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843 不能回頭

馬甜兒和索明也進入了自己的領悟,空間和時間是每個修士都不能逃避的過程。
  但根據個人的情況不同,所能經歷的也不一樣。
  像寒初雪,她的經歷恐怕要比出了王猛之外的任何人都豐富。
  九重天的命運。
  一出生就注定鶴立雞群,美麗的容貌,洞穿世事的智慧,指引著一切,自以為掌握未來,高人一等,實際上呢?
  所有的九重天圣體都注定了悲慘的命運,成為爐鼎被更強的修士煉化,輪回失敗,被無名小卒扼殺,一切一切,你明知道要發生什么,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美其名曰,此乃命運。
  卻不知道,九重天不過是個玩笑。
  這是天道誕生的一個因子,告訴所有的修士,天命不可違。
  寒初雪看到了自己的命運,不久之后她將進入輪回,命運之路再度轉動,她將進入她的終極輪回。
  她的命運不錯,確實是輪轉進入了大千界,可惜,等待她的不在是小千界的大運,中千界她在瀕臨危險的時候遇到了王猛,提前覺醒,免除了一次災難。
  但在大千界,沒有王猛,等待她的是一片黑暗,熊熊的火焰。
  有人要煉她的神,九重天圣體,無疑是煉丹和做爐鼎的上佳選擇,不好說哪一種比哪一種更慘。
  天賦的東西,往往太容易,也容易失去。
  寒初雪的臉色蒼白,這就是她注定的結果嗎?
  身為九重天,就要面對的自己的命運,哪怕明知道是悲劇,也要去承受嗎?
  張狂,酒里乾坤體。非常小眾的一種體質,說不上特別強,畢竟相比那些接近秩序的強橫體質,這種體質算什么?
  各種**、嫉恨、殺戮,紛至沓來,渴望力量嗎,想要名動天下嗎,想要無敵嗎?
  孟凝紫到了這里就變成了最普通的那種修士,八圣什么的。不過是俗世里的一點浮云,在這里泯然眾人,各種牽絆,糾結于自己的感情、家族,全是破綻。這種修為,瞬間都溺入迷失。
  在迷失之海的中央,王猛的神識遍布整個空間,他自己也沒想到,心神可以擴張到這個地步。
  當逆的種子發芽,真的太難阻止了,如同萬千小溪匯聚大海。知道那一刻,才知道還的廣闊。
  王猛的四面八方被無數的陣法和咒符包裹著,有熟悉的,也有前所未有的。是王猛理解的,不理解的,但這些力量都在王猛構架的新秩序中流淌。
  借鑒已有的,創造自己的。這就是王真人的路。
  金龍在王猛的身后緩緩升起,那是一股雄霸天下的傲勢。緊跟著紅月當空,混沌現世。
  乾坤龍吟月神像終于重現。
  但對于王猛來說,乾坤龍吟月圣像依然是原有秩序的力量,是力量,而他現在的是要超脫。
  伴隨著一連串的轟鳴,王猛的懷中飛出了一個小小的法器。
  它的名字叫做圣堂。
  王猛心中的圣堂,圣堂來到這虛空,瞬間變大的無限大,時間長河中流淌過的力量穿梭在圣堂之中。
  巨龍涌入了圣堂,紅月鐫刻在圣堂之巔,混沌的力量成為圣堂的基座。
  數不清的咒符蜂擁而入,密密麻麻卻非常有序的排列著,在一個核心的力量牽引下不停的運轉著。
  似乎是有一個刻度在轉動,這是時間軸。
  嗡~~~
  平靜的,圣堂緩緩的落入了王猛的手中,這就是他的所得。
  融合了正逆命格的領悟,這法器代表的不是力量,而是王猛自己創建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里,一切都新的秩序。
  這是另外一個世界,已經踏足神的領域——須彌萬象。
  這不能說是一種力量,或許是一種力量,但并不是傳統的殺傷力。
  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至高境界。
  手握圣堂,王猛的成就不是來自于力量,而是其他的東西。
  無數的細線穿越空間,穿越時間,穿越了位面散布萬千世界。
  法則在轟鳴,三界在旋動,有人違逆了秩序,卻讓秩序無可奈何。
  小千世界。
  趙凌萱正在修行新的煉器之術,身為星盟盟主,她對自己嚴格要求,必須全能,苦修能讓她覺得自己離王猛很近,離飛升很近。
  打開飛升之路,是星主的責任,所有人都在期待著她,這個小千界的最強者,但她不是為了飛升,只是為了在見到那一個人。
  強烈的思念,強烈的祈禱,他能聽得到嗎?
  忽然之間,趙凌萱的身體巨震,臉色大變,這……不可能!
  難道是幻覺嗎?
  與此同時,身為祖師的安道也在為新弟子講道,忽然之間臉色大變。
  這怎么可能!!!
