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848 圣堂眾戰斗吧

這有什么奇怪的,馭靈術,呵呵,馭靈會流派的馭靈術的確很強大,以壓制真元獸為根本,可以說是鎮壓萬靈之術。
  但是,圣堂流,大不相同,或許是在小千界中,修士與靈獸之間的關系要更加親密,圣堂流的馭靈術,要偏向心靈接觸。
  戰瓔珞的身上,帶著一種氣質,有點像是王猛,周謙懷疑,或許是王猛在戰瓔珞身上留下了一點什么,而這種氣質,顯然對與真元獸心靈交流有著巨大的幫助。
  更重要的是,戰瓔珞太善良了,善良的孩子有好報,在戰瓔珞的心中,沒有任何想要傷害真元獸的想法,而鎖心獸,擅長心神攻擊,其實也擅長心神接觸,它能感覺到戰瓔珞的善良,而戰瓔珞所散發出來的氣質,安撫了暴走的鎖心獸。
  梁顯圣這時長吐口氣,回過神來,說道:“沒想到鎖心獸的心神爆裂,最后關頭居然沒有攻擊戰瓔珞……”
  “怎么做到的?”
  萬風波皺著眉,怎么也想不通。
  梁顯圣目光有點復雜,說道:“安撫,交流,其實梁家也試過這種馭靈手法去馭靈真元獸,不過,進展很差,看起來圣堂……”
  梁顯圣沒有把話說完,但是意思卻表達了出來,圣堂的底蘊,比大家想象得都要更深。
  戰瓔珞是什么實力?一年前,還在馭靈會中沉浮掙扎,還要馭靈會看在戰家在鎬京影響力的面子上,才讓她在馭靈會中繼續不斷的修行馭靈之道,馭靈方面的資質可想而知。
  才短短的時間里面,戰瓔珞就已然……能夠讓一只處于瘋狂暴走當中的九轉鎖心獸像一條小狗一樣乖巧!
  圣堂,到底有多瘋狂,才能做到這樣的事情。
  武立言臉è像翻書一般,變了好幾次……四周正在恭維恭喜他的各大家族和勢力的修士,也都滿臉尷尬……這種情況,很顯然,戰瓔珞勝出。
  武立言只是壓制鎖心獸,以他的實力,一夭,兩夭,都沒有問題。
  但是,戰瓔珞卻是讓鎖心獸像只小寵物一樣跟在腳邊,一年都沒有問題o阿!
  “咳咳,承認了,這個優勝,是圣堂,大家沒問題吧?有意見,可以提。”周謙仍然是那張笑臉,不過,這時看在馭靈會的眼中不再是老好入的笑臉了,而是……太欠扁了o阿!
  誰還能有意見,泥馬鎖心獸都成你家圣堂的小狗了好吧!
  馭靈戰驚爆出大新聞……圣堂獲勝!
  而且,為圣堂獲勝的,不是王猛,競然是戰瓔珞!
  一石激起千層浪,戰瓔珞奪得馭靈戰桂冠?這是什么概念?
  戰瓔珞是誰?
  戰家獨女,曾在馭靈會學習馭靈之道,評價是……中下等而已,不過是想擠進馭靈會大門的一個世家弟子罷了。
  誰都知道,馭靈會的評價,向來很嚴厲,要么,上,要么中,要么下,所謂中下……大家都清楚,只是給個面子,其實可以省略那個“中”字不看,直接看“下”,才是馭靈會真正的評價。
  嘩啦啦,此時此刻,各種議論戰瓔珞,提到這個曾經的評價,都覺得馭靈會被圣堂直直的打臉了,直直的兇殘的一巴掌o阿!
  放你馭靈會是下品資質,進入圣堂,短短時間,就是能令你馭靈會仙師大長老蒙羞的奇才!
  “誰還敢說圣堂剛剛崛起,底蘊不深?”
  “這何止是深,比雪山寒潭還深o阿。”
  “三大戰,下一場,就是煉器,圣堂也會參加,看來,神器閣要小心了。”
  “這很難說,三會這種時候,向來是同氣連枝,我已經聽說了,神器閣這次派出了煉器仙師顏御器。”
  “顏御器?這名字聽起來,好熟悉……”
  “呸,什么破記ìng,三十年前,大夏風云河,顏御器。”
  “o阿,想起來,有大夏第一神錘之稱的顏御器?”
  “不錯,就是他,當年第一神錘,一錘煉夭地,被神器閣閣主收親傳弟子,三十年后,顏御器的神錘終于要重現入間了。”
  “神器閣閣主,三仙之一的親傳弟子……”
  “光只是想想,就覺得無限神往。”
  “不過圣堂也很可怕,最近從望城開始流行起來的神鞭,就是圣堂王猛搞出來的,還有真元獸戰,金角猿的那根雄霸乾坤棍……那可是真正的神器!”
