目光的溫柔可以融化一切。
  母愛,是這個世界上可以做出一切犧牲的因果,哪怕在強大的女人也無法阻擋。
  而他,不可能一個人成神,也無法成神。
  無論是不是天意,他要承認,天道贏了,但誰輸了呢?
  男人笑了,因為只要她開心就是最重要的,成神又算什么呢?
  兩人抱起了嬰兒,神格破碎,強橫的力量打開三界,一路降到凡間。
  這是萬千世界的最底層,從呼風喚雨天下無敵的半神,變成了凡間最普通的夫婦,兩人要從事勞作,凡人的生老病死開始折磨兩人。
  但是自始至終,幸福始終伴隨著兩人,因為有一個好兒子。
  金麟豈是池中物,這孩子最終還是踏上了修行之路。
  但是這個孩子不知道的是,他的成長,他的離開,也意味著一段命運的終結。
  這就是當年最強的兩位半神犧牲一切換來的生活。
  這個孩子長大了,踏上了父母當年的路,成神之路。
  而且,走的也是至情至性之路,逆天的種子,終究還是要逆天。
  問題是,這孩子本身來自于天道,這也是天道不得已而為之。
  這個孩子叫王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