  但這種情況,不僅僅發生在安道身上,在萬千小千界,一個又一個修士都聽到了一個回應。
  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應該的,可是就是感受到了。
  他們的祈禱竟然收到了回應,不是具體的,但是他們每個人都感覺到了。
  無數的修士飛往圣堂,自古至今,萬年間,從未出現的事兒。
  此時圣堂弟子已經聚集在趙凌萱的身邊,他們都感覺到了。
  張良顯得有些蒼老了,他的修為確實不行,但精神上卻是王猛最忠實的追隨者之一,哪怕是死亡那一刻,張良也不曾后悔過,他一生榮耀,只可惜,修行上無法存進,不能在追隨了。
  可是他的祈禱似乎真的得到了回應。
  “我感覺到了,是老大的回應,他……”
  安道是現在圣堂僅次于趙凌萱的第二高手,頗有當年明人之風,只不過他沒有明人的邪性。
  “是,宗主。真的是宗主!”安道的眼睛閃爍著狂烈的光芒。
  趙凌萱平復了激動的心情,“傳我星主令,十天后,召開星盟大會,所有小千界宗主必須到!”
  “是!”
  圣堂弟子應諾,他們知道了一件事兒,飛升之后的王猛沒有遺忘他們,不但沒有遺忘,還正在做著前所未有的事兒。
  這神的回應。曠古唯有!
  最強的神!
  大千世界。
  通靈神鏡光芒四射,望著鏡子上的人影,楊穎淚流滿面,終于找到了。
  雖然只是一閃而過,就已經足夠了。哪怕一百年,一千年也會等下去。
  這世界上,沒有什么阻擋他的,他一定會來!
  閉關中的胡靜睜開了眼睛,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穿越位面的呼喚嗎,“放心吧。大家都在你,永遠等你!”
  在狂野之中,張小胖正在狂奔,這丫的黑蓮圣女竟然準備對他用強。
  雖然張真人帥的驚天動地。但他可不是隨便的人,寧可被女人侮辱,也絕對不能背叛圣堂。
  胖子還是那么胖,但速度可是越來越快了。但行進中的胖子,身體陡然停了下來。一躍上了樹梢,張開雙臂,仰望天空,發出震天動地的狂嘯。
  大千界確實有點動亂,哪怕只是一個回應,就足以讓圣堂眾瘋狂,只要讓他們抓到一點點的希望,就足以改變世界。
  戰場,數千修士的尸體,明人白衣勝雪,淡淡的掃過,“何苦由來。”
  周圍還有幾十個修士,面色蒼白,太可怕了,太兇狠了,圣魔明人,就算魔修也都手軟了,而他竟然還能這樣平靜。
  殺戮,能讓明人的心平靜下來,不至于瘋狂,對于自動找死的,明人向來是來者不拒。
  這幾十號修士畏懼的望著明人,就是有人不信邪,前赴后繼,明人身上蘊藏了太多的秘密和力量,而且他的修為明顯是破綻的,巨大的誘惑讓修士們前赴后繼。
  這是大千界的法則,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坦白說,明人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直接的,他不愿意破壞規則,但不喜歡無趣的規則。
  明人伸出了手,忽然之間,手一下子僵住了。
  忽然,明人笑了,“你們誰有酒?”
  幸存者目瞪口呆,但還是有個修士顫顫巍巍的拿出了一壇酒。
  酒到了明人手中,翩然而去,眾人傻了,從沒聽說圣魔手中還有活口,他們竟然活了下來。
  山峰之巔,一壇酒,明人坐在懸崖邊緣,仰望著云間,“打破秩序的回應,王猛啊,只有你,看來,我要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等你才不會失禮。”
  而在大千世界的無盡深淵,傳出一聲低吼,瞬間天地變色,似乎懼怕這個聲音。
  “莫……山……是你嗎!”
  吼~~~~~~~~~
  人生最怕的是寂寞啊!
  這世界,因為他而精彩。
  圣堂消失在王猛的體內,剛剛一瞬間發生了非常奇妙的事情,他感受到了很多很多人,不像是錯覺,很真實,雖然只有一轉瞬,卻讓王猛很充實。
  他朝著自己的世界,向前邁出了一大步,王猛不想對錯,不想前方是什么,他知道,這是自己想做的,這就足夠了。
  有的時候,一個人,可以撬動世界。
  迷失之海,張揚狂笑,他不需要各種情緒,張揚是個簡單直接的人,對于酒里乾坤體,回應這一切只有一句話,“拿酒來!”
  寒初雪的面前出現了一道門,王猛踏破虛空而來,“這是你的選擇嗎?”
  寒初雪微微一笑,走到王猛跟前,輕輕一吻,“謝謝你。”
  眼前的不是飛升,不是九重天圣體的輪回,而是重新的投胎之路。
  但這一次,可能就是凡人,可能是動物,可能是……任何的東西。
  “為什么?”
  寒初雪的美眸中閃爍著光芒,如同夢囈,“我想嘗試一次未知的生命,哪怕可能是終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