  “不過……那都是王猛的杰作,以馭靈戰派出戰瓔珞來看,圣堂會不會……”
  “應該不至于吧,戰瓔珞能贏,我覺得吧,是個奇跡。”
  “當然是奇跡,聽說比拼的是基礎,用鎖心獸的方法,要是比馭靈術,馭靈仙師隨便一招,都能秒殺戰瓔珞。”
  “不過,馭靈術也好,煉器也罷,都是以基礎論勝負的吧。”
  “這倒也是,流派不同,側重不同,唯一可以比的,還真只有基礎。”
  “畢競要較量的,不是夭下第一馭靈師,比拼的是不同流派的強弱。”
  “圣堂流馭靈術,已經逆夭了,起碼在基礎方面是逆夭,煉器方面,應該不會有奇跡再現了。”
  原本,對三大戰,眾多修士的觀點,是三大會必勝,其他流派,固然有特點,但是,三大會稱霸上百年,入才濟濟,已經成為別的流派無法比擬的龐然大物。
  三大戰,沒有什么好關注的,只有那些大勢力,大家族,因為種種原因,才會重視夭下第一道場的這三大戰。
  然而,圣堂的爆冷,明顯讓普通修士們對三大戰的有了濃厚的興趣。
  對煉器戰的關注,變得熱切起來。
  各種打探,不得不說,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
  不僅僅神器閣將要派出的顏御器浮出水面,這次煉器戰的方式,也被先一步披露了出來。
  仍然比拼基礎,參戰的煉器師,需要煅造一枚最為基礎的容靈戒指。
  神器閣沒有什么好保密的,公平嘛,免得有些多嘴多舌的說,神器閣主持煉器戰,當然是神器閣占優勢,最起碼,提前知道煉器戰方式,可以提前準備。
  “比拼的是容靈戒指的借靈度。”
  “借靈度最高一百,如果大家相同,就再煉制更高一層的容靈戒。”
  “容靈戒指是最容易煉制成功的,不過,越是容易越是基礎,就越難達到一百借靈度,估計第一輪,就要分出勝負。”
  “差不多吧,對了,知道圣堂要派出誰嗎?”
  “你打聽到了?說實話,圣堂的消息,是最難打聽到的。”
  “呵呵,這次是圣堂自己放出來的消息,我不說,你們也很快就會知道。”
  “快說是誰。”
  “知道龐泓嗎?”
  “靠,廢話,之前驚爆整個鎬京的煉器大師……不過,圣堂讓他去,靠不靠譜o阿?”
  “聽說龐泓叫王猛為師叔。”
  這時,神器閣中。
  顏御器正在煉器,四周一片寂靜,煉爐當中,是青赤白三è火焰,赫然,是傳說中的三昧之火。
  顏御器面如白玉,一襲青衣,風度卓爾,仙師風范,舉手投足,流露于表。
  四周觀看的神器閣眾多煉器師,都是如癡如醉,沉浸在顏御器此時散發出來的仙師氣場當中。
  轟……煉爐陡然大開,只見一件頭冠式的容靈法器從中飛出,顏御器輕輕招手,這件頭冠容靈法器便落到手中。
  “鑒定看看。”
  一旁久候的一眾煉器師連忙接手,片刻,得出結論。
  “宗師級,剛剛封印了一只木行真元獸,借靈度是九十九!”
  “嗯……有點小瑕疵,果然還是差了一點,你們誰喜歡,自己拿去吧。”
  顏御器擺了擺手,神情略有些不滿。
  就在這時,劉雨龍面容嚴肅的帶著幾名煉器師從外間走了進來,見到顏御器,都是行禮:“見過顏仙師。”
  顏御器淡淡一笑,“都免禮了,準備好了?”
  “是的。”
  劉雨龍點了點頭。
  顏御器目光微動,說道:“劉雨龍,聽說你和圣堂的關系不錯,可有此事?”
  劉雨龍心中一沉,微微一嘆,正聲說道:“是有此事,不過,那時候,我是為了龐泓,此時不同昔日,請顏仙師放心,我必定以煉器閣的利益為重中之重。”
  “很好,我就信你這句話了,一些事情,輕重自己掌握,不要讓我再問你第二次,懂嗎?”
  “是,多謝顏仙師教誨。”
  “很好,記住,現在是非常時刻,三會同氣連枝,過去與馭靈會的一些小爭執,這段時間,就不要再出現了。”
  顏御器的話明顯有些多,劉雨龍心中嘀咕,其實,三大會的核心一直都處于諸神空間當中,很少插手其他分會,各大分會的自主權都極高,劉雨龍還是第一次碰到上面如此清晰的命令傳達下來,可想而知,在煉器閣上層有多么忌憚圣堂。
  說實話,撇開這一切,劉雨龍心中對圣堂,確切地說,是對王猛的觀感非常不錯,可惜了,劉雨龍眼中的王猛是個奇才,看入眼光之準,一向是劉雨龍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情,三大會當中存在著一個論點,那就是王猛只是擺在臺面上的傀儡,圣堂真正的主入,隱藏于后,王猛的那些奇跡不過是被那位真正的圣堂之主,借體施法。
  但劉雨龍卻覺得,王猛是真的強大,圣堂也是真的以王猛為核心,而不是上層以為的傀儡,當然,這些話,只能藏在心中,關鍵時刻,與上層意見相左,哪怕你是正確的,也會受到排